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佑攻打天津的趣闻

水师军品2 收藏 2 1488
导读:1948冬,李天佑和政委梁必业率领由1纵改编而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从东北入关,与兄弟部队攻打天津。   (1)   大概是“补偿”在辽沈大战“靠边站”的李天佑吧,四野参谋长、天津攻城前线总指挥刘亚楼把“打纵深”的任务交给了38军和以善于巷战的44军128师。在部署作战时,他对李天佑说:“128师龙书金也归你指挥,你们协同作战!”   李天佑得了“打纵深”的任务,乐呵呵的。谁知因为上次靠了边儿,这次他竟然“以权谋私”,暗中打算由38军“独吞打纵深”的任务,把128师龙书金安排去完

1948冬,李天佑和政委梁必业率领由1纵改编而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从东北入关,与兄弟部队攻打天津。


(1)


大概是“补偿”在辽沈大战“靠边站”的李天佑吧,四野参谋长、天津攻城前线总指挥刘亚楼把“打纵深”的任务交给了38军和以善于巷战的44军128师。在部署作战时,他对李天佑说:“128师龙书金也归你指挥,你们协同作战!”


李天佑得了“打纵深”的任务,乐呵呵的。谁知因为上次靠了边儿,这次他竟然“以权谋私”,暗中打算由38军“独吞打纵深”的任务,把128师龙书金安排去完成一个不痛不痒的“攻打北洋大学”的任务。


128师就是在四平攻坚战中的原6纵17师,师长龙书金也是个“争仗打”的猛将,师长和这个部队“见不得敌人”在八九年前就出了名。一次,他们一个团和2500多名鬼子在鲁北陵县大宗家村干上了。仗打了一整天,团政委阵亡了,政治部主任也阵亡了,但谁都不走人,死扛着与鬼子拼。恶战越打越激烈,结果子弹打完了,战士们就拼刺刀,有的干脆拿扁担和棍子与日军搏斗,找不到扁担和棍子的则爬上屋顶用砖瓦、石头砸,团长龙书金3次下达撤退的命令,战士们个个打红了眼,谁都不愿撤,最后龙书金打得手臂中弹,手枪落地,大家这才“因为团长受了伤”撤走……这一次李天佑怀着“私心”,要“独吞打纵深”任务,打仗都打成“一只手”的“独臂猛将”龙书金哪肯干?结果,官司打到了刘亚楼那儿。龙书金又是吵又是闹,大声喊着:


“参谋长是不是也瞧不起我这一只手的?”


林彪在东北总结出来的“四组一队”战术就是龙书金和他的17师创造的,刘亚楼哪敢瞧不起这员猛将呢!眼看总攻发起,两个“打纵深”的,一个“怀私心”,一个闹情绪,刘亚楼没办法,只好对龙书金说:


“你的部队就归我指挥吧。”


龙书金愣了愣:“我们不是归1纵指挥吗?”


“我这个前线总指挥就不能指挥你啦?”


刘亚楼这一巧安排,128师就“升格”为攻打天津的5个军22个师中及两个炮兵师中唯一归“天津战役前线总指挥部”直接指挥的部队。这样,龙书金和128师上下才终于“没意见”了。38军终于如愿以偿了“独吞”了打纵深的任务。后来李天佑说:


“刘参谋长帮了我一个大忙。不然,那‘龙猛子’缠着我,打锦州憋着的气还不知牛年马月才能出呢!”

(2)


李天佑打仗靠前,看地形也要靠前。


1949年1月初,他带着38军的师长们到天津城西和平门外侦察地形。当他们一行人潜到了离敌前沿工事不远的小村庄李家坟,接着往前走时,突然,敌工事上的守军发现了他们,枪弹“嗖嗖”飞射过来,可是他们仍继续往前走。这时警卫员说:“军长!太危险,回去吧!”


“再往前一点!”李天佑说。


113师师长贺东生号称“贺大胆”,一听军长这么说,更是来劲了,马上接口说:“对!往前钻!钻到敌人的城墙下!”


大家嘻嘻哈哈地往前走,贺冬生边走边说:“嘿嘿,军长,我们脑袋上又没有刻字,敌人哪知道我是师长,你是军长?往前走怕个啥呢!”


