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号空战王牌、著名的Me262飞行队队长 ——沃尔特·诺沃特尼

古德里安001 收藏 1 496
导读:第5号空战王牌、著名的Me262飞行队队长 ——沃尔特·诺沃特尼 沃尔特·诺沃特尼是德国的第5号空战王牌,其战果为258架,被称为是“最优秀的Fw-190飞行员”,但更让他出名的是指挥了著名的“Kommando Nowotny”大队,该大队装备的是新型的Me262喷气式战斗机,诺沃特尼为德国喷气式战斗机的升空作战作出了极大贡献。 沃尔特·诺沃特尼1920年12月7日生于奥地利,后来加入了奥地利空军,在他17岁那年纳粹德国吞并了奥地利,奥地利成了德国的一部分。当时的奥地利空军飞

第5号空战王牌、著名的Me262飞行队队长


——沃尔特·诺沃特尼




沃尔特·诺沃特尼是德国的第5号空战王牌,其战果为258架,被称为是“最优秀的Fw-190飞行员”,但更让他出名的是指挥了著名的“Kommando Nowotny”大队,该大队装备的是新型的Me262喷气式战斗机,诺沃特尼为德国喷气式战斗机的升空作战作出了极大贡献。


沃尔特·诺沃特尼1920年12月7日生于奥地利,后来加入了奥地利空军,在他17岁那年纳粹德国吞并了奥地利,奥地利成了德国的一部分。当时的奥地利空军飞行员分成了两派,一派反对纳粹、另一派拥护纳粹,年轻的诺沃特尼属于后者,这使他开始了在德国空军的飞行生涯。


1939年诺沃特尼正式加入德国空军,1941年春他被分配到了第54航空联队,6月22日该航空联队参加了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莎”行动。当时诺沃特尼刚好20岁,在苏联他取得了他的第一个战果。初出茅庐的诺沃特尼是个热情、无所畏惧但有不很细心的人,这使他在第54联队成为一名众所周知的飞行员,但他的这个特性也险些使他丧命。


1941年7月19日在拉脱维亚弯当他刚击落第3架飞机的时候,被一架I-153飞机击落,他跳伞落入海中。此后他坐在一只小橡皮舟上在茫茫大海上漂浮了3天3夜,在这期间他差不多接近了绝望的边缘,并几乎要自杀,不过他最终还是没这么做,因为橡皮舟奇迹般的漂到了海岸边,他被自己人发现,被送回了基地。经过这一次和死亡的近距离接触后,年轻的诺沃特尼变得非常细心了,同时他也有了一个奇怪的习惯,那就是无论执行什么任务都要带着他那条在这次海上求生时穿的裤子,他认为这条裤子能保佑他的平安。


请看看诺沃特尼在他的战斗报告中描述的1942年8月4日在列宁格勒上空执行第二次任务时的空战经历(在执行第一次任务时他一共击落了3架敌机)。该战斗报告生动地描述了这位年轻的前奥地利飞行员的娴熟技能:


“在晴朗的天空下,苏联的战斗机试图攻击我们的轰炸机群,我盯住了一架正在作翻转动作的MG-1型战斗机,并把我的Bf—109型战斗机开到了一个极佳的攻击位置,在我发射一串子弹之后它马上发生了爆炸并坠向地面,我看到苏联飞行员钻出座仓试图逃生。当我们的机群飞到涅瓦河河口的一个码头时,发现了4架排成一字编队飞来的MG-1型战斗机,我试图绕向他们后面,他们很快也发现了我,并向我的机身和机翼猛烈开火,这时地面上的敌人高射炮也在向我的飞机射击,我作了一个180度的翻转,试图吸引它们不去攻击在后面的轰炸机群,它们果然跟了上来,我诱使其中一架进入我的射程范围内,它果然如我所愿出现在我的瞄准器中,我马上开火它拖着一股浓烟坠向地面,我如法炮制又击落一架,剩下的两架迅速撤退了。这是我击落的第6架敌机,看来数字7离我并不远了。”


这一天是1942年8月4日,他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从这一天开始,他的战果开始急骤上升,在1942年剩下的几个月中他又落了40架苏联飞机。14个月后,也就是1943年10月,他成了第一突破250架大关的飞行员(当时一架P-40飞机成了他的枪口下的牺牲品)。同时获得了“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他是德军中第8个获得该项荣誉的人,也是最年轻的获得者,当时他年仅22岁。


随后他停止了升空作战,被调到新成立的SJG 101大队任教官,该大队正在训练一种全新的作战飞机——Me262,基地在Palau。尽管许多有经验的老飞行员都不愿接手这一职务,因为这要他们手执教鞭训练那些刚从航校出来的新手,而不是驾机在空中搏杀。但诺沃特尼毫不再乎这些,担任指挥官后,他努力培训学员,很快成为一名声誉极佳的一级飞行教官。也正因为如此,该大队在训练完毕正式组成世界上第一个喷气战斗机联队后,诺沃特尼成了它的指挥官,并带队升空作战,该大队就是著名的“Kommando Nowotny”大队。




“Kommando Nowotny”大队的标志——奔跑的狼



诺沃特尼获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勋章时的照片


该大队成立后一直忙于对付盟军频繁来袭的轰炸机群。虽然Me262是一种先进的飞机但它有许多问题尤其是引擎上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所以这成了酝成了 1944年11月8日悲剧的主要原因。当时,诺沃特尼驾机和另外两架Me262一起升空拦截由P-51“野马”式战斗机护航的的B-24轰炸机群。起飞时三架飞机都出了问题,有一架没有起飞成功,诺沃特尼和另一架勉强起飞,但他的飞机的涡轮发动机一直有问题,因此在他击落2架美国飞机后,他的飞机被击落了。这时他的战果为258架,是德国的第5号王牌。当时的战斗机总监阿道夫·加兰德在观察所里目睹了诺沃特尼被击落时的整个情形,对这位王牌的死,他一生都难以忘记。时隔50多年后,年愈古稀的加兰德在接受美国《二战》杂志采访时,仍然记得无线电台里传来的诺沃特尼最后的声音:“我被烧着了,我的天哪!我被烧着了。”


诺沃特尼的死对德国的Me262战斗机的发展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死后“Kommando Nowotny”大队被解散,其大部分成员由加兰德编入了JV 44航空大队。




诺沃特尼的致命武器——属于他的福克·沃尔夫FW-190 A-5型战斗机,隶属于54航空联队,地点是苏联奥廖尔的军用机场。




诺沃特尼最后的座机——Me262 A-1a,编号为8,属于“Kommando Nowotny”大队,时间是1944年11月8日,地点是德国Achmer。




诺沃特尼的葬礼,他的棺材上覆盖着纳粹的国旗




王牌最后安息的地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