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退伍老兵的自传(一)

405495002 收藏 7 3509
导读: 在网上偶然认识了一位退伍多年的大叔,在他空间里面看到了他写的自传,觉得挺不错的,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 我的老部队 “随时准备解放台湾”――31集团军 第31集团军军部位于福建省厦门,原部队代号为32404部队,1985年由第31军改编。下辖第91,92,93师和原29军86师,一个坦克旅、炮兵第3旅和一个高炮旅。 31军出自胶东。1948年“济南战役”中,该军冲锋英勇,中央军委嘉奖为“济南第二团”,从此该部队成为华东野战军和

在网上偶然认识了一位退伍多年的大叔,在他空间里面看到了他写的自传,觉得挺不错的,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


我的老部队

“随时准备解放台湾”――31集团军


第31集团军军部位于福建省厦门,原部队代号为32404部队,1985年由第31军改编。下辖第91,92,93师和原29军86师,一个坦克旅、炮兵第3旅和一个高炮旅。


31军出自胶东。1948年“济南战役”中,该军冲锋英勇,中央军委嘉奖为“济南第二团”,从此该部队成为华东野战军和后来的第三野战军的主力之一。“淮海战役”中,粟裕命令31军(时称13纵队)驰援刘邓大军,为在双堆集歼灭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黄维第十二兵团立下奇功。


1953年,31军在东山岛击退国民党驻金门胡琏部1.2万余人,歼敌3000人,一扫第28军喋血金门的阴影。1958年-1979年,我军进行了不间断的炮打金门。


自1949年解放厦门后的50多年中,31军一直驻守在厦门,肩负着随时准备解放台湾的任务。


早的就不说了,从我当兵开始说吧,那是改变我命运的机遇。

九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从家鄕临沂踏上开往福建的火车,经过兖州,上海,两天后,也就是十九号到达了冬天的福建福州。

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独单,为什么?你想啊,一个十八岁的家伙,第一次离开家离开亲人,这么远,从临沂到福州是1552公里。所以心里有点伤感,想到老妈老爸,由其是老妈疼我疼的不知要怎么让我吃好,喝好,用好,把东西一遍一遍的装上放下,装上放下,多的包包都带不了了,可是还要装,说我从来没有在外面,一个人不好照顾自己,对南方的天气不适应,吃的不适应。等等 。。。

其实我当兵的目地就是:一,吃米饭,为么?部队的米饭特香。二,交朋友,多认识很多的人。可以开阔我的视野。三,锻练我的能力,看我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和社交。四,看个人在哪一个方面的发展能到什么程度。五,得到属于自己的荣誉。

到了火车站广场,我们三百多个新兵被集合在一起,坐在自己的背包上,一头雾水的看着带兵的干部和接兵的干部和班长,当时认为他们都是干部。这就是为什么说新兵蛋子傻了吧叽的。这时一个干部对我们说,身高在1米75以上的兵站起来。我奶奶的不到1米7呢,打死也不站。这时我对我旁边的一个镇的说,不要站,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呢。奶奶,可能我的组织才能也就是这时候发挥出来的,还有我的应变能力。八年兵下来,多大的事啊,就这样的应付过去了。呵呵呵,,还行吧。

话说回来,站起来有几十个,奶奶的一脸憨样的,其实新兵都是这样。这几十个被一个瘦子领走了,后来听他们说是军部警卫连的,也就是站岗的。后来证实了,我的几个老乡说的没错,当了三年兵站三年的岗。娘的早知道当初不站了。嘿嘿,,我聪明吧,,,,

后来有八六师步兵团领走的,有九二师领走的,,,我们是剩下的。有福啊,,我们分到了八九团,奶奶,后来才知道真是好地方,军直属团,我们是亲娘生的。

到了福州发觉福州好美 ,心想在这地方当三年兵是不错的,后来上了骊山班车,随着车的开动,才发现我的判断有点不明智,从福州到闽候,到白沙,盘山公路。到过福州的人会知道的,山路十八弯。我们北方的路都是直的,弯不多,但是你要是在福州开好车,你可以在全国各地开车。是的,这是极速漂移他老人家说的。日后证实。。。高手,,,,,

