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四章 色诱的时机

沈冲 收藏 3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URL] 许岩惊叹着说:“想不到汪小姐偏爱的是那种崇尚现实和刚强精神的文学。欧内斯特-海明威先生的《永别了,武器》,我也是读过的。” 汪晓艾说:“许先生不只是风度翩翩,文学方面竟也是爱好广泛。真想找个时间同你好好倾谈一番。”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种诱人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许岩惊叹着说:“想不到汪小姐偏爱的是那种崇尚现实和刚强精神的文学。欧内斯特-海明威先生的《永别了,武器》,我也是读过的。”

汪晓艾说:“许先生不只是风度翩翩,文学方面竟也是爱好广泛。真想找个时间同你好好倾谈一番。”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种诱人的风情。

许岩说:“难得汪小姐赏识许某。俗话说‘相请不如偶遇’。我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凤栖路,汪小姐今晚肯赏光吗?”

汪晓艾故意说:“明天是星期一,不会耽误许先生的工作吗?”

许岩说:“我这两天放假,正是闲着没事的时候。汪小姐是否愿意呢?”

汪晓艾说:“那我就没有理由推辞了。我先去拿一下皮包,顺便同表姐说上一声,省得她操心。”

许岩笑着说:“这是应该的。”在扶她离开座位时,许岩又借机捏了一下汪晓艾柔滑的手心,他的用意,是再也明显不过了。

鱼儿如预期的那样咬钩了,汪晓艾的心中却没有放松丝毫,接下来的事情,一定不会像先前的计划那般轻松。

她回房拿了手袋,里面装着一台照相机、胶卷和一支圆珠笔,这几样都是用来窃取情报的工具。在经过萧淑芳同志面前时,她只是叫了声“表姐”,做了一个表示外出的手势,没有说其它什么话。

萧淑芳向她点了一下头,送给她一个“自己小心”的眼神。

许岩陪着汪晓艾来到酒吧门外,叫了一辆汽车,吩咐司机开到凤栖路十五号。

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目的地。在车上汪晓艾和他只是随便聊了几句,许岩也有点绅士风度,并没有什么越轨的动作。

下车后迎入眼帘的是一家卖纸笔书画的商铺,门还没有关,由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照看着。那老者看到汪晓艾的衣装打扮,眼中的神情一片漠然,想是已经习以为常了。许岩和他打过招呼后,领着汪晓艾穿过店铺,走进了一栋二层小洋楼。

许岩向她介绍说,这栋楼和前面的铺子都是父亲一个朋友的基业,现在由他代为照管。

走入二楼许岩自己的卧室,汪晓艾的心中终于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因为她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将要牺牲什么,也不清楚自己会得到什么。

房子里的装饰不算豪华,但橱柜家具都很齐全,收拾得也很整齐。令汪晓艾有点吃惊的是,许岩的知识品味的确不同于普通人,一个不大的书柜上摆满了几十本书籍,既有英国莎士比亚的《王子复仇记》、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也有俄国果戈理原著、由鲁迅先生翻译的《死魂灵》,书架上还夹有一本《美国南北战争史》。

她已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临走的时候一定带上一、两本回去,有些书她可是从未亲眼看到过。

许岩请汪晓艾在长沙发上坐下,自己解下皮带,卸下枪套。他将手枪取出,放进了书桌的抽屉里,锁好后又把钥匙放在了衣柜中。他的动作似乎并不娴熟,但每一个细节都很谨慎。

汪晓艾这时才发现,许岩带在身上的手枪并不是日军军官使用的大正十四南部手枪,也就是通常说的王八盒子,而是一把美军的M1911寇特手枪。她随后又发现,在许岩的衣柜角落,还放着一把普通口径的左轮手枪,也许只是一把空枪。杀人的时候她可以不用手枪,但前提是敌人手中同样没有武器。

许岩随后问汪晓艾说:“汪小姐喝点什么呢?是山西的汾酒、法国的红酒还是咖啡?”

