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一 五百万美元的小礼物

追逐马甲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8.html[/size][/URL] 五百万美元的小礼物   待李思德追上丽丽时,她已走到一所豪华公寓的门口。心急火燎,李思德一把抓住了丽丽的肩膀,用力将她扳过身来。   丽丽本能地要呼喊救命,是李思德那双瞪圆了的眼睛把她给制止了。望着他脸颊左侧那掉了一个边的花白胡子,丽丽先是吓掉了魂,然后又觉得他实在是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8.html


五百万美元的小礼物


待李思德追上丽丽时,她已走到一所豪华公寓的门口。心急火燎,李思德一把抓住了丽丽的肩膀,用力将她扳过身来。

丽丽本能地要呼喊救命,是李思德那双瞪圆了的眼睛把她给制止了。望着他脸颊左侧那掉了一个边的花白胡子,丽丽先是吓掉了魂,然后又觉得他实在是滑稽。嘴唇哆嗦着,她赶紧给自己压惊:“哎呀,是你啊!怎么净和我玩这吓人的动作?跟抓特务似的?呦!你怎么装扮成圣诞老人了,还脸面够慈祥的。哎,你什么时候来的纽约啊,找我有要紧事吗?”

明知故问。其实丽丽知道李思德来纽约的原因。他和前妻所生的儿子李锐,现在已是一夜成名,成了纽约市的新闻人物。因为一个日本女生而争风吃醋,这个中国小留学生用上中国功夫,徒手杀死了同班的美国男同学。美国媒体正在不遗余力地炒作,案件的发展进程,都登上了《纽约时报》的第一版。

李思德那只掐在丽丽肩上的手,现在迅速地滑落下来,狠命地攥住了她的手腕子,他低声吼道:“你放聪明些,别跟我装蒜!你以为取走了我所有的钱款,然后就可以一走了事?你看,我找到你了吧?找到你老子就不会轻饶你!”

丽丽眉头一皱:今非昔比,眼下在这纽约大都市里,我是有头有脸的新星模特儿。而李思德呢,他一介隐姓埋名的叛逃贪官,属于无名小卒。我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这么较劲儿,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就住在这幢公寓里。还有,如果让亚当碰见我和他的纠缠拉扯,事情就真糟了!

计上心来,她向李思德告饶:“你一脚把我给踢出来,怎么也得补偿我一下嘛。再说了,这个户头上的钱也没多少呀,你干吗这么小气?”见他还是铁青着脸,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开始撒娇:“你的手劲怎么还这么大啊?现在后悔了吧,当初不该轰我走,对吧?这样好不好,你拉着我的手,咱们到中央公园里找个地方坐坐。我给你解释一下,我现在一个人在纽约闯,需要些启动资金,钱是用在注册并起始新公司上的。以后我运作好了赚回来,一定还你。求求你了,别忘了我以前对你那么多的好和乖嘛。你要对我宽大啊!”

李思德四处张望了一下,没人注意他们这对正扭在一起的男女,但时间久了肯定有人会认为他们蹊跷。而他眼前最不想做的,就是招人眼目,引火烧身。

顺坡下驴,他二话没说,拉着丽丽的手,立刻就往公园大门走去。

见他气哼哼地并不说话,丽丽当然犯怵,但她横下了一条心:反正这是周六大白天,公园里人很多,谅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与丽丽并肩走着,李思德重新感受到了丽丽的顺从和乖巧。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没有变,她说话的语气更加娇甜,她的容貌迷人美丽,她的身材超群绝伦……

与一对手拉手的老夫妻擦身而过后,李思德再一次斜视丽丽,见她一副故作镇静的模样,心里其实是小鹿乱跳。他不觉感慨:说实在的,女人不就是尤物吗?这个和那个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我见识过的中国女人、外国女人,数目早已记不准了,无论如何够本了。真他妈的,女人能辅助,像丽丽一样; 也可以是祸水,眼下讨厌的夏娃就是。早知如此,当初真不应该受她诱惑,气走了丽丽。唉,我是混球,怎么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贪欲呢?

