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安行之月夜刺杀

ywbo 收藏 134 198
导读:[B]黄昏时分,天色逐渐暗沉下来。 龙华大街胭脂楼的高墙内传来一下清脆的口哨声,小宝看过左右无人,忙以口哨作出回应。 水狩翻下墙来,与小宝掠到远处一道横巷内,才止步道:“一切布置妥当,依计划在指定的树顶处拉起了钢丝,家伙准备好了吗?” 小宝沉声地道:“当然办妥了。” 水狩一脸淫笑眉飞色舞道:“昨晚花舫上那小蝶真带劲,我都做了一个晚上,到天亮了才鸣金收兵.你那小凤也不错吧,以后回谷定要向莽汉.妖狐他们好好吹嘘吹嘘!” 小宝沉声道:“过了今晚再说吧!” 水狩点头道:“我这人就是这样不好,很易得意忘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黄昏时分,天色逐渐暗沉下来。

龙华大街胭脂楼的高墙内传来一下清脆的口哨声,小宝看过左右无人,忙以口哨作出回应。

水狩翻下墙来,与小宝掠到远处一道横巷内,才止步道:“一切布置妥当,依计划在指定的树顶处拉起了钢丝,家伙准备好了吗?”

小宝沉声地道:“当然办妥了。”

水狩一脸淫笑眉飞色舞道:“昨晚花舫上那小蝶真带劲,我都做了一个晚上,到天亮了才鸣金收兵.你那小凤也不错吧,以后回谷定要向莽汉.妖狐他们好好吹嘘吹嘘!”

小宝沉声道:“过了今晚再说吧!”

水狩点头道:“我这人就是这样不好,很易得意忘形,是了!

小宝心事重重道:“那韋漢勇定是个非常棘手的家伙,要不骨哲花这么大气力专门到铁血请我们,还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包下花舫,准备两个处女给我们!”

寇仲默然半晌,叹道:“看来这次是碰上硬家伙了。”

徐子陵笑骂道:“好了,也不要太没自信了。时候差不多了,走吧!”

片刻后两人翻入了一户大宅人家的院子里,二人穿的都是黑色的紧身夜行衣。小宝把先一步藏在那里大刀和鞭子取出来,佩戴好后,两人窜高伏低,不一会到了瓦背顶,朝胭脂楼远眺细察。

水狩大讶道:“奇怪!为何完全不见明岗暗哨一类的东西呢,难道韋漢勇没得到骨哲想要做掉他的风声?”

胭脂楼后院专用为款待贵宾的十座别院均灯火通明,隐有管弦丝竹之声传来,由于时间尚早,只偶有婢仆在园中走动。

小宝深吸一口气道:“我有不详的感觉。”

水狩呆了半晌,低声道:“是否该打道回府呢?”

小宝缓缓摇头,眼睛射出两道精芒,平静地道:“假若我们未知虚实就临阵退缩,此事将会弱了我们色狼谷在江湖上的名声。”

水狩重重吁出一口心中狂涌而来的豪情壮气,奋然道:“说得好!收了人钱财,替人消灾.怎么都要深入虎穴去捋捋韋漢勇的虎须。”

小宝微笑道:“你看到横系于两树间的钢丝吗?”

水狩目光落在二十丈许外,胭脂楼后院外横跨两棵老榕顶上的空间,由于受树荫月影的影响,运足目力仍难见到自己亲手系上的钢丝,遂摇了摇头。

小宝庆幸道:“若用的是漆黑的索子,在这样月色下,必然无所遁形,我们必须改变计划,就是当肯定韋漢勇到了时,才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击不中,立即借钢丝远扬而去。”

两人藏好身形,轮流监视胭脂楼的情况,静候韋漢勇的大驾。

水狩忽低呼道:“韋漢勇来了,骨哲给的情报还算准确”

小宝翻过身来,探头出瓦坡顶,往胭脂楼的方向瞧去。只见人影幢幢,虽看不清楚来者是谁,但总知道是有大人物到了。十多人鱼贯进入,只留下四名家丁模样的守在门外。

两人翻落瓦面,迅若鬼魅的飞身掠上另一座房子,翻过高墙,落到胭脂楼后院的花圃处,半点不停留的窜上了附近一棵大树枝叶茂密处,居高临下察看形势。

长安大盐枭韋漢勇,同时也是三联帮的副帮主,因为生意上冲突,韋漢勇依靠三联帮人多势众处处打压骨哲这个竞争对手,弄的骨哲苦不堪言,而长安的武林中人,哪个不卖点面子给韋漢勇,更别说和他作对了,唯恐避之不及.所以骨哲才花大代价,到铁血城请色狼谷的人前来刺杀韋漢勇.

无论韋漢勇身边有多少人,他总会一眼就给辨认出来。因他在额上纹了一个吓人的骷髅头。比常人粗壮的大手分垂两边,各提着一个头颅般大而沉重精钢打成的流星锤。只看他盯着二人藏身的树冠沉声道:"二位既然来了,为何不出来一见呢?"

