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以色列,一个与中国互为“极端”的国家

xjlw 收藏 60 11805
导读:有网友在小民的帖子里回复希望看到对于以色列的评论,这也是小民感兴趣的话题,特别撰写这个评论,不成熟之外,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在小民的眼里,以色列是一个“极端”的国家,请注意,这里的“极端”侧重的是一种事实陈述,为什么又要在标题中将以色列与中国放在一起互为“极端”呢?因为从许多方面来说,这两个国家的对比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这种“极端”的程度与意义,请看如下事实:   以色列面积很小,按照1947年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决议的规定,以色列国的面积为1.49万平方公里,不及北京市的面积大,按实际控制面积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网友在小民的帖子里回复希望看到对于以色列的评论,这也是小民感兴趣的话题,特别撰写这个评论,不成熟之外,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在小民的眼里,以色列是一个“极端”的国家,请注意,这里的“极端”侧重的是一种事实陈述,为什么又要在标题中将以色列与中国放在一起互为“极端”呢?因为从许多方面来说,这两个国家的对比让我们更清楚的了解这种“极端”的程度与意义,请看如下事实:

以色列面积很小,按照1947年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决议的规定,以色列国的面积为1.49万平方公里,不及北京市的面积大,按实际控制面积2.8万平方公里来算,也没有我国面积最小的海南省面积大,所以,与此960万平公里的中国相比,以色列面积极端的小;

以色列人口很少,到2005年底,以色列全国总人口为6990700人,相当于我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人口数,以色列的人口极端的少;

以色列是一个富裕国家,人均GDP达到两万美元左右,是我们的近十倍,但是经济规模并不大,这个国家2005年的GDP总量为1143亿美元,与同期的上海市持平,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2/3、台湾的1/3,从这个角度来说,以色列并非经济大国;

以色列是一个缺乏资源的国家,既没有中东地区其它国家所盛产的石油,也没有肥沃的土地,整个国家被海水及拥有敌意的邻国所包围,没有战略纵深,可以称作是一无所有,这样的恶劣的资源环境可称作是世界各国中的一个极端了;

以色列是科技强国,在一无所有的基础上,以色列人在农业、军事、信息产业三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均创造出非凡的技术成就,看似互不相关的领域都被以色列提高到事关国家存亡的高度,农业提供生存保障,军事提供安全保障,信息产业则提供发展保障,以色列在这三个领域的成就是以色列人干出来,也是恶劣的先天条件逼出来的,正是极端的先天条件逼出了以色列的科技领域方面的极端成就;

以色列是军事强国,这个面积只有弹丸之地小国从建国一开始就陷入周边阿拉伯国家的重重包围之中,或主动或被动,以色列参与全部五次中东战争,在这些大型战争之外,还有过多次低级别的军事行动,我们无法为以色列在这些战争中的角色贴上正义或非正义的标签,可以确定的是,以色列没有在任何一次战争中收获战略性失败,以小博大,以寡博众,以色列向我们展示了这个国家在军事方面的极端强大;

以色列是一个小国家,却又拥有着在世界文明方面的巨大影响力,一本《圣经》就足以说明这种影响力有多大了,以色列控制的耶路撒冷是犹太教、***教和***世界三大宗教发源地,正是这三种宗教衍生出来了在当今天世界上占有主要影响的西方文明与***文明,如此小小的一个地方,却在世界文明演化进程中发挥如此大的影响,不可谓是一个极端;

中国在国际关系中处处以德报怨,试图以宽容化解仇恨,而以色列采取的是以牙还牙的政策。为了追讨纳粹罪行与恐怖分子,大名鼎鼎的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不惜违反国际法,展开全球追捕及追杀行动,在应对周边反以力量的各种袭击时,以色列在反击时从来都毫不手软,哪怕反击会造成平民的伤亡,引起国际舆论的谴责,以色列从来不为所动,从这一方面来说,以色列与中国是两个互为极端的国家;

