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军营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八节 初到太平哨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


今天是去太平哨所的日子了,刘涛还没等天亮就起来了,其实整个晚上刘涛都处于失眠状态,他把被包早已经打好了,一些生活用品包和装着汤晖送的东西的那个军挎包,也都放在大黄水桶里。然后把昨天在司务长那里开出的伙食供应关系单也叠好,放在了制式短袖左边的口袋里。此时的部队很沉静,刘涛站起来点了一根玉溪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他走到窗户边推开了窗户,一股清新凉凉的微风迎面而来,吹的人很惬意。屋外高大的椰子树宽长的叶子左右摇摆,有几个有清晨锻炼的人早已在靶场跑道上跑开了,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当对于一个即将离开这里的人来说,这本很寻常平时更本不会去留心的情景会让刘涛如此留恋。刘涛又吸了一口烟,他突然想到此刻的汤晖在干什么呢?想到汤晖,刘涛也情不自禁的向一连女兵楼看去。此时的女兵楼还沉静在晨曦之中,但是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刘涛拼命的想着那是不是汤晖所在的寝室呢,刘涛在心里认为那就是汤晖所在的寝室,事实上那个开着窗亮着灯的寝室也就是汤晖所在的寝室,而汤晖此时此刻也正站在窗口看着刘涛所在的寝室方向,只是距离较长又加上天还没亮能见度不高,彼此都不能看见对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刘涛,刘涛你先去食堂吃点早点,等下还要坐五个小时的车。”吴排长在楼下叫道,“刘涛,你快点洗漱早点去吃东西,老李等下就过来接你了”吴排长见刘涛没动静就叫唤起来。这个时候同宿舍的战友也都起来了,二班长从高铺上跳了下来,把一套书递给刘涛说道:“刘涛,你的事情我们大伙也很难过,我们排里的战友见你这几天情绪不好也没打扰你,我们大伙一合计觉得送你一套书表达我们的一点小意思,希望你以后在太平哨所空余的时间看看书,看到了书就等于看到了我们,警卫排永远是的娘家,以后经常回来看看我们这些战友”“谢谢你们,请班长代表我谢谢排里的各位战友,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说完刘涛把头扭了过去,他知道如果不是他忍住,他把不争气的眼泪会马上掉了下来。是呀!同吃同住快一年多了,平时不觉得一旦真要分开了,还真的是舍不得。二班长又说道“刘涛,你先吃点东西吧,你的行李我们会帮你拿下去的”,“哦!谢谢班长你们,我先去吃东西”刘涛在战友们不舍的目光中走出了宿舍门口朝食堂跑去,他不想让战友们看到流泪的他。


当以前被刘涛称着为“催命曲”的起床号响起时,刘涛吃完一连长亲自煮好的面。急切的喇叭声就在食堂,下面的球场催他了。“走吧!刘涛我送送你”一连长黯然的说道,“谢谢一连长”刘涛给一连长敬了个礼。这个时候警卫排的战友们,把刘涛的行李已经放在了东风145的车厢里。“上车呀,你就坐我右边不用跑到后厢里去”一个头发乱篷篷的军事长催促着刘涛上车,要知道,这个军事长还要当天赶回来,如果晚了他下山就难走了又危险,所以他见刘涛墨迹就火大了。“上车吧,”一连长和吴排长同时说道,刘涛朝后面看了一看,发现除了警卫排的战友一连长能就是王越几个老乡来送他,没有见到汤晖他很失望的上了车。“刘涛到了那个来个信呀,以后没事就请假回来哦。。。”见一连长鼓着眼睛看着自己,张忠强收口不赢。“滴”的一声,开车的军事长就发车起步了。这个时候刘涛终于克制不住了,把上半个身子伸了出去,双手挥舞向这些战友们挥别,他哭了王越他们也哭了。“给老子坐好,不要命了”继续换档加速度的军事长边骂边开,突然,刘涛看到后面有个人在挥手追车子,刘涛仔细一看是汤晖!“班长停下车呀!”刘涛急忙叫道。谁知道开车的军事长理都没理他,转眼汽车就驶出了部队大门,汤晖的身影也不见了,刘涛怒火攻心的瞪着这个正在开车的人,他在想你不就是个开车的老志愿兵嘛,神气什么,怎么一点人情也不讲,要是在我老家那里,老子搞死你狗日的东西。“看什么看!老子是为了你们好,你想害那个女兵吗?”开车的军事长知道刘涛正仇视着他,“听着,我是你的老乡你的那点破事我听说了,我当了十多年的兵了,部队的事你有我懂吗?我这样做是为了你们”说完鄙视的看了刘涛一眼。刘涛此时狠死了这个开车的军事长,对他的话理都不想理,更不想和他交谈什么东西。


车子一路同过繁华的都市,要是在平时刘涛会在车子里兴奋的大叫,特别是看见漂亮的女孩子,他还会吹起他用手指在嘴里那特别响口哨。此时此刻的刘涛只是默默的看着车窗外,在经过几个小城镇和一个县城,车子终于进入了山区。进入山区刘涛傻了,虽然他也是在南方长大,家乡也有很多的高山,但是要和这里的山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这里的山没座都是高耸入云,白云在半山腰一样,而路也就两部车宽,路也修在半山腰,往路边一看吓的刘涛不敢去看,路边就是悬崖,悬崖下边的河就像一条小带子。可恶的就是这样的山路还是弯多,偏偏这个司机在转弯还加油,让刘涛觉得车尾好象都甩到悬崖边去了,更让刘涛紧张的是前面有车的情况下,这个可恶的人还在弯道超车,刘涛感觉就是车子就呼啸的贴面而过去的,几次让刘涛心都跳了出来,甚至是闭着眼睛的,他已经不敢看了。“小子帮我点根烟”开车的军事长说道,“你奶奶的,开这么急干叼呀,赶去投胎也没这么急呀!”刘涛边在心里骂道,边把一个已经点燃的烟放在他的嘴巴里。就在这样的山路上狂奔了几个小时,经过了几个小城镇。终于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刘涛看到右边山下有个大城市,“那是XX市这个省的第二大城市,不过我们要去那里”朝在这个军事长手指的左边方向看去,我的妈呀!一座更高的山。“太平哨所在哪里,我们爬山还要一个半小时,等下上山就你这样的人,最好给老子把眼睛给闭上”说完军事长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的太平哨所也人声鼎沸,听说要来新人了,大家高兴的不得了。对于一个星期才见到一次给养车以外,就是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的兵来说的确是件让人高兴和激动的事。要说文化生活,这里的兵每个人可以把录象带里的电影,每一句话都给背了下来了。他们长期在这个处于封闭的世界,大伙几乎都不想说话了,因为他们之间的话早已经说完了,他们也急需新鲜血液的加入了。另外他们也想看看这个倒霉蛋的样子,要知道刘涛和汤晖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部队,也包括这个快要被人遗忘的太平哨所。大伙觉得和自己一样倒霉的人一来,就有许多的故事可以讲给他们听。在太平哨所信件和每个人的秘密在这里都是公开的,这也是太平哨所的一种资源共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