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三部 蓝色闪电 第七节 迷路

楚啻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URL] 据说在两千万年前,非洲和亚洲的大陆发生过地壳大变动,结果在非洲大陆东部和亚洲大陆西南部出现了一条纵贯两大洲的地壳大裂谷,使本来连接在一起的亚非大陆分离开来。这条大裂谷在非洲的一段被称为东非大裂谷。这是地球上最长的裂谷带,全长4000多公里,宽40公里到100公里,深580米到10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据说在两千万年前,非洲和亚洲的大陆发生过地壳大变动,结果在非洲大陆东部和亚洲大陆西南部出现了一条纵贯两大洲的地壳大裂谷,使本来连接在一起的亚非大陆分离开来。这条大裂谷在非洲的一段被称为东非大裂谷。这是地球上最长的裂谷带,全长4000多公里,宽40公里到100公里,深580米到1000米不等。东非大裂谷是一座巨型天然蓄水池,非洲大部分湖泊集中在这里。大大小小有30多个,呈长条状,象一串珍珠,顺大裂谷一字排开。因此,虽然非洲极为贫困,但是从来不乏世界各地的旅游者。

当然,我们可不算什么旅游者,从本质上说,我们应该算是侵略者,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和当地人发生武装冲突,因此,我们也算是比较和平的侵略者。类似的比较就如同小偷和强盗的本质区别。——这当然不是我的理论,这是鹰眼的逻辑。

赞比亚最美丽的风景是1800米宽度,高110米的维多利亚瀑布,当地人称之为“莫西奥图尼亚”,可译为“轰轰作响的烟雾”。据说湍流怒涌,万雷轰鸣,动地惊天,气势磅礴……但是很可惜,我们没有机会去那里。

我们乘坐一辆军用电瓶车,正行驶在一条高度偷工减料的路上,虽然电瓶车的减震系统非常良好,但是一路的颠簸仍把我们弄得十分不舒服。更重要的是我怀疑前面那位“标准帝国军人”的驾驶技术是不是有问题,怎么总觉得这车开的不顺当。

这不,我正想发话问他到底是怎么开车的时候,他就突然一个急刹车,没有坐稳的我要不是安全带的保护,就差点飞了出去。

“军士,出什么问题了?”我还没有发话,美女祭司大人已经先询问了。不过美女的声音就是好听,一点都听不出责怪的意思。

“我们现在是在赞比亚的坦桑尼亚的边境,前面有一队人在建筑公路,应该是军队,我们不适合从他们面前过去。”军人楷模的声音仍然是程式化的冷冷的。

“如果是坦桑尼亚的当地部队,我们倒是无所谓,如果是其他国家的军队,我们就要斟酌了。”祭司说。

“这也有区别吗?”我不禁觉得好奇,难道说帝国也有“欺软怕硬”的习惯?

“当地政府早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反正帝国必须和他们争夺资源,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这些国家的科技水平相对落后,对帝国的威胁不是很大。不过在这些国家内还驻扎了一些大国的军队,比如一些维和部队和工程部队,这些大国知道我们的存在,但是目前和我们还没有接触和冲突,因此我们必须尽量减少在他们面前出现。”祭司稍微作了下解释。

“如果绕道,我们大概会耽误6个小时的时间,赞比亚的公路系统并不发达。”鹰眼抽空在看地图:“祭司大人,反正我们的任务是护送你,你来决定吧。”

“先看看是哪个国家的军队再说。”祭司说。

离车门最近的就是我,因此我很自觉就下了车,跑步向前去探察状况。

风镜不仅是电脑显示屏幕,同时摄象机也带有望远镜的作用,因为楷模的谨慎,车停得离对方太远了,因此我不得不跑了很远的距离。我摄象机扫描的图象可以同步传到车上,车上的几个家伙很悠闲地看我喘气,同时还在耳机里不停地指挥,要我快些。我不禁暗骂,怎么你们这几个混蛋不下来跑跑。

“飞行员,把镜头拉近一点,我们看得不是很清楚,还有不要晃来晃去……屏幕抖动的厉害,拜托你敬业一点,一个好的新闻工作者必须给观众带来完美的镜头——哎,还没说完你又看什么地方去了?”鹰眼那个家伙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喋喋不休地指挥着。

