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军营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二节 梦回军营

050721 收藏 16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size][/URL] 虽说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暖和的被窝里但是此时此刻的刘涛却是一丝睡意也没有。妻子又温柔的把头靠向他的胸膛,要是在平时他会很爱惜的把妻子拥入怀抱,而今天他切把妻子推开了,在推开妻子的那一刹那,刘涛又很内疚可是他自己却又不自觉的这样做了,“我这是到底怎么啦?”刘涛也在暗暗的问自己同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5.html


虽说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暖和的被窝里但是此时此刻的刘涛却是一丝睡意也没有。妻子又温柔的把头靠向他的胸膛,要是在平时他会很爱惜的把妻子拥入怀抱,而今天他切把妻子推开了,在推开妻子的那一刹那,刘涛又很内疚可是他自己却又不自觉的这样做了,“我这是到底怎么啦?”刘涛也在暗暗的问自己同时也在告戒自己“这个妻子好呀!人漂亮贤惠作为警察的妻子她很合格,自己平时工作忙三天两头的加班根本没什么空陪她,照顾小孩和家里的老人都是妻子,她从没抱怨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夜就是这样的清净,而刘涛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这时的他是多么的希望自己马上睡觉,第二天好在自己的办公室好好的看看汤晖的来信。刘涛不想在自己的家里某一个角落去看这封信,那样的话他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妻子。





刘涛的思绪穿过时空带他回到了他熟悉的军营,他感觉到了一种发之内心的味道,不错!那是遥远南国军营特有的味道,他贪婪的吮吸着因为这样的味道让他心灵变很平静很倘然。。。。因为他的父亲是当地的一名领导干部,根本没费什么劲要知道区人武部领导都要向他的父亲汇报工作的,肝功能合格他很快就被市征兵办批准入伍了。十六岁的他怀着从小的梦想和去见识一下沙滩海浪,穿着大号的冬季作训服就来到了南国的军营,还没在第一次出门,从此没有了父亲的呵斥母亲的唠叨的兴奋劲里回过味来,就被新兵班长一声“立正”给震晕了。在他身神不宁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拉了拉他的,他小心翼翼的向后看了下,原来是一个脸蛋通红的小女兵。人有时候就是第一印象很重要,他很快就牢记她的模样,也知道了她的名字汤晖,是一名来之天津的女兵。新兵连是紧张的对于在家娇生惯养的他那真是苦不堪言,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忍耐着。





经过二十多天,终于发新服装了,看着脏兮兮的衣服鞋子,刘涛知道它们应该要洗了。对于一个在家从没洗过衣服的人来说,洗衣服变成了天下第一难事。当刘涛提着一双解放鞋来到洗刷台,已经有了很多的男女兵在洗东西了,这个时候没有班长的管束,大家边洗边聊着,大家都很高兴和开心。而很多人注意刘涛一只手提着解放鞋,一手拿着一块肥皂,他们一见刘涛这样就知道这是一个不会自己洗东西的主,便偷笑着。尴尬的刘涛这个时候真是狠不得地上有条缝让他马上钻了进去。“给!洗鞋子要用刷子哦”正是那个叫汤晖的小女兵很大方的把刷子递了过来,“谢谢!”刘涛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到。“我叫汤晖你呢?”小女兵很自然的和他说起话来,“我叫刘涛,我以前在家里根本就没洗过东西,是来到部队要自己洗了,我都是看战友们怎么洗我跟着学的”刘涛低着头自卑的说。“呵呵!没关系的,慢慢学哦,以后就会了,洗东西其实也不难”小女兵很真诚的对刘涛说道。经过洗鞋这件事,还真把两人的关系拉的很近了。当然,在部队男女关系是管的紧看的严的。所以两个人平时不是在能说话的时候是不敢轻易说话的,见到面时也只是笑一笑或者是相互看上一眼。





在一二一的口号声中,新兵连终于要结束了。当新兵们佩带起列兵军衔,那高兴劲真是无发用文字来形容。新兵班长拿了照相机给大家留念,很多新兵都想和自己的班长排长留影,或者是跟自己的老乡及新兵连的关系好的战友照相。然而,刘涛的目光在人情中找寻着汤晖,像似心有灵犀当他们目光对在一起,他们都知道原来对方都在找着自己。刘涛今天很认真的看着汤晖,原来大家穿没带军衔领花帽徽的衣服,一个连的人除了班排长大家几乎是一样的。今天可以不一样的,在英武的军装下汤晖变的是那么的英姿飒爽,白皙的皮肤瓜子脸大大的眼睛,一笑露出一个漂亮的酒窝。“刘涛你今天好英俊哦,我们马上要下连队了,一起照个相吧”汤晖一边说一边示意让拿照相机的战友来帮他们照相,看着透露出羡慕眼神的男兵,特别是王越他们那帮老乡嫉妒冒火的模样。让刘涛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度的满足,刘涛自己暗想“嘿嘿刘涛呀刘涛你怎么就走这样的狗屎运呀!”其实刘涛也明白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天真善解人意的小女兵了,他很喜欢和她一起的感觉,更喜欢听到她那银铃般的声音。每一天看的最大愿望就是见到汤晖,最奢侈的愿望就是能和她说上几句话。可惜!才和汤晖照上一张,就被那些不懂味的男兵女兵的参与而打搅了,刘涛一脸的烦操而那些幸灾乐祸的老乡们更是放肆的尖叫大笑。但是,在后面的三年他们俩也就才照了这一张照片。





接下来的日子,没有什么训练。大家都在等待着分配命令,很多的新兵都希望分到城市里的连队或者是专业强的连队,前者就是刘涛一类人的想法,他们也就只想通过当兵曲线就业而以,在城市长大的当然想呆在城市里。当然刘涛跟他们又有一点不同,他还是为了可以和汤晖能在一起。在牺牲了一包烟的情况下,他通过和一个老兵打听,女兵都会分在机关和总机。后者就是想通过部队脱离农村,不能提干在专业性强的连队转个士官也好。当然,刘涛一类人对此不屑一故,为了图表现农村兵们天还没亮就起来抢扫巴扫地,因为农村兵们受表扬多了,可恼怒了刘涛一类人,他们自己不去做反而晚上偷偷的把工具都给藏了起来,搞的农村兵们起来后找不到工具而急的团团转,刘涛一类人躲在被窝里偷笑。得到班排长报告知道此事的连长气的把全连人集合训话“奶奶个熊,人家要做好事有值得表扬,有的人不去做反而搞破坏,要是给老子抓到,我要剥他的皮!”。人出生以后就有命运就有不同,农村兵们为自己和家人一般都是这样的想法,这是对于刚当兵的刘涛一类人是不可以能理解的。





分配命令在春节前的三天下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