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海狼

荒野散兵 收藏 1 87
导读:残酷的海狼

[size=10] 可怕的“珀琉斯”号悲剧


时间已是深夜,救生筏上的幸存者们根据灯光判断出逐渐接近的正是先前击沉他们的潜艇。埃克这时来到右舷机枪旁,他命令机枪手开火,后者遵照命令瞄准200码远处的一艘救生筏开始射击。在几轮连续射击后,右舷机枪发生故障,在排除故障后,机枪又继续向海面扫射,可是在浪费了大量子弹后,救生筏仍未被击沉。

埃克命令使用探照灯查明情况,但由于距离较远,光线也比较暗,救生筏没有沉没的原因依然没有找到。潜艇继续缓慢前行并间歇性地向停留在海面上的救生筏射击,由于没有月光,海面上的黑暗使得机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停止了射击。事实很快证明,埃克想要消灭所有救生筏与船只残骸的目的很难达到。


考虑到炮弹的爆炸威力更大一些,U—852号的第二值更官奥古斯特•霍夫曼建议使用37毫米机炮摧毁救生筏,甚至还有人建议用105毫米甲板炮。但埃克经过考虑后,拒绝了所有的提议,因为距离太近,无法发挥上述武器的威力,不过埃克告诉霍夫曼可以尝试用双管20毫米高射机枪射击。

在所有这些努力都失败后,部分潜艇官兵考虑在救生筏上安装炸药以求彻底摧毁,但是埃克拒绝这样做,原因当然不是人道主义的,因为他不愿艇员离开潜艇。取而代之的措施是,一些力量大的艇员奉命向30码开外的救生筏投掷手榴弹,霍夫曼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并不清楚到底投掷了多少手榴弹和击中了多少救生筏,总之这种攻击也没有奏效。

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攻击过程中,埃克始终没有下令向落水人员进行直接攻击,他也许认为只要击沉了救生筏,上面的乘员也就自然没有生还希望了,但事实却是,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下,不少幸存者丧了命。


转眼到了次日凌晨1点,埃克艇长轮番使用机枪、20毫米高射机枪、手榴弹以及直接撞击的方式清理船只沉没现场的努力遭到彻底失败,更糟糕的是,U—852号潜艇已经徒劳无益的停留了将近5个小时,此时距离破晓已不到6个小时。埃克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下令马上以最大航速驶离这一海域,当时水面上尚留有2艘救生筏和4名生还者。

尽管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U-852号潜艇仍然成功地避开了盟军的搜索并向南航行,以后的两个半星期平安无事,U—852号沿非洲西海岸南下向好望角行进。尽管埃克侥幸逃过一劫,但是英国人还是发现了他的踪迹,3月15日,埃克使用无线电向总部详细报告了关于击沉“珀琉斯”号的情况,而这封电报被盟军的无线电侦听部门成功截获,成了U—852号的催命索。


根据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司令部的记录,此后U—852号一直保持无线电静默到4月4日,不过埃克仍然十分贪心,4月1日,他在鲍恩特海峡西南以西16公里处击沉5277吨的货船“达霍米安”号,但这次攻击后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所有49名落水者均于次日被2艘南非扫雷艇救起。U—852号的艇员将这次成功的攻击描述为“完全正常”,艇上的士气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提升。


“达霍米安”号是德军潜艇自1943年8月1日起在南非海域所取得的首次战果,这引起了盟军的重视,随后,一支强大的英军反潜编队奉命前往这一海域猎捕德军潜艇,但自4月3日开始的猎捕行动并未发现德军潜艇的踪迹。另一方面,埃克仍然不停地向德军潜艇指挥部发送一些过于冗长的电报,这些电报再次为英国无线电侦听部门截获,英国人于是确认德军潜艇的位置正好在阿格尔哈斯地峡东南偏东150英里的海域。

直到4月中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U—852号还在开普敦附近徒劳无益地搜寻攻击目标,期间,埃克曾下令向一艘他认为是运兵船的目标齐射了3枚鱼雷,但都没有击中。开普敦附近海域过于稀少的目标和日益增加的危险使U—852号没有任何理由继续留在那里,埃克终于决定北上驶回马莱亚的槟榔屿基地。


