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章 2

zhenaisusu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URL] 不久后的一件事情,促使我下决心离开了土城山区。 我们的处境越来越困难,白天东躲西藏的,晚上才敢分头出去找吃的东西。苦日子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就是心里憋屈,不能面对面和鬼子干仗,要手上的刀枪干什么?这种鬼日子我实在难以忍受。我常常朝宋其贵他们发火,他们也不敢顶撞我,怕我不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不久后的一件事情,促使我下决心离开了土城山区。

我们的处境越来越困难,白天东躲西藏的,晚上才敢分头出去找吃的东西。苦日子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就是心里憋屈,不能面对面和鬼子干仗,要手上的刀枪干什么?这种鬼日子我实在难以忍受。我常常朝宋其贵他们发火,他们也不敢顶撞我,怕我不高兴就把他们一刀劈了。他们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难受。

那个晚上,我带了两个人出去,到山下的村庄里去觅食,宋其贵也带了两个弟兄到另外的村庄找吃的东西,其他人留在山上。我和宋其贵分开时,特地交待他千万不要抢老百姓的东西,他拍着胸脯,满口答应。我没有料到,我在回来的途中遭到了鬼子汉奸特务队的埋伏,我差点就被他们乱枪打死,我冲出了枪林弹雨,和我一起去的两个弟兄却死于非命。回到山上,我一声不吭,咬着牙生闷气,心里却担心着宋其贵他们的安危。我本来想带着弟兄们去接应他们,可我仔细一想,要是我们没有接应到宋其贵他们,我们又被鬼子装进了口袋,那样更惨,我不想看到我的弟兄越打越少,我不希望他们出现在我的噩梦中,向我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惨烈地呼号。于是,我们只好在山上等他们回来。

我们等到天亮了,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踪影。

我们等到中午了,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踪影。

我们等到天黑了,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踪影。

我的心情越来越焦虑。我心想,宋其贵他们一定是完了。我抡着鬼头刀对着黑暗中沉默的群山嚎叫着。难道我真的是丧门星,和我在一起的人都会死?我折腾累了,靠在一棵树上大口地喘息,许多惨烈的景象从我眼前一幕一幕地晃过,晃过……许多鬼魂也在我眼前呼号着晃过,晃过……我的心在淌着血!我怎么还活着?怎么没有死在战场上?

我眼前又出现了上官雄,他提着自己血淋淋的脑袋,站在我面前,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他阴冷地对我说:“土狗,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我们发过毒誓的,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可你为什么不来找我?要死一起去,你忍心看我独自的战死沙场?!”

我浑身颤抖!

这个夜晚变得漫长而苦痛。

弟兄们见我像只困兽一般,他们都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生怕我发疯把他们一个个砍了。看他们那样,我于心不忍,可我没有心情安抚他们恐惧的心灵,我连一句话都不想对他们说,残忍地让他们的内心因为恐惧而忐忑不安。我是个魔鬼!

是命运让我变成了魔鬼!

无论如何,我心里惦记着宋其贵,他是死是活我都惦记着!我想,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找到他的尸体,把他火化了,让他的魂魄飘回家乡!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负责警戒的一个兄弟跑到我面前说:“大哥,有人上山!”我操起了家伙说:“准备战斗!”很快地,我们占据了有利地形,隐蔽起来。

三个人影从山路上晃过来。

随着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天也渐渐明亮起来。

这是晴朗的一天。

我的枪口一直瞄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只要他们进入了我的射程,我发现如果有什么不对,子弹就会从枪膛里愤怒地射出,直接穿进他的眉心。

他们渐渐地走近,我看到的是熟悉的身影,那是宋其贵。随后,我发现后面跟着的就是那两个和他一起下山的弟兄。这时,我的心情顿时和今天的天空一样晴朗起来,宋其贵他们没有死!这对我而言,是天大的喜事,长时间内心的折磨有了个完好的收场。但是我没有把内心的激动和喜悦表现出来,我历来不是喜形于色的人,我多留了一个心眼,看他们后面有没有跟着鬼子的队伍,要是他们被抓,鬼子逼他们带路上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对弟兄们说:“没有我的命令,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我看清宋其贵的脸了,他那张显得苍老的脸在晨光中鲜活起,连同他左眼上蒙着的黑色眼罩。这个家伙满脸笑容,大声地和后面的两个弟兄说着什么,后面的两个弟兄每人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我在他们身后很远的地方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影,从宋其贵的表情上看,不像是被胁迫或者别的什么情况。我这时才对弟兄们说:“你们过去接接他们吧,帮他们把东西拿上来!”我的话一出口,弟兄们就欢呼着朝他们冲过去。

我却独自的站起来,凝视着眼前的一切,仿佛那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无论怎么样,我该走了。

宋其贵走到我面前,兴奋地说:“麻子,俺这次出去,收获可大了,我还弄回来了烧酒,还有烧鸡,俺们可以大吃大喝一顿了!哈哈!”

我脸色阴沉,他说的什么仿佛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冷冷地说:“我要走了!”

宋其贵乐呵呵地往我胸膛上擂了一拳:“你开什么玩笑呀!”

我还是冷冷地说:“我不和你开玩笑,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过不下去了,像憋了一泡屎总拉不出来!我是该走了,其实我早该走了,杀完杜老三我就该走了,是我自己有病还在这里憋了这么久!老兵油子,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跟我一起走,我舍了自己的命也不会让你们受委屈!你们如果不想和我一起走,那我自个走,你可不要拦我,也不要哭闹,我不会再理你那一套了!你听明白没有?”

宋其贵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低下了头。

这时,我听到了和他一起下山的其中的一个兄弟在和大家显摆时说漏的一句话:“俺们还在土城逛了窑子,那里的娘们真水灵呀,一掐就出水……”

我听了这话,一股热血冲上了脑门,冲过去抓住那弟兄的衣领,低吼道:“你小子刚才说什么来着,你给老子再重复一遍!”

那弟兄知道自己忘乎所以说漏嘴了,连忙说:“俺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

宋其贵紧张了,跑过来踹了他一脚说:“你他妈的满嘴跑火车,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我一把推开了那弟兄,转过身,怒视着宋其贵:“你他娘的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去土城了?是不是去逛窑子了?你他娘的知道我们多么担心你们吗?你们倒好,在那鬼地方享乐快活!你知道吗,你们在和那些臭婊子鬼混的时候,我们的两个兄弟却死在了那些狗日的枪下!你他娘的给老子说呀!说呀!”

宋其贵浑身发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谁也没有再敢说话。

一片死寂,空气凝固了,刚刚出现的阳光也凝固了!

我从腰间掏出那支宋其贵给我的王八盒子,扔在他的脚下,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

他们还是呆呆地站在哪里。

我头也不回地走着,翻过一道山梁后,我听见了身后噼噼啪啪的脚步声。我回头望了望,看到宋其贵带着弟兄们在追赶着我。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