看来裤裆里的这个家伙还是比大脑更厉害,见到漂亮女人就蠢蠢欲动,总是搞鬼,让行动指挥思想!想着想着,他就感觉自己的命根子硬了,膨胀得有些不像话了:是啊,丽丽不是个可以等闲视之的女人。在男人面前,她善解人意,小鸟依人,有她独特的勾引调逗手段。一般男人逃不出她的手腕。

李思德的手渐渐变得柔和了,他就势扮演着热恋情人,把丽丽簇拥着带到了湖边的长椅旁。两个人迫不及待地坐了下来。

丽丽赶紧脱下了高跟鞋,抱怨道:“你真狠心,怎么走这么远的路啊?难道真想让我陪你来这里锻炼身体?”

没有理睬她。李思德望着湖中心的一只小船出神,船上有一对年轻人正在荡桨嬉戏。

他想起了自己的初恋,他想起了年轻时的信漪。

现在还不可思议的是,李思德当时怎么会有如此的耐心和毅力。在他和信漪谈恋爱的一年中,信漪对自己的贞洁曾经是那么顽强地坚守,以至于李思德怎么请求,全都无济于事。他那时每天都沉浸于幸福和苦闷的搏斗之中,居然能够苦中有乐。他在老老实实、缩手缩脚地忍受折磨的同时,居然能自虐地享受着一种痴傻的纯情。

但信漪毕竟心软、心善,补救于他的,是在和他确定关系后,赶快就嫁给了他。

李思德最近一直在反复思考着,眼下他更确定了,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是他和信漪的新婚燕尔。

在信漪父母北大教师楼的大三居公寓里,李思德是新时代的上门女婿。小两口把那间向南朝阳的大房间布置成新房,簇新的新房里满是温馨。女儿、女婿、岳父、岳母,四个人争抢着在厨房里轮流献艺,比着赛着看谁能烧出更好的饭菜。

傍晚,他和信漪一圈一圈地沿着未名湖散步。周末,他俩常骑着自行车去圆明园、颐和园转悠。节假日,夫妻俩最喜欢外出爬山,他们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所有京郊的山岭。

夜幕降临,信漪在他的怀中长出翅膀,变为天使,她一次一次携他共进天堂……

青春,纯情,简单,明了……这些都是曾经的美好,可惜,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不是信漪的父母在去黄山游玩的途中遭遇车祸而死,李思德可能永远也不会离开北京,回到老家华中市去谋求发展。

他是为了信漪,是一心要帮助她这个独生女儿医治失去父母的剧痛,才决定到华中市发展。他这个北大政经系高才生的第一份官职,是华中市团委副书记。

李思德是遗腹子,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一位母亲。但李家在华中市远亲无数。亲戚们都尽了最大努力,热情接待了信漪这个北京姑娘。但不管信漪怎么努力尝试,她就是走不出无尽的悲哀。

李思德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孩子!当信漪自己做了母亲,她就会一门心思扑在孩子上,就能逐渐淡化对父母的哀思了。

小李锐就是这样出生的。

想到这里,李思德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咧向了耳边。锐儿曾是个多么出类拔萃的婴儿啊。这个在长相上取足了父母优点的漂亮男孩,用他奶奶的话说,是老天爷送给李家最珍贵的礼物。

李思德第一眼看到儿子,就被他头上呈现的一圈金光耀住了。这孩子睁着一双比李思德更黑、更亮的圆眼睛,直视着眼前这个大人,大眼睛眨巴了几下,似乎在说:我可是听从你的召唤而来的,我相信你,知道你会是一个好爸爸。

李锐的出生,不仅是一家人的欢喜。李思德的铁杆朋友顾磊,从北大法律系毕业后,早已主动回到华中市,任职于法院。顾磊和妻子王楠的婚礼,居然和小李锐的出生日,碰在了前后两天。

就势,顾磊和王楠这对新人,认了李锐做干儿子,一下子就做上了干爹娘。锐儿从小不缺大人宠大人抱,他是一个幸运儿。

在喜庆洋洋的欢声笑语中,信漪终于回归正常。沉浸于母爱,她是人人赞赏的好妈妈。

丽丽推搡着望着湖面发愣傻笑的李思德,她实在是等不耐烦了,“你这是怎么了,老年痴呆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惩罚我吗,让我练罚坐,这就是你刚想出来的新法子?”

