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八)

王二蛋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到了卫生院的办公室,郑澜敲了一下门,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门没锁,请进!”郑澜推开门进去一看,里面也是个熟人,王伯勋王院长。郑澜向他问了声好,然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递上了大队开出的介绍信。


王院长看了介绍信之后抬起了头:“姑娘你叫郑澜是吧,我对你有印象,你在我们卫生院照顾过病人,”停了停,王院长接着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个心地善良、耐心细致的姑娘,但是在你去培训之前,我还是得叮嘱你几句,给人治病和照顾别人是不同的,光有善良和细致远远不够,你还得有扎实的医学基础和出色的分析判断能力,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利用这次培训的机会,认真学习,尽可能多学些知识,这对你将来能否胜任赤脚医生这个角色十分重要。”


说完,王院长在介绍信上签署了意见,并盖上了卫生院的公章,递给郑澜:“姑娘,记住我刚才对你说的话。”


“嗯!”郑澜用力点了点头,对于这位医术高超,德高望重的院长,郑澜从第一次看见他开始,就是十分敬重的。


从卫生院办公室出来,天色还比较早,郑澜想了一下,往韩铁军的病房走去,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看看这个家伙。


对于卫生院的房屋布局,郑澜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她直接来到了韩铁军所住的病房。一推门,郑澜就看见韩铁军这家伙正百无聊赖地半躺在病床上抽烟,还无聊地吐着烟圈。他的右小腿这回没有再打石膏了,但是缠满了绷带。


一见是郑澜来了,韩铁军这家伙顿时兴高采烈起来:“郑澜,真的是你,刚才郭大夫过来还跟我说看见你来了,我还以为他是逗我玩儿的。”


郑澜却没给他好脸色看,自己找地方坐下后就开始数落:“你行啊,去公社当了几天干部,就学会抽烟了,你才多大点年纪啊。”


韩铁军连忙把烟熄了:“其实我平常不抽烟的,这不一个人在这里住院吗,实在是没事干,闷得慌。”


郑澜突然意识到,人家抽不抽烟关你什么事,自己怎么就突然管他管得这么宽了?


这时,韩铁军又说话了:“郑澜你今天怎么有空跑到卫生院来了?千万别告诉我你是特意来看我的,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的。”


“你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作为武汉知青坐同一辆车过来的,你住院了就不许我来看看?再说了,你现在可是公社的干部了,怎么着我也得借此机会来拍拍马屁,好好巴结巴结吧。”


“这么说你真的是特地来看我的啰,啊,我太幸福了……”韩铁军顿时夸张地捂着胸口,两眼上翻,作晕死状。


郑澜被这家伙的夸张表演逗笑了:“伟大的旗手当时怎么没招你去演样板戏,你这个样子就和死在杨子荣枪下的座山雕一模一样。”


“闹半天我就一座山雕啊,”韩铁军迅速挤出一幅苦瓜脸:“难道我的形象就这么地不光辉?”


“得了吧,你还能整出什么别的形象来,”郑澜总算止住了笑:“实话跟你说吧,我还真不是特地来看你的,我是到卫生院来盖章的,过了年我就要去县卫校参加赤脚医生培训了,培训回来我就使桃林大队的赤脚医生了。”


“那得恭喜你了,等你回来我就得叫你郑大夫了,”韩铁军由衷地说:“不管怎么样,当赤脚医生还是比每天出工要强。”


“嗯,”郑澜点点头:“这也是桃林湾的乡亲们对我的信任和照顾啊。对了,你好久没去桃林湾了,忙些什么呢?我的韩大干事。”


韩铁军苦笑了一下:“其实,我这个干事也不是个舒心的活啊,说真的,我倒时很怀念当时我们一起出集体工的日子。”


“你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象你这样又轻松又体面,按月有工资拿,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呢?”


……


不知不觉中,两个年轻人敞开心扉在病房里谈了一两个小时,一直到西坠的斜阳照进了韩铁军的病房,郑澜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和这个家伙说了那么久的话。


郑澜连忙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得回桃林湾了,大爷大妈还等我回去吃饭呢。”


“哟,你不说我还真不觉得,好了,你回去吧,对不起啊,我这个样子没办法送你。”韩铁军指了指自己缠满绷带的右小腿。


“好了好了,这时候还在耍贫嘴,好好养伤啊。”郑澜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走。


“郑澜!”郑澜走到门口的时候,韩铁军突然叫住了她。


这家伙又有什么事?!郑澜没好气地一回头,正对上了韩铁军的目光,让她没由来地一阵心慌。


“谢谢你来看我,谢谢你陪我说了这么久的话。”


这家伙!


“你这家伙真罗嗦,我真的走了啊!”说完郑澜头也不回,一路小跑出了卫生院,如果这时候能够有面镜子,她一定会发现她的脸是通红通红的。而郑澜走了后,韩铁军也躺在病床上发了许久的呆。


一转眼间,郑澜迎来了她在桃林大队的第一个新年。由于她去年已经回去过一次了,所以今年她很知趣地没有找大队去申请回武汉过年,况且,时间上也很匆忙,大年初五她就要去县卫校报到参加培训班了。


她给妈妈写了一封信,告诉了妈妈自己现在的情况,又说明了自己今年不回家过年的原因。罗新的回信很快就到了,对女儿不能回家过年她表示完全理解,而对女儿将要担任桃林大队的赤脚医生她则表示了祝贺和殷切的期望,罗新自己作为一名医学院的教授,她也很希望女儿能够在这条路上做出一番成绩。


罗新在信中还告诉了郑澜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郑孝根终于出狱了!虽然那些罪名并没有取消,而且隔三差五还要去向组织汇报思想和动向,但无论如何,总比呆在大牢里强!


读着妈妈的来信,郑澜落泪了,终于盼来了爸爸出狱这一天,她至今仍然记得那天两个穿警服的人把爸爸带走的时候,她大哭大闹,死活不要爸爸离开,妈妈一边死死拖住他,一边也在偷偷抹眼泪的情景。这下好了,一家人终于可以团圆了,郑澜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请假回家一趟,哪怕能在家里呆上一天,不,哪怕只一个小时,一分钟也好啊。


和罗新的回信一起送到郑澜手里的,还有张帅红的来信,这家伙看到自己信中告诉她要当赤脚医生了,居然要我叫她老师,你就吹吧,对了,她还说她终于和那个帅哥干事建立了亲密的战友关系,最近两个人都在利用各自的门路想让张帅红提干,以图早日修成正果。这家伙,真是越来越鼓摸不透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