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军营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十二节 太平哨所的一天

050721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size][/URL] 吃过中饭刘涛在鸡技师、朱文的带领下背着一跟长长的带有自制弯钩竹杆和一根电源机房的绝缘杆,来到了哨所附近的一个悬崖旁边,这里长着三棵高大的木棉树,虽然已经结了很多饱满的木棉果,依然还有很多鲜红的木棉花盛开着,远处望去鲜红的木棉花是南国分外妖娆的标志。看着这浑身是刺高耸入云的木棉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


吃过中饭刘涛在鸡技师、朱文的带领下背着一跟长长的带有自制弯钩竹杆和一根电源机房的绝缘杆,来到了哨所附近的一个悬崖旁边,这里长着三棵高大的木棉树,虽然已经结了很多饱满的木棉果,依然还有很多鲜红的木棉花盛开着,远处望去鲜红的木棉花是南国分外妖娆的标志。看着这浑身是刺高耸入云的木棉树,刘涛傻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把木棉果实给摘下来,因为在木棉树的另外一边就是悬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什么愣呀!我操,用背包带先把竹杆和绝缘杆给绑起来”鸡技师指着朱文提来的三个黄水桶里的背包带对在发愣的刘涛喊道;


“哦,我说呢这么高,不用加长的杆子怎么可能够的着哦”刘涛很佩服他们的办法;


“刘涛你小子运气好,我们都等了很久了才等到这种好木棉成熟,在我们这里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做木棉枕头的时候啦,我们做了好多了,寄给家里人啦送给战友和老乡啦!对了木棉也分两种,还有一种就像荔枝树一样高的,木棉没有这种柔软,连木棉里面的籽都很大一颗,不像这种籽很细,放下枕头里头就像在沙滩一样很舒服的。”朱文边介绍边帮助刘涛绑加长的杆子。


在鸡技师的指挥下,刘涛朱文两个人协力举起长杆又是打又是用钩子钩,不一会儿地上就满满的一地木棉果了。望着地上一个两头尖中间鼓圆拳头大小绿油油的木棉果实,刘涛觉得很漂亮便好奇的从地上捡起了一个拿在手里玩耍,他觉得看似才拳头一样大一个的木棉果,拿到手里还是有点分量。


“你们等晒好了拿回来,我先回去看看我那宝贝的火鸡,然后跟何队长下下围棋去,我觉得这些天他的情绪不怎么高,我先去陪陪他,”说完鸡技师回哨所去了。


“哦!今年八一建接军节我们想吃你的火鸡,你说鸡还没长大,马上要过中秋节了,这次你总要忍痛割爱给我们尝尝火鸡的味道吧”朱文边说边对着鸡技师做着鄙视的手势,看样子这帮家伙对鸡技师没有拿出火鸡让他们大饱口福而耿耿与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现在还早,走,我带你先去摘点朝天辣和黄皮、蕃石榴”朱文拉起刘涛就走,“刘涛你要记得哦,阴雨天千万不要去那边”朱文指着右边那边的树林说道“那里有好多好吃的果子但是蛇多,还有就是阴雨天那里面全是旱蚂蝗,恐怖死人啦”朱文说完都摇摇头。


刘涛朱文两个人摘了一些朝天辣和黄皮,以前刘涛没有见过这像龙眼一样的黄皮和根本就不像石榴的蕃石榴。然后在木棉树下一人坐一个黄桶上边吃水果边聊天,坐在黄桶上也是朱文提醒的。要知道在这里只要稍微湿润的地方,就有旱蚂蝗还有咬的你又痒又麻的黑褐色的山蚂蚁。所以哨所每天早上第一件事,不是打扫卫生而是撒石灰粉和驱虫剂。“朱文我们何队长到底是怎么样啦?”刘涛忍不住还是问道,“你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朱文反问道,“切!知道我还问你个鸟”刘涛一句话把朱文给呛的冒火。“还是在总站呆过这么久的兵,这个事情都不知道,我看你天天顾着和那个叫什么汤晖的漂亮女兵亲亲哦哦去了吧”“你倒是给我讲讲哈”面对朱文的嘲笑,为了知道多一点关于何队长的事刘涛还是把笑脸给凑了过去。“发烟点火撒,想听故事也不会好好表现一下”“好的!好的!大哥你讲吧,我把烟给您点上”满脸微笑的刘涛把烟给朱文给点燃了。“要说我们这个何队长真的很可怜,本来副营长马上要提营长的关键时候,为了帮助一个来这里打工老乡讨要应得的半年工资,谁知道拖欠民工工资的黑心老板不但不给工资还先动手打了他,他气不过回到部队叫上了几个平时要好的战友去理论,结果是对方看到来了一群气势凶凶军官,吓得立马陪不是,也把工资结了。本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偏偏让他的竞争对手知道了,结果就是这样的啦,他的对手现在当上了营长,而他受到降职处分来到这里当分队长。最可怜的是他的老婆,随军都来了这里几年才刚通过各种关系和努力民政局才安排了工作,本来两地分居多的夫妻俩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你看这事闹的,现在他们又天隔一方”说完朱文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们的何队长的对手是谁吗”朱文又问道, 刘涛摇了摇头。“就是我们现在的二营长呀!”朱文气愤的大声说道。“是他!那天在二营营部的事又在刘涛堵的脑海里出现了”刘涛也激动的说道:“我们何队长真背时,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个鄙薄的对手呀!”“知道吗,在这个太平哨所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以后你就会慢慢知道啦”说完朱文就把抽完的烟蒂丢在地上,然后用脚狠狠的踩灭了。“那你是怎么回事,也分到这里来了呀?”刘涛好奇的问道,“我?我还不是在新兵连训练跟不上,成了班排长眼里的孬兵给踢到这里来了”朱文故作轻松的说。“好了,不说这些闹心的事我们收木棉果去”说完朱文直径走向满地木棉那里。