在与美国的关系上,以色列是美国全力扶持的国家,无论在经济、军事还是外交等方面,美国对以色列的扶持是不遗余力的,而中国则是美国竭力抵制的国家,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认为,美国对以色列的爱有多深,对中国的恨就有多重,如此,以色列与中国互为美国爱恨的两个极端。

当然,与中国互为极端之外,我们也可以看出两个国家的相似之处,以色列的主体民族犹太民族与中华民族一样曾是全世界经历苦难最深重的民族,德国法西斯对于犹太人的大屠杀,日本法西斯对中华民族的血腥伤害,全都是人类近现代史上最深重的民族灾难,不同的是,以色列得到了真诚的忏悔与来自西方的普通同情,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犹太复国主义在制造大量阿拉伯难民的基础上实现了建立一个犹太国家的目标,而我们的民族提及到当年的真实历史,都有可能被西方冠上极端民族主义的帽子。

在这里,小民不妨谈一下以巴以问题的个人看法。巴以问题之所以成为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其核心原因并非是双方无法就领土划分达成一致,而是西方文明与***文明两大文明无法调和的一个集中体现,六十年过去了,多少饱受战火摧残之地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唯独这里持续着你死我活的争夺,以土地换和平可以视作是一个很完美的解决策略,但是在这里并没有得到双方的真正认可,每当巴以地区出现和平的曙光时,就会有意外事情出现打破这种局面,这些意外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如果完全用经济利益的争夺来分析巴以问题,显然不可能得到一个全面客观的认识,巴以地区本身就是犹太教、***与***教三大宗教的发源地,在这样的地方,不同宗教所衍生出来的文明冲突也就越发不可避免了。西方文明与***文明本身都是具有一元化特点的文明,这两种文明与强调和谐强调共生的具有包容性的中华文明相比都具有排斥其它文明的特点,当这样两种文明之间发生摩擦,就很难找出一种解决方案了,从局部的巴以冲突,到全球范围内主要针对西方的***恐怖主义,无不是这种摩擦进一步加剧的结果。

关于对以色列的看法,中国公民往往分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派:一派是欣赏派,这种欣赏建立在以色列的一些对华友好举动上,建立在对这个小国顽强的生存能力的钦佩上,建立认为以色列对于中国有感恩的心理认知之上;一派则是厌恶派,这种厌恶是建立以色列将犹太民族的利益建立在对阿拉伯民族利益的无情伤害之上,建立在以色列在报复行动中那种只考虑报复目标,不考虑平民伤害的认识之上。

小民的立场则是中间派,以色列不是我们的战友,也不是我们的敌人,只是一个我们在世界上的一个邻居,我们需要与其友好的交往,而不是致力于对其做出是好是坏的判断,小民认为我们应该用一种客观而全面的角度来看待以色列:

发展与以色列的友好关系有利于我们的国家利益,从小的方面来说,以色列成为中国获得西方先进技术的一个窗口,以色列先进的农业技术、军事技术以及其它领域的高科技技术十分符合我们的国情需要。从大的方面来说,巴以保持一种相对均势的状态是最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在某种程度上,西方用以色列来牵制整个***世界,而因为巴以关系引发的西方与***国家之间的紧张则在某种层面上帮助我们牵制了美国,美国关注的焦点更多在中东地区就意味我们这里少了一分来自美国的压力。

以色列的对华相对友好态度在于他们超脱了意识形态的限制,作为小型国家,以色列没有全球称霸的目标,中国的强大与否不会构成对以色列发展的障碍,他们希望是从中国获得更多的利益,包括经济上的利润与政治上的合作,以色列对中国农业技术与军事技术的输出不是援助而是为了获得赢利,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以色列需要从这个市场的发展中获利,以色列不可能将发展对华关系建立在对华感恩的心理基础之上,不可能将发展对华关系建立在一种优于以色列国家利益的基础之上,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以色列在向中国大陆出售军事技术与装备的同时,也在向中国的台湾地区出售,以色列在美国的压力下取消对华的预警机合同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同期,以色列又在美国的同意下向印度出售此类的军事预警系统,我们可以因此而感觉到愤怒,但是没有必要觉得不可以理解,因为中国也在向阿拉伯国家出售中国的军事设备,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国家的行为不可能让所有的国家都接受,在事关国家利益的时候,必定是捍卫本国利益,我们需要有这样的认识。

