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第一部分 蜕变 都是酒精惹的祸(4)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2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URL]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聊天,啥都没有做,谭子庚虽然有些心猿意马,但还是克制了自己,一方面他觉得今天身体不行,来不了那种大动作,另一方面,谭子庚的潜意识里还有一种想法,他还从没和女人真正的做过,还是个处男,怎么着也得找个良家妇女给贡献了吧,如果今天在这里失身了,想想自己一辈子都会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聊天,啥都没有做,谭子庚虽然有些心猿意马,但还是克制了自己,一方面他觉得今天身体不行,来不了那种大动作,另一方面,谭子庚的潜意识里还有一种想法,他还从没和女人真正的做过,还是个处男,怎么着也得找个良家妇女给贡献了吧,如果今天在这里失身了,想想自己一辈子都会后悔,谁愿意自己的第一次是贡献给了小姐呢。即使那天晚上不小心差点和小女人做了,那毕竟还是个良家妇女啊。当初大学恋爱的时候,好几次谭子庚都冲动地想向肖子陵献身,可是肖子陵总以各种借口熄灭了他心头的欲火。毕业后,虽然去过几次休闲中心,但一直仅限于摸摸而已,再无其他亲密的动作。就是上次在梦江南的出格行为,也是因为醉酒了的缘故。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阿珍临走前留了个电话给谭子庚,让他以后记得找她。谭子庚点头答应了。买完单,谭子庚出了休闲中心,深深的呼吸了一把新鲜空气,奶奶的,年轻就是好呀,早上还痛的动不了呢,晚上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路过一家芒果店,金灿灿的芒果看的谭子庚直流口水,刚才没怎么吃饱,现在又饿了。谭子庚打算买点芒果慰问下肚子,便让老板娘给他挑一斤。老板娘正忙着呢,没空招呼他,朝里头喊了一声,谭子庚没听懂,心想估计是在叫人帮忙。很快便从里头出来了一个女孩,看起来非常清秀,虽然长得有些胖,不过面容姣好,样子有几分像老板娘,估计是女儿之类的。

老板娘见女孩出来了,抬手指了指谭子庚,意思是让她帮忙招呼一下。女孩噢了一声开始给谭子庚挑选芒果。谭子庚偷偷的打量了一下正弯腰帮他挑芒果的小女孩臀部,啧啧,俗话说女人屁股大好生娃,这小女孩要是放在以前,肯定是一把生娃的好手呀。

想到这里谭子庚忍不住笑了,小女孩见他突然发笑,有些莫名其妙,她看了看自己发现并无不妥之处,于是狠狠地瞪了谭子庚一眼,把刚刚挑的一袋芒果递给他,说:“你自己拿去称吧。”说完不再理会谭子庚,转身进了店里头。谭子庚碰了一鼻子灰,心想,这丫头还真有性格呢。

谭子庚买了芒果回到家里,正准备洗洗犒劳下自己,有人敲门了。打开门,小女人正站在外面呢,眼睛红红的,好像刚才哭过。谭子庚把她请进房间,正想问小女人怎么回事,小女人先开口了。

“子庚,我和我老公今天吵架了。”小女人看着谭子庚说。

“怎么回事呢,又是因为孩子的事情?”

“这次不是了。”小女人欲言又止。

谭子庚递给小女人一个剥好皮的芒果,有些不解,“那是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你。”“因为我?”这下谭子庚真糊涂了。

“恩,你忘了么,今早上你不是在我家洗澡了呢,你走的时候没带走,我便帮你把衣服洗了晾在阳台上。也是我粗心,以为他今天不会回来的,没想到今天他偏偏回来了,刚好看到了你的衣服。”谭子庚一听啥都明白了,心里那个悔恨啊,差点想撞墙去,自己下午下楼的时候碰到她老公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那后来呢?”谭子庚紧张起来,不安的问道。

“后来?开始他没说什么,吃饭的时候我又跟他提起孩子的事情,没想到他突然说了一句‘这孩子是不是我的都是个问题’,我心里一气,便跟他吵起来了。后来,他把你的衣服丢在我面前,说我在外偷野男人,还要我把野男人叫出来……”

谭子庚听到这里心里头不是滋味儿,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现在把柄都在人家手里抓着,即便自己没有跟小女人哪啥,如今也是有口难辩了。此时的谭子庚,浑身都不自在。“哪你都说了什么?”

“废话,你当我傻子啊,我当然不承认了,再说了我们之间又没有真那啥,他凭什么这样说我啊。后来,后来他就离开了家,说要跟我离婚。子庚,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啊?”

谭子庚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千错万错自己不该去小女人家里吃饭以至于酒后犯糊涂,更不该去小女人家里洗澡并把自己的衣服落下给人家抓了个现行。谭子庚啊谭子庚,你怎么搞得嘛?谭子庚在心里不停的骂自己。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又没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小女人白了谭子庚一眼,幽幽地说:“今天过来跟你说这个事情,只不过是我一时没有主意罢了,毕竟我肚子里还有他的骨肉。如果真跟他离婚了,对我对孩子都不公平。”

“是啊,是啊,你现在千万不能跟他离婚!你想想,孩子一出来便没了爹,多不好啊。”过了好半响,谭子庚才回过神来。

“那你说怎么办?大不了我再找一个呗,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小女人盯着谭子庚说。谭子庚心里一阵发虚,勉强笑了笑,“恩,当然能找到了,只是现在,你可千万别冲动呢。”谭子庚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小女人叹了一口气,没再说话,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站那里。“你先坐下来,我给你倒杯水吧!”谭子庚觉得有些压抑。

“谭子庚,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小女人突然问道,眼里流露出一种期盼。

“我,我,我……”谭子庚一下子给小女人的话吓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你什么你啊,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说出来,我不会勉强你的。”小女人看到谭子庚的表情,心里好是难过。

见谭子庚沉默了好久都没有出声,小女人有些失望了,神情有些悲伤,“唉,算了,刚才的话算我没有说过。谭子庚,你放心,就算是我跟他离了婚,跟你也没关系,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只是,现在这个样子,你能帮我想个办法么?”

谭子庚心里也不好过,对于小女人,虽然说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但毕竟自己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而且今天的事情也是因为自己而起,无论如何他都是脱不了干系的。虽然小女人刚才说了不关自己的事情,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自己能逃避得了么。再说,自己喜不喜欢小女人是一回事,当务之急还是要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个事情。想到这里,谭子庚心里有了主意,他告诉小女人,千万不能承认这事,只说是隔壁一个邻居家里晒衣架坏了,所以借她家的晾一下衣服。谭子庚知道小女人隔壁住了一对,没事也会到她串串门之类的,两家人也还算比较熟悉。当然,谭子庚没忘记叮嘱小女人一定要先跟隔壁住的女人打好招呼,以便露了马脚。

小女人“哎哎”的答应了,离开的时候又关切地问谭子庚身上的伤好些了没有。谭子庚连连说好多了,让小女人不必担心他。送走小女人,谭子庚心里长嘘了一口气,心里暗自祈祷老天能保佑这事尽快平息,不然自己可就真麻烦了,这个敢爱敢恨的小女人一旦离了婚,依自己对她的了解,自己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