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自驾摩托车返乡有一笔辛酸账

control2009 收藏 15 613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驾三轮摩托车返乡的农民工不计耗在路上的工夫,恰恰暴露了农民工返乡后生财无道的社会现实,它不仅关系到返乡农民的出路问题,还关系到"三农"的深层次改革问题。


一队从广东汕头出发由四辆货三轮摩托车组成的特殊车队经过3000公里的长途跋涉,12月1日终于到达重庆。车主是汕头打工的四川农民工,乘客是他们的家人,每辆车上,横七竖八摆放着板凳、被褥、热水瓶、塑料桶等家什,人人都是蓬头垢面,疲惫不堪。一行人上月18日从广东出发,一路经广西、贵州,到重庆,千里迢迢,奔波了14天。(12月2日《重庆晚报》)


这值吗?有网友就此算了笔账:3000公里×0.7元/公里汽油=2100元。加上十几天的吃喝、过桥费、维修费至少也得3000元。结论是:太不合算!有网友则这么算:200元一张火车硬座票,一家三口需要600元,算上吃喝,也就700多元,也认为不值。但还有这么算的:一辆三轮摩托车值几千元,外加生活用品,对农民工来说都是一笔不菲的财富,折算一下,还是值的。


用冰冷的阿拉伯数字来评估农民工们的返乡“壮举”似乎不那么厚道,好像意义也不大,但如果换一种算法,则可以看出此次不平常回归背后的真问题。上述算法有个最大的疏漏,即没把人力资源算进去,也就是说,农民工耗在路上的工夫不计在内。从汕头到重庆,坐火车两天就到了,自驾三轮摩托则需14天,外加到家以后的休养调整(他们太累了),没有个把月时间干不了活。现代社会,讲究的是时间就是效率,时间就是金钱,多干一天活就能多挣一天的钱。这个道理,农民工当然也懂———但他们竟不在乎,为什么?


不妨以报道中提到的秦师傅为例,他在汕头当货三轮司机,妻子则在私人塑料作坊,负责挑拣塑料,一天多少能够挣几十甚至上百元,但回到老家巴中平昌县后就不能了。对他们来说,回家即失业,不存在“时间就是金钱”的概念。在路上多一天少一天无所谓,倒是挣回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和家什,还有路费———挺合算的。假如倒过来,汕头那边有工可做,每天能挣百十来元,他们一定心急火燎地从家里乘火车赶往汕头,绝不甘心在路上耗费十天半月的。


至此,我们可以看清一个现实,农民工输出地缺少能让返乡农民工发家致富的路径,对返乡农民工而言,最难熬也最现实的是无所事事。正是这点,揭示了一种国情:改革开放30年,我国西部地区农村的生存环境及农业结构并没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可供农民选择的命运仍然十分单一,除了外出打工,就是种地。落后地区的农村,既没有乡镇企业或者个体私营企业可以容纳返乡农民工,也没有先进的农业科学技术可以调动他们参与新农村建设的积极性,经商机会更是微乎其微。他们虽有承包地,但由于壮劳力长年在外,导致耕地无人耕种,粗放种植,一时很难恢复耕种。如同属重庆的万州区,农业局曾对178户外出民工家庭调查发现,承包耕地面积392亩中居然荒芜62亩,占16%。


自驾三轮摩托车返乡的农民工不计耗在路上的工夫,恰恰暴露了农民工返乡后生财无道的社会现实,它不仅关系到返乡农民的出路问题,还关系到“三农”的深层次改革问题。为此,笔者呼吁,值此国家准备投资4万亿,各地准备投资十多万亿加大公共建设、扩大内需之际,务必加大农业基础建设的投资,增加“三农”投入的比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12-3 13:58:47 被control2009编辑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