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军营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十节 汤晖的思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


就在刘涛在太平哨所心烦意乱,像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时。在都市大部队的汤晖此时也正在暗暗伤神着,几个好姐妹也知道她的心事,围着她叽叽咋咋的开导着她。汤晖根本听不进去她们说的东西,心里就只有刘涛,她担心刘涛在上太平哨所的山路是否安全,现在的是否已经平安到达了太平哨所。她又担心在那环境恶劣的地方刘涛是否受得了,那里的人会接纳和包容刘涛,会不会排斥和隔离他。

写字台上的一口未动的饭菜已经冰冷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好消息!好消息!”老乡战友王纯燕兴奋的从一楼边喊到边上到三楼一下子冲了进来,“什么好消息!快说呀!”几个战友同时问道。“我有一个会让某人高兴的好消息呀!”王纯燕说道,“快说呀!卖什么关子嘛!真讨厌!”众人又说道。“刚才在营部门口,我通过别人找到了营部司机老李,他亲口告诉我那个死刘涛早就到了太平哨所”“你通过谁,快说,不说姐妹们严刑拷打她,她让交代呀!上呀!”还没等王纯燕说完,她就被一帮老乡连拖带抱的给拉到床上。听到刘涛的消息又看到战友们开心的打闹,这个时候的汤晖舒张开了眉头。“你们不要这样欺负燕子呀”汤晖过去想帮一下王纯燕,也被老乡们给拉到床上。


“吵什么吵!不想睡觉啦!”正当大家忘情的打闹时,被女兵们私下称为“老处女”的分队长阴着脸进来了!吓的大家一下停住了,你看我我看你。


“汤晖你出来下,其余的都给我睡觉去,马上要进行考核了,有时间多去学习下业务下,”“是”老乡们担忧的看着汤晖,不是一个寝室的灰溜溜的离开了汤晖她们的宿舍。剩下的也只是等分队长和汤晖离开以后,偷偷走到门边小心翼翼得去看着她们俩到底到那里去了。


“我们去下面的花园走走”分队长说完示意汤晖跟上她。


熄灯号已经吹过了,女兵楼的花园很清净,只有蛐蛐不停的叫着,偶尔传来几声蝉声。“汤晖听说上午你去送了刘涛?”分队长冷冷的问了声。“是的,不过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汤晖说道。“是你没追到吧”分队长依然冷冷的说。“我只想去送送他,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汤晖努力控制着自己,但是不争气的眼泪掉了下来,还好是晚上在汤晖迅速的把眼泪檫掉了。“我不知道怎么样说你才好,刚才我从团部回来,团政委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要不是政委是个好人,营里教导员加上我为你们开脱求情,你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你是不是想中途给退了回去?”分队长激动了起来。“谢谢你们,我以后会注意的,我也没想到。。。”“这样吧,以后注意点,你和刘涛现在正在当兵是不能谈恋爱的,你们可以相互鼓励对方在部队干的更好,当一次兵不容易呀,人这一辈子在军营也只有一次希望你们要分外珍惜呀!”分队长接过了汤晖的话。“你走吧,自己好好想一想”分队长让汤晖回宿舍。分队长也想不通了现在的兵怎么就这么难带了,哪里像自己当战士的时候。要不是和营教导员那一席话,她对汤晖是极度的厌恶。虽然她也经历过少女时代,但是在她的骨子里就只有条令纪律。


回到寝室里,灯已经熄灭了。同寝室的另外一个战友值班,里面也只有王纯燕已经睡觉了。汤晖轻轻的走进寝室,她边脱衣服边轻轻的喊着:“燕子,燕子”,谁知道王纯燕没有反映。睡得真香,汤晖自言自语的也爬上了床。可是现在的汤晖满脑的是刘涛的影子,让她更本无法集中精力。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动了心并且为这个人付出了真情,那将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特别是对于一个少女刚刚开始的初恋,那将是她一辈子永不被磨灭的记忆和回忆。她的一生都会有这个男人的位置和痕迹,这就是女人的情节。有人说过最幸运的男人就是占据了他最爱女人的初恋而不是身体,幸运的刘涛就是这样的得到了汤晖初恋占据了她的心灵甚至是她的灵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躺在床上的汤晖慢慢的在回忆和刘涛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特别是在警卫排后面的那个晚上,现在让她回忆起来是那样的甜蜜和幸福,汤晖也感觉到了自己在回忆在幸福甜蜜时刻时,自己的脸像发火烧一样,甚至在身体的某处还有一种异样的激动和快感在涌动。她想努力的不去回想但是那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清晰的出现在大脑里,她更加的觉得她和刘涛连之间的事情就像刚刚发生的一样,一切是那么的清晰和甜蜜。她感觉自己的心一下紧张一下异样地激动,有幸福有美好也有压抑和惆怅,这种怪怪地感觉让她没有丝毫的睡意。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的。。。”真是奇怪,没想这个时候汤晖的脑海里反复传来邓丽君的这首歌。记得在家的时候,在财专读中专的时候,她是学校里的校花,人又漂亮身材又好,尤其是那对大大的眼睛,从她开学报道的第一天起,就不知道迷死了多少情窦初开的少男们,她被那些少男们私下称为“冰山美人”也是个文艺积极份子的汤晖,那个时候唱这些歌曲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这样的一点感觉呢?汤晖现在对这个问题还在想不明白,虽然那个时候也有许多男生,喜欢有事没事的和她答腔,她从来对那些男生就没有一点热情和感觉,但是到了部队,当第一次见到刘涛时就不一样了。她会不自觉的注视、观察着刘涛,她喜欢刘涛的一举一动更会为刘涛的高兴快乐而高兴快乐,也会为刘涛的不开心和委屈而伤心难过。直到过年那个晚上她终于明白了,她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南方的阳光男孩。


我明天一定要去找找营部的司机老李,问下他刘涛有没有让他捎来什么话。顺便再问下那个被大伙说的恐怖的太平哨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汤晖这样想的,也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有机会她一定也要去亲眼看看,那样的话她就才可以放心刘涛。但是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团里的“问题”女兵啦,人家营部的司机老李会搭理自己吗?唉!汤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南国的深夜是寂静的夜,也是多少伤愁叠加的夜,对于刚和自己喜欢的人分开的汤晖来说,就犹如部队外那火热南国大都市的不眠之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