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军营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七节 分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


在灯火昏的警卫排小小包房里,刘涛和吴排长默默的坐在物品架上。“刘涛来抽根烟,每天都是你发烟给我抽,我还没见过你自己抽过”,吴排长首先打破了沉静,对了正低头不语的刘涛说道。“排长,我、我不会抽烟”刘涛憋了一句话说来。“接着,老子让你抽就抽,不就是个处分嘛,太平哨所有什么可怕的”吴排长对这个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兵打心眼里喜欢,见到刘涛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冒火了。刘涛接过了吴排长的一跟玉溪烟叼了起来,吴排长马上给刘涛点火,也许是心烦本来就不会抽烟的刘涛一口猛吸进去,顿时喘的刘涛眼泪都给流了出来,大咳不止。“哈哈!没事没事”吴排长一边扶着刘涛一边把他捶背。“刘涛,这两天你就不要上岗了好好休息两天,没事多去和你的老乡玩下,自己的事也好好想想,不过刘涛你现在虽然不是我的兵了,但是这两天在你没去太平哨所报到以前还是我的兵,这两天不要给我若麻烦”说完吴排长拍了拍刘涛就走出了小包房,“刘涛,你还是去看下汤晖哦”,吴排长折回小包房用夸张的表情对刘涛说,刘涛猛吸了一口烟对吴排长说:“排长,那样合适吗?”“怕吊!”说完吴排长大步流星的走开了,此时他知道刘涛只是一时的想不通,不会去做傻事了,他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排长走了以后,刘涛慢慢的抽着烟,这个时候的他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他只想静静的坐在这里。“刘涛!刘涛!”不用想就知道是王越肖海波张忠强他们在找他,这几个老乡虽然没在一个单位,但是转刻之间他们就找到了刘涛。“走,刘涛我们哥几出去吃饭吧,”王越没等刘涛答话,拖起刘涛就往外走。“谢谢,我不想出去,没心思吃饭。”刘涛还是不想走出去,说实在话自从命令下来,他总觉得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对他指指点点,甚至有几个图表现的农村兵把他当着瘟神的躲,好象和他刘涛有接触就会受影响。“这样吧,我们自己买点东西去靶场那里边说边聊吧”刘涛招架不住这群老乡,只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其实他也很舍不得离开这里。一当兵就在这样,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很深厚的感情了。在警卫排门口他们一行碰到了穿着背心运动短裤跑步回来吴排长,“排长我准备和我这几个老乡去靶场那里玩下,可能要晚点回来”刘涛对吴排长说道,“是呀!吴排长刘涛他都一天没出去了,我们几个老乡准备陪他散散心开导开导他”,王越肖海波张忠强他们生怕吴排长对这个重点控制对象不批假,“去吧!”吴排长潇洒的挥了挥手示意。


警卫排的后面就是靶场,王越和张忠强去买吃的东西,肖海波就陪着刘涛去靶场。王越和张忠强一下买来了七八个罐头和熟食还有八罐青岛啤酒,“为了帮我们幸运而背时的刘涛同志送行,今天每人两瓶一个,不醉不归”肖海波举起了青岛啤酒,“好!喝”大家都是一口起喝下一大罐。这几个刘涛的死党也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对他们部队领导早已经下了结论的“大事不犯小事不断”他们边喝边吃边聊直到熄灯号吹了,前面的营房都熄灯了他们才发现已经很晚了。“张忠强你请假了吗?”肖海波想到自己还没请假连忙问道,人都有一个法不责众的心理,再说了真要是受罚有几个人一起也就孤单了。“请假?我们又没跑到部队外面去呀,就是没参加点名呀”张忠强不以为然的说,然后躺在草地上抓个辣鸡翅膀嚼了起来。“哎!你们还别说汤晖人很漂亮,又开的起玩笑又肯帮忙哦”几个人不由的说到汤晖身上,“对了,刘涛你放心的去吧,我们几个弟兄会帮你好好照顾汤晖的”众人有开始取笑起刘涛来了。“嘘!有人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张忠强发现了黑暗里隐隐约约走来一个人影,大家顿时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等来人走近,“汤晖!”几个人不禁的叫了起来。

