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世界上最美丽的景色是什么?

有人说,如洗的兰色天空中,自由自在轻盈飞翔的白鸽。

有人说,是晨风中,含苞待放,默默含羞的玫瑰。

有人说,是皎洁的月光下静谧的草原。

也有人说,是在家乡的小河边,翘首期盼远方儿子归来的母亲。

我无法判断第一第二第四种说法是否正确,但是我可以肯定,在第三种景色之下,背着全副武装,手里拿着一杆武器,沉重的军靴不时被草丛所羁绊时,那个感觉真是——太不好受了。

在前面开路的仍然是我们的“军人楷模”——来自雪城的沙凯军士,这家伙动作灵活,要不是我们几个在后面叫他慢点,他恐怕很快就把我们丢得没影。

没过多久,我的头盔显示器上已经出现了黄色的目标。

“这些‘不能识别’的目标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应该不是政府军,我们目前还没有和这些人发生过战斗。”叉子解释了一些。

前面的沙凯军士已经停下来了,看样子他正在耐心观察情况。

“这个基地不大,应该是个实验室或者试验场之类的科学研究机构。”祭司通过我们这些人发回的信号,进行综合和判断。

“目前还不能判断属于哪一个国家。”祭司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是个战争武器的实验室,那么就可能对帝国产生威胁,如果是其他的实验室,那就得另外考虑。”叉子接着祭司的话说。

“是这样。”祭司对叉子的话表示同意:“你们去查清楚千万不要遗漏掉什么。”

“鹰眼,你和飞行员担任掩护,斗牛士,你和我还有沙凯军士一起去看看。”

“明白。”

我和鹰眼立即寻找可以藏身,又能够掩护他们三个的位置蹲了下来。斗牛士、叉子和楷模都猫着腰向前摸去。

斗牛士的身材高大,虽然是标准的匍匐前进姿势,但是我总觉得他的目标太大,很容易被人发现,替他担心了不少时间。不过很奇怪的,距离我们不到60米就有一个哨兵,却一直没有发现斗牛士他们的存在。是我的眼力太好了,还是对方太笨了?

“嘿,飞行员。”前面的叉子通过通讯设备和我打招呼。

“你干吗?”

“这些人是你的同胞。”叉子说。

然后他传输过来一张照片。是前面的那个哨兵。

那个哨兵穿着丛林迷彩,手里是一支美制的M16A2,身材不高,从脸型上看确实是东方人的脸型。

“我可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中国人。”我说:“远东地区的人基本上都是这种脸型,如果不是站在一起,我根本不能区分他是哪国人。”

不过很快,我就改变了这个说法。

因为后面来了一个军官,不用叉子给我传照片回来,光看两个人的动作,我也立即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那个士兵对军官非常的谦恭,尤其是回答问话时候的点头动作,马上让我确定的他们的国籍:“叉子,这帮人是日本人。”

“日本人?亚洲最富裕的国家?”

虽然听起来很不舒服,但是这却是事实,我也只能承认:“就算是吧。”

在我们说话的时间里,楷模和斗牛士已经悄悄摸到了哨兵和军官的后面。当斗牛士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军官的身后时,军官从哨兵的眼睛里充满的惊恐中好象发现了什么,正要转身的时候,斗牛士已经一枪托砸在军官的脑袋上了。当然,几乎没差一秒钟,那个哨兵也被楷模给放倒了。

他们三个人的行动十分迅速,尤其是沙凯军士,不愧为“军人楷模”。我发现他似乎很有一种发现敌人的嗅觉,从来不把具备显示器功能的风镜戴上,却可以准确地找到敌人暗哨的位置。我在后面看着叉子传回来的图片,觉得简直像是看电视剧一样。

但是电视剧看了不长,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在寂静的夜里,这一声格外刺耳。

“斗牛士被发现了,你们赶快过来。”

我和鹰眼吓了一跳,马上跳出我们的隐蔽处,端着武器向叉子他们的方向摸了过去。

我们向前走了没多远,叉子他们那边已经枪声大作,霹里拍拉响成一片。我的显示器上立即有不少黄色图标变成了红色。

看样子叉子他们的状况很不好,几十个红色图标把他们三个兰色图标给压缩起来了,而且红色还在不停地增加。

“鹰眼,我们被压制住了,马上火力支援!”

