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一卷 台湾行省 第○一三节 全面进攻阶段

jany_chan 收藏 0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size][/URL] 第○一二节 全面进攻阶段 话说上节说到向南撤退日寇一路上胡作非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尤其苗粟卓兰为甚,日寇节节败退的鬼子见有此‘好事’是人人效仿,个个当先。此恶行继续在发酵中,并成了光复军全面进攻的导火线 事件发酵到1907年3月13日,也终于在这一天完全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第○一二节 全面进攻阶段





话说上节说到向南撤退日寇一路上胡作非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尤其苗粟卓兰为甚,日寇节节败退的鬼子见有此‘好事’是人人效仿,个个当先。此恶行继续在发酵中,并成了光复军全面进攻的导火线

事件发酵到1907年3月13日,也终于在这一天完全的暴发,这段日子以来众日寇是越加放肆,追着台湾民众是满地跑,有些台湾民众已是越过日寇控制区到抗日军的光复区去,但有些人不想离开自己的家园,而没越界过去,但却成了日寇的小鸡,被那可恶的日寇猫玩,自鬼子南撤这段时间以日寇不但没停止他们的兽行,还变本加厉的肆虐,这时台湾的民众才感觉到事情有严重性,就搬着东西往北逃,不想在路上被一群鬼子看到,就这样被一路追,那群民众是花莲的,不久就逃进了宜兰地界,不过后面落单已被鬼子在他们背后放冷枪的打死了十几个民众,直到他们完全进入了宜兰地界有抗日军防守的地方,那些鬼子还‘依依不舍’的在后面紧追着,还哈哈哈大笑的不知嘴里在说什么鬼话,宜兰边界一个负责防守的光复军个守卫连已看到这个情景,但他们不知这班民众为何这次跑的这么狼狈、这么脸色慌张

原来这段日子他们这事已见了很多,不时都有人从日寇占领区逃过来到光复区,但没像这拨这么神色紧张啊,但就在这时听到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年轻人,已看到他前面的那守卫连光复军并用他那上气接不上下气的嘴说道:“义军救我——”,这时那守卫连这时才反应起来是有人在追他们,再仔细一看已跑近的众多百姓才能看到不远处有三十几个鬼子在追他们,那一队守卫连看到他们是日寇装扮也不问民众的事情原由,就呼呼的扑了过去,看来他们是憋了很久了,特别是每次看见有民众逃来光复区时。那是他们最难受的时候,看着每个逃来的人垂头丧气的好像是在对光复军表示抗议——你们为何不把全台湾都光复了!那些看在眼里的光复军也常常自责,想过去把他们都给光复,但是想到‘上级’三申五令的暂时保持克制以待时机,才忍而不发

但这时看到鬼子已上门口啦,那还想的那么多啊,就直扑那三十多人日寇,并开始开枪,那些日寇那知一时忘形竟不知已越过了界,心想如早知越过了界就是打死也不追来,这不是‘没死找死’吗?

想时迟那时快,守卫连的人一开枪就倒下十多人,看这批要报销,可是追在最后十多个日寇脑筋转的快,迅速掉头往回逃,成了逃的最快的一队,虽然后面有光复军在紧追着,但毕竟是逃命的要比追命的跑要快,所以距离也渐渐的拉开,那守卫连的也是气过头的不停的紧追着,有不打死这帮鬼子誓不休的牛劲,一直追到花莲一个清水的地方这里可是是进入花莲的门户,因花莲的西侧大部分是高山,因此日寇也在这里设了一个据点,一个连队三百多人

人最怕的就是做一件事不能坚持到底,就像这时被追了一个多小时的日寇那样,距清水据点还不到两百米,好像看见了救星就在眼前,但那逃命的心绪顿时没了,手脚也麻木的慢悠悠的小步跑去,可后面的光复可是一路都在加大马力的,并在慢慢的缩短距离接近那七八日寇时,也开始在后面放枪,二十余枪过后,那七八个日寇就倒在了血泊里,还能依稀的看到日寇在血泊里抽搐,可能是被追了太久啦,抽筋吧

