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科齐为何执意见达赖 可牵制中国

sunsky2020 收藏 0 133
导读: 2008-12-03 10:22:46 萨科齐   中评社北京12月3日讯/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示,将于12月6日出访波兰期间会见达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国政府推迟第十一次中欧领导人会晤。萨科齐为何要执意会见达赖?相关话题,权威解读。请看中央电视台《今日关注》。   主持人(刚强):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今日关注》。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11月13日在爱丽舍宫表示说,将会在12月6日出访波兰的时候会见达赖。那么针对萨科齐的这种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宣布,

2008-12-03 10:22:46

萨科齐

中评社北京12月3日讯/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示,将于12月6日出访波兰期间会见达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国政府推迟第十一次中欧领导人会晤。萨科齐为何要执意会见达赖?相关话题,权威解读。请看中央电视台《今日关注》。

主持人(刚强):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今日关注》。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11月13日在爱丽舍宫表示说,将会在12月6日出访波兰的时候会见达赖。那么针对萨科齐的这种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宣布,涉藏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涉及到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政府坚决反对达赖以任何身份到其他的国家从事分裂中国的活动。同时,也坚决反对外国领导人跟达赖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

欧盟理事会的轮值主席法国总统萨科齐近日高调公开的宣布,将在中欧领导人会谈之后会见达赖,这立即引起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同时也使得中欧领导人的会晤已经不具备应有的良好气氛,同时也达不到预期的目的。所以鉴于这种情况,中方不得不宣布推迟中欧领导人的会晤。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一事件。演播室请来两位权威的嘉宾,先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一位是中国前驻法国大使蔡方柏先生,蔡大使,欢迎您。


蔡方柏(中国前驻法国大使):

你好。

主持人:

另外一位是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教授,阎所长,欢迎您。

阎学通(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你好。

主持人:

关于这个事,首先我们还是先通过视频来连线一下中央电视台驻法国的记者王波涛,来了解相关的情况。

波涛,你好。

视频连线:中央电视台驻法国巴西记者站记者王波涛

记者(王波涛):

刚强,你好。

主持人:

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法国媒体对于这次萨科齐宣布要会见达赖,引发了中方的不满,宣布推迟中欧领导人会议都进行了哪些方面的报道?那么法国媒体都从哪些角度进行评价的?

记者:

好的,是这样的,法国媒体可以说在第一时间对于中国由于达赖问题而推迟中欧领导人的会晤做出了反映。今天《费加罗报》用了整整一个版面外加一篇社论对于这一事件进行了点评,点评的内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对于欧盟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的反映。《费加罗报》表示,欧盟在得知中国将决定推迟中欧首脑会议之后,表示非常的遗憾。但是同时欧盟也表示,愿意继续同中国一道积极的推进中欧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

第二个方面,关注集中在这次中方决定推迟中欧领导人会晤的影响,而这个影响可以说法国方面表现的非常悲观。从政治上,《费加罗报》表示这一事件对于刚刚才修复的中法关系的一个沉重的打击,它也将影响到中法关系今后一段时间的发展。因为众所周知,今年中法关系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最近才刚刚有所恢复。明年中国和法国将庆祝建交45周年,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但是现在法国方面感到非常的悲观,他们甚至担心明年的庆祝活动都将会受到影响。

然后在经济方面可以说这个就更加地悲观了,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法国和欧盟这些国家许多都面临着经济的衰退。因此他们希望通过这次峰会能够得到中国的帮助,虽然中国同样也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法国方面认为中国的回旋余地要更大一些,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在中国方面得到帮助,以缓解国内的压力。

第三个关注的方面,就是对于推迟事件原因的分析,在这点上可以说法国和欧盟同中国的理解是有出入的。欧盟表示,现在皮球是在中国的一边,他们表示遗憾但是却无能为力。但是今天《费加罗报》的社论简直更像是对中国的一个声讨书,字里行间都透出了对于中国这一决定的不理解,相反,对于萨科齐决定见达赖,确实表现出的同情和理解。所以总的来说,法国方面不仅仅没有深刻的检讨和反思产生这一事件的原因,反而是把责任归咎到中国的身上。刚强。

主持人:

波涛,能不能再用最简短的语言给我们说一下,因为你在法国采访和生活,你所看到你身边的法国民众,他们对于近一年来中法关系当中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是怎么看?他们所希望的中法关系是一个什么样子?