我们中国人喜欢感情用事,往往将自己的善良想法推及别人的身上,这在我们的国家内部值得提倡,但是用于国际之上,就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了。我们的国土上的确收留过流亡的犹太人,潘均顺与何凤山也的确帮助过逃亡的犹太人,以色列也的确在这些方面对中国有种感恩之情,但是也仅仅是感恩罢了。我们不能期望这种善良的行为就一定会换来对方在国家层面的真诚友谊,我们也曾优待日本俘虏,照顾日本侨民,在战后我们主动放弃对日本政府的战争赔款要求,换来的是什么呢?我们换来的是中日间由对抗敌视到交流共存的良性状态,我们换来的是数十年和平的国际环境,我们没有换来日本对中国的真诚友谊,直至今天,日本右翼还在试图否认这段历史,如果我们将这些行为的目的定位在获得日本国民的感激之情,希望日本在感激之情而不是国家利益的基础上做出对中国有利举动,那就大错特错了,国与国之间不可能存在超乎利益之上的友谊。

在看待以色列的时候,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以色列周边的阿拉伯国家,国际关系不好处理就是因为国与国之间并非是线性关系而是网状关系状态,与处于敌视状态的阿以双方同时发展友好关系是一件不小的难题,前者拥有政治支持与能源供应方面的优势,后者则可以提供技术方面的实际支持,提供一种对我们不希望看到的***原教旨主义扩张的牵制,我们应该避免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场之上,这也正是我们对于以色列的一些伤及平民的行为表达谴责态度的同时会跟上一句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希望双方都保持克制的原因,正因为如此,在发展中以关系、中阿关系时,中国均应采取低调的策略,不说多做,或少说多做,一定要说,就说些联合国式的表态(一定不要将中国的中立或弃权看作是一种政治不作为,其实这是一种现实情况下所能选择的最好模式),我们继续购买来自以色列的先进技术与设备,我们也需要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石油,向阿拉伯地区出口适量的军事装备也可以促进中国军工企业的发展,这些活动不会停止,也不曾停止。

以色列是不幸的,没有广博肥沃的国土,没有西亚国家的遍地石油,甚至周边没有一个可以信得过的友好邻邦,缺乏安全的感觉还会一代接一代地陪伴着每一个以色列人,他们没有办法确定什么时候炸弹就在自己在身边爆炸,他们没有办法确确信自己的国家什么时候可以远离战争实现永久的和平。

以色列又是幸运的,她拥有美国这样的世界头号大国的无条件支持,她拥有在各种打击下只会流血绝不流泪的民众,她拥有一个建立在一无所有的基础上充满希望的未来,正是因为一无所有,所以他们不必像西亚的产油国家那样担心有任何失去。

以色列应该是我们尊重且钦佩的对象,但不应该是我们学习或模仿的对象,以色列式的“极端”是这个国家在庞大的阿拉伯国家集团与夹缝中捍卫生存权的唯一手段,以色列没有退路,如果他们在某次战争中失利就意味着国家灭亡,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习惯先发制人的打击,力图将对国家造成毁灭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习惯于对任何一次的袭击实施数倍以上还击,以此来震慑敌人,形成一种完全以暴制暴模式的国家安全保障。无论是犹太复国主义还是***原教旨主义,都是一种建立在伤害其它文明基础上的文明极端,对于中国而言,不需要判断这两种主义之中是否具备合理性与正义的因素。我们需要坚持的是中国式的“极端”,对比于西方国家,对比于部分单一民族国家缺乏与其它文明理解共生的诉求,中华文明追求的是一种和谐共处的状态,中华文明从来不试图毁灭其它文明,用包容的态度看待与自己有差异的文明,尝试与其它文明共同生存,对于外来文明采取渐进式影响而不是强迫式改变,这是中华文明区别于西方文明的一大特点,也正因为如此,中华文明历经数千年传承而不间断。(谁为谁狂于2008年4月30日)

4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