山路十八弯,把我们弯到了白沙营区,一看,不错,黄色的楼房,整洁的道路。是个好军营。高兴啊,,后来班长一句话把我们给屁死了,,这是老部队,新兵连还在汤院,还有三十多里呢,,都是山路,就这几个字。我们一想,不就是三十多里吗。一会就到了,心里是这样想的啊。

谁知,我们的车走了两个小时,你想啊,三十多里,两个小时,放在现在我几分钟搞定。妈的,等我们吐的快死掉的时候,你知道不,山路十八弯可不是唱出来的啊,是坐车上亲身体会出来的,没把便便拉出来算是对得住班长了。

明弯,暗弯,上坡弯,下坡弯,直角弯,缓弯,连续弯,急弯,拐角弯。娘的弯的差不多了,肠子也变形了。这时车上每个人都不讲话,为么,嘴里有东东啊。听到班长的一句,我们到了,放眼望去,哇,,,是苏式的房子嗳。。。欢迎我们的条幅和彩旗,迎风招展。。一派过节的气像。。呵呵,,我们是新人啊,,,,

你知道我们这是到哪里了吧?新兵连。。。明白不,当过兵的不知道新兵连,就是笨蛋。新兵连啊,,我们要呆三个月的,不过当时是不知道的,以为当兵就在这里了,三年啊,有点想哭的感觉。从车上下来,过来几个班长,每个人领一个兵走。

我就想谁会领我呢?四处看了下,发现一个比我还个子小的班长向我走来,我晕蛋,,不会吧??我就很矮了,还有????事实啊,,就听他说这个兵我要了,跟我走吧,我们整个就是被出卖的物品。没办法走吧,拎上自己的东西,跟上了我这个小个班长。到了二楼,到了一个房间里,发现里面有七八个人了,都是和我一样的,他们比我来的早罢了。我向他们问了好,出门在外,老妈有交待的,微笑,一定要微笑,为什么你们看到我这么多微笑了吧,,都是从部队的良好传统。明白不。

班长冲着一个兵说,给刘让一个铺,帮他收拾下东西。我在他们的帮助下打起了被子,收拾好了自己的床。发现他们都在练习叠被子,也许新兵的第一次训练就是叠被子吧。我也撅起屁屁和他们一起练了起来。美其名,整理内务。是不,,,

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

内务搞不好,打被包回家。

所以我们就整个一内务兵了。

由于是下午一点去的,中饭没吃,班长他们到炊事班下面条。

带我到炊事班吃面条,我第一次说普通话,就说如果是在家的话我能吃一大盆,班长看着我说,吃吧,以后吃不到的,当时不知啥意思。奶奶的我们就是憨。

开始训练了才知道,面条是多么美好的食品。主食是馒头和米饭。馒头能砸死人,米饭能把你的牙给崩出来,比炸药弱不了多少。真怀念面条啊。。。。

后来随着训练的强度加大,我们的食量也大了,晚上到服务社买面包,火脚肠,还有七毛一包的方便面。可怜吧,,,,放在牙杯里用温水泡开,吃的时候要小声不能大声。要几口吃完才行啊。要不,,,嘿,,你死定了,,,,明白不,,

特想站岗,为么,吃东东不受管制啊,,因为领导都睡了,,哈哈,,,我们就像是那个,懂吗,,使劲的吃啊,,噎不死算你命好。

新兵连是值得怀念的地方,后来我当了付班长,奶奶的最后一个去的,第一个当了班付。行不,我的军事素质不是吹的,是吃出来的。

九八年的三月二十五新兵连解散,我们面临着分配,我想啊,到哪都行,只要能吃上好的米饭,还有找个更好的班长,其实我的班长最好的,不打人,不骂人,对我有一种超忽的疼。因为我会给他脸上争光啊。行不。

