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四)

王二蛋 收藏 0 1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URL] “郑澜?!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水库的工地上吗?”韩铁军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陌生的环境,第二眼就是发现了坐在旁边的郑澜,随即就发出了这么一连串的疑问,接着,他马上发现了自己右脚不对劲,马上接着又发出了一个疑问:“我的脚怎么了?好痛!”一边说,一边挣扎着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郑澜?!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水库的工地上吗?”韩铁军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个陌生的环境,第二眼就是发现了坐在旁边的郑澜,随即就发出了这么一连串的疑问,接着,他马上发现了自己右脚不对劲,马上接着又发出了一个疑问:“我的脚怎么了?好痛!”一边说,一边挣扎着要从病床上起来。


郑澜连忙制止了韩铁军鲁莽的行动:“快躺下,你想让你的手术白做啊。”


“手术?什么手术??”又一个疑问。


郑澜于是把韩铁军这天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本人,然后又说道:“好了,韩铁军同志,关于你所提出的问题我都回答完毕了,现在该我向你提问了。你现在有什么要我做的吗?口渴我给你倒水,肚子饿了我给你削个苹果,对了,公社知青办的领导还送来了一瓶麦乳精,想喝的话我给你泡一杯,乖乖,这可都是我们平常吃不到的好东西啊。还有如果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叫大夫。”


郑澜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然后就对韩铁军说:“请吩咐吧,韩铁军同志,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郑澜,能不能帮我把大夫叫过来?”


“可以,你是哪儿不舒服吗?”


“叫你叫你就去叫,哪来这么多罗嗦。”


“你别这么大火气嘛,你告诉我哪儿不舒服,我好告诉大夫,如果需要点什么药的话,他不就顺便带过来了吗?”


韩铁军的脸微微一红:“我不能跟你说,因为你是女的,还有,你得给我叫个男大夫过来,女大夫我不要。”


“哟,这是哪跟哪,什么事只能和男的说不能和女的说,而且还非得叫个男大夫?”


“郑澜我求你了,你快去帮我叫个男大夫过来吧,这事儿真的不能和你们女生说。”韩铁军的一张脸涨得通红。


“不行,你今天非说不可,要不我就不帮你叫大夫,就算叫也只叫个女大夫。”郑澜觉得韩铁军的窘样子很好玩,依然在逗他。


韩铁军简直要崩溃了,看来不说出来郑澜是决不罢休了,把牙一咬、心一横:“好了,我说,这可是你自己坚持要听的啊,”然后他便飞快地说:“我是要问大夫我那东西上面的那东西能不能拔掉。”说完他便迅速拿起被子将头一蒙,再也不看郑澜一眼。


那东西上面的那东西?说什么绕口令?突然,郑澜意识到了什么,一张粉脸也霎时涨得通红,接着郑澜赶忙跑出去了。


不多时,郑澜便把那个郭海涛医生叫了过来,只不过接着她并没有随郭医生一起进病房,而是站在病房外面,甚至望都不望里面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手术结束后,由于麻醉药的药效还没过去,为了防止韩铁军的膀胱逼尿肌麻痹而不能自主排尿,王院长给韩铁军插了一根导尿管,插的时候韩铁军正在昏睡,当然啥都不知道,现在清醒了,这根管子给他的感觉怪怪的,当然想要拔掉了,可是这事又怎么好向郑澜启齿呢,也难怪会有开始那一幕。


郭海涛进了病房不久便把郑澜叫了进去,然后指着导尿管上的一个铁夹子说:“他现在虽然已经清醒了,但是由于做手术时我们采用的是连续硬膜外麻醉,他整个下半身都被麻醉了,为了避免出现尿潴留,所以这导尿管暂时还不能拔,不过为了使他早点恢复自主排尿功能,现在采取夹管的方法,就是先将导尿管夹住,然后每隔两个小时松开放一次尿,这样估计明天上午就可以将导尿管拔掉了,只是今天晚上就要辛苦你了,要按时松开夹子。”


郑澜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个晚上两个人的感觉都很尴尬,主要是每次郑澜松开夹子用尿壶接尿的时候,尿液从导尿管里流出来,冲到尿壶里发出的那种淅淅沥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特别清晰,每到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涨红着脸不敢看对方,偏偏王院长又给韩铁军开了很多输液的药,所以每次都有很多尿,尤其是在这种尴尬的场面下,显得特别的多。


