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所谓后记 所谓的后记。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




所谓的后记。


即便舒梁没有听到殷月最后的时刻在镜子的另一侧说出的“好!我愿意!”,也没关系了。因为殷月早晚是要回到枉死地狱的,她还是会和舒梁在一起的。

到最后的时刻,没有过多的去赘述殷月如何如何,是因为舒梁自己也很有信心,殷月一定会和他在一起的。在剪刀剪断了舒梁的喉咙的时候,舒梁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突然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像泄了气一样,舒梁瘫软了。但是这种泄气又不是那种消极的泄气,而是一种拼死坚持过后的放松。

不想再提起秦芳了,她就当是一股烟儿吧,放了也就放了。倒是要说一说童明,他没有倒在镜子前,而是倒在了卫生间外面,童明爬起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秦芳手中的剪刀剪断了舒梁的脖子,他像放弃了似的,再一次的失去了鬼魂的知觉。

结局不算太好,因为舒梁即使说出了那句话,他也还是又死了一次,但是对于所谓的审判来说,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结局吗?你做过的荒唐事就可以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化成虚无了吗?即使这个审判者不应该由秦芳来做,也会换另外一个人来做的。所以,无所谓。

。。。。。。


每一个故事里出来的人都应该有一个归宿了。

政委,提前做了内退,他累了,也无奈了,做了一辈子的刑警,临了临了遇到了这么一个鬼案子,最终也是一脸伤心泪满腹无奈心。他向局里申请了内退,获得了批准,后来听说政委自己做生意去了,至于做的什么生意,不太清楚了,他只和刘庆保持着联系。

说到刘庆,他也离开了海淀分局,他去了市局网络刑侦支队。不过他那天离开舒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网吧,他在网络上点击了网警报案,举报了噬魂岛论坛,随后噬魂岛论坛被捣毁了,服务器也被查封了。刘庆毁灭了噬魂岛,平时也非常关注着类似的鬼论坛,只要他发现了有什么鬼友交流之类的版块儿,随即查封,见一个查一个,后来领导找他谈话了,说不要矫枉过正,对于一些喜好比较偏颇的网友不能与黄色网站同样论处。

老殷那天把女儿送走了,送回了西直门外玄灵村的小洋楼下,这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殷月回来了,也许殷月是回到了枉死地狱,和舒梁一起离开了那里,或许现在两个人都已经转世为人了。谁知道呢?!

刘庆的父母,随后就被刘庆接回了家,重新装修了房子,不是为别的,刘庆心里觉得别扭。他没有和父母提起过这十天来他所遇到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刘庆的父母也习惯了儿子不和他们说起破案的事,也就是战战兢兢的过了几天,就重新适应了生活。还真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房东刘大姐,她把402这间房也重新装修了,卖给了房产中介公司,干脆不管不顾了,她和爱人尽其所能的忘掉这些恐怖的经历,虽然困难,但是七十多万的房款到手,多少可以让两口子乐几天,几天之后没什么新的恐怖事情发生,也就这样了。

建工学院的张主任,后来在学校里大力搞了几件事。一是宣传上网要文明,要有选择的上健康的网站;二是加强了对学生宿舍的管理,男女生严禁串楼;三是严禁校内约会搞对象。建工学院的宿舍里,很多大学生都到网通申请了电话,然后再办一个保号停机,目的就是为了开通120块钱的包月ADSL上网,张主任要管似乎也难以落实,所以学校里上网的学生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各自在网络上寻找着各自的喜好。

万寿路派出所的绝大部分警察都不太清楚发生在自己管片的这些恐怖事件,是因为所长和几个知道内情的警员开了个小会,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出去这些事。之后的日子里,这些警察真的非常注意保守这个秘密,日常里还是像平时一样处理着各自繁杂的公务。

樊家村派出所更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了似的,该拆迁的都拆迁了,精神病人也送进了医院,现在都在为新建成的小区忙着处理居民户口、办理二代身份证之类的杂七杂八的事。

还有不少人,一带而过的在这档子事里出现过,这里呢也就一带而过的再说一下,总之,大家都想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


太阳照常升起;医院里新出生的因而照常啼哭着;火葬场里家属们照常来的很早,争取烧头一炉,都说这时候是最干净的;午间,写字楼周边的小饭馆的生意依旧非常火爆,送盒饭的人也照常忙碌着,有的人干脆就是利用午休的时候一口饭一下鼠标的,浏览着各自喜欢的网页;晚上入夜,酒楼茶社灯火通明,杯盏之间交流着各自的所需。

这个世界太正常了,以至于经历过这些恐怖的人们会恍惚间,发现自己是不是压根儿就没有跟上过时代的节奏啊!

。。。。。。



网吧里,人很多,到处都是劈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有一个年轻人,他坐在角落里,叼着烟,消磨着自己的时光。QQ现在比发短信还方便快捷,还便宜。

“你在哪?朋友?”

“我在我的空间里啊!”

“哎呀,我是说你在哪个区?”

“你一定要知道吗?”

“是啊!”

“为什么呢?”

“因为我想约你出来啊!”

“你怎么知道你能约我出来啊?”

“因为你的网名啊!”

“我的网名怎么了?”

“我能看懂你的网名是什么意思啊!呵呵!”

“那你说是什么意思啊?!”

“你的网名叫咬!”

“是啊!怎么了?”

“我把这个名字看成了两个字了哦!”

“。。。。。。”

“。。。。。。”

“你在哪?”

“是你来我这里,还是我们约地方啊?”

“你看,你还是招了吧!你在哪?我们约在距离合适的地方吧。”

“那好吧!”

“到底在哪啊?”

“我们在西直门如家见吧。”

“好啊!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

“我穿一件粉色的羽绒服,黑色长靴!”

“好啊!”

“你呢?”

“我应该是穿着黑色的大衣!”

“那好,我现在就下线了啊!”

“等等!”

“还有什么?”

“恩。。。。。。”

“什么啊,你就说吧!”

“你能穿上黑丝袜吗?”

“哈哈哈!傻瓜!”

“怎么了?”

“你还喜欢搞这一套啊?”

“可以吗?”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哦!”

“那我知道了!”

“我走了!”

“恩!”

“886!”

。。。。。。

这个QQ的主人下线了,年轻人起身就离开了,也许是他的时间差不多了,他都没有去收银台,而是直接就离开了网吧。

他要去西直门如家,路过药店的时候,他买了整整一盒避孕套。

。。。。。。


网吧里那个电脑前又坐上了一个人,明显是个未满十六岁的孩子,很多网吧里都有这样捡别人不用的电脑玩一会儿的孩子。

“快来啊快啊!这里有人没有退机!”

好几个半大小子蜂拥而至!

魔兽的世界!

。。。。。。


也许在西直门如家里又要上演一场一夜激情的荒唐戏了!男主角和女主角!同样是相遇的苍黄,终结是否浓烈,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再见。

。。。。。。







整书完。

2008年12月3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