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


在给汤晖写完了第五封信,每天晚上抱着枕头而不去枕的苦苦盼望下,给养车终于在星期三的一点钟左右“滴、滴”地驶进了哨所,正在电源房值班的刘涛听到汽车声,一下子弹了起来。和其余的兵一样都一窝风朝给养车那里冲去,给养车来的这一天是这个哨所最热闹最让人高兴的一天。但是,跑步还算快的刘涛并没有马上冲过去,因为他知道越在前面的,先肯定是要搬给养的,再说了自己还是在值班呢,想到这里他又有意识的放慢了脚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当刘涛在转弯碰到三个弓着腰吃力的抬着给养的战友,这几个抬给养的战友还挺高兴的对刘涛说:“哈哈!刘涛这次送来了好多给养,你还不快去帮忙,等下我们帮你们电源的把二桶柴油给送到电源房去,你在给养车那里等我们哈”刘涛在心里想道:“没见过这么傻的人,干活还这么积极”其实还是因为刘涛来到这个哨所不久,要知道平时就这几个人天天见面,要说的话都快说完了,在这人迹罕至的深山里每天说着同样的话,做着同样的事,真的是让这些兵的忍耐也到了极限,所以给养车到了,有点平时没有的事情来做做也是让人高兴的事。这就是远离城市孤守在这深山兵的心理真实写照,做点事也许是累,但也比寂寞孤独强呀!


“刘涛,还不快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哈!”见到刘涛的营部老李对刘涛连忙招手,见到何队长也在那里站着,虽然这个时刻的刘涛心里很激动也很急切,但是他还是回答道:“老李好呀!我先把给养卸车再说吧”说完他爬上了东风145的后厢,与战友们一起搬起了给养。在搬的时候刘涛也在偷听老李和何队长的对话,他正听到说队长老婆工作什么的时候,该死的猪头皮在叫刘涛扶好二块架板,然后他和鸭子还有一个外号傻大个山东兵一桶一桶的把柴油从车上给放了下去。有了热情就有热火朝天的干活场景,给养也就在不到半个小时给搬运完毕。然后是何队长给大家发信,这可是整个哨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要知道,这里信件来往都是一个星期一次。家书在这个时刻不光抵千金,更是这些兵的精神寄托。拿到信的都是迫不及待的把信件打开,可是何队长转给刘涛的就只有三封信,有二封是家里来的一封是同学寄来的,奇怪的是没有汤晖的信,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刘涛心间蔓延。


“大家快来看!大家开来看!我当爸爸啦”鸡技师手里拿者他小宝贝的照片,见一个人就激动了抱紧一个人然后给看一下他那小宝贝的照片,“是带把的,是带把的”依然激动的鸡技师也把正在疑惑的刘涛给摇回到了现实中来。“今天晚上我请火鸡吃大家”初为人父的喜悦和激动让鸡技师语无伦次了。大家一哄而上就在“一,二,三”的号子中抓起鸡技师往天上抛,在抛了第四下大家不接了把鸡技师摔的是四脚朝天,然后大家哈哈大笑起来,这可不是因为鸡技师终于肯把他的宝贝疙瘩贡献出来让大家一饱口福,而是出于真挚的战友之情,为亲如兄弟的战友发出内心最真诚的祝福。鸡技师乐颤颤的拍去身上的红土,走到营部司机老李面前去对他说道:“今天,你也甭赶回去了,今天在这里过一个晚上算了,晚上我们兄弟也好喝几口哈”“谢谢了,你是知道的我要是不回去,那团里会翻天的,哎!不过我真心的祝福你”说完他把手伸了过去,鸡技师和营部司机老李的手紧紧的握了在一起,这种真挚的情感也只有在军营才能体会的到,这种不带任何浮华虚伪目的的情感是多么的宝贵和纯洁的呀!“我提议鸡技师的儿子,以后就是我们太平哨所集体的宝贝儿子呀!大家说好不好!等下我们每个人都要为我们的小宝贝做上一个贺卡,在贺卡上写下我们对小宝贝最真心的祝福!”何队长兴奋的喊道,“好呀!好呀!我们都是干爸爸”这个时刻哨所的兵们都在一个新的生命的到来而感到快乐和激动。