但是话说回来,心地善良的郑澜并没有因为两个人所处的尴尬环境就对韩铁军的照顾有所疏忽,相反,还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通过郑澜的悉心照料,韩铁军觉得脚上的疼痛都减轻了许多,这使他心中充满了感激。而当郑澜用热毛巾帮他擦脸的时候,两个人隔得是那么的近,感受着毛巾传过来的温暖和温柔,还有从郑澜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的少女体香,韩铁军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天堂,他甚至有点庆幸自己的脚被砸伤,要不然怎么会获得这样的高级享受。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蛮细心,蛮体贴人的。韩铁军这样想着,至于刚来这里插队时产生的那种要找机会好好整一下郑澜的想法,早就被他抛到爪哇国去了。


慢慢地,韩铁军在强烈的幸福感中又睡着了,郑澜也想睡,可是她还不能睡,因为还有个两小时就要执行一次的任务,她可不敢睡,万一误了时间怎么办,况且现在韩铁军已经睡着了,气氛也没有先前那么尴尬。


于是,我们的郑澜同志这整整一个晚上都寸步不离地守护在韩铁军的病床旁,连盹都没打一个,尽管她早就是呵欠连天,但是她还是坚持到了第二天早上,接替她的夏美玲和另外一个知青过来的时候。


把该交待的事情都交代了一番,郑澜便赶紧回到了桃林大队的房东家里,胡乱吃了点东西之后,便扯过被子闷头大睡,这一觉只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她才醒过来。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郑澜隔三差五就要去一趟卫生院探望一下韩铁军这个倒霉的家伙,反正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那个家伙好歹也是一起从武汉过来的知青,表示一下关心也是应该的。


韩铁军现在在卫生院的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下,恢复得很快,除了还不能下床走路之外,其余的都和正常人一样了,当然,除了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之外,大家对他细心的照料也是他能够快速恢复的一个重要原因。


郑澜在卫生院还遇到了韩铁军的父亲韩武,韩武在韩铁军出事的当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特地丛武汉专程过来一趟看看自己的儿子,当他看到儿子并没有什么大碍,而大家又把他照顾得很好之后,每作停留,很放心地回去了。


郑澜和韩武交谈了几句,虽然韩武这是第一次见到郑澜,但通过儿子的介绍,他马上就知道了眼前这个美丽的姑娘就是老同事的女儿,他要韩铁军照顾的人。由于时间关系,加之有外人在场,韩武也没有和郑澜长谈,只是很隐晦地告诉郑澜,她的父亲现在一切都还平安,只是她的母亲身体越来越差了,身边又没人照料,情况不是太好。


郑澜本来就对母亲一直放心不下,现在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之后,愈发为母亲担忧起来。


时光永远按照它固有的速度一点点流逝,韩铁军受伤后一个月,便从卫生院出院了,这一个月的养病,他整个人变得白白胖胖,用几个知青中嘴最贫的那个男生的话说,现在的韩铁军整个一个小资本家的形象,根本看不到半点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影子。


由于韩铁军现在还只能够驻着拐杖走路,不能够干活(其实这阵子也没什么活可干),所以韩铁军申请回武汉疗养一两个月,等过了年再回来。韩大公子开了口,自然是一路绿灯,而且通过韩铁军的争取,郑澜也被幸运地批准回家一趟,也可以等过了年之后,春耕生产开始了再回来。


郑澜坐上了韩武特地派来接韩铁军回家的吉普车,尽管来这里才两个多月,但是当得知母亲现在的情况后,她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能够早日回家去看看,恨不得能够长双翅膀飞回武汉。她也知道如果没有韩铁军出面,她很可能现在还不能回家,至少不能够在家里呆这么久,所以她很感激韩铁军这个平时看起来有点大大咧咧,还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家伙。


两个年轻人现在都是归心似箭,巴不得早日回到大武汉,虽然这里的人们对他们这些知青还是很照顾的,但毕竟武汉才是自己真正的家乡,自己的家人都在那里。


两个人一路无话。


这吉普车就是比大客车快,当时来的时候大客车跑了整整一天,现在回去吉普车只跑了大半天就进入了武汉市区。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熟悉的街景,熟悉的建筑,郑澜的心里只觉得一阵阵悸动,大武汉,我又回来了,爸爸妈妈,澜澜又回来了。


车子停在了同济医学院门口,郑澜下车和韩铁军以及开车的司机说了声谢谢后,拎着行李快步往家里走去,她现在只想能够早一点到家,早点见到自己的妈妈。


沿着熟悉的校园小径,郑澜很快就到了家里住的那栋楼下面,两个多月过去了,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小楼依旧显得那么破旧和灰暗,楼道里的墙上依旧贴满了那些嚣张的大字报。


当然,这一切郑澜都没有去在意,她几乎是小跑着上了二楼,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