记者:

好的。的确,法国民众对于中法关系是非常的关心,尤其在前一段时间,中法关系在经历了一些困难时期的时候,法国民众经常会问我,听说最近在中国很多人抵制法国,是真的吗?当他们得知真有其事的时候,感到非常的失望和沮丧。但是进而他们又会来批判、批评他们的政府、总统,认为是总统政府,再加上媒体的一些不理智的举措产生了这样的后果。因为总体来讲,法国民众对于中国是充满了好感,因为旅游、文化上对他们是有很大的吸引,然后中国经济的成就也是令他们折服,因此对中国的兴趣也是越来越大。所以中国和法国的关系和谐、稳定的发展,可以说对于每一个热爱中国的法国人来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以说这是每一个法国人的共同心愿。主持人。

主持人:

好,感谢王波涛发自法国的报道。谢谢。

刚才我们记者在法国也是对这次事件进行了一个简短的评述。我们看到,关于这次中欧领导人的会晤,今年是第十一次了,应该说今年这次会晤当中还承担了一项目很重要的任务,其实就是和中方一道来研讨如何应对当前的金融危机,这是一个大的话题。但是二位觉得为什么中方这次如此果断和坚决的要推迟这次领导人的会晤?蔡大使,您的观点。

蔡方柏:

我认为要看这个问题,我觉得还得从大的形势来看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萨科齐总统他坚持要会见达赖。因为差不多一二十年来,整个法国的发展跟全球化不大适应。而与此同时,特别是近几年来,新兴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发展得非常快,可以说是近几年来国际形势当中的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新兴大国的崛起。面对这么一个形势,一些法国人、一些欧洲人他心里不平衡,他不能适应这个形势。所以他们利用人权问题,利用“西藏问题”来磨合中国,来牵制中国,想阻止中国的发展,这是大的形势,我觉得要从大的形势来看这个问题。否则你就不能认识到为什么法国领导人一而再再而三要在“西藏问题”上做文章。

因为大家知道,达赖是一个披着宗教外衣进行分裂祖国活动的这么一个流亡人士,他实际上是到处在那儿宣传西藏的独立。现在它有一个迷惑人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呢?一个是它打着宗教的旗帜,还有一个就是我达赖不要独立,只要高度自治,现在我们来剖析一下什么叫高度自治,在达赖的眼里面。

主持人:

在蔡大使解释这个如何来剖析这个高度自治之前,我还想就这个问题来问一下阎所长,就是关于这次中方如此坚决果断,但是又是不得已来推迟一个即将在几天之后就要开的这样一个领导人的会晤,这在中国的外交史上是不是也是比较罕见的?

阎学通:

我想在有些国家伤害我们根本利益的问题上、主权利益问题上采取的做法以前还是有的,比如说我们拒绝了小泉,他参拜靖国神社,我们拒绝领导人会晤,就是拒绝高层之间会晤从外交角度来讲是一个斗争手段。我如果想解释一下,大家现在比较关切的就是为什么中方做了这么多解释,萨科齐非要去。我的理解,第一,他还是觉得他去他获得的收益大,也就是法国的决策不会是他一个人决策,肯定有个领导班子,那这个班子里协商的结果,他们认为见达赖能得到的好处还是比较多,什么好处呢?第一就是增加了对中国牵制的力度。因为和中国合作中间他们有很多的意见,中国未必按他的意见来,比如说这次20国峰会,他拿出要进行金融体制改革的方案,其实和我们的是不一样的,我们没法支持他。所以我自己的感觉在台湾问题边缘化之后,现在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开始利用达赖作为一个讨价还价的砝码,他们采取一个进两步退一步,我要见,你要反对的话,他说我退一点,你还要怎么样。所以我觉得他们实际也是一种外交手段或者是一种牵制中国的手段,他这种手段我觉得我们今后恐怕要防止,这次应该是坚决。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够有效地阻止的话,或者不能有效让他理解采取这种政策跟中国讨价还价是没有好处的话,我想会有很多国家效仿。

主持人:

其实阎所长刚才的这段分析和蔡大使也是不谋而合的。因为蔡大使刚才给我们讲到了,整个大的背景就是因为中国近些年的发展,而且这些西方国家都是为了牵制中国的发展,所以在这些问题上来刁难中国。那么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其实看到过萨科齐曾经有过这样的表态,他说道,“我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对中国怀有深厚的感情,感谢中国政府在我仕途处于最困难、思想最低落的时候邀请我访问中国”。关于这段话,蔡大使我们来如何理解,他所提到在仕途处于最困难、最低落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蔡方柏:

这个是1995年法国举行总统选举,因为在总统选举当中,他是支持了和希拉克进行竞争的候选人,就是当时的总理巴拉迪尔,而不支持希拉克,希拉克当选之后,当然内阁里面就没有他的份儿了,在这个时候,他的仕途是最困难的时候,就算在这个时候,我们仍然按照他是前部长的待遇,我们对外友协接待了他,而且给他很高的规格,应该说我们对他从礼宾上、从接待各个方面做的是非常好的,因此他当选之后一再感谢,而且一再表示他不会忘记这一段,这一段背景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

而且中方对于萨科齐的接见,同时其实对于他在国内的政治也是加重了一个砝码,应该这么说。

蔡方柏:

是的。因为后来他当了内政部长之后他来访问,他当时已经开始准备竞选总统了,他为了增加竞选总统的砝码,要见胡锦涛主席,后来胡锦涛主席还是见了他,尽管他是内政部长,一般国家主席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见他,尽管这样还是见了他。所以中方对他的接待做的是非常周到的。

主持人:

其实我们来回顾萨科齐的总统的前任——希拉克总统时期,应该说中法关系一直保持着比较良好的发展势头,包括萨科齐在上任之初,其实他也说到了我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也鼓励和中国发展这种友好关系。那为什么在仅仅一年之后,萨科齐就来一个大变脸?阎所长,您的观点。

阎学通:

我想是这样的。国家之间的关系还是由国家之间的利益决定,就是领导人之间私人的交情或者领导人个人对一个国家的感情虽然对他的外交政策有影响,但恐怕还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比如说现在我们看到彭定康对中国的态度是比较好,但他在香港的时候,他的政策实际是非常不利于我们香港的回归。那么萨科齐的政策我自己理解,他这个不是一个个人的问题,他还是一个法国对他自己国家政策制定方向问题。

我们要问的问题就是在经济上他需要中国帮助情况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么可想而知,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最有效和中国进行打交道的一个手段。所以说在这个搏弈之间,实际取决于我们的政策是不是能有效使他们意识到用这种办法和中国搏弈你的结果是输棋,不是赢棋。如果用这种搏弈的方法能够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一些中国政策的支持,这样他们今后就会反复的使用。所以我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给法国一个什么颜色看,而我们的政策是要让法国民众意识到,和中国合作是我们最好的战略伙伴。所以我们双方现在都称是战略伙伴、战略合作,如果是伙伴怎么还采取一点不友好的政策呢?所以我们想问题不在于我们之间关系名字是什么,而是在我们关系的实质是什么。

主持人:

其实从在对华关系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萨科齐这种立场的反复变化,尤其是涉藏的问题,因为在奥运会之前,我们也可以看到,萨科齐他的态度观点是反反复复的变化,之前是把关于西藏的问题当成一个筹码,是否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筹码,他说在北京解决“西藏问题”之前他不会来,但是后来他还是出席了奥运会的开幕式,并且我们在新闻当中也看到,他回去之后依然宣称说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大家以为中法关系开始修复,走上一个正规,但是没想到又出了当前这样一个事情。那是不是可以说在今后萨科齐执政过程当中,关于“西藏问题”是不是成为他的一个“心病”呢?

蔡方柏:

刚才我分析他为什么坚持要见,我分析的第一点是从大的国际形势来看这个问题,阎教授,我们的观点都是一样的。我想还补充两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二条,就是他执政以来,在法国国内民调得票率一直在下降,因此他想利用人权问题、“西藏问题”转移视线来提高他在国内的威望,这是第二个考虑,当然是不是能达到目的,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他是有这么一个考虑在这儿做的。

第三点,就是萨科齐作为一个法国刚刚上台一年多的领导人,他比较容易受到法国舆论和媒体的影响。因为你知道今年上半年在奥运会前后,法国媒体是铺天盖地的来磨合中国,我在法国当大使的时候也碰到这种情况。我举个例子讲,法国媒体经常就讲这么一个事,说西藏过去是一个独立国家,只是到了1951年中国去把它占领了。

主持人:

这是法国媒体的报道?