鹰眼找好了一个射击位置,对我吩咐了一下:“掩护我。”然后就架起了他的多功能火箭筒。

我当然明白鹰眼的意思,立即也找好一个射击位置,一旦发现有人准备向鹰眼射击,我就必须立即用手中的自动步枪对其进行压制。

鹰眼装上了榴弹,扣动扳机的时候,火箭筒稍稍喷出一点火光,随后,只看见前面“轰”一声响,敌群里面腾起巨大的火光和浓烈的硝烟,爆炸的气浪不仅折断了树木,更使得附近的两个敌人士兵被炸飞了起来。

“干得好!鹰眼!再来一个!”叉子在无线电里叫嚷着。

鹰眼又连续在放了几个榴弹,围攻叉子他们的敌人被炸得嗷嗷直叫,压制叉子他们的火力也减小了许多。这样一来叉子他们也开始举起武器还击。

我们虽然只有5个人,但是很明显的,我们的火力密度更为强大,刚开始是我们被压制,很快就变成我们压制他们了。

“我已经确定这里是一个属于日本的科学实验室,但是仍然不清楚属于什么性质,”祭司在无线电里说:“你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必须进一步调查。”

我差点晕了过去,都打成这样了还“调查”?

“鹰眼!对着实验室的墙壁来发穿甲弹,打穿了我们就知道是什么了。”叉子说。

“明白。”

鹰眼正在架起火箭筒时,突然被什么给推了一下,立即向后载了出去。

他中弹了!我心里想着,忙跑过去:“鹰眼,你别是挂了吧!”

“放屁,你死了我都不会死。”鹰眼吃力地说。

我跑过去撕开他的衣服看了一下,还好,胸口的防弹衣胸甲片被打穿了,但是子弹只插进他胸口不到半公分,血流了不少,但是没有危险。

我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还没完事,叉子又开始催了:“怎么搞的?敌人越来越多,你们还没找好射击位置吗?”

“别催了!”我叫着:“鹰眼挨枪子了,我正在包扎呢。”

说着我拣起了鹰眼的火箭筒,开始装弹。

说实话,这火箭筒真的很不错,轻巧,外型也很酷,比我的自动步枪好看多了。当我扣动扳机的时候,只觉得肩头轻轻一震……

然后就听到了叉子带法国口音的破口大骂:“飞行员,你这个混蛋,你的炮弹是从我头上三公分的位置飞过去的!你想炸我的脑袋吗?!”

我暗吐下舌头,该死!光顾着自己爽了,根本没注意前面还有自己人。

炮弹一下子就撕开了实验室薄薄的混凝土墙壁,钻到实验室里发生了爆炸。

到底是日本人的建筑,工程质量是没得说,实验室根本就没有塌,连冒出来的烟都很少。——不过我很隐约地听到了里面的惨叫声,看来里面的日本人如果不能逃出来的话,怕是要挂在里面了。

枪战还在继续,但是我却觉得声音不太对劲了,因为鹰眼受伤,我们的火力已经远远没有刚才那样密集,但是对方那边传来的惨叫声却越来越剧烈。

“怎么搞的?”

不仅仅是我,看来叉子他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当我们几乎全部停止了射击之后,惨叫声仍然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这帮日本人是不是在发扬武士道精神,自虐,自杀?SM?”鹰眼充分发挥他的想象力。

“马上撤退!”耳机里传来祭司急促的叫声。

“什么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我们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马上就撤退?

“不要问理由!马上撤退!”祭司的声音显得不容辩驳。

“天哪!那是什么?”叉子突然大声叫着。

我顺着他的手望去——天呢!一个日本人卫兵身上爬满了黑色的拳头大小的东西,从外型上看,居然是——蚂蚁!

杀人蚂蚁!

这个词汇瞬间通过了我的大脑。

我突然跳过去扶起鹰眼,大声在无线电里叫嚷着:“快回车上去!离开这里!快!”

叉子他们当然不是白痴,当然不会把这种蚂蚁当成是普通蚂蚁一样,可以一脚踩死,马上掉头就跑。

“该死的日本猪,他们怎么在非洲研究这些玩意!”鹰眼在逃命的过程中也不忘记破口大骂。

“是生物武器。”祭司看见我们都撤退了,声音才平缓了一些:“我会呼叫空军把这里炸平的,这些可怕的生物的确会威胁帝国军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