分配的时候排长给我说,刘,给你两条路。一是当卫生员,二是学开车,我一想,当卫生员,就我这样的,还不把人给打针打死啊。算了,我开车吧,,反正以后还要学,还不如现在学呢。嘿嘿。三天后,我们来到了厦门,我们的司训大队,军直属的啊。厦门灌口深青。

半年,学了半年,其间九八抗洪了。

还有就是厦门红楼。我们参加了。

学车期间,我学会了理发,其实在新兵连就学得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在学车时有了更好的进步。喂了二十头猪,结果到最后死了七头。奶奶的,不是我的错,是天太热了,热死的。

还有养了三百只鸭子,后来送到团领导那里的,主任,处长,至于到后来只要我拎着黑色的代子,有到团里的车就不用我叫就会停下来拉我。呵呵,,混得不错吧。。。

学车的时候厦门很热的,你们到我空间相册里就可以看到我的列兵的时候,还有车。那就是我在厦门了。半年的学习,使我从一个门外汉,成了一名合格的驾驶员,后来经过几十万公里,和几十吨汽油的磨合。我成了极速漂移。

在厦门的半年里,我成长了,从一个不懂事的小伙,成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嘿嘿。

九八年三月二十九到的厦门,半年后,过完国庆从厦门回到福州。

刚到司训队的时候,我们的营房才刚建好,奶奶的,特漂亮,二十几个房间,三层。我们队共有十九个班,加上炊事班共二十个。由于是新连队,我们要干活的,基础设施没有完善啊,所以,我们每天下班后,晚饭前,拿着脸盆,在部队脸盆的功能有以下几点:一,洗脸,二,洗脚,三,洗衣服,四,洗澡,五,当垃圾桶,六,包饺子的时候和面,七,野营时当饭盆。奶奶的,战友们还能想到其它的功能不,,,,,

就这样,我们天天下午干啊,,,干啊,,,,一身汗,一身土。到后来,指导员说我们要热的难受可以穿短裤干活。哈哈,,你说我们那个高兴啊,为么啊??因我们开始是穿着迷彩服干的,奶奶的热的不行,还不让脱,这下,我们解放了。哈哈,,一个个的小泥人呢,当兵的干活就是个势。猛的不行的。

所以基础设施的建设一直随着我们学车的结束而结束了。晕蛋,六个月啊。。。。

学车的生活是美好的,是不会忘记的,以至于后来我们演习的时候去那里住的时候我对我的兵说,我学车的经历,还有我经过的一草一木。这些,只有随着生命的终结将会消失。

别看当兵的没有钱,但是如果是整编或移防,奶奶的都是一个个的大包小包的有四五个的,我有四个包,也不知道放的么,就是觉得舍不得扔,娘的,带着吧,,累死个熊,为么啊??你想啊,上车,下车,加上背包,一个人能有这么多的手吗。没办法带上就带上了,从厦门回到福州,回到我们的老部队,八十九团。我们是晚上走的,坐一夜的火车。由于我们累的不行了,都在火车睡得跟猪没什么两样,偶尔有几个打牌的,还有的在发呆,有的迷离着,为么啊??因为我们将不知我们会被分到哪里。只知道我们是开车的,不会吃太多的苦。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天亮的时候,快到福州了,有的战友开始留电话,地址。联系方式。我留的是我家的电话,永不会变的,0539-8419???。呵呵,,我说过的,只要找到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上网就要用啊,没有电话我怎么上网啊。对不???

到了车站,我们下来后,被团军务股的给集合到了一起,开始分兵。有的被分到一营,有的分到技术连。有的分到汽车队。我呢,真命好,分到了八连。哈哈,,,,八连啊,,,可是白沙营区最牛的连队了,别的连队不敢做的事,八连就做,别的连队不敢听的歌,八连就听。娘的,就是牛。。为么啊,因为我们是两栖运输连,,,,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是两栖兵了吧。还有就是我还是游泳教练呢,这是后话,以后再说。

