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三部 蓝色闪电 第一节 叛逃

楚啻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URL] 第一节 不见月亮,但是溪水仍然隐现着一种诡异的光彩。溪水缓缓流淌,一阵低沉的声音自水波间旋起,幽幽地传入我的耳中。这时一股无可名状的恐惧自我心底升起,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倒霉蛋,那肯定就是上帝了。错了,中国人不相信上帝,就当是佛主吧,或许是太上老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第一节

不见月亮,但是溪水仍然隐现着一种诡异的光彩。溪水缓缓流淌,一阵低沉的声音自水波间旋起,幽幽地传入我的耳中。这时一股无可名状的恐惧自我心底升起,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倒霉蛋,那肯定就是上帝了。错了,中国人不相信上帝,就当是佛主吧,或许是太上老君,或许是……算了,在中国生活了20年了,我仍然对这个古老的文明有些不了解。真是难以想象,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大国,居然没有一个统一的神灵信仰。

不发牢骚了,还是逃命要紧。现在没有了飞机的保护,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了。

哦,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说明我的身份。我,韩涛,30岁,我的随身证件可以证明,我是一个中国人,解放军空军中尉军官,歼击7型战斗机飞行员。曾经有人质疑过我的身份,因为我的眼睛瞳孔不是中国人特有的棕色,而是带有淡淡的血红色,不过医生说了,这是变异,并不影响我的视力。他说的后半句是对的,我的视力相当优秀;但是他的前半句是错的,红色的瞳孔根本不是变异,而是——我的瞳孔本来就应该是红色的。

10岁的时候我来到中国,改名叫韩涛。在这之前,我有另一个名字,雅格,雅格·亚述巴尼布儿,我不是中国人,在中国,那些知道我们存在的人称我们为“四维人”。

我一直很佩服汉字的制造者,自从人们发现我们的存在以来,好多语言里都为我们产生了一个新的词汇,英语、法语、俄语、德语……这些使用拼音文字的语言中产生的新词各不相似,而且不知道底细的人根本看不明白这个词代表什么。只有汉语最是简单,一个“四维”,就将我们的特征全部表述出来了。

其实还有很多专家质疑“四维”这个词的不准确,因为我们确实不是来自“四维空间”,但是既然已经约定俗成了,也就只好这样了。在我们的语言里,当然不是称自己为“四维人”。不过在从汉字或者其他语言中还不能找到相对应的词汇的时候,我只能称自己为“四维人”了。

是的,我是一个四维人。我们的帝国——准确的说,是帝国的一个正准备外迁的殖民地,在公历1985年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帝国最优秀的科学家也没有找到是什么原因。但是据我的父辈们说,是一个反对帝国的叛乱组织在进攻殖民地附近的晶石矿区的时候引起的爆炸。

只是……什么是反对帝国的叛乱组织?什么是晶石?对此我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我10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中国一个偏远的农村,被一对朴实的农民夫妇收养,然后我上学、中学毕业后就参军了。

不错,我在中国生活了20年,我也爱上了这片养育我的土地。但是当帝国召集令通过秘密方式传到我手里的时候,我仍然必须毫不犹豫地选择叛逃,毕竟,本质上,我仍然是一个四维人。

以前不知道是哪个不懂军事的王八蛋瞎说,说中国导弹质量不好,防空军素质不高。我郑重声明:这是扯淡!要不然,我是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难道说,真的是上帝那个糊涂蛋吃错了药,脑子发热,眼睛发花,再加上一点羊颠风,以至于手那么一弹——我和我的飞机就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然后拖着浓烟掉下来了……

我身上只有一点水和能够维持热量的食品以及一把自卫手枪,但是我却必须棉队这方圆几百公里的原始森林以及我的敌人——曾经的战友、搜索分队的成员。

月色真的很暗,四周满是数枝树叶漆黑的阴影。昆虫在林间不厌其烦地干扰我的心情,不时还有短促的兽蹄声,猫头鹰从枝头传来凄厉的嘶鸣。飞鼠展布着肉翅在枝条的阴影间沙沙滑翔。

我小心翼翼地向前摸索前进。我必须尽快找到一处地方隐蔽藏身,然后尽快与我的队友联系,让他们派直升飞机或者其他工具接我回去。

我尽量加快自己的脚步,但是又必须尽量减轻自己发出的声响。此时应该是下半夜了,树丛的空隙里不时吹来一阵微风,使我感到背后阴冷阴冷的,偶尔几声悠长的狼嚎,更使我毛骨悚然。

走了一段路,一个不小心,“扑通”一声便跌了一交。看来,今天我和发羊颠风的上帝一样倒霉,当我被树枝绊倒时,我才发现前面是一个斜坡,然后,在没有任何防范措施的情况下,我施展了连斯瓦辛格也没敢玩过的“45度斜坡加速度无固定姿势36滚”。

