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章 3

zhenaisusu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URL] 太行山真大呀,我们走进去后就好像怎么也走不出来了。苍茫的太行山让我的心变得很大,也很茫然。进入太行山后,我们就开始打听八路军的行踪,可总是得不到确切的消息,有时有人告诉我们八路军在某个地方,结果我们赶到那里,根本就没有八路军的影子,问当地的老乡,老乡说,八路军没有来过,鬼子倒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太行山真大呀,我们走进去后就好像怎么也走不出来了。苍茫的太行山让我的心变得很大,也很茫然。进入太行山后,我们就开始打听八路军的行踪,可总是得不到确切的消息,有时有人告诉我们八路军在某个地方,结果我们赶到那里,根本就没有八路军的影子,问当地的老乡,老乡说,八路军没有来过,鬼子倒是来过,让我们大失所望。宋其贵总是挨声叹气,说些阴阳怪气的话,言下之意是不可能找到八路军了。我没有怪罪他,找不到队伍,既然我带他们到这里了,我就要负责任,况且,我心里也挺烦的,甚至怀疑是不是来太行山是个错误的选择。那时,鬼子在太行山地区进行一次一次的疯狂扫荡,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任何依靠,还担心被鬼子吃掉,的确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可无论如何,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也要活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能够找到上官雄和他的队伍,只要他没有死!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我,那个声音已经离我不远了,那应该是上官雄的心声,我可以感应得到。

某天,我们来到了一个叫郭亮村的地方。

进入郭亮村可以说千辛万苦,我们穿过太行峡谷,爬天梯,最后才到达郭亮村。因为我们听说山西境内的八路军比较多,而进入山西必须经过郭亮村。这里到处都是悬崖峭壁,山势险峻,到了郭亮村,我们实在走不动了,就想在郭亮村歇个晚上,天明了再走。

进入郭亮村后,老乡们都把家门关上了。

那些老乡看我们穿得破破烂烂,带着刀枪,又很陌生,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队伍,以为我们是山下的鬼子化装成游击队的别动队,就躲着我们,根本就不理我们。我们一行十几号人没有办法,只好在村口的一个破庙里过夜。可以说,我们是又累又饿,都想到老乡家里讨口饭吃。老乡们都紧闭家门,这使我们特别难受。

我们在破庙里生起了一堆火。

大家围着火堆,哭丧着脸。

宋其贵那只独眼的眼珠子转了转,说:“这样下去,俺们饿都饿死了,还打什么鬼子呀!我看还是来点硬的,先弄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我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又打了抢老百姓东西的主意。

我冷冷地对他说:“你别忘了在羊蛋村干的鸟事!”

宋其贵把脸别到另一边,说:“那俺们总不能饿死吧!麻子,俺们听你的,你说咋办?”

我也觉得对不起他们,但是我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去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我默默地站起来,走出了破庙的门,来到了村里。村里一片死寂。我来到一户人家的家门口,敲了敲门:“老乡,请开开门好吗,我们是打鬼子的八路军哪!”

说这话时,我脸有点臊,我这不说谎吗,我们是一群没落的散兵游勇,算什么八路军呀。可我不这样说,老乡会理我吗?问题是,我说了这样的话,老乡还是不理会我,装着没有听见一样。我一连敲了十几家人的门,说了十几遍同样的话,没有一家人理会我的。我心里十分窝火,哪怕我们不是八路军,我们也是打过鬼子的队伍呀,也是中国人呀,凭什么如此对待我们!我一生气,真想破门而入,先抢些东西给弟兄们填饱肚子再和他们理论。我没有把我的想法付诸行动,只是怒气冲冲地在村子里吼道:“干他娘的,你们看着我们饿死,你们忍心呀!我们要是鬼子,要是土匪,早就动手了,还犯得着求爷爷告奶奶的向你们说好话妈!干他老母的!要不是为了打鬼子,老子还跑到你们这个鸟地方来呀!真瞎了你们的狗眼,把我们当成什么了呀!”

我吼叫一通后,肚子不争气了,唧唧咕咕地叫唤起来。

没有人理会我的吼叫,我只好回到了破庙里。

弟兄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他们的目光像锋利的刀子,割着我的心。我真的对不起这些弟兄,觉得自己特别没脸,就躲到一旁,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我想,睡觉吧,等天亮再说。躺在地上,不知不觉地想起了多年前和秋兰一起在那个破庙里的情景。我不知道秋兰和她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湘江边上生活,湘江边上的人是不是还不吃湘江里的鱼。我心里说:“冯老爹,我对不住你呀,秋兰,我也对不住你呀!如果我要能够活下去,日后有机会一定回去找你们!”

想着想着,我就睡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我深深地呼吸着那浓郁的香味,猛地睁开了眼睛,我看到宋其贵鬼笑着蹲在我面前,手上用刺刀挑着一块肥得流油的肉,在我眼不停地晃动,每晃动一下,热气腾腾的香息就会残忍地钻进我的鼻孔。我的口水情不自禁地流淌出来,实在受不了这种无耻的挑逗了,我挺身而起,一把夺过宋其贵手中的刺刀,把那块肉凑近嘴巴,狠劲地咬下一口,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工夫,那一大块肉就被我消灭了。

我抹了抹油呼呼的嘴巴,说:“老兵油子,这是什么肉呀,这么香!”

宋其贵笑了笑说:“靠,你吃了那么一大块肉,竟不知道你吃的是什么肉,这不是瞎掰嘛!”

我也笑了笑:“吃得太快了,吃得太快了!”

弟兄们哄笑起来。

这时,我才往火堆那边望去,原来他们在烤着一条狗,他们谁都没吃,让我先吃。

我有些感动。

宋其贵这时说:“弟兄们,麻子连长已经吃了,你们放心大胆地享用吧!”

弟兄们早就眼巴巴地等着宋其贵这句话了,他的话音刚落,弟兄们就迫不及待地动起手来,把狗肉往嘴巴里塞。宋其贵大叫:“你们给俺留点,俺也没有吃呐!你们这群饿狼!”

我也说了一声:“给老子也留一块,老子还没有吃出滋味呢!”

那狗肉真他娘的香呐,从那以后我就好上了这一口,有狗肉吃,就是让我去死,也没有话说。狗肉下肚后,我才考虑到一个重要的问题,这狗是哪来的,因为这顿狗肉,我们差点就全部丧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