就在这时,“轰隆!”一颗炮弹突然飞来,在离他们不远处爆炸,气浪掀起的泥土和雪浆溅了他们一身,弄得个个衣服上、脸上都是泥浆和雪浆,而贺冬生脸上最多,鼻子眼里都是雪浆。


“呸!”


李天佑用手抹去脸上的泥浆,嘴里骂了一声。大家继续往前走去。蒋军仍然乱枪乱炮地放着。结果,这些军长、师长只好像狗熊似的泥里雪里爬着匍匐前进,好在个个身经百战,很快爬到护城河前,一下钻到了敌人的鼻子底下,然后拿出望远镜仔细观察攻击目标。


突然,在他们侧翼,蒋军的子母堡发射出了一阵阵的子弹。李天佑回头对主攻师师长贺东生说:“总攻前,敲掉它,省得碍手碍脚!”


贺东生历来喜欢打硬仗,豪爽地回答:“是!一定敲掉它!”


接着,守军子母堡的机关枪疯狂扫射起来。敌军见李天佑这伙人指指画画的,城内的搜索队也向他们扑来了。在这危急的时刻,李天佑毫不迟疑地对警卫班说:“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向他们还击!”


警卫班打着搜索队时,38军的军师干部撤离而去了,贺冬生边走边说:


“军长,你总是说我是贺大胆,其实你的胆子比我还大呢!”


“我胆子不大,能当你的军长吗?”李天佑笑着说。


事隔一天,李天佑又带着作战科到城郊小西营门周围侦察。


这次,他坐上没篷顶的吉普车,冲到了敌人面前。谁知守敌却以为他们是“自己人”竟然视而不见,这一下让李天佑连望远镜都不要,从从容容把小西营门敌兵的部署和工事看了个够。这还不够,他又对作战科参谋说:“选择突破口,光从一个方向看不行,有时从正面看,觉得可以,但到侧面看看,又会发现新情况。”说罢,又对司机说:“往前开,到侧面看看。”


于是,吉普车向小西营门南侧开去。


谁知在南侧守敌也对他们仍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任他们走亲戚似的逛了个够。可是,正在李天佑和参谋们坐在车上议论着地形,“放肆”地纪录时,突然,吉普车“呼”的一声,车头转了个向,车上的所有人由于惯性险些被甩出车外。


原来冰天雪地,地上结冰打滑。李天佑看着掉转了方向的汽车,说:“唉,蒋军不管我们,车子却管起我们来了。我们该回去了!”


事后,李天佑说:“两次看地形,两次遇险。看来这天津城是非拿下不可了!”

(3)


1949年1月14日上午10时整,东北野战军对天津守敌发起总攻。


李天佑一声令下,刹那间,炮弹呼啸着,从头顶上飞过去,成千上万发炮弹倾泻在天津城墙、堡垒和暗堡上。天津城下变成了一片火海。炮弹继续向突破口倾泻着。大地颤抖,突破口处的城墙也土崩瓦解。按照预定计划,炮火轰击是40分钟,但在30分钟后,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左翼主攻师两个尖刀连的战士突然跳出战壕,高喊着:“冲呀!”向着和平门突破口冲击。随即,其他战士也跟着冲起来,穿过护城河的冰层,奔向突破口。


炮火袭击未停,尖刀连不听号令就擅自发起了冲锋,这打乱了原定全线发起突击的时间表,也打乱了步炮协同作战的原定计划。李天佑感到十分惊讶,立刻被激怒了,抓起电话筒就对着主攻师113师师长贺东生吼起来:


“这么大的攻坚战,这么多部队协同作战,你乱弹琴!贺猛子!快查明情况,向我报告!”


此时炮弹在头顶呼啸,爆炸声震耳欲聋,战士们的性命危在顷刻之间。李天佑毕竟是身经百战,对战场的瞬息万变应付自如,放下电话,马上又命令炮兵匡副司令员:


“各炮群停止轰击突破口,马上向纵深延伸射击!”