汪晓艾说:“请给我来一杯咖啡吧。”

许岩给她泡好了一杯咖啡,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坐在了汪晓艾身旁的沙发上。

许岩说:“汪小姐的全名是什么呢?”

汪晓艾回答:“汪婷菲。‘女’字旁的婷,‘草’字头的菲。”

许岩低吟说:“有女亭亭,雨雪菲菲。汪小姐不只是人长得标致,连名字也很雅致呐。”

汪晓艾说:“许先生也是好口才。”她转头又看了一眼摆放齐列的书柜,羡慕地说:“那些书都是许先生平常喜欢看的吗?”

许岩说:“大部分是的,还有几本是那位伯父留下的,那本《美国南北战争史》是最近刚买到的。”

汪晓艾说:“许先生知识如此丰富,不知对西班牙作家赛万提斯的《堂吉珂德》如何评价?”

许岩稍作思虑,随即说道:“主人公堂吉珂德是一位带有诸多幻想色彩的骑士,但他终究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的骑士,许多读者喜欢以嘲笑的眼光去看他,以为作家的用意也是如此。其实赛万提斯的真正意图,却是通过这位荒唐的骑士去展示一个荒唐的世界。”

汪晓艾赞许地说:“许先生的见解果然有独到之处。”停了一下,她又说:“其实以许先生的才华,为何会委身于日本人之下,甘愿做一个不握实权的顾问呢?”

许岩喝了一口酒,笑着说:“乱世之中,只求保命安身,我又能有其它什么追求呢?”

汪晓艾说:“许先生才华出众,又是见多识广,乱世之中更应有所作为才是。”

许岩放下酒杯,叹了口气,说:“东洋人一向自视甚高,他们对待中国人也只是视为工具,又有几个可以得到重用呢?”

汪晓艾试探着说:“许先生没有想过其它的出路吗?”

许岩脸上似乎神色有了变化,但仍是苦笑着说:“如今这样的世道,又有什么出路可以走得通呢?婷菲姑娘,政治上的事你们女人不懂的,犯不着为许某操这份心了。如此千金良宵,我们谈点别的吧。”

接着许岩的身子向汪晓艾移近了许多,问她说:“婷菲姑娘有多大了?”

“二十一。”汪晓艾笑着回答。她只好转移了话题:“许先生还没有觅得佳偶吗?”

许岩说:“像汪小姐这样令人心动的姑娘,我以前还未遇到过。”

汪晓艾喝了一点咖啡,笑着说:“许先生的才学和风度,我也是有点仰慕呢。”

许岩看着她的眼睛说:“这么说我们可以做一对亲密的朋友了?”

汪晓艾在他的注视下,目光竟也是无法移开,轻声说:“我自然是不会拒绝了。”男女之间的亲密朋友,并不等同于恋爱关系,但这种关系的内容,也没有明确的定位。汪晓艾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撒谎,还是真正有过那样的想法。

许岩没有再说话,而是慢慢把身子靠向了汪晓艾,然后他的左臂,也轻轻探过了汪晓艾的后背,搭在了她的腰上。

汪晓艾没有移动身子。

他的手掌开始缓缓向上移动,摩挲着她的背部,最终搂住了她的肩头,把她的身肢逐渐拥向自身怀中。

汪晓艾对着他笑了一下,头也随之迎向了他。

许岩用右手手指抚摸着她耳朵旁微翘的一缕绒发,他的嘴唇吻在了汪晓艾发烫的脸颊上。他的唇由脸颊又移到了女子生俏的下巴。

汪晓艾由他施为,不拒也不迎。

许岩吻她柔腻的双唇,先是漫不经心地轻点,继而专心地轻啜着。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脖子,来到了她的胸前。

许岩已在用舌尖轻抵她的唇缝,汪晓艾只好略略张开了小口,让许岩的舌头得以探入口中。

许岩不是用手指,而是用手心,隔着丝绸衣物,缓慢、轻柔地揽抚着汪晓艾胸前的两只丰满。

他的动作温柔、熟练。他了解女人的身体。

他很会把握时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