清水据点的日寇此时已听到了枪声,戒备的想出来看个究竟,却看到有上百人在据点外佯动,里面的日寇迅速的把掛在肩上的枪对着外面的光复军瞄准并射击,见十几枪枪声过后,对面的光复军就有七八个人向后倒下(由于他们没有分散,被日寇这一开枪就中枪),还伤了几个,光复军见这一情况不免也吓了一跳,这段时间这里的情况江河已是摸清楚了,并跟他们介绍了以便择机进行全面的进攻作准备,但这时他们好像把这一切抛到云霄,一心只想打鬼子

外面的光复军见已死了八人,伤的有三人,众人迅速的找地方隐蔽了起来,有个别反应不及的就地卧下,以图一时之安,但显然这个想法有点机会主义,里面的日寇看到还有几个卧在那不动的,就不客气的又是十几枪的招呼,这大都听到枪声的日寇也聚的越来越多,外面那些卧地的光复军,被日寇一轮扫射之后又光荣的受伤几个,有的是伤脚、有的是伤手,可谓‘五花八门’啊。连长王国看到日寇越聚越多,工事防御又很坚固,而相对自己则是有些人连个隐蔽处都难找,心里开始自责自己失算

就这样,光复军坚持了半个多钟,在连长王国心里盘算着此时进又进不了,退又不甘心之际,听到后面风风火火的又来了一队人,众位光复军第一念头是:“不好,被日寇两面包抄了”

他们正想转身开始准备战斗时,却看着带头的那个人正是宜兰第一联合团一营营长吴顺(陆子丰在稳定宜兰后就就与胡德先、江河联名建议对日寇前线宜兰与新竹进行增兵到两千以为全面进攻作准备,陈羽表示认同,但觉得的连队编制是一个问题,为了战时的需要打破常规的将宜兰、桃园与新竹三地各增兵到两千并编制成三个联合团,宜兰为第一联合团,团长江河下属六个营,同上新竹与桃园分别为第二联合团和第三联合团,任命不变,并且是只增不减,在突袭连中多有提拔,让人想到跟着江河有‘奔头’)


*************************************************************


原来在宜兰界内光复军开枪打死日寇那一刻起吴顺作为第一联合团一营自然是闻讯而来,问那些刚才被日寇追的民众,才得知王国带着他那队人追剩余的日寇去了

刚想带他的一营拨脚追去,只听后面有个人喊住了他说道:“吴营长,不可轻动,以免破坏了大局”

吴顺转过身见是第一联合团二营营长张道在劝告他,

吴顺道:“我也知道要以大局为重,但日寇不但在占领区烧杀掠夺,这时还追我民众至宜兰,我是忍不住了,你要忍就忍去吧,有任何责任我都愿意承担,就是担不起这日寇的肆虐”

说完也不理张道带着一营的人去,吴顺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这时凡是有点良心的中国人都会有这样冲动,别说是吴顺了,上次跟抗日军打日寇就被陈羽留下来,已经很憋屈,现这些眼前的事更是让他怒火心中烧。吴顺的行动张道也是支持的,他刚才在劝吴顺时就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言不由衷,他是一谨慎的人,要不然早就跟吴顺结队去大干一场啦,他已看到他后面二营的人已有些松动的在议论纷纷

栓子说:“我们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去打鬼子”

小钟说:“是啊,为什么啊,鬼子有什么好怕的”

张道见这情形感觉大战在即了,立命一个通讯员去跟团长江河报告事情的经过

一个小时过后,江河已是带他的卫兵一跑来,看到一营的兵分散的还在央求营长张道让他们也一起去打鬼子,江河看在眼里微笑的大叹道:军心可用啊!

