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敲门的是房东李大娘的小孙子东东,平常郑澜和夏美玲两个人没事经常逗他玩,小东东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两个姐姐,现在这么晚了,平常这时候他早就睡了,而此刻他这么急着来敲门,估计是出什么事了。


两个姑娘急忙披好衣服出来,就看见小东东站在房门前,他一边哭一边对她们说:“快去看看我奶奶,奶奶的肚肚痛。”


两个人又赶忙牵着小东东来到李大娘房里,只见李大娘整个身子弯得虾米似的,捧着右边小肚子趴在床上,口里哼哼着,额头上疼得直冒冷汗。李大娘的老伴姜大爷在一旁急得六神无主,见到两位姑娘进来,仿佛看见救星般迎了上来,向她们诉说事情的经过。


“老婆子今天早上起来后就说肚子有点痛,还有点拉肚子,白天叫了大队的肖梅郎中过来瞧了,肖梅说可能是什么急性肠炎,开了几粒土霉素,说如果没好就明天再叫她过来瞧瞧。老婆子吃了药之后开始还说好了点,可是晚饭后肚子就越来越痛,而且还奇了怪了,白天还是痛在肚脐眼周围那一团,现在却是痛在右边小肚子,而且越来越痛,肖梅郎中还隔着好几里路远,这黑灯瞎火的叫我这老头子怎么办呀!”


这个好像什么时候听谁说过,郑澜听了姜大爷的诉说后,开始努力地回忆……


对了,就是这个,叫做转移性右下腹痛,妈妈的同事,那个在附属医院当外科医生的伯伯说起过的……不好!李大娘得的是阑尾炎!


郑澜想到这里,赶紧对姜大爷说:“大爷,不要去叫肖郎中了,得赶紧把大娘送到卫生院去,大娘得的是阑尾炎,得赶紧开刀!”


郑澜让夏美玲赶紧去叫人,自己和姜大爷一起收拾东西,一边还在安慰姜大爷。


很快隔壁的几个壮劳力被叫来了,郑澜让他们卸了一块房门的门板,在门板上铺了一床褥子,做成一格简易担架,让李大娘躺在上面,那几个壮劳力抬着这担架就往公社卫生院赶,郑澜和姜大爷也随着一起去了,而夏美玲则留在家里照看小东东。


不多久,李大娘就被送到了卫生院,刚巧,值班的医生郑澜认识,就是那个上次和王院长一起给韩铁军做手术的郭海涛。听了郑澜简明扼要的情况介绍后,郭大夫连忙给李大娘做身体检查,检查后郭大夫的诊断非常明确,和郑澜估计的一样,阑尾炎。


郭大夫一边派人请王院长过来会诊,一边安排卫生院的值班护士给李大娘挂吊瓶。王院长边穿工作服,边急匆匆地赶到病房,郭大夫马上迎了上去:“院长,这位大娘得的是阑尾炎,估计已经化脓了。”


王院长来到病床旁,又仔细而快速地给李大娘做起了检查,检查完毕后,王院长只说了四个字:“马上手术!”


李大娘被迅速送进了手术室,郑澜叫那几个隔壁邻居先回去,已经很晚了,不能耽误大家明天出工,而她自己则留下来陪姜大爷一起在手术室外守候。


郑澜来到桃林大队还不到一年,现在居然已经是第二次在公社卫生院的手术室外面守候了,这样的机缘可以用罕见来形容,不知道这是不是预示着她今后的日子将和这所卫生院紧紧联系在一起呢?


只不过郑澜她本人现在根本没去想这么多,她正在努力安慰早就是六神无主的姜大爷,有了上回韩铁军那回经历,她有种很直观的感觉:这位王院长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大夫,有他在,李大娘一定能闯过这一关!


郑澜的感觉没有出错,凌晨一点,当满脸疲倦的王院长推开手术室的大门走了出来的时候,他沉稳的步伐在明确提示郑澜和姜大爷,这台手术又做得非常成功!


郑澜和姜大爷马上迎了上去,姜大爷用结结巴巴的声音问道:“大…大夫,我老婆子没啥大事吧?”


