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五)

王二蛋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门是虚掩着的,郑澜推门进去就看见了令她牵挂不已的妈妈,罗新此刻好像是刚刚整理完一个大衣箱里面的东西,正吃力地直起腰,一边还用手捶着自己的腰部。


望着妈妈那佝偻的背影,郑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泪刷地流了下来,用哽咽的声音喊了一声“妈”。


罗新诧异地一回头,看见真的是郑澜后,眼里充满了惊喜:“真的是澜澜回来了!要回来也不告诉妈一声。”


郑澜赶忙过去扶着罗新到床上慢慢地躺下:“妈,你的腰不好,怎么还做这样的事情,可以叫邻居帮你一下嘛。”语气中多少有些责备。


罗新摆摆手:“这样的小事也去麻烦人家,那人家都成我的免费保姆了,放心,这样的事情妈还应付得来的,这不是天气冷了吗,想翻几件你的冬衣给你寄过去,结果你却回来了,害我白忙了一场。怎么样,插队的日子还过得惯吗?”


“嗯,比意料中的要好很多,那里的人都挺好的,”郑澜点了点头:“就是好想念妈妈。”说完干脆也躺在床上,在罗新的身边撒起娇来。


“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娇娇屁,真的不怕羞。”罗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又回武汉了,公社和大队都同意了?”


“说了是澜澜想妈妈了,就偷偷溜回来看妈妈了。”郑澜继续将撒娇进行到底。


“什么?你是偷偷溜回来的!”罗新急了,就要从床上爬起来,但是她的腰彻底拒绝了她的行动,这一下剧烈动作让她痛得不行。郑澜又赶忙起来扶她躺下,并让她吃了两片去痛片。


罗新的责备并未停止:“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拒绝接受再教育这顶帽子可不是随便就能躲过去的。你赶快去买车票,明天一早就回柳树公社。”


见妈妈认了真,郑澜知道这玩笑不能再开下去了,便把事情的真实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罗新,罗新开始还半信半疑,直到她知道韩铁军是韩武的儿子之后,她这才相信,因为这对韩武来说是小事一桩,估计这还是韩武交待韩铁军这么做的。


“你韩伯伯父子对你这么好,有机会真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


“嗯,有机会我一定会的。”郑澜点点头。


由于郑澜回家了,在她的悉心照料下,罗新的身体又慢慢地好了一些,一转眼,就要过年了。而这一年,母女俩收到一份很大的新年礼物,这份礼物就是,母女俩终于可以到监狱里去和郑孝根见一面了,不用我说大家应该也能够猜到,这份大礼又是韩武送的。


当一家三口在武汉市的看守所里见面的时候,三个人都是泪流满面,但这样的环境有话也不能多说,三个人只是互相鼓励着,要挺住,一定要挺到云开雾散,举家团圆的那一天。


年很快就过完了,和前两年一样,罗新和郑澜母女俩在医学院又过了一个很凄凉的年,凄凉到整个春节只有一个人来向她们拜年,而往年总有许多郑孝根的同事朋友以及罗新的学生上门拜访的。


这个拜年的人母女俩谁都没有想到,居然是韩铁军!韩铁军一再强调他来拜年纯属他自己的意思,一来是看望一下罗新,二来是感谢郑澜在他受伤住院期间对他的照顾,至于这是不是实话,三个人都心知肚明。


韩铁军在郑澜家里并没有停留很久,甚至连一杯茶都没喝完就走了,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向母女俩透露了一个信息,韩武正在努力想办法使郑孝根从监狱里出来。郑澜把韩铁军送到了医学院门口,望着韩铁军一瘸一拐远去的背影,郑澜竟突然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年过完了,郑澜又回到了桃林大队,自然,她是和韩铁军一起回来的,接下来,等待他们这帮知青的又是以前连见都没见过的农活。


积肥、浸种、挖田、种秧,这些事情让大家充满了新鲜感,这些城里生城里长的年青人再一次体会到了种田的不易,郑澜还清楚地记得,小学的语文老师在给大家讲解《悯农》这首古诗的时候,曾经深情地说过,“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句诗是对一辈子辛劳耕作的农民最真实的写照。一个“米”字把它拆开,就变成了“八十八”,也就是说,从一粒稻种开始,到最后盛到碗里的香喷喷的白米饭,中间要经过八十八道工序,凝结了很多人的辛劳和汗水,所以说,广大的劳动人民是最值得尊敬的。当时郑澜年龄还小,对老师说的话只是似懂非懂,而现在,有了亲身体会,她彻底明白了当年老师的那一番话的含义。