然后大开嗓门的说:“众位弟兄,我知道各位打鬼子心切,不瞒大家,我也很心切啊,但众人要注意军人要有军规,不能仗还没打就乱了起来”

众热血男儿听团长开口要打鬼子,就严肃的并迅速的排好了队伍,好像是在告诉团长江河说:打鬼子我们是合格的

江河继续说道:“大家别急,我已通知各营来这里会合,不久将出发”

过了一会儿,各营人马都到齐,有些感冒的人听说要打鬼子了也都赶来这里集合

只听江河说道:“现在分配任务:一营二营三营四营五营随军出发,六营留下维持秩序,身体有病与受伤的也留下来”,说完就听到对面有人在嚷嚷了,这声音显然是从六营的人那里发出来的,当然是对分配的任务表示不满,六营营长周力见众人这样,就代表六营说出了心声:“团长这样分配任务不公平,我们是后备营,但不见得我们打鬼子我们就差啊”,周力是江河在空袭连中提拔起来的,也是提拔最高的一位,江河在休整突袭连时发现在他们当中有很多好手,就提拔了一些人,包括那个王国连长,一些放到下面做排长与班长的都有

六营的兵附和加起哄的嚷嚷道,嘴喊着“是啊——”,“ 不公平——”,“是啊——”,“不公平——”的杂声

江河解释道:“这次任务并无后备与正式之分,只有任务缓急之事,那五营救我们兄弟与民众是急事,但也不能忘了宜兰这里的民众安全的大事,宜兰的民众可全靠你们保护,这是多么重的任务啊——”,江河故意拉长语调,对他们六营的不解表示可惜,这一招使出来果然有效,六营的人低着头好像在想原来留下来还有这个原由

周力好像有意要配合江河的话说道:“是啊,我们六营的肩上的重担其实也不轻啊,同样是为民众,为台湾做事何必你争我夺呢”,众位见此说法才止声作罢

江河在走之前不忘让周力分别发报(连长以上的都教他怎么发电报了,这个倒是不难,不用费太多的时间就把他们教会,因陈羽他们带的那几个宝贝是科技含量高,但操作却是简单的很)给陈羽、陆子丰和胡德先,发报给陈羽是告诉现在情况,即部署已被打乱。给陆子丰与胡德先发报是让他们两右路进攻苗粟与台中两配合作战,最后夹击南投,这就是起先的部署,虽然有占仓促,但‘时不我待’,只能见招拆招了


**********************************************************


在台湾政府(原总督府、陈羽建议改的),陈羽正在大厅上看赵献去美国前给他的一份对台湾的调查,并与把他加上在另一时空所知的情况都写进去,以供陈羽的经济建设与民生工作有个参考,此时见丘逢甲从写着‘通讯室’一个房里出来,手里并拿着一张纸过来跟陈羽说道:“省督(陈羽为了给省长过渡而改的,也是为给台湾只是一省定调,此举不得不说陈羽是用心良苦与考虑周全啊),宜兰的第一联合团来报,那边打起来了”,两天前赵献去美国前就把省府‘督办’之职与政府的工作都转交给了丘逢甲,用我们现在这话来说,丘逢甲现在做的是相当于省府秘书长

陈羽‘哦——’了声拿过来看,了解了来龙去脉,自言自语的说:“这班家伙终于是忍不住了”

丘逢甲接过说:“是啊,省督说他们迟早要打过去的,还真的被你说中了”,原来陈羽早料到光复军迟早会忍不住而过去与日寇大干一场,原因是自把光复军再次南调之时,而北方重地缺少人员维持秩序而发公告说要招光复军时,那场面是‘相当踊跃,人山人海’的黑压压一片(此时当军是没有工资的,只有‘大锅饭’),但陈羽的主旨是宁缺毋滥,找那些平常在乡亲眼里是‘清白’的并限额两千,通过这件事就知道台湾民众有多痛恨日寇,北方光复区的民众都这么热衷于抗日,那南方那些与日寇日夜面对、‘朝夕相处’的那就更别说啦,定是咬牙切齿的,因此才敢肯定的对丘逢甲等人说那帮家伙迟早是要动手

陈羽神态轻松的摆摆手说道:“但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动手啊,看来同志们憋了很久了,也够难为他们的,我有时都在想,前段日子放任日寇在南方日寇占领区恣意妄为是不是错了,苦了那多台湾民众,唉——”说着说着就伤感的叹起了气

丘逢甲也被感染的伤感点了点头,并宽慰陈羽道:“省督这是为台港民众长远打算,为了民谋福祉,不可多责难自己”,这不丘逢甲,变得快、变得不爱民了,不、他还是爱的,丘逢甲感染归感染但还不忘自己的职责就是不要让首领陷‘困境’,这也是赵献交待他的