恼恨丽丽打断了他的思路,李思德恶声恶气地说:“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不许再出声。五百万美元的债,你一时半会儿,是还不完我的。”

再看湖面,那只载着小两口的船只已经划远了,进入视线的是另一只三人小船。船中央坐着一个高唱歌曲的小男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兴奋,边唱歌还边手舞足蹈,他的父母使劲儿地拍着手,为他打着拍子……

是啊,我当年也常和信漪带锐儿去公园划船游玩。曾几何时,一家三口也是这样美满幸福。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儿的?从不再珍惜信漪,甚至厌烦她,好像不是因为信漪父母的霍然去世,虽然这个事件太悲剧,信漪因此而有了自闭的倾向。那么,就是自己后来的升官发财了。外面应酬太多了,我变得自以为是,于是目空一切了?好像也不是。噢,他奶奶的!难道一切的恶源,真要归于自己那超出常人的旺盛情欲?

李思德搂过身边如坐针毡的丽丽,把自己的脸颊埋在她柔软丝滑的长发中,贪婪地嗅着她通身的女人味。

从美国哈佛大学培训回来,李思德被破格提升为华中市主管城建和房地产的副市长。这下好了,亲朋好友,当然还有不认识的人,一窝蜂地往他的身边凑。本来他是能够招架、抵挡的,但最终把他拖下水的,不是钱和权,而是欲。

是表弟李森殷勤地把新西兰留学生海伦介绍给了他。这个和美丽希腊公主同名的海伦小姐,在新西兰获得MBA学位后,被父亲派来大陆主攻中文,任务是为家族公司打进中国市场做先遣队员。在异国他乡孤独寂寞的海伦,当然清楚,李思德是她极佳的男友人选之一。他这个高官,办事干练,风流倜傥,不仅通晓英语,而且权力在手。和他在一起,练习中文、了解文化、体会国情、打通渠道……不久,海伦就大功告成。人们在华中市的黄金地段上,看到了傲然耸立的,她的家族公司在中国分公司的高楼大厦。

是这个海伦致使李思德鬼迷心窍,并逼迫他与原配妻子信漪离婚的。

几年后,悲剧重演,李思德又被萍水相逢的英国女人夏娃诱惑得神魂颠倒,狠心遗弃了年轻的情人丽丽。

可结果都是惩罚。海伦和他闹过几次怀孕,但结果都是骗他。当李思德意识到她根本不会为他生出混血的漂亮儿女时,海伦已经投怀新欢,一夜间消失,随着那个法国小伙子,远居欧洲去了。

而这个夏娃呢,她更狠毒,她现在时时刻刻都威胁着李思德的人身安全。

和她的蜜月还没过完,夏娃眼尖耳聪,脑子太灵。她一针见血,怀疑起了李思德的真实身份。两个人只要有点小冲突,夏娃就会不失时机地威胁他:如果你不顺从我,我就向美国警方告发你。

在布朗夫妇这对佣人的支持下,夏娃表面上假装着精神病复发,其实她一门心思想把泰德山庄据为己有。李思德由于儿子的杀人案件而出走纽约,实际上是缓和了与夏娃的正面决裂。把自己在五指湖的隐身宝地留给了她,眼下就算是先封住了她的嘴巴。夏娃如果不出卖他,就可以继续留在泰德山庄冒充女主人。反之,山庄的所有权是登记在泰德李和丽丽刘的名下,夏娃这个局外人早晚便会被轰赶出来。