“刘涛你跟我来”说完老李爬上了驾驶室,“给你”老李把一个鼓鼓的塑料袋递给了刘涛。“我吃饭去了,这些都是你战友的托我让我亲手转交给你的”老李有寓意的捏了一下刘涛的肩膀。“谢谢你,老李。。。”“跟着我们干叼呀,难道你也去陪老李吃饭”何队长把跟在他们后面的刘涛给呵斥开了。“老规矩呀,老李吃完饭就要赶回去了,你们要有信、东西什么的要托老李带的都快准备好,过期不候呀!”何队长又强调了一番就陪同老李进到食堂里面去了。


刘涛马上快步回到电源房,他急切的把塑料袋打开。这里有两条翡翠烟,不用想他都知道是王越他们送来了。还有封信,五封是用很卡通的信封装好的信,几个娟秀的字写这内祥并上信封的右上还用数字标着1。2。3。。。不用想肯定就是朝思暮想汤晖的来信,还有一封一看那鬼打架的字就知道是王越他们写的。就像得到一种食物一样,一下吃了肯定没有味道,所以刘涛决定一天看一封然后回一封这样的看,他觉得这样就像和汤晖在对话在交谈一样。想到这里他也下意识看看,知道今天给养车会来,他早就准备好的一封家信、汤晖的信和两个木棉枕头一大瓶油淋朝天辣,他在心里对王越他们说道:“对不住了哦,枕头下次一人给你们做一个,这次两个枕头就给汤晖啦,兄弟也没忘记你们哈,一大瓶油淋朝天辣一定会爽死你们的”这样一想刘涛也觉得自己对的住他们几个老乡送来的烟了哦。


“刘涛你好!,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一封信,希望你看到信时能想到你的战友汤晖我,知道吗?在部队里能遇到你是我最开心的事,虽然我们暂时的分开了,但是我的心系着你。你是一个阳光爽直机灵的男孩子,你很有责任感,这一切都是我所看到和欣赏看好的,你为了保护我被发配到了太平哨所,为了送你我很早就起来了,可是分队要学习业务上我不容易才溜了出来想去送送你,谁知道送你的车已经开了,我是拼命的追呀,可是车子开的太快了,没一下就出了营区,我追不上我恨我没用,我蹲下来哭了,回连里的路上我的心里空荡荡的。。。。。。”一种心酸一种惆怅让刘涛看不下去了,就在这个时候鸭子来到了电源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还不快去把东西交给老李,我就知道你会猫在这里看信”说完就去拿早已经准备好的菠萝蜜;


“鸭子你的菠萝蜜藏在这里呀,准备送给你老乡呀?”刘涛问道;


“哼!不行呀!这么多菠萝蜜你们自己不去摘,我窝熟一个就给你们偷吃一个,不藏这里恐怕连送老乡的都给你们这群懒鬼给消灭了”说完鸭子提了两个菠萝蜜就走。


刘涛觉得这个鸭子好可爱,成熟的菠萝蜜散发出来的特别香味道能传很远,他把窝熟的菠萝蜜经常藏在小包房甚至是衣柜里面,能不让其余的人给摸了去分享了。猪头皮每次吃鸭子窝熟的菠萝蜜还抱怨,是鸭子引诱他偷鸡摸狗的。所以在哨所里面,现在除了不需要动手催熟的水果才有市场。


看着给养车离去,兵们才散开。谁心里都明白,每个人都想跟给养车下山去。说来也奇怪哨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有这样的情景了,给养车没来的时候和在的时候大家心情都是特别的好,一旦给养车离开,起码要过一天兵们情绪才会恢复过来。这也就是被猪头皮称为的像女人一样,总有几天的不适应期。不过,也只有刘涛的心情比较美丽,只见他又屁颠屁颠的跑到电源房去了。这个时候外面传来火鸡惊恐的尖叫声,估计是在抓火鸡了,刘涛有一个特别不好的坏习惯就是爱凑热闹,有这样的事,他把东西放好以后马上往火鸡圈那里跑去。


当刘涛跑到火鸡圈见鸡技师笑眯眯的,看着炊事员朱仲龙在抓他的宝贝火鸡,这要是搁在平时估计鸡技师会去和朱仲龙拼命的。火鸡在朱仲龙奋力的挣扎着,其余的火鸡吓的直往笼子里钻。“啊岳呀!为了庆祝你当爸爸了,我把我的这对红酒也贡献出来哈,本来我还想到中秋节才拿出来的”何队长在远处手提一对红酒晃了晃。“好哦!”兵们开心的叫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晚上的聚餐有两个人喝醉了,一个是鸡技师一个是何队长。容易醉的是两种人,一种是高兴开心的人,一种是愁绪万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