等到半小时后已经伤筋动骨的我在一根树枝的支撑下勉强站起来时,我已经是鼻青脸肿伤痕累累不成人样。

正当我庆幸自己还能够爬的起来的时候,我猛然又发现了另一项危险:犬吠。

有狗叫的声音,就一定会有人。不用问,搜索分队已经过来了。

我慌忙四下环顾,寻找藏身的地方。附近有条小溪!我陡然想起,便立即向那边奔去,身上受伤的巨痛使我几乎又一次栽倒,然而我心里明白,要想活着回去,就必须逃跑。强忍着巨痛,我拄着一截数枝一瘸一拐地奔向小溪。我知道猎犬的嗅觉很灵敏,他会顺着我的气味追上来,不过只要趟过小溪,气味应该能中断一下。

然而刚走到小溪边,我便又立刻僵住了:水流很急,溪水很深,对于水性并不怎么好的我来说,能否过得了这个小溪,我还真没把握。我顺着溪畔走,希望能找到一处浅一些的地方,可惜我又一次失望了。

犬吠声越来越近,我已经可以看到晃来晃去的手电筒光束。不能再犹豫了!我立即纵身跳进了小溪中。“扑通”,溅起一片水花。

其实,就算是平时状态良好,我恐怕也穿不过这条小溪,大自然的力量,人力是很难抗衡的,何况我现在已经身受重伤,而且是在黑夜中。我甚至没能游出一公尺的距离,就立即被一阵激流卷了下去。

虽然我被急流推得呛了几口水。但它同时也救了我。因为我已经看到河畔上交错的手电筒光,两只彪悍的德国黑贝对着小溪乱吠,白森森的獠牙依稀可见。几名士兵手里的自动步枪隐约反射着寒光。值得庆幸的是溪流太快了,我很快便看不见他们。

水流缓了下来,我才挣扎着爬上了岸。全身湿透了,身上满是水草,装了一肚子水,头上衣服上满是泥沙。

风一吹,我感觉很冷,在小溪中泡了太长时间,热量损失太大。我翻了翻自己的衣袋,糟糕!食品和水全没了,不过还好,无线电还在,手枪也还在。

我在黑夜里摸索了好一会,最后找到一处树洞倦缩起来,休息了一会,恢复了一点体力。

毕竟我是四维人,从体质上说,我们比地球人类稍微优秀一些,四维人很重视自身素质的锻炼,地球人类过度依赖机械,已经退化了很多,虽然离开帝国20年,身体也确实退化不少,但是毕竟20年前的底子还在——这也算是四维人为数不多的优势吧。据我的上辈说,帝国是建立时间并不长久,我的父辈们还经历着激烈的战火,那时候帝国的每一个都可以成为军人。

天快亮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个蚂蚁窝,虽然这些昆虫理论上和我一样享有生存的权利,但是为了保持自身的热量,我仍然咬牙闭眼把它们当早茶吃了。

白天的视野变得很宽阔,但这个时候也更容易成为猎物。所以我必须老老实实呆在隐蔽处,休息,恢复体力,等待天黑后继续活动。

中午时分,我终于收到了来自帝国军队的信号。我立即向他们发出求救信号。不久,我得到回信:救援分队12小时内就会赶到,考虑到我目前的位置,决定使用直升机救援,并且希望我能选择一处直升飞机的降落点。

黄昏时分,天色暗了下去。虽然还有危险,但迫不及待的我再也无法等下去了,我想尽快找到一处能让直升飞机降落的平台。

今天天气晴朗,西边的天空上,一团团奔涌的彤云正如火焰般窜出层层堆叠的山峦。真美!我叹了口气: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再有欣赏风景的闲情逸致了。

我找到了一处平台,并开始清理杂石,这里是一处比较理想的地方。然而正当我要宣布大功告成时,我才突然发现:我背后不远处已经有一排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

我太大意了,救援分队即将来到的喜悦冲昏了我的头脑,让我失去了警惕。

立即一股冷气从脚底升上脑门:完了!一切都完了。

“哒哒哒……”

我的心脏在枪声中紧缩。然后耳边听到了惨叫声和“扑通”倒地的声音。

我争开眼,才发现倒下的并不是我。

天上,直升飞机的引擎声由远而近,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将夕阳的余晖搅得粉碎,一架威风凛凛的“空中坦克”缓缓下降。

天啊,我得救了。帝国没有抛弃我。

从我被击落到我再一次回到蓝天,我一共经历了整整20个小时。在这20个小时里,我好几次和搜索队擦肩而过。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欢迎回到帝国。”

一名救援队队员向我伸手。

我突然之间,觉得一股热泪从眼眶中涌出。

他说的,不是英语,不是我习惯了的汉语,而是久违的帝国标准语。

是啊,帝国。20年了……

我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很久没有放开,似乎,好象他就代表着帝国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