女人可以是天使,更容易变成妖魔,她们能把一个男人先扒皮,再撕肉,最后慢慢地给吞吃了。某些女人在做这些时,可以比男人更冷酷,毫不手软。比自然界中的一切其他生物更残酷。人类弱肉强食起来,机关算尽,手段用绝,不惜你死我活,不惧家破人亡。女人在体力上斗不过男人,于是,她们靠的是软,用的是柔。上帝似乎也偏向她们,用以保持两性在世上的平衡。结果通常是,柔软克服强刚。

李思德一把抓过丽丽的双手,把它们摊开,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摩她的纤纤十指,感觉着它们的柔软滑润。

罢了,算了。李思德从心里还是爱女人、宠女人的。时至如今,他承认自己在与女人们的争斗中,输尽输透。特别是当外国女人上场,与他较真时,他更是大乱阵脚,大失体统,丢尽脸面。自认倒霉吧,反正是对得起通身的雄性荷尔蒙,还有裤头里这个老冤家了。

对于权,李思德早已是厌倦透了,把它斩草除根丢尽后,人就是一身轻,不再想它了。看来,现在又到了散财扔钱的时候了:五百万美元白归丽丽,泰德城堡留给夏娃。反正都是身外之物,没什么了不起,不值得太可惜。好在剩下的钱,还是大头呢。

尤其是眼下,儿子身陷囹圄,命运未卜,凶多吉少,替父亲承受着惩罚。不管他怎么为自己辩解,的确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手里握有人命,抢占过别人的东西,贪污了国家的钱财……

李思德拍板决定了:没有任何女人比自己的亲生独子更重要。这回他一定要宽宏大量地原谅她们,不和她们一般见识,不对她们进行报复。只要李锐没有个三长两短,只要儿子能度过这个难关!待李锐能无罪释放,他立刻把儿子带到一个谁也找不到他们爷俩的地方去。儿子需要继续上学,他会在学校旁边买个房子,与宝贝儿子同吃同住同生活,父子俩再也不分开。

其他的事情,都以后再说。

那信漪怎么办?想起她,李思德就浑身酸痛。信漪可是他的原配之妻,锐儿的亲生母亲。当初他把赤子之心、处男之身全部献给她的时候,信漪是阳光女孩,北大校花,她曾经是那样地踌躇满志,她曾经拥有着全世界的美好。

现在的信漪呢?她面黄肌瘦、憔悴忧伤,刚和癌症搏斗得有些起色,又要为儿子的命运全力抗争。她怎么落得这么凄楚、可怜?不会是我的过错吧?不,根本不是我带给她的厄运。一切的悲剧,都是她自己的错,谁让她当初选择我来做丈夫?

......

法庭上,总是坐在李锐律师安琪身后的信漪,一直在尽力躲避李思德,而且几乎不去注意他。每逢法庭辩战严酷,吓得她惊慌失措时,她都将眼光转向顾磊,向顾磊寻求力量。李思德在他们两人的对视中,看到了持久恒远的友谊,看到了难解难分的深情……

困惑啊,李思德也许会终生困惑的。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信漪,正像他不知道如何逃避顾磊一样。

相比之下,丽丽的问题简单,容易解决。

纽约的中央公园,并不是世外桃源,人工湖的那一边,是一座座摩天大厦。大厦与大厦的空隙之间,飞翔着大群自由自在的白鸽。

虽然不忍,但李思德还是下了决心。去吧,让她随风去吧。望着丽丽那双紧盯着他的,越来越充满恐惧的眼睛,李思德突然咧开嘴笑了,“丽丽,说实在的,我的眼睛经过整容,的确是变好了,因为我已经老了,需要更新和修补。而你的眼睛,绝对没有整容之前自然、妩媚、从容、迷人,总之,人工造假的因素太大了。”这时李思德的双眼有些湿润,控制着自己,他把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好在你还年轻,会有足够的时间调整自己。现在,你好好听我讲给你的这最后一句话吧,丽丽宝贝,你跟了我一场不容易,那五百万美元就算是我送给你的告别礼物,希望你今后能好自为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