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峰山的战士很苦:为看女人全体解放军战士放弃吃饭!

摇头嗨 收藏 1 374
导读:雷峰山的战士很苦:为看女人全体解放军战士放弃吃饭! 到了雷峰山,才真正体会到雷峰山是一个很苦的地方。 雷峰山第一苦是终年看不到女人。雷峰山雷达站方圆40里几乎没有人烟,让官兵们最苦的是看不到女人,雷峰山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说是一天,饭堂开饭,集合的口哨吹过之后,官兵们都排好队,一个战士就是迟迟在饭堂门口张望不来站队,值日排长喝令道:××你为什么不来集合,在门口傻望什么?这个战士说道:报告排长,山腰来了一个女人!结果排队的士兵们一哄而散,全部挤到饭堂门口看去

雷峰山的战士很苦:为看女人全体解放军战士放弃吃饭!



到了雷峰山,才真正体会到雷峰山是一个很苦的地方。

雷峰山第一苦是终年看不到女人。雷峰山雷达站方圆40里几乎没有人烟,让官兵们最苦的是看不到女人,雷峰山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说是一天,饭堂开饭,集合的口哨吹过之后,官兵们都排好队,一个战士就是迟迟在饭堂门口张望不来站队,值日排长喝令道:××你为什么不来集合,在门口傻望什么?这个战士说道:报告排长,山腰来了一个女人!结果排队的士兵们一哄而散,全部挤到饭堂门口看去了,把门也挤垮了......这个故事是否真实,我到雷峰山后,曾经反复查询,没有说真,也没有人否认。我在这里呆了三年后才深深明白,这个故事是合理的。三年中,我们这里却是是很少能够看见女人。写到这里,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想,我只想说的是,对于我们这些18、20岁的年轻人来说,整年看不见异性,这种苦,没有纪历的人是无法想像的,正因为此,雷峰山的节日只有两个时刻:一个是雷达站官兵家属来雷峰山探亲的时候,一个是山下工人、学生到山上来踏青和联欢的时候,这时的兵们最听话,最积极,干部们不用管,保证事情有人抢着做,一切秩序井然,我也失业了,绝对没有人到我这里看病。

雷峰山的第二苦,苦在生活环境。雷峰山在大山深处,交通不便,只有雷达站的一辆大卡车来往于叙浦县城运送给养。山上没有水,没有电。水平时靠山脚下的一个储水池储水,然后用抽水机抽上山顶的储水池,山下的储水池没有水了,就只有到几十公里外的红阳机器厂去拉。我刚雷峰山的这年,10月份就大雪封山了,山下的储水池也无水可抽,拉水的大卡车无法下山拉水,我们只靠山顶的储水池过日子,雷达站严格控制用水,规定每人每天只能用一脸盘水,我们只能马马虎虎洗脸刷牙。到后来生活用水都快没有了,我们便将大雪运进山顶的储水池化水来用。山顶的雪看起来很白,但是化成水就是黑的,因此我们饭堂烧出来的饭都变成黑米饭了,看着真无法下口,但是为了生存,我们只好往下咽......再到后来,山上库存的蔬菜也没有了,我们只有每天咸菜加黑米饭,再后来,差点连米粮都快没有了,整准备空投时,老天开眼,连着出了两天太阳,雪化了一些,雷达站的大卡车的轮胎带着链条下山成功,拉来了给养,终于解困了。可是我们由于近两个月没有洗脸,结果全变成黑人了。

雷峰山还有一苦,就是生活单调。生活在雷峰山上,由于没有市电,平时只有雷达站的柴油机发电到晚上9:00,九点以后,电视就没法看了,战士们只好睡觉,青春萌发的的战士们热情无法宣泄也只有眼睁睁的无聊的度过漫漫长夜。我很喜欢晚上读书,可是九点一过,没有电灯,只有点起煤油灯看书。我一次下山去湖南的空军459医院,与我在医院工作的女同学说起我们在雷峰山的生活,她惊讶的说打死也不相信在80年代,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由于生活单调,我慢慢的学会了抽烟、喝酒。还记住了战士们说的一句话:闲烟闷酒无聊茶。对这句话,在雷峰山生活过的人会有很深的感受,在漫漫的无聊长夜,我喝一点米酒,朦胧地睡去,确实也是一种解脱。

雷峰山的兵们最开心的事有三件。

第一件开心的事情是收到来信。雷达站的大卡车一般一个星期左右下一次山,有时要半个月下一次山,时间长的要一两个月下一次山。大卡车下山后,兵们就开始盼着大卡车回来,只听得某个兵一声喊叫:汽车回来了,没有上雷达的兵们都一涌而出,将驾驶员围个水泄不通,急声问道:有没有我的信?收到信的兵们兴高采烈,没有收到信的兵们只有羡慕的看的别人,有的只好凑着脑袋去看看别人的来信解解馋。要是谁有女朋友的来信,兵们就叫着喊着抢着要公开。在雷峰山的岁月,才真正体会什么是家书抵万金。

第二件开心的事情是山上有人来。这一般是在四五月间、九十月间。来的最多是山下的工厂(红阳机械厂-一个兵工厂)的青年工人或者是山下县城的学生们。有时也有政府部门和空军文艺团体来慰问。有人的日子,就是雷峰山的节日,兵们一个个都会兴高采烈和笑逐颜开。可惜是一年中这样的日子只有那么四五次,之后,雷峰山又是长久的寂寞。

第三开心的事情是下山。只要下山了,雷峰山的兵们才觉得回到了活生生的人的世界,再也不与世隔绝,可惜的是下山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大卡车下山,随车一起下山要经过连长的批准。表现不好的兵们就会得不到这样的批准,因此,再捣蛋的兵到雷峰山也不会调皮了,因为调皮就意味着失去下山的机会。

山下的县城的居民看见雷峰山的兵们来了,是特别的敬重的。那时,看电影还是一种广泛的文娱消费,兵们下山总要看一场电影,而县城的电影院是随时欢迎雷峰山的兵们的,不用买票,随到随看,没有座位,电影院的工作人员会在走廊里加座。雷峰山兵们在县城的歇脚点是在一家叫"大桥"的旅社。旅社的服务员对雷峰山的兵们特别的热情。记得冬天的有一次,我实在无法忍受几个月不洗澡,我步行下山到大桥旅社洗澡,不巧旅社这天洗澡的锅炉没有烧水,于是大桥旅社的几位姑娘用三个煤球炉轮流烧水,一桶一桶热水提到澡堂让我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