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章 5

zhenaisus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URL] 那些围住我的人是当地的抗日游击队,也号称是八路军。那个和我说话的人是游击队队长李朝阳。他得知道我的情况后,就让我把弟兄们从破庙里带了出来,来到了村子中央的一棵老槐树下,让老乡们给我们拿来了食物。那是美美的一顿饱饭呀。宋其贵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说:“要是有点酒就好咧!”我踹了他一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那些围住我的人是当地的抗日游击队,也号称是八路军。那个和我说话的人是游击队队长李朝阳。他得知道我的情况后,就让我把弟兄们从破庙里带了出来,来到了村子中央的一棵老槐树下,让老乡们给我们拿来了食物。那是美美的一顿饱饭呀。宋其贵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说:“要是有点酒就好咧!”我踹了他一脚:“酒没有,尿有,你他娘的喝不?”大家伙哈哈大笑。

我边啃窝窝头边对李朝阳说:“你们是不是一直在村里?”

李朝阳笑笑:“不是,我们是接到村里人的信来赶过来的,开始我们也不太相信,郭亮村山势险峻,易守难攻,鬼子也轻易不会上来,哈哈,没有想到是你们。”

我也笑了笑:“你们真是鬼子,恐怕我们这十几条人命就交代了!”

李朝阳很神气的样子:“那可不一定,这不有俺们嘛,鬼子真要消灭你们,得看俺的这俩弟兄答不答应!”

说着,他用双手拍了拍插在腰带上的那两支盒子枪。

“是呀,得问问俺们李队长的双枪答不答应!”

李朝阳的手下说。

我突然说:“李队长,你们的枪法可不怎么样呀!哈哈!”

李朝阳拉下了脸,不高兴的样子:“此话怎说?”

我还是笑着说:“你看看,你们开了那么多枪,也就是打中了我兄弟的胳膊,那应该是瞎猫碰上死老鼠;我在房顶上,你们连我的毛都没有打中一根!哈哈,好在我没有出手,我要出手了,你李队长恐怕就——”

我一直很少说话,不要说吹牛了,不知怎地,就直通通地说出了这些话。

李朝阳的脸色变得阴沉,腮帮子鼓鼓的。

这时,有人说:“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俺们李队长的枪法可不是吹的,他的双枪让山下的鬼子汉奸闻风丧胆!”

我冷笑了一声。

李朝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睛里也在冒火。

宋其贵是个搅屎棍子,他插了一句话:“说到枪法,咱们麻子连长还用吹吗?你们要是看到他在战场上的样子,非吓得你们尿了裤子,俺怀疑你们到底有没有打过仗,俺们可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看看我的左眼,看看弟兄们身上的枪伤,你们有吗?”

李朝阳的手下也不示弱,大谈李朝阳的英雄事迹。

李朝阳突然怒喝:“都别说了!”

我也突然醒悟过来。我说错话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说那样的话,我是个不会说好话的人,话一多就会出问题,可不,问题来了。我也对宋其贵吼道:“他娘的,窝窝头堵不住你的嘴呀,就你他娘的老兵油子话多!”

宋其贵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李朝阳走过来,对我说:“咱们比划比划吧!”

我装糊涂:“比划什么?李队长。”

李朝阳没好气地说:“比枪法!”

不会吧,他李朝阳的气量就这样小,说说就要拉我比试,我就找个台阶给他下:“李队长,实在对不起,我这个人满嘴喷粪,就算我放屁,什么也没有说,你看成不成?”

李朝阳脸色铁青:“比!不比怎么服众!”

说完,他拉起我的手往村外走去,后面跟着所有在场的人,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李队长要和李麻子比枪法了——”这一喊,把村里的老乡们也吸引过来,嘻嘻哈哈地跟在后面看热闹。

来到村外,李朝阳让两个游击队员站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他们把碗放在了自己的头上,脸上还挂着轻松的笑容,没有一点恐惧感。李朝阳阴沉着脸对我说:“你好好看着!”

他的双手从腰间的皮带上拔出双枪,同时举了起来。

他几乎是双手同时抠动了板机,两颗子弹同时出膛,朝那两个游击队员的头上飞射过去。

我心里捏着一把汗,那可是两条人命呀!他们可不是鬼子和汉奸,而是自己的弟兄!宋其贵站在我身边,张大嘴巴。我们听到陶碗脆裂的声音,那两颗子弹都击中了他们头上的碗。人群里一阵欢呼。只有我和宋其贵没有说话,我瞪了他一眼,他的头低了下去。

李朝阳的脸上阴转晴,他得意地对我说:“麻子,见笑了!现在该你了。俺只要你的一个兄弟站出去顶碗,因为你不使双枪。”

李朝阳的枪法的确不错,也许他经常这样表演给别人看,看刚才的场景,总有些走江湖的味道,真的和鬼子打仗,谁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让你瞄准呀,除非他们的神经有问题。本来我还是很佩服他的枪法的,况且在他的地盘上,我也不想喧宾夺主,让他下不了台,可他也太盛气凌人了,我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脑门。

我冷笑了一声,说:“看我的!”

我从一个游击队员手中接过一个碗,递给了宋其贵:“你过去吧,给我走远一点!”

宋其贵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独眼中呈现出惊惶的神色,两腿微微颤抖,他的嘴唇哆嗦,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我说:“老兵油子,你可别给老子尿裤子,你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阵式没有见过。况且,老子的枪法你又不是不知道,也不可能让你死在我的枪下,我要你死的话,你最少也死过一百回了!去吧,不要丢人!”

宋其贵轻声说:“麻子,你可不要手抖呀,瞄准了再打!”

我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恐惧。

我朝他笑笑:“去吧,如果不小心把你打死了,老子马上给自己一枪,陪你一起去见阎王!”

宋其贵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他站在了那里。我扬了扬手中的王八盒子:“给老子走远一点儿!”宋其贵又走了几步,站了下来。我又扬了扬手中的王八盒子:“再给老子走远一点儿!”宋其贵无奈地又走了几步,站住。我再次扬了扬手中的王八盒子:“你他娘的怀疑老子的枪法呀,再走远一点儿!”宋其贵几乎快哭出来了:“已经够远的了,还走呀?麻子,你可不是真要俺的命呀!”我咬了咬牙:“没出息的东西,给老子走!”宋其贵无奈,只好又走了几步,停下来,把碗顶在头上说:“麻子,俺死也不走了,你可一定要瞄准呀!”

我可以感觉到宋其贵头上的碗在颤抖。

我的手可没有颤抖。

就在这时,一只鸟儿从我头顶掠过。我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只飞翔的鸟,我没有任何考虑,扬手就朝那鸟儿开了一枪。那只鸟儿应声落下,羽毛飘飞。所有的人都呆了,我收起枪,对宋其贵说:“老兵油子,小鸟替你死了,你该把心放回去了吧!我说过不会让你死的,况且,我也舍不得那个碗呀,那可是吃饭的家伙!”

……

李朝阳其实并不服气我的枪法比他好。李朝阳本来答应带我去找八路军的,结果因为这次比试,他反悔了,对我说八路军的行踪他也不知道,要等得到消息后再说。他还说,反正他们也算是八路军的队伍,跟着他也一样打鬼子,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上官雄和他的队伍的,而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朝阳竟然是个比我疯狂的人,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光,真是玩得心惊肉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