我们连长谢延智,个子高,瘦,脸上有一道疤,就是七九年对越反击的时候留下的,我们连老兵都怕他,我们新兵不知道,就不管他的。

我被带到八连,我们一共二十一个新兵,我被分到了新兵二班,班长就是和我一起坐在板凳上的,那个老汤,浙江金华岭下镇人。呵呵,,我最好的班长。老汤。。。以至于到后来我们还是在一个班里了,只不过刚开始他是班长,后来我成了班长了,并且我们八班,从他开始就是集体三等功班,奶奶的,他一届,我三届。要不怎么说我半年得了三个三等功,有的人会眼红啊。机遇啊,,就像我说的那样,这就是命,命中注定让我得到的,终是不会错过的,明白不。

在新兵班,我们无恶不做。哈哈,,,训练我们是小老虎,搞菜地我们去偷老百姓的草木灰。外出野训我们没有不吃的,没有不偷的,哈哈,,,,不要误会啊。。。还有就是在厦门时我还去摸了不少的甘蔗,哈哈,,,,,长途拉练用的啊,,不过都是往事了啊,,,不用担心的,,我现在可是党员呢,,好人一个。。。

我们的新兵班呆了一个月,经过适应性的训练后,我被分到了六班,班长杨智坤,我们都叫他大师,为么啊,,你想啊,智坤大师不是更好听啊。哈哈,,,,不过班长是云南人,彝族。所以我们很尊重他的,他的最大爱好就是弹吉它,没事的时候一个人抱着吉它,唱着动人的我听不懂的歌。呵呵,,好听。

我们班七个人,两个九七的,两个九八的,两个九六的,一个九五的。我是九八的。后来我们新兵要下炊事班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做饭,做菜的原因。开始我们没有下,是五班的小芳下的,王振芳,奶奶的一个大男人起了个女人名。下了就下了,后来才轮到我们的。这是后话。

我下炊事班期间学会了以下几点:馒头,包子,我包的包子是全连最好的,不是吹的啊。花卷,刀削面。面条,饺子,米饭。最拿手的菜是红烧肉,糖醋排骨,糖醋鱼。花蛤蒸蛋。扣肉。米粉肉。奶奶的,后来我们都吃老鼠肉了,哈哈。炊事班的老鼠大的不得了的。老鼠肉要蒸着吃才好吃呢。嘿嘿。。九八年的十一月份,轮到我下炊事班的,但是呢,我不想下。为么?因为我和现任的炊事班长打架了,他妈的,事件的原因是一天下午我们训练完后要搞生产啊,我们当兵的都是要种菜的。我们班种的是黄瓜,这天正好收黄瓜,我们收了一大筐。抬回来之后我和同班的一个兵送到了炊事班,因为是要过称的,所以要放到里面去,战友们都知道啊,炊事班的地面干净啊,对不。我们的炊事班门口摆放着六七双拖鞋防止地面弄脏的时候穿的。我们一看,有这么多的鞋,就随便穿了一双进去了,等称完后,炊事班长问我你为什么穿我的鞋子啊?我一听就说班长我也不知道是你的,就随便穿了双进来了,我这就出去给你换下来。谁知这个炊事班长以为我们是新兵,没个屌数。就骂了我,说他妈的你瞎眼啊,我一听,妈的,老子从来没有吃过这个气啊,你算老几啊。就回了他一句,我怎么知道是你的,这么多的鞋子放在一起,叫你第一次穿你也不知道啊。就这一句话搞得这个死班长要打我,就一脚跺向我。我一看不行啊,咱能吃亏吗?不能啊。三十六计,跑吧,妈的,还穿着托鞋的啊,结果他们炊事班里还有兵啊,那个是比我早一年的九七年的兵,他肯定是向他们班长啊,狗日的从后面抱着我的腰,我没跑动,炊事班长又追上来一拳向我打来,妈的,他也够狠的。可能是以前打兵打的习惯了。我是干么的啊,以前在学校咱就是散手啊。。。结果我的头一偏,你想啊,后面不是他的兵抱我的吗?就我这一偏,哈哈,,,他的兵啊,右眼和鼻子,给爆了。趁他这一拳余势没有打完,我一个锁喉一个顶肘,他妈的,老子打完再说,反正是新兵,管他妈的,不能吃亏啊。结果打完后,我跑啊,,不跑行吗。出了炊事班,我没向连队跑,我去找我老乡去了,谁啊??教导员。山东潍坊的。从我们连队到营部,三分钟的路,跑到营部后,教导员在那里和营长下棋的,我一看,管他呢,自己不吃亏就行,对教导员一个敬礼,说教导员你好,我们连队的炊事班长打我,接着我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这时营长听了之后说,是真的??我对营长说,我一个新兵是不会说谎的。他们听完,说你先回连队,一会儿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听了说,我回去炊事班长还会打我的啊。他们说,没事,你回去吧。给你的连长说一下。我听了,敬了个礼就回来了。到了连队,连长指导员他们在俱乐部看电视呢,我对他们讲了事情的经过后,连长说你回班里吧。

