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硕士卖回猪肉,就辜负了中国教育了?

李家泰 收藏 54 17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段时间,金融危机搞得应届大学生们人人自危,一个个都在网上大吐苦水,内容除了找工难就是找工难了。于是,一条惊人的新闻就出现了——《硕士卖猪肉,白发阿伯进店怒斥为中国教育制度的侮辱》。老伯的大概意思是,读了20年书,却跑来卖猪肉,简直是对教育资源的浪费。

看完这段新闻,我不禁觉得可笑。硕士卖回猪肉,辜负了中国教育了?就侮辱中国教育了?且不说中国教育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圣,就算中国教育真的那么神圣,买回猪肉也不至于侮辱了它吧?

首先,咱来说说教育这个词,教育这个词,恐怕要大家去说,都能说得出来,但是,要让大家下一个具体的定义,恐怕没有人敢下吧。纵观中国历史,对教育的定义实在是太多了。子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而中国现代著名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也说过,“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而在我看来,所谓教育,其实也就是一种以引导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为目的,以传授知识为方式的一种社会活动。说白了吧,教育的目的就是老师在上面教,学生在下面学,学啥呢?当然是学习正确的看待世界和人生的一种观点。那么,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学生都是有个性的,不可能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因此,虽然是受同一个老师的教育,但是学生最终选择的道路可能并不一样。这本身就是个性决定的,应该也属于正常现象吧。

OK,说完这个教育问题,我们回到老伯的话题上来。硕士生去卖猪肉,是对中国教育的侮辱吗?我看不尽然!中国教育是什么?是让学生都按照老师为他们设计的道路去发展吗?还是每一个学生进入学校,读到硕士,都必须找一份看上去非常高贵的工作?如果是这样,中国的教育制度与若干年前的科举制度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中国的教育制度有什么不能侮辱,又有什么不可辜负的呢?

教育的本质,是为了引导学生正确地认识社会,学会在社会交往中处理事务的能力与方法。同时,就学生受教育而言,是为了提高自身对社会的认识程度,以及加强自身在专业方面的知识面。受教育的程度,其本身并不代表可以有一份“更高级”的工作。而只是说明在某些方面,受教育程度的高低,决定了从事某项工作的胜任力。而就目前我们的教育来说,一个硕士生,真的就能胜任比卖猪肉的工作吗?我看不一定。

猪肉这玩意,虽然说大家每天都得吃,可能大家都觉得猪肉佬不需要叫卖,顾客自然就会上来买,其实不尽然。大家想一想,在若干个猪肉档口前,你的猪肉凭什么卖的比人家的好?这里面除了有价格的原因,还有品质,甚至档主的声誉等等原因,这些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本事。老伯,您还以为一个硕士生到猪肉市场一站,就能把以往档主积累下来的那些声誉全掩盖了吗?不说其他的,就说一个切肉的技巧,恐怕这些硕士生也不是一个小学没毕业的猪肉佬的对手。

再者说来,子曾经曰过:“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难道猪肉佬就不是老师吗?记得以前看新闻,某家大公司还找过一个的士司机为全公司的业务精英进行培训。而今天,把一个猪肉档口交给一个硕士生,难道就是对教育制度的侮辱吗?硕士生卖猪肉,暂且不论他不是真的在卖,而只是在考核。就算是真的把他们放在卖猪肉这个岗位上,又有什么不可以?其实我们来看看这家企业,人家可不就是一家以经营肉类产品为主的企业吗?人家招一个员工,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产品卖得更好吗?难道我一生产猪肉的企业,请一个化工的研究生来研究三聚氰胺就是对中国教育制度的尊重了吗?

让教育适应人,而不要让人去适应教育。这种声音我们今天还听得少吗?教育是死的,而人是活得。让有生命的东西去适应一件死物,我们难道不觉得可笑吗?如果说,一个硕士生去卖猪肉了,就侮辱了中国教育。那么,当今中国,一大批的专业不对口的职场人出现,难道就不是对中国教育的侮辱?如果当今中国的教育制度已经到了这样可笑的地步,在这种制度下面产生出来的人都没有了能动性,都必须被动地服从教育制度的安排的话,那这种制度,本身就是可笑的,可悲的,可耻的。这样可笑、可悲、可耻的制度,凭什么不能侮辱,凭什么要我们去屈服于他?

最后,我得再次为硕士生去卖猪肉叫声好,硕士生卖猪肉,这样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如果在现行教育制度下生产出来的学生们,你们还被动地接受这种所谓的“精英教育”的话,那么,你离灭亡也就不远了!奉劝那些即将毕业的师弟师妹们,在社会的屋檐下,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低头。只有会低头的人,才有机会抬起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