水狩和小宝交换了个眼色,均心中大惊,只得从树上飘落下地.顿时韋漢勇身后涌出数十人将二人团团围住,这韋漢勇果然名不虚传,武艺高强.

韋漢勇扫了两人几遍后才道:“两位身手不凡,不知来此有何贵干。”

水狩急中生智哈哈笑道:“传闻三联帮帮主韋漢勇阁下武艺了得,不才想来亲自验证一下。”整个场地数十人竟是寂然无声,只有火把烧得“僻啪”作响。韋漢勇嘴角逸出一丝不屑的笑意,看样子得要答应时,韋漢勇旁边一个军师模样的人插入道:“假若帮主分别击败两位,二位又有什么彩头呢?”

水狩心中顿时将这家伙的十八代先人问候个遍,故作茫然道:“我们两个乃后生小辈,若对帮主单挑独斗,是否有些不尊敬呢?当然我们要是输了定然任凭帮主处置”,韋漢勇右手边一个手拿铁杖的秃头,将铁杖提起少许,再重重顿在地上,不但发出一下闷响,还似令大地亦微见晃动,狂笑道:“就让不才来侍候两位小哥儿吧!何用劳烦帮主呢?”

小宝淡淡道:“假若阁下输了,可是等若帮主也输了呢?”那秃头立时楞住,双目凶光毕现。

韋漢勇再冷哼一声,道:“我若不亲自出手,也难教你两人心服,来吧!”语毕往前跨出。他踏出第一步时,四周的气氛立时变得肃杀沉重,随着他跨出第二步,一股庞大无匹的凛例气势,朝水狩和小宝迫涌过来。至此二人才切身体会到这长安黑道枭雄的威势。围困着二人的韋漢勇手下,自然而然往四面退开,让出更广阔的空间。小宝和水狩诈作撑不住他的气势侵迫,往后退去,一刀一枪,虚晃作势。后方的人怎知他们意在七丈许外横过空中的钢丝;只要多移后四丈,就可抵达钢丝的下方了。两人心中这时只想到溜之夭夭。韋漢勇气势骤盛,健腕一抖,两个流星锤化成无数反映火炬光芒的红芒。惊人的压力由四方八面挤压而来。两人进退不得。蓦地其中一团芒影,挟着劲厉的风声猛撞往小宝的左肩处。 这时小宝方才惊觉,大喝一声,挥刀挡格。 当的一声大响,小宝跄踉侧撞到旁边的水狩身上。芒影散去,露出状似魔神的韋漢勇,左右两个流星锤,又奔雷掣电的直往失了脚步的小宝推去。狂猛的气流,凭气劲把两人压制得动弹不得,正是要以速战速决的战术,好在手下面前立威。小宝猛撞在水狩身上,后者却出乎包括韋漢勇在内的所有人意料之外,身躯一挺,硬把小宝反撞得往韋漢勇双锤迎去,小宝借力便趁韋漢勇愕然间露出那一丝空隙,挥刀劈入。韋漢勇疾退半步,闷哼一声,流星锤左右合拢,准确无误地把他长刀夹在锤间。“啪!”长刀中分折断。小宝骇然提着断刀后退时,流星锤化作漫天芒影,铺天盖地朝他罩来。此时水狩的长枪由小宝胁下穿出。 韋漢勇被这奇招迫退两步。小宝弃下断刀,接过水狩递来的长枪,大喝一声,变化出千万道光影,罩往韋漢勇。韋漢勇的气势不由窒了一窒,竟闪入小宝枪影里,流星锤迎上小宝的枪锋。水狩这时飞临任少名头顶之上,两手疾往韋漢勇头盖抓下去。“当!”长枪在小宝手中断作两截,小宝鲜血狂喷往外移开。韋漢勇低马坐股,两锤迎上头顶水狩的双掌。“蓬!蓬!”水狩整个人被反震得拋往虚空去。韋漢勇一声长笑,弹上半空,再往两人横移过去。 水狩反手一把扯着小宝的衣领,拉得他和自己一起升高丈余。忽然在虚空中的水狩和小宝一对掌,分了开来,韋漢勇不禁大为骇异,自己一口真气已尽,再无法变招抗敌。“蓬!蓬!”韋漢勇分别架着了小宝的一拳和水狩的一掌,正要借力退避时,脖子竟给一条软鞭由背后绕来捆个结实。然后头顶剧痛,被小宝戳指刺中天灵重穴。“砰!”水狩换气旋身,在他连鞭拋飞前踢中他胸口。韋漢勇胸骨尽碎,鲜血狂喷。三联帮手下等大骇赶至时,两人借反震之力,往上腾升,足尖又点在钢丝处,大鸟般冲天而起往城外遁去。“蓬!” 韋漢勇的尸身这才重重掉到地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