我回答是,,,

回来后,班长问了我事情的经过。你想啊,一个新兵敢打第五年的班长,和比自己早一年的兵。不是造反是什么??

晚上,吃饭后,七点看新闻的,班长们开会,连队骨干开的啊。会议一直开了有一个小时,接着开连务会,会上炊事班长作检查,理由是打骂体罚士兵。读完后,连长说以后谁敢打兵我就让他死无藏身之地。针对下午我和炊事班长这件事,各班回去讨论,尊干爱兵的问题 。还要上报讨论情况。妈的,看到没有,这就是我老乡的功劳啊,,,教导员啊。

这件事过后,老兵有的认为我是屌兵,新兵认为我是英雄。从来没有一个新兵敢像我这样的。由其是在部队啊。

后来关系到老兵退伍,我要下炊事班啊,我一看,晕菜,我找到连长说我下了炊事班。炊事班长不给我小鞋穿才怪呢,,还不整死我啊。连长一听,说到,你下吧,如果你少一根头发,我让他吃不了,拿着走,, 不过你还是要尊重你的新班长的,我一听,就说这没问题 ,只要他不再给我找麻烦就行,,,

我一听连长这样说了,咱不能不给恩人面子啊。下吧,反正死不了的,就这样,我下了炊事班,做起了伙夫的梦。一个不是很美的梦。

到了炊事班,我低三下四的做起了不想做的事。每天学着生火做饭,炒菜,还有备菜。到年底了,老兵退伍,加菜多,我们的工作量大。我呢,每天就是黑的像炭。平时我可是很白啊。我这人有这么一个特点,就是不工作的时候穿的像绅士,但是干活的时候穿上迷彩服,就整个一劳动者,再苦再累的活不怕脏。

这期间我学会了很多很多,也懂得了做人,做事,不能太一根筋了,像我这样性格外向,说话直,不会想害人的点子,有么说么。不适合结交那些心眼多,很鬼的人。因为我讨厌老想法子整人的人。。不适合我的。我不会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的。

我的朋友都是开心快乐,为他人着想的人。这样你就会开心,就会快乐。

在炊事班呆了半年,妈的,三个月的兵,三个月的班长。为么打我的班长退伍了,可怜的人,临退伍了还没有入党,本来这次是考虑他的,但是敢打我,所以就取消了。这是营部的意思。说白了就是教导员的意思,党总支书吗。能不历害???哈哈哈,,,,炊事班对我来说是难忘的,,,,八年兵下过炊事班,不错,我的包子,馒头,还有红烧肉,全营有名。