蔡方柏:

法国媒体就是报道这个东西。我曾经应邀去一些学校做报告,甚至我到参议院做报告,有人提到“西藏问题”,说你中国为什么要占领西藏?我就给他举个例子,在参议院做报告的时候我就跟他讲过,我说西藏从中国的元代,从13世纪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你法国的布列塔尼是靠西部的大区,在15世纪还是个独立国家,西藏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已经早法国的布列塔尼两百年了。所以他在群众当中造成了对中国一些坏的认识,扭曲了中国的形象。

主持人:

蔡大使,您正好说到了关于“西藏问题”。我们在11月10日的时候,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专门举行了一次发布会。我记得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统战部的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先生专门就近期中央和达赖的特别代表会见的一些基本情况进行了说明,同时也再次阐明了中央政府在达赖问题上的一些基本的立场。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当时这个发布上所说的内容。

新闻背景:中国政府坚决反对达赖以任何形式分裂国家

朱维群指出,祖国的统一、领土的完整、民族的尊严是中国人民的最高利益所在,对此,我们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让步。

朱维群(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

中央对达赖喇嘛回到爱国立场上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今后也是敞开的;但是对“西藏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这一套,以前没有开过门,今后也不会开。

主持人:

其实我们看到朱维群先生的表态已经说的非常明白,关于西藏“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都是不行的,以前这个门没开,今后也不会开。其实不管萨科齐政府是如何来考虑这个事情,近期关于“西藏问题”,中国政府对于萨科齐还是要会见达赖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表明了坚决的立场,我们再来看一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的表态。

新闻背景:中国推迟出席中欧领导人峰会

秦刚说,中方为了维护中法和中欧关系,多次做法方工作,希望法方妥善处理涉藏问题。但是法方对中方的努力没有给予积极回应,使中欧领导人会晤已经不具备应有的良好气氛,也无法达到预期的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中方不得不推迟中欧领导人会晤。

秦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涉藏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达赖以任何名义在国际上从事分裂中国的活动,坚决反对外国的领导人以任何形式同达赖进行接触,这一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也是坚定的。

解说:

秦刚说造成目前局面的原因和责任不在中方,中欧领导人会晤何时举行取决于法方何时采取切实措施,为会晤创造必要的良好气氛和条件。他说,中欧之间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加强发展中欧关系有利于双方,也有利于全世界。中方致力于发展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决心和意愿没有改变,也希望法方能以大局为重,切实重视并妥善处理中方的重大关切,为维护中法关系稳定发展创造条件。

主持人:

尽管我们推迟了这次中欧领导人的会晤,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外交部发言人的言论当中,还是说到了我们中方高度重视中法关系,希望中法关系能够在健康稳定的道路上发展下去。阎所长,您怎么解读秦刚的这番谈话?

阎学通:

首先我觉得秦刚的讲话表现了一种非常的无奈,我们不想这么做,不得已不这么做,我们不得已在什么地方。我想最不得已的原因就是这个问题它不是一个民主问题,不是一个自由问题,不是一个言论问题,不是人权问题,它是一个国家是否分裂的问题。如果我们在主权问题上不坚持的话,那我们将来面临的麻烦就非常大,国家就面临着民族分裂问题。法国也有,科西嘉他有也独立问题,他的问题也非常坚决,绝不允许任何人插手,绝对不允许任何科西嘉的独立分子到全世界进行各种访问。所以从我们来讲,坚持这样的立场是一个最基本的,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松动,我们还不仅仅面临着有西藏的分裂主义分子,其他地区还有分裂主义分子,在“台独”的分裂主义势力更加强大。所以我想这个恐怕就是像秦刚说的,这个涉及到核心利益,它涉及到生存的问题,是一个国家能否生存的问题,我觉得它没有余地了。

蔡方柏:

这个问题我觉得实际上是涉及了我们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就像秦刚讲的是我们国家核心利益问题。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坚决推迟这次会晤。现在在外界,就是我刚才讲的,达赖所谓的高度自治他有迷惑性,迷惑了一部分人,但是现在我觉得剖析一下,他所谓的高度自治是什么回事?达赖的高度自治:

第一,要搞“大西藏”,“大西藏”就是把在西藏周围4个省的全部或者一部分领土都加进去,把现在西藏的120万平方公里变成240万平方公里,占中国领土的四分之一,都要划成西藏的,这是第一。

第二,要中国的军队撤出西藏。

第三,除了西藏之外,还有满族、回族、汉族,其他少数民族都全部撤走,这完完全全是独立,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可能来接受这么一个要求。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我们根本的主权问题,因此中国政府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那么群众也感到非常的愤慨。

主持人:

好,关于这次由于萨科齐宣布要会见达赖,这个事情引起的中法关系之间的波折,我们今天先请二位分析到这里。那么今后我们也希望中法关系可以在一条健康的轨道上继续发展下去。好,今天非常感谢二位嘉宾来到演播室接受我们采访。谢谢。

好,观众朋友,今天的《今日关注》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来源:央视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