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九)

王二蛋 收藏 0 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大年初五,一辆由柳树过来的大客车驶进了县城。


郑澜提着简单的行李下了客车,便开始打量起这个她将要在这里呆上三个月的地方。这座县城虽称之为“城”,但莫于用“镇”来形容它的规模更合适,横竖一共四条街,谁家包饺子吃全城人都能闻到醋味。街道两旁也没有什么很高的建筑,建筑物都是灰蒙蒙的,虽然是过年期间,但是由于很多去乡下走亲戚拜年的人都没回来,街上也没有几个行人,在街边两行掉光了叶子的法国梧桐那光秃秃的枝丫的映衬下,整个县城显得有点冷清,唯有某几个角落里零零散散传来的鞭炮声还在提醒着大家,现在还正在过年。


问明了县卫校的所在之处后,郑澜便往那里赶去。


与街道上的冷清有着明显对比的是,县卫校此刻却是热闹非凡,在一栋两层的办公楼前面,一字排开几张办公桌,每张办公桌前都排着或长或短的队。在这条办公桌靠卫校大门的一头,支着一块黑板,黑板上用图钉钉着一张大红纸,上面写着:赤脚医生培训班报名处。很明显,郑澜也要加入这里排队的人群了。


总算把该履行的手续都办完之后,按照卫校工作人员的提示,郑澜提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安排给自己的寝室。寝室里面有个人已经先到了,但估计也就比郑澜早到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她正在埋头铺床,行李还没来得及收拾的。


听到又有人进来了,先到的那位姑娘转头望向门外,一张很清秀的面孔映入了郑澜的眼帘,那位姑娘也看到了郑澜,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喊了声:“是你?!”这位姑娘和郑澜是坐同一辆客车来的,而且还是同时上的车,同时在县城下的车,只不过这位姑娘好像不是第一次来县城,下车之后就匆匆走了,而不像郑澜一样下车后还要左看右看。


“你也是柳树公社的?”提问的是郑澜。


“我是张家岭的,你呢?你是哪个大队的?”


“我是桃林湾的。”


……


很自然地,两位来自同一公社的姑娘很快就混得很熟了。那位来自张家大队的姑娘叫做张金秀,比郑澜略小几个月,她来接受培训时因为要准备女承父业,她父亲在张家大队当了10多年赤脚医生,如今年纪大了,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挎着药箱满大队跑,所以才向大队申请把张金秀也送来培训,培训完了之后就可以回去帮把手,到时候还可以顺理成章地接他的班。


张金秀虽然生长在农村,心气却很高,凡事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出点名堂,这一点倒挺对郑澜的脾胃。


在卫校食堂吃过晚饭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晚上的教师学员见面会兼开学典礼。


到了卫校的大礼堂之后,郑澜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次培训班竟然来了这么多人,足足有一百多。其实细细一想,全县有30多个公社,每个公社多的有10多个大队,少的也有七八个,一个县来100多人补充进赤脚医生队伍也不奇怪。这100多人中绝大多数都很年轻,上了30岁的掰着指头都数得清,不过当中都是小伙子,姑娘凑起来不到10个,全都住在郑澜和张金秀那一间寝室,这也是郑澜对参加培训的总人数严重估计不足的重要原因,她没想到学员的男女比例会如此地不协调。


凡事都是物以稀为贵,这些个为数不多的女学员自然成了那些血气方刚的男学员的重点保护和“进攻”对象,还不到一个月,就有许多“桃色新闻”在学员中流传开来,不是说某男学员和某女学员在县城大街上压马路被人看见,就是说某男学员和某女学员晚上躲在学校某个隐蔽的角落里谈人生谈理想被撞个正着。


当其他的女学员都有相关的“新闻”发生的时候,女学员中最漂亮的两个:郑澜和张金秀却难得的没有这样的“新闻”。不是说那些男学员就对这两位没有想法,而是两位姑娘的做法太绝,张金秀曾经在入学的第一个星期就收到不下10张小纸条,但她在第二个星期的第一天就把所有纸条都贴在了教室的大门上;而郑澜则对所有来自男学员的暗示直接选择无视,每天从早到晚就只捧着她的培训教材认真研读。那些蠢蠢欲动的男学员们在分别碰了几次硬钉子和软钉子之后,都知趣地把目标转移了。


毫无疑问,这两位姑娘是真正要在这里学点东西回去的,而且实际上用郑澜的话说,尽管她每天都在抓紧一切时间学习,但短短的三个月时间根本不够学好这么多课程。想想也是,时间就那么三个月,课程却有不下10门:《生理学》、《解剖学》、《病理学》、《药理学》、《微生物和寄生虫学》、《诊断学》、《中医学》、《内科学》、《外科学》……但是,更让郑澜无比郁闷的是在培训结束时结业典礼上卫校校长说的那句话:“你们在这三个月里所学的知识,对于医学这一门学科来说,仅仅只能算是皮毛而已……”


看起来,今后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啊。在结业典礼上,郑澜不无沮丧地这么想着。


然而不管郑澜自己郁不郁闷、沮不沮丧,在其他学员眼里,结业典礼上的郑澜却是很风光的,100多个学员,结业考试她以所有单科全满分的成绩,毫无悬念地拿了总分第一,这一成绩也毫无悬念地创下了县卫校开设赤脚医生培训班以来前无古人的记录,第三个毫无悬念是郑澜被评为优秀学员,上台领取了由县革委会分管教育卫生的副主任亲手颁发的奖状。


能够成为优秀学员上台领奖的一共有三个人,就是结业考试总分的前三名,第二名是张金秀,第三名是一个平时寡言少语的男学员。


张金秀的结业考试成绩应该说也是相当不错的,除了几门理论性很强的基础科目之外,其它科目她也是拿的满分,在前几届培训班,这样的成绩拿第一是绰绰有余,可惜这次除了她之外,还有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造的郑澜,张金秀不知道郑澜是怎么弄明白那一个个莫名其妙的医学专有名词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的,有些东西自己绞尽脑汁都记不住。


等着吧,郑澜,我一定会赶上你的!捧着奖状,站在台上的张金秀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郑澜,暗暗给自己鼓劲……


顺利完成赤脚医生培训之后,郑澜回到了桃林大队,正式成为了桃林大队的赤脚医生。从此,桃林大队的田间地头,各个屋场,都出现了郑澜身挎药箱,出诊送药的身影。


郑澜现在已经搬出了姜大爷家里,因为她现在的身份,家里得摆上许多瓶瓶罐罐,而且每天还有来找她瞧病的人,她也不想因此而打扰两位老人的正常生活。虽然两位老人一致表示这没关系,她还是通过大队在姜大爷家不远的地方找了一间队上闲置的小屋搬了进去。


很快地,全大队的社员都认可了这个又漂亮医术又好又热情的新赤脚医生,她每到一处,都会引来一些议论。


“她婶子,刚才是郑郎中从你家出去吧?”


“可不是,你别说这姑娘人真好,早两天我那老毛病又犯了,找她开了几粒丸子,吃了后人就轻快了好多,也就没再去找她,没想到她还惦记着我这毛病,今天还自己上门来看我了。”


“这么一说,这姑娘还真不错,人又长的好看,心术又好,这么好的姑娘不知道找好婆家了没有?”


“听她原来的房东李大娘说,这姑娘好像还没找的,但我又听别人说,她和公社的韩干事好上了……”


不用我说,这韩干事就是韩铁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