布谷鸟在林间欢唱,火一般的映山红开遍了山崖的时候,也正是桃林大队的农活最要紧的时候,这帮知青也恢复了刚来时每日出工的状态,每天都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只不过其中有一个人例外,谁?又是韩铁军。


韩铁军为什么不要出工了呢?与他的腿受伤了没有直接关系,虽然他骨头里面的钢针还没有取出来,但只要不是挑重担,其他的农活他现在还是能做的,他不用出工了的原因是他现在已经不在桃林村,而是到柳树公社上班去了!


上次他在水库工地受伤的事,把柳树公社的大小头头们都吓坏了,韩武把他的独生儿子交给他们,要是万一这个小祖宗再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向韩武交待啊。几个头头一合计,干脆,别让这个小祖宗再插队了,把他招干了吧。理由也是现成的,韩铁军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决心扎根农村,认真接受广大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再苦再累都不怕,并且在修建水库的过程中光荣负伤,实为广大知识青年的优秀代表,这样的人要招干是有充足理由的,再加上韩铁军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公社向县革委会的申请很快就给批下来了,于是,韩铁军便摇身一变,成为了柳树公社革委会的一名干部。


当招干的通知发到韩铁军手上的时候,其他的知青都很羡慕,有的甚至还有些妒嫉,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又没有一个当大官的老爸,再说了,你也用石头把你的腿砸断试试?


对于韩铁军的离开,郑澜并没有太羡慕,更不会去妒嫉,她只是觉得有一点点失落,从此不能够每天看见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生活中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可究竟是少了一点什么呢?她也说不明白。


地球缺了谁都照样会转动,桃林大队的知青们虽然少了一个韩铁军,但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大家的农活现在是一个比一个熟练,都能够挣上5分工了,而且大家现在也不是刚来时的白面书生形象,如果不是刻意去分辨,简直就分不清和这里的村民有什么两样。唯一例外的是郑澜,尽管她也和大家一起在田间劳作,风吹日晒的,但她的皮肤就是晒不黑,依然是那么白皙,让早就晒得黑不溜秋的夏美玲羡慕得不行。


时光流逝,转眼又到了六七月间,农村一年当中最忙的时节:双抢又到来了,在这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要抢收完早稻,接着马上就是犁田,抢插晚稻,季节是绝对不能错过的。这些知青们虽然辛苦,好在这么久也算是锻炼出来了,再也不会出现第一次下田干活时那样的场面。


郑澜这阵子除了白天干活之外,晚上也找到了活,那就是:给张帅红写信。


张帅红是通过罗新知道了郑澜的下落的,打听到地址后,便接二连三地来了好几封信,由于郑澜白天要下田干活,没时间回信,结果往往是刚看完这封,准备提笔回信了,接着下一封又过来了,搞得郑澜哭笑不得,最后郑澜还是决定了,就算再有信寄过来也不看了,先好好写一封回信再说。


看完张帅红的所有来信后,郑澜基本了解了张帅红的近况,她在部队还是算混得挺好的,新兵连的训练结束后,分到了卫生队,而且是驻在团部,不在连队,日子过得挺舒服,舒服到每天有事没事就去“骚扰”团部那个长得挺帅的宣传干事。开始的一两封信对这个宣传干事还是偶尔提上两句,后来的信就简直不像话,大段大段地写这几天又和他单独相处了几分钟,又说了几句话……郑澜每次一边看一边笑着摇摇头,这个家伙,明摆着是动了春心了,好家伙,这才去部队多久,就被部队的帅小伙给迷住了,再说了,你动春心就一个人去动吧,居然还把我当成了倾诉的对象!


这天晚上,正当郑澜提起笔准备好好地和张帅红说说自己的近况,同时也好好“教育教育”她要坚决保持无产阶级铁姑娘的革命本色,不要让小资产阶级的情情爱爱击溃自己的思想防线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外面喊:“澜澜姐姐!玲玲姐姐!你们快去看看我奶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