刘涛走近一看,先还是绿油油的木棉果。给太阳晒了个把小时就变成干瘪瘪黑不溜秋的样子了。在捡到桶里去的时候刘涛明显感觉到没有先前一半的分量了,就在他们拿着工具提着三桶晒好的木棉准备回哨所时,猛然间刘涛发现一条眼睛蛇,从旁边的几棵朝天辣的根部对着他们爬了过来。“蛇呀!”刘涛丢下东西就跑要知道刘涛从小就怕蛇,不管有没有毒只要是蛇就能把他吓的半死。刘涛见朱文没跟着跑,就回头望了一下,他看到他这一生没有看过的情景,朱文正抓着那条眼睛蛇的尾巴把蛇在抡圈,“刘涛过来呀”见到狼狈逃跑的刘涛朱文很是不能理解。因为在他们老家从小父母就会教他们怎么抓蛇,蛇在他们老家那里那可是上等的佳肴。刘涛慢慢的向朱文靠近,这个时候朱文已经停止了抡圈只是手抓住眼睛蛇的尾巴,这条眼睛蛇正努力的抬起头,嘴里还在不停的吐在信子。“再近点嘛,离我这么远干什么哦”见到刘涛那害怕站的远远的样子朱文就想笑。“呵呵!刘涛呀你小子就是命好,这条眼睛蛇怕是有二斤多哦,你倒是过来看看呀,不要怕它的骨头都已经被我给全抡断了,还好!要是慢一点就给它跑了,幸亏给我一脚就踩到了它的尾巴”说完朱文左手顺着蛇尾巴飞快的掐着这条眼睛蛇的七寸,然后马上用右手换左手把蛇牢牢的掐在手上。“我们我们搞龙凤汤哈,这条送来的菜里好象有几只鸡哦”朱文兴奋的说。一路上刘涛尽量和朱文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刘涛生怕朱文手里那蛇会挣脱出来咬他一口。


到了哨所,朱文大喊到:“今天运气好呀!又搞到一条大眼睛蛇呀,大家快来看看哦!”话还没落音傻乎乎胖胖的朱炊事员朱仲龙就出现在了朱文身边。看这样子他们就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抓蛇吃蛇看他们默契的样子就知道都是些老手了。“刘涛你去把自己的蚊帐,和我的那样摆到屋顶上去”鸡技师指了指平房顶,“那屋顶怎么上去呢?”刘涛问道。“我吊哦,我们是通信兵啦,看到没有可以从房子旁边的电杆或者是后面的芒果树上去”说完鸡技师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刘涛。“对了等下上去还要把背包带给带上去”鸡技师对刘涛补充。刘涛马上回去拿来了蚊帐,他想从电杆上到屋顶去,可是这根因为经常有人爬的电杆,表面已经被磨的非常光滑,刘涛再怎么努力就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最终还没爬到一米就给掉了下来。“我先给你来个示范动作,注意学会啦哦!”说完,只见鸡技师一个加速第一脚就蹬了快一米高,然后左右开工手抓脚蹬的一下就到了电杆顶了,鸡技师这个时候就右手抓杆左手抓住屋檐边,再双手抓住屋檐边一个漂亮的单杠三练习的双立臂,脚一压屋檐边上就上去了。这一套上屋的动作也就是20秒不到,看的刘涛是目瞪口呆。“你还不知道吧,我们的鸡技师原来可是我们军区外线比武的第二名呢”猪头皮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轻轻的告诉了刘涛。这样吧,你还是先从芒果树那里上去吧,”猪头皮指了一指一棵上面部分已经罩在屋顶上的芒果树,顺着树干刘涛也很快的爬到了屋顶。按照鸡技师的指导,刘涛也把已经干瘪的木棉果里面的木棉掏了出来,放在蚊帐里然后盖好用砖压好。看着才一小堆湿润黄黄的木棉,刘涛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鸡技师只让他放这么多。远处炊事班那里,朱文和朱仲龙兴高采烈的就像《新龙没客栈》里那个塔子一样,正在对吊在树上的眼睛蛇进行开膛破肚。