“鹰眼,你要是在乱嚷我一定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我终于忍受不了这个苍蝇的“嗡嗡”叫了。虽然接受了20年的儒家文明的教育,但这并不表示我可以忍受一个唐僧式的人物天天吵闹不休,尤其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

鹰眼没声音了,我的心情大好,仔细看看前面的那只在执行工程任务的军队。

车辆全部是白色的涂色,隐约看得清“UN”的字样,看样子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车辆。

“能分清楚国籍吗?”叉子在耳机里说。

“我找找看。”我继续搜索着,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

“你可以再走近些,注意不要让他们发现。帝国的军装很独特,一旦被发现,他们肯定能确定我们的身份。”祭司提醒我说。

我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身体,总的来说,帝国的作战服隐藏作用还是比较出色的,我也比较有信心。

摸索前进了一阵之后,祭司突然说话,吓了我一跳:“军士,不要再向前了,目标已经确认。”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我还是马上转身回去,虽然“军人楷模”的车技确实有问题,但是待在车上远远比留在这个荒野中忍受东非大陆炙热的阳光要好的多。

“前面的军队应该是一只驻坦桑尼亚的中国工兵营,我是从工程设备上的造型进行推测的,另外,根据情报署的资料,在坦桑尼亚的外国军队并不多,而工程部队更少。”

晕死,这不是叫我瞎忙了么?早说坦桑尼亚只有中国的工兵部队,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还害我下来跑一趟,累个半死。

“我们绕道,先不去温玛,我们先去尼普尔,沙凯军士,我们从乌干达过去。”祭司直接下令说。

于是,我上了车之后,我们马上掉头,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非洲草原上的公路不是很好,但是辽阔的草原上很多地方可以让越野车开足马力狂奔。也就是说,我们虽然在忍受的颠簸,但是同时也享受着速度的感觉。

整个路程中,就以无聊的聊天,打瞌睡,看风景混过去了。

直到开车的“军人楷模”沙凯军士把车停下,我们在从昏昏欲睡中清醒了一些。

“又出什么问题了?”

“我想我们是迷路了。”沙凯军士仍然在用军事化的口气说话。

“迷路?”我莫名其妙:“在这个草原上,随便走都是路。”

“我们的定位系统被干扰了。”

“定位系统?”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比如磁场啊,比如军事设施什么的,自然原因或者人为原因,都可以干扰,这不奇怪啊。”

“这里没有磁场。”沙凯军士说。

“那就表示这种干扰是人为的。这里必然有一些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的设施。”坐在后面的祭司立即打开了车上的电脑。

“情报署的资料中没有这个区域的资料,看来情报署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女祭司说:“我们必须去调查一下。”

“祭司大人,您的任务不是去帝国的定居点吗?”我忍不住提醒她。同时心里还想着是不是这位祭司大人的好奇心太重了?

“军士,对于帝国军人来说,任何一个帝国不了解的目标,都有可能威胁帝国士兵的生命,无论是对于你——雅格·亚述巴尼布儿军士,还是对于我——熙美洛祭司来说,我们都有义务去了解。”

又是帝国军人的义务和职责。我突然发现只要把一些别人不愿意的要求上冠上一个神圣的“义务和职责”,那么别人就很难以拒绝。

“下车,出发了!”我很不客气地把正在熟睡并且还在流口水的鹰眼踢醒了——我实在是想踢人,但是叉子是我的上司,斗牛士人高马大,让我去踢前面的“军人楷模”?我疯了才这么做。

我这么一闹,把斗牛士和叉子也弄清醒了。

“出什么问题了?”斗牛士还有些迷糊。

“不远处可能有军事基地,我们需要侦察。”祭司说:“乌干达是个贫穷的国家,不应该有这么先进的设施,我相信是其他国家的设施,既然有先进的干扰设备,那么应该有武装保卫。”

“沙凯军士,你们五个人一起去侦察,我在车里负责整理你们提供的资料,你们的任务很简单,查清楚那是个什么性质的基地,属于哪个国家,另外,会对帝国产生多大威胁。任务完成之后马上回来。”

“明白。”我们五人异口同声。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我们收拾了一下武器装备,就一个接一个跳下车,向那个未知的“军事基地”摸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