王院长抓住姜大爷那不住颤抖的双手,紧紧一握:“大爷你放心,大娘的手术很成功,她化脓的阑尾已经被切下来了,病根子已经消灭了,大娘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姜大爷心里的石头这才放了下来,忙不迭地向王院长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堆感谢的话,王院长也只是笑笑,要姜大爷把心放宽。这时,李大娘被郭大夫从手术室里面推出来了,姜大爷和郑澜连忙迎了上去。


郭大夫微笑着对两个人说:“放心吧,这样的手术王院长做得很多,每次都很成功。”接着他又说:“这次幸亏你们送医院送得及时,你们看……”他从手术担架车的下面以个架子上拿出一个小纸盒子,一打开,里面是一根红红的小肉条一样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从大娘身上切下来的阑尾,正常人的阑尾是白色的,也根本没这么粗,因为大娘的阑尾发炎了,所以才又红又肿,而且里面还化脓了,有很多脓液。如果你们拖到明天再送过来的话,说不定这阑尾会发生穿孔,里面的脓会流到腹腔,那样就麻烦大了,大娘年纪大了,还这么一折腾说不定会出人命的。”


会出人命?!姜大爷吓了一大跳,半晌没有作声。


郑澜帮着郭大夫把李大娘安顿在病床上,郭海涛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后,便回值班室了。郑澜正在替李大娘把被子盖好,忽然身后传来“扑通”一声,郑澜连忙回头一看,姜大爷竟然朝她跪下了!


郑澜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将大爷扶了起来:“大爷您这是干什么?!这叫我如何受得起?”


“姑娘,我老婆子这条命要不是你的话,说不定就没了,你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啦,按照我们桃林湾的规矩,救命之恩,无论如何是要下跪拜谢的……”言语间,姜大爷已经是老泪纵横。


“大爷,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只不过是尽我的力量帮忙而已,大爷大娘平时对我太好了,现在大娘病了,帮这点忙时绝对应该的。再说了,我又不是大夫,大娘真正的救命恩人应该是王院长和郭大夫他们,所以您千万别这么说我,您可比我父亲还要年长呢,今后您就把我当自己的女儿看吧。”


费了好一番口舌之后,郑澜总算说服了姜大爷,接着郑澜又向卫生院的护士要了一套铺盖,铺在旁边的病床上让大爷休息。已经这么晚了,大娘又刚做了手术,如果这时候大爷也出点什么状况,那可就和天塌下来了差不多。


大爷这么一折腾,郑澜的心里也有些激动,这里的人们太淳朴,太实在了,自己只不过出了一分小力,帮了一点小忙,居然让大爷如此感恩戴德。这一份淳朴的情谊,让在武汉看多了世事冷暖的郑澜不免非常感动。


姜大爷也许是太累了,躺下不久就沉沉地睡去,等到他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亮了,再转头一看,就看见郑澜坐在一条小板凳上,趴在李大娘的病床旁打盹。很明显,郑澜应该又是一夜没睡。


姜大爷连忙起来,他起床的声音把郑澜给惊醒了,郑澜一回头见到他,说了句:“大爷,您醒了。”声音很嘶哑。


“姑娘,这回大爷大妈真是拖累你了……”


郑澜微微一笑:“大爷,真的没什么的,大娘病了,帮忙照顾一下是应该的。”


姜大爷知道,郑澜是真心实意地在帮助自己老两口,并不是要图什么,他对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十岁的姑娘油然产生了一种敬意,多好的姑娘啊!


天亮后,大队的姜支书,也就是姜大爷的弟弟来看望李大娘了,问询了一番后,姜支书也对当时郑澜的当机立断赞不绝口,接着姜支书又把郑澜叫到了一边,有点难为情地对她说接下来这几天会要麻烦她照顾李大娘,大队的农活实在是太忙了,抽不出别的人手。


郑澜很爽快地答应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郑澜一直陪护在李大娘的身边,擦身换药,端水喂饭,就象大娘的亲生女儿一般,直到李大娘手术的刀口拆线出院为止。这一切,都让大爷大娘一家感动不已,从县城闻讯赶回来的大娘的儿子儿媳也见到了郑澜,郑澜为李大娘所做的一切同样让他们两口子感激万分,而郑澜那种施恩不图报的高尚品质又让他们十分钦佩。


李大娘出院后,逢人便说郑澜这姑娘的心地是如何的好,在卫生院照顾她是如何的体贴入微,一时间,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漂亮的女知青的心灵也和她外表一样的美丽。


郑澜自己依然觉得这没有什么,李大娘出院后她仍旧是该干嘛还干嘛,马上又随着生产队出工,投入了“双抢”当中,给张帅红的回信也终于写好寄出去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中,郑澜他们这些知青来到桃林大队已经有一年多了,现在大家又进入了一年当中最悠闲的时节,村民们又开始无所事事地打发着一天又一天的时光。


这天,大队的姜支书来到他大哥,也就是郑澜的房东姜大爷家串门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