等陪鸡技师做好了枕头内胆,刘涛爬上屋顶一看顿时被眼前的五堆白花花的木棉给惊呆了,原来经过太阳的爆晒蒸发掉水份以后,木棉就变的又白又蓬松。原来在家的时候刘涛很少做事,有时就算做了一点小事就嚷嚷着要奖励,而这次他是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事,看着做好的两个崭新的木棉枕头,他不管有着无以伦比的成就感。在缝好最后一点口子,刘涛激动的上面写下了几个字“XXNX月做于太平哨所”。现在的刘涛只是在盼望着快到给养车到来的那一天,让营部的老李,把自己亲手为汤晖做的木棉枕头给她捎去,刘涛仿佛就看到了汤晖接到枕头的高兴样子。亲爱的汤晖虽然我现在不能守侯在你的身边,但是可以通过我为你做的枕头,让它陪伴你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刘涛在心里这样的不停的叨唠着。


晚饭还真的上了一个龙凤汤,刘涛不敢吃蛇只是喝了汤,给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汤很香,有点甜一股很大的味精的味道。他没想到没过多久他就变得最喜欢吃蛇啦,当然那是后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太平哨所的夜是凄凉和令人窒息的,兵们不是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聊天就是打扑克钻桌子,还有什么样的活动能这样有效的打发时间呢。此时此刻的刘涛坐在电源房里给汤晖写信,他对她有过的承诺。他今天兴致很高,把今天一天所做事都给写了下来,他想让汤晖不要为他担心,他要告诉汤晖他在这里过的很好很充实,当他写完信一包玉溪烟也没有了。


“刘涛,刘涛”门外传来猪头皮的声音;


“哦!什么事呀!班长”刘涛答道;


“何队长叫你呢,他让你去趟他的房间”猪头皮说完也不等刘涛就自己走开了。


到了何队长的房间,刘涛见到里面已经坐了猪头皮和鸡技师。“这样吧,我先说下”鸡技师见到刘涛坐下就说话了。何队长、猪头皮点了点头。“刘涛你也是我们哨所的兵了,因为你昨天才到的,既然你是我们哨所的一员了,有件事情我们就必须通报给你”鸡技师接着说。刘涛知道在这里哨所的核心就是分队长和这两个志愿兵,看来他们集体找他来谈话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说。于是刘涛很识趣的站了起来说道:“我刘涛既然来到了咱们的太平哨所,我就集体中的一员,我一定服从组织和领导的决定和安排”“不错呀!小伙子”听到刘涛的表态一直沉默的何队长眼睛亮起来。何队长以前也看不起这个哨所的任何一个人,但是通过来的这几个月的接触,他对于自己过去因为不真正了解他们而戴有色眼睛看他们,感到羞愧。谁说分到这里来的兵就是不可救药或者就是扶不上墙的淤泥呢,其实他们都是有想法有人生目标甚至他们许多的做法和思维还是超群的。只是没有真正对他们了解,加上他们不同常的行为方式,让人误以为他们就是孬兵。他们在这里的人并没有因为自己从此就与荣誉和机会诀别了而灰心而沮丧,在他们身上可以看的到共和国军人的风采,因为不管在什么样的逆境,他们深知道自己是一名军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他们有自己的信念也有自己对生活的向往,所以逐渐的何队长爱上这里的每一个在别人心里认为是孬兵的兵。对新来的同志,何队长都要按每个人对哨所接受的程度,与两位志愿兵对他们进行谈话鼓励他们战胜自卑心理,在这个别人不看好的地方干出个人样来。在暗中通过观察何队长看到刘涛这两天表现,他是满意的。如果那种来到这里就要死要活的,他是不会去理会的,让他筋疲力尽适应这里再说。“太平哨所就是你军旅生涯的一站,我们希望你能好好的珍惜和珍重自己的军旅生涯”何队长说完就满意的示意让刘涛离开了。然后他们几个留下来继续讨论下一阶段工作的安排,因为接到上级的通知太平哨所又有一个新的大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