最著名的就是我吃王八的时候一个人吃了两个,结果住院半个月,皮肤过敏,到现在我的脖子后面还有好多的小点呢。嘿嘿。一喝酒就红的不行,永久的纪念啊。。。

还有就是我们发明了老鼠肉,蒸的,特好吃,刚开始有的战友不知道是么。觉得好吃,就使劲吃,后来问我们说是什么啊。我们就笑。哈哈,,,你想啊炊事班的老鼠有半斤多呢。

还有我会做豆腐,做油条。

反正当时除了不会生孩子,能做的吃的,我没有不会的,哈哈,,这也是我现在为么想做饭的原因,没事做做饭,炒个菜。吃吃不错的,,心情更好,,,,

生活可以将就,生活也可以讲究。。。。。。。。。。


九九年,是我的入伍的第二年。也是全面提高的一年,六月份从炊事班上来,下到战斗班。只不过是到了五班,班长李德红,四川人。喜欢玩,对工作不负责。不是个很合格的班长,但是对我还是比较关照的,后来入党还是他帮的忙。在五班我的素质是不错的。就是整体的全班人员有点浮,不踏实。什么样的班长带什么样的兵。适应你生活的环境,你才能活下去。这就是从林法则,适者生存。

上半年正常的传业训练,中间穿插着进行了共同课目的训练。最要命的是九九年的七月十二日,我一辈子不会忘的日子。台湾李登辉这个狗东西,提出了两国论。妈的,我们做为对台斗争的第一梯队,当天就战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一级战备啊。当兵的一级战备的时候是最高级别的备战,从七月十二日以后我们的日子,就变得单调起来,枪到手,人满员。车机炮技术状况全部优秀。连队分成了上午组和下午组。我们天天上午吃完饭后,提枪到班里等着,不干其它的事,下午训练急救,自救互救。这期间头发剃光了,一个个成了小和尚。传说我们要上战场,不知道会不会开战。有的战友写了给家里的书信,但是发不出去的。一级战备对外通讯中断。只保持内部的畅通。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命运会不会随着战争发生变化。战争打不起来,我们一起是这样认为的。

我们的背包打起来之后就没有解过。天热吗,所以不用被子的,穿着衣服就行了,两套衣服,一个月换一套,加上天气炎热。我们的迷彩服出汗后就会显露出白色的盐碱。绿色的衣服变成白色的,还有重重的味道。妈的,不是人穿的,我这么爱干净的人,就这样给改变了。没办法,不适应你就走人。

战备一直到九月十三日,两个月的战备让我们学到了以前未曾接触到的战法,战术,和班进攻,单兵战场战法。这些都是从对越自卫反击的时候老前辈用过的,特别有效。

当时来给我们训练的教官就说了,如果战争起来,我们在保存自己的情况下,把敌人打回到石器时代。让他们找不到发展的机会,奶奶的,叫他们不服我们。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学会了殘忍,学会了坚强,你想啊,天天五公里,跑的时候不让你任何的休息的。十几分钟必得跑完,身体的折磨,心理的承受,这些都是一个人要经历的。

体能训练那时就是没完没了。每天的强度,都是成百的做,引体向上,俯卧撑,仰卧起坐,蹲下起立,蛙跳。

这些体能不是人做的,就像是猪食不是人吃的一样。妈的,由其是蹲下起立,做五百,做完后,刚开始没感觉,后来,那个大腿啊,就不是你的了,走路的时候像针扎,而且腿不能弯,上楼才好玩来,一个一个的像缰尸,直着走的。下楼的时候就像是得了病一样,走的好缓慢的,跑步更不行了,跟本就跑不起来的,只有等适应了一段之后,肌肉才会找到感觉的。

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这是五句话的总要求。我们要做到这个,就要付出努力。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没事的,我坚信的就是,别人能行,我也能行。除非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只要能做到,通过、努力做到的,我一定会去做的。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的。

有这个信念,心里就有了奋斗的劲头。还记得我在炊事班时那个班长打我的时候有个九七年的兵抱我的镜头吧。嘿嘿,,后来被我整的半死,为么啊,我比他强啊,我是训练小组长。奶奶的,这家伙体能不行,我就明白暗的狠整。不是说我小气啊,我这个人不会在意这些小节的。关键是他脱我们的后腿啊。娘的,整不死他算他命好。

哈哈,,,后来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我不是说过吗,我的组织指挥能力越是复杂的情况下,越能显现出来。下半年军事比武的时候,就验证了。

九九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从炊事班下到战斗班。再加上台独分子提出的两国论。妈的,这一年收获不少。长了不少见识,学到不少东西。

年年岁岁花相似,道是无情却有意。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