丘逢甲突然转移焦点的问道:“省督,这赵兄弟去美国做什么,再说我们现在也跟美国扯不上关系啊”

陈羽这才回神的道:“哦,赵兄弟去做‘买卖’了,他想在美国也大干一场,总之一句话,他为台湾民众谋福去啦,但也很快就要跟美国扯上关系了”,说着丘逢甲看到陈羽最后奸笑了出来,心想看来中国是注定要与美国扯关系的啊,在另一时空的中国也是对美国用以又爱又恨来形容两国的关系,即合作又对抗中,此时丘逢甲认为陈羽没事啦,陈羽本来就没什么,只是在考虑下一步怎么走

丘逢甲见陈羽没说清赵献去美国的真意,但也相信是去‘公干’,为台湾奔走,就没多问

陈羽又说道:“认同他们的行动,发报让他们三方多多配合,如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前方吃紧,我们不能紧吃啊”,陈羽他们现在为了驱逐日寇是能省的则省啊

陈羽最后问丘逢甲道:“我们那些出示的政策怎样啦”,陈羽这几天在研究有关的经济措施,没顾上打听前段时间的政策在民众起到了作用没有

丘逢甲开心的说:“效果很显著,反应也很大,加上现在的光复区的报业都归我们管并在大力的宣传,除了生活显著提高外,民众对省府也很感恩”,陈羽也很满意微笑的点点头,陈羽还记得当时发公告时,丘逢甲建议以陈羽省督的名义发公示说这样可竖立个人与政府的威望,因以前的政府大都没信用,赵献与刘义也是这么认为,但这两个的赞同让人显得有点私心。不过陈羽告诉他们:时势移也,现在正是竖立政府威望的时候,因一个巴掌打不响,不能单一个人来竖立威信。陈羽在另一时空可是深知团队作用的,如果你作好一件大事时,任何时候你都别想的单干,这是不可取的,也是很危险的

最后丘逢甲去回电报与密切关注前方战事,而陈羽继续研究他的发展就是硬道理


***********************************************************


话说坐镇台北总部的陈羽收到了电报,同样的陆子丰与胡德先也应该收到了电报,胡德先我们暂不提,就说陆子丰收到了江河的来报,觉得此事可行,就立即调动兵马立即进攻苗粟以策应江河进攻花莲,最后形成夹攻之势

陆子丰与姜绍之带领第二联合团的黄盛一营、陈秋二营、傅星三营、李成四营与五营吴汤,五个营齐指苗粟,留第六营陈澄与副团长林阿锦留镇新竹以维持秩序

陆子丰的五营人马齐发苗粟后,一路上没有多少鬼子,还一直在纳闷这一路怎么这么安静没看见鬼子驻守,当然这里民众的大部分,可以说是百分之七十的已移到新竹那边住啦,所以很少看到民众是正常的,一直走到苗粟还是没有鬼子把守,心想这个可是苗粟的门户,众人在疑惑之际,前探(前方探子)来报说:“有一队人马正向这里移动”,陆子丰提醒众人准备战斗,心想已过了苗粟的重地不管你来多少人都不怕

渐渐的那一队越来越近,但埋伏在对面的陆子丰等人看的真切那些并不是日寇啊,因没有穿日寇的衣服,为防有诈,也怕打错好人,陆子丰让黄盛跟对方喊话以探虚实

只听黄盛拉高声带喊道:“站住,你们是谁?”

前面那些人也是一惊,没想这里有人,个个紧张摆出要打战的姿势,那个走在前面的人看到对面的人不是日寇心才稍宽,并拉高分贝的答道:“我们是义军,想去北方投靠光复军的,你们是谁,不是鬼子为何也挡我们的道”

陆子丰听到这已知对方是友非敌,并跟对方答话道:“我们正是光复军”,心想看来光复军的名头是打响了

此时对面那个走在前面的人跑过来握着陆子丰的手道:“终于打到你们啦,有人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时我才真正的了解啊”,只见对方哈哈大笑,好像见到了亲人一样,也许对他们来说此时光复军就是他的亲人


究竟来人是谁呢?苗粟到底发生什么事呢?江河等人是否顺利呢?请看下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