霎时间,炮群向敌纵深延伸,炮弹向上空呼啸而去。


很快,贺冬生把情况查明了。原来,友军39军为了迅速突击,在炮火中把被炸毁了的前沿障碍,插上了红旗做标志,方便部队前进。结果,38军113师尖刀连的战士一见到前面有红旗,以为39军已经冲上去,占领了敌军前沿。他们哪里甘心落在兄弟部队后面?为争相杀敌,于是也不管什么战前“炮火轰击40分钟”的规定,跳出战壕,提前发起了突击。尖刀连提前行动,立即牵动了从城西主攻的所有部队的行动,由此引起了提早冲击。


当贺冬生查清情况时,尖刀连已经在城墙上插上第一面红旗,前沿的战士们正像无数箭头冲过护城河,涌向突破口。原来李天佑一下令炮群向纵深延伸射击,大部队提前发起进攻,却起到了奇效,守军没来得及缓过神来进行反抗,解放军就已冲进了城内,于是双方开始了城内近战。


事后,知情人纷纷说:“这一仗真是打乱了,尖刀连乱了,指挥部也乱了,但是,我们就是在乱中取胜了!”

(4)


15日凌晨5时,东西两路主攻部队在金汤桥头胜利会师。在激战中,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的精锐151师,被他从城北调到市中心,又从市中心调到城北,窜来窜去进行防守,人称“部队大游行”。151师几下来回奔波,还没来得急“静下心”来,又陷入包围之中,结果,陈长捷的王牌师还没投入战斗就放下了武器。于是天津城内,枪声逐渐稀疏了。


胜利在望,此时李天佑忍不住兴奋之情带领警卫员走上了市区大街。当他们走在海光寺附近时,有个负重伤的蒋军军官躺在路旁,一手拿着五一派克笔和游泳表,见李天佑大喊:“同志,同志……”


李天佑走过去对他说:“喊什么?谁是你的同志!”


可是,这个受伤军官还是对着他大喊:“同志,给我一枪吧,都给你。”


“拿你的东西是犯纪律,补你一枪更犯纪律!我不做这种事。”李天佑说道。


“要死都不准,你真狠心!还是个当官的呢!”蒋军军官还是冲着他直嚷。


“狠什么心?!”警卫员对他怒目而视,“他是我们……”


李天佑拦住了警卫员,又开口说:“你好好躺着,马上就有担架队来救你。”


结果,解放军整个部队都过去了,笔和游泳表还在那个蒋军军官手里举着,又是喊叫着,又是诉说着“当官的”“狠心”。结果,李天佑军长“狠心”的笑话很快在部队中传开了。



(5)


在稀疏的枪炮声中,李天佑和政委梁必业来到了右翼主攻师112师师部。师长江拥辉、师政委黄玉昆扼要地向他报告了战斗的最后情况。最后,江师长指着离师部不远的一间房子说:“敌警备司令陈长捷就押在那里!”


李天佑对梁必业笑着说:“我和陈长捷还有一面之交哩!”


那是1938年夏天,日寇正向晋西南进攻,在午城镇战斗前,386旅代旅长李天佑曾邀请陈长捷到685团团长杨得志那儿吃饭,商谈对日作战的配合问题。当时陈长捷是晋绥军的军长,手下有上万人,却染上恐日病,一心要向黄河南边逃跑。结果,“配合作战”的问题谈了一天,李天佑与他都没谈出什么结果。这次饭桌见面后,陈长捷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如今,这位抗战逃跑将军又落了个束手就擒的“悲惨”下场。李天佑感慨万千,说:“这个胆小鬼,越打仗越不行。我们去看看他。”


来到了关押俘虏的房子前,李天佑在门口望了望,陈长捷比以前胖多了,但还是那个小个头,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位“老熟人”。他走了进去,问道:“陈长捷,你还认得我吗?”


陈长捷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似乎有印象,但马上低下头,并且还把帽檐拉了下来。之后,任凭李天佑怎么说话,他就是闭口不言半句话都不哼一声。李天佑讨了个没趣,悻悻而出,边走边对梁必业说:“这个陈长捷,真是没救了。”


“哈哈,他没理你就没救了?”梁必业开玩笑说。


“这倒不是。你看他这窝囊样,哪像个带兵打仗的呀!”


天津解放后,李天佑被任命为第四野战军第13兵团第一副司令员,挥师南下。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