大家作梦也没想到汤晖会来靶场,一时间大家都只是傻傻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汤晖。“哈!找你们真不容易,要是吴排长不告诉我,我还真找不到你们”汤晖说完,深伸了看了刘涛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对了,你们几个人呀,晚点名没见到你们,你们几个连的值班干部正在满院子找你们呢”汤晖说完走近了他们。“汤晖同志,我们现在都很老实的,我们出来都跟领导请假了哦!”张忠强笑笑说道,“倒!就你也会请假,我们走啦,晚了又要受批评的啦”王越说完就站了起来几个人也很自然的跟着王越站了起来,“噫!汤晖你手上拿着是什么呀?”张忠强见到汤晖手上拿了东西尖叫起来,“日哦!我们还不快闪”肖海波拉起不识时务的张忠强就走。“你们慢慢聊我们就不打扰了,等等我!妈的!走这么快也不等老子”王越说完就去追肖海波张忠强他们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刘涛终于在旷野的靶场见到了朝思梦想的汤晖了,汤晖亭亭玉立在靶场的黑暗之中,今天汤晖穿这是制式短袖和裙子。“汤晖,你。。你。。有蚊子咬你吗?”刘涛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平时口齿伶俐的他今天晚上竟然语无伦次了,汤晖微微一笑然后摇了摇头。刘涛借着月光仔细的看着汤晖,只见她面色略显苍白,两只湿润的眼睛很看着刘涛,里面水汪汪的可能是含着泪吧,那红红的小嘴唇微微颤抖,仿佛有许多许多的话要向刘涛倾诉一样。她的脸庞在皎洁的月光映照下,大理石一般洁白细腻。可以这么说从小长大,刘涛还重来还没见过这样纯洁这样秀美的少女,连五脏六肺都都像用清冽的泉水洗过,散发着动人的清香。“ 汤晖,我。。。我过几天就要到太平哨所去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了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呀,我。。。我不能照顾你了”刘涛说完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这个时候汤晖也默默的流泪了。“这个给你,是100个信封和防蚊虫叮咬的特效药,你要答应我,每天给我写一封信,你还要答应我在太平哨所自己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说完汤晖一下抱住了刘涛,刘涛从娘胎出来也就妈妈抱过他,一下子被汤晖抱着还真的一下不知所措,汤晖轻轻松的贴着刘涛耳根说“抱抱我”刘涛一感觉湿润温软的嘴唇碰到了他的耳根,一中异样的感觉让他几乎站不住了,这种感觉让他心跳加快。刘涛激切的也把汤晖楼的紧紧的,他多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转动,他要和汤晖就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你还没答应我呢!”汤晖娇腆的说了一句。“那肯定的呀,我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要是没有你给我做精神寄托我会崩溃的”刘涛更用力的把汤晖楼的紧紧生怕汤晖一下蒸发掉一样。


“时间不早了,今天我送你回宿舍吧,好吗?”汤晖把头脑一片空白的刘涛惊醒了,刘涛这个时候确实像在做梦。“不行!我送你!”刘涛说道。“哼!不听我的话了呀”汤晖娇腆的边说边用小手指点了点刘涛的鼻子。“好吧”然后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汤晖。一路上两个人默默的走线警卫排,还好已经是深夜了,整个部队很安静偶尔有个警卫排的人打着手电在巡查。警卫排的宿舍就在前面了,刘涛和汤晖在一棵笸箩蜜树下停了下来。刘涛又一下抱住了汤晖然后说:“我喜欢你,我真真很舍不得离开你,”“我也,,,也喜欢你”汤晖也楼紧了刘涛。“亲我下”汤晖说完害羞的把头埋在了刘涛的怀里,刘涛用双手捧起汤晖因为害羞而埋在了他怀里汤晖的脸,然后直接吻到了汤晖那粉红潮润的小嘴唇,他感觉到汤晖微微颤抖心跳的厉害,刘涛正准备学电视里男主角一样,用他的舌头向眼前这个少女的嘴唇进攻。


突然一束雪白的手电光照住了他们俩,他们俩像触电一样弹开了。“干什么的,站好”传来了严厉的指令然后就听见有人大叫:“排长。排长是一对男女兵抱在一起”,只见有三个黑影朝他们飞奔而来。刘涛本能的把汤晖拉在身后,此刻刘涛感觉到了汤晖在发抖,“不要怕,不要乱说话!有我呢”然后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等待着对方。“是谁!”然后又是一束白光刘涛照在刘涛的脸上,雪白的光线刺的刘涛睁不开眼睛,他只有用手去遮挡下。“排长!是刘涛和。。。。”“吵个叼!小声点!”还没等那个跑到最前面的战士说完,吴排长就制止了那个大喊大叫的兵。





吴排长走到心惊胆战的两个人前面,然后对那两个兵说:“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你们到那边继续巡查,记住今天晚上的事不要乱说,谁要是说出去,我饶不了他”“是!”两个兵马上知趣的离开了。“你们呀!嘿嘿!胆子蛮大的嘛,”说完借着昏感暗的路灯吴排长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俩个。“排长,我们俩。。”。还没等刘涛说完“汤晖很晚了,你先回宿舍吧”吴排长叫汤晖回去,汤晖离开的时候一步一回头担忧的看着刘涛。“记住,今天晚上什么事也没发生知道吗?”吴排长对不愿意离去的汤晖说道,汤晖听到吴排长的话很感激,她对吴排长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放心的离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