U—852号大难临头


埃克的好运正在一点点逝去。1944年4月20日,也就是他下令北上航行的数天后,“珀琉斯”号上的部分幸存者终于被一艘葡萄牙船只救起,只是英国情报官员在询问他们之后仍然无法确认是哪一艘德军潜艇击沉了“珀琉斯”号。

同时,U—852号也驶入了危险水域,它即将遇到一支强大的英国反潜编队,那支编队有9艘护卫舰和巡逻舰,还有护航航空母舰“女王”号和“波斯王”号的加强,附近海域已被它们重重封锁,同时这一海域尚有来自阿杜尔环礁和迪戈加西亚基地的强大空中巡逻力量。

4月底,英国情报部门根据无线电信号确认U—852号正位于也门亚丁湾南端的加达福角海域,皇家空军立即派“威灵顿”式轰炸机前往亚丁湾进行反潜搜索,5月2日,U—852号终于被发现了。


当时天刚破晓,U—852号正以水面状态航行,突然英国轰炸机临空低飞,经验丰富的“威灵顿”背向阳光俯冲下来,并用机枪猛扫海面上的潜艇,同时投下大量深水炸弹,有6枚深弹准确命中了U—852号,其中1枚击毁了位于2号炮塔的37毫米防空炮,操作火炮的水兵全部丧生。

海水大量涌入潜艇内部,值班的霍夫曼于是命令潜艇紧急下潜,在“威灵顿”式飞机来得及发起第二波攻击前,U—852号终于成功下潜,但情况变的更糟。除了进水外,艇上电池爆炸引发的氯气开始在潜艇内部散布,严重的倾斜也使电池舱内的酸液溢出。15分钟后,U—852号不得不以60度的仰角再次浮出海面。


上浮后U—852号不甘心失败,艇员操纵防空炮开始对空射击,连轮机兵也加入了战斗。“威灵顿”则毫不留情地开始了下一轮俯冲扫射,来自空中的打击完全压制了潜艇的防空火力,警戒官寇蒂茨也在这次猛烈的攻击中丧生。U—852号艇尾开始下沉,在遭重创之后潜艇已无法再次下潜,埃克也无力回天,此时惟一的希望就是在英国飞机击沉潜艇前将潜艇驶往索马里海岸。


英军飞机对潜艇进行了连续不断的攻击,但潜艇上的炮手仍拼死进行抵抗,不断有艇员伤亡,下午,埃克顶着猛烈炮火,指挥已严重受损的潜艇搁浅在哈芬地峡的索马里海滩上。

搁浅后,埃克命令艇员立即弃艇并设法将U—852号毁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们仍然不很清楚,但有两点可以肯定。其一、埃克试图用炸药炸毁潜艇的目的并未完全达到;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不知是什么原因埃克竟忘了销毁他的航海日志!这一疏忽成了充足的证据,最终使埃克和他的手下在后来的审判中被判以极刑。


U—852号在搁浅后左舷严重倾斜,艇员只好放下舢板逃生,但“威灵顿”仍在继续攻击,这使得企图登岸逃生的艇员们死伤惨重。少数成功上岸的艇员也只能无能为力的躺在海滩上听天由命。

次日,一支由索马里当地武装陪同的英军登陆队发现了搁浅的潜艇和幸存艇员,并将他们扣押为战俘。英军登上废弃的U—852号潜艇后发现了大量有价值的文件,其中包括一份几乎完整无缺的U—852号潜艇作战日志,记录了U—852击沉“珀琉斯”号的全部经过。


历史是最公正的审判官


经过严格的调查取证,包括“珀琉斯”号幸存船员的证词,英国军事法庭进行了长达4天的审判,1945年11月30日,因犯战争罪被判处死刑,U—852号和埃克本人至此被画上了句号。


在德国海军内部,埃克的行为也引起了许多争议,不少人对他的作法斥之以鼻,认为他玷污了德国军人的荣誉,但也有人认为战争是残酷的,埃克只不过是作了他该作的事而已。德国潜艇部队司令卡尔•邓尼茨将军的态度则显得有些模棱两可,一方面他觉得“埃克担心自己的安全,但是作得太过火了”,另一方面,他又为之辩解,[/siz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