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三十七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汉元一八四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帝国军队再次出发,下一个目标就是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了。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也是俄罗斯在叶尼塞河流域的一个不小的据点,不过历史比米努辛斯克久远些,它是在崇祯元年建造的。  八月二十二日夜,帝国军队沿叶尼塞河分水陆两路抵达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汉元一八四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帝国军队再次出发,下一个目标就是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了。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也是俄罗斯在叶尼塞河流域的一个不小的据点,不过历史比米努辛斯克久远些,它是在崇祯元年建造的。 八月二十二日夜,帝国军队沿叶尼塞河分水陆两路抵达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的哥萨克们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有敌人来袭的情报。因为,米努辛斯克被攻的太快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幸存的,而蒙古骑兵们也分成了几十小队人马,专门在帝国军队前面清扫道路,不留一个活口,保证没人发现帝国军队的行踪。同时,沿途的蒙古各部落纷纷迁移到叶尼塞河沿岸,他们帮助帝国后勤部队运送物资,象驿站一样,每个部落负责一块区域,保证了帝国军队的军火物资源源不断的运抵前线。 悄悄抵达的帝国军队迅速包围了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城,当然为了避免俄罗斯人发现,都离城很远,宫臣为了防止有漏网的,就命令部队暂时停止攻城。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督军米哈伊尔在大清早的美梦中,被手下人给叫醒了:“督军大人,我们被布利亚特人包围了!” 米哈伊尔揉揉发涩的双眼,伸了一下懒腰:“不用担心,布利亚特人只有骑兵,他们是攻不破我们坚固的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城堡的。” “可是督军大人,好象不只有布利亚特人,还有许多其他的队伍,他们也有大炮!” 米哈伊尔吃了一惊:“什么!他们有大炮?” “是的督军大人………”猛然间,猛烈的炮响打断了手下的话,米哈伊尔在屋里都能感觉到那种气势,地动山摇,他知道那不是自己的炮,因为自己总共不过有铁炮八门而已,没这么大的威势。想到是敌人的大炮,他的脸刹那间没了血色。 米哈伊尔想的很对,开炮的不是他们的人,而是帝国军队的炮兵。在帝国炮火的猛烈轰击下,米哈伊尔引以为自豪的坚固城墙抵不住上百颗炮弹不知疲倦的亲密接触,轰然倒塌了。蒙古骑兵们象闪电一般冲进了城堡,猝不及防的哥萨克们乱成一团,没有人来组织抵抗,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慌。 蒙古骑兵们凶狠的展开了拼杀,很快就突到了城堡中心。在这里,他们遭到了阻击,一些哥萨克兵在军官们的指挥下,依据房屋等利用火绳枪对蒙古骑兵展开了截杀。蒙古铁骑在弹雨中损失了五六十人,紧随其后的帝国军队急忙召唤蒙古骑兵退后,该他们一展身手了。二十几个帝国狙击手在士兵们的配合下,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把使用落后火绳枪的俄罗斯士兵给消灭了个干净。 他们准确的射击把一向有点看不起汉人的蒙古骑兵们给看愣了,太准了!一枪一个,说打左眼,不打右眼,蒙古人认为很恐怖的火绳枪与帝国的步枪一比,就象是小孩玩的炮仗。 蒙古骑兵们象在看戏一样,帝国狙击手每消灭一个敌人,他们就发出震耳的欢呼声,还冲狙击手们竖大拇指。这也大大激起了狙击手们的斗志,越打越准,越准就越有劲,等一个敌人都没有了,有人还抱着枪直嘀咕:“明明还有的,怎么就不见影儿了呢?” 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的攻占用了帝国军队一个时辰的时间,由于严禁在城内用炮,所以城堡里的设施基本没受什么损失。这里的粮仓什么的也都保存完好,宫臣立即命令封库,按老规矩,与蒙古人把财物和粮草对半分,在留一半给国家,另一半发给全军士兵。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周围肥沃的土地上粮食快成熟了,宫臣也趁机接收,作为自己的补给。 在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休整了两天,由于当地蒙古人的加入,队伍又扩大了。宫臣在克拉斯诺雅尔斯克留了两个营和五百名蒙古骑兵,因为这里的位置非常重要。 汉元一八四一年九月十八日,俄罗斯叶尼塞斯克督军帕什科夫和手下的哥萨克首领马克西姆·佩尔菲利耶夫和恰卡涅夫两人讨论如何占领达斡尔的土地。马克西姆·佩尔菲利耶夫,在去年从叶尼塞斯克出发,沿河下行经维季姆河口和奥廖克马河口到达达斡尔驻地。他们对达斡尔人的土地和皮毛垂涎三尺,很想得到这块丰美的地方,现在正在讨论该如何去得到这块土地。 马克西姆怂恿道:“督军大人,这块地方根本没有什么政府和军队,那里的土著人很软弱,我们完全可以占领那里,并向他们收取皮毛等实物租。” 恰卡涅夫摇了摇头:“不,那里的土著人一向自由惯了,从来没有人向他们征收租税,我们向他们征收,必定惹起相当的反弹的,一定要小心从事。” 马克西姆反驳说道:“即使反抗又怎么样,我们强大的哥萨克还怕他们不成?” 恰卡涅夫刚想回嘴,可一眼瞥到督军大人正在忧心忡忡的想心事,好象没在听他们的话,就问道:“督军大人,督军大人?您在想什么呢?” 回过神来的帕什科夫叹了口气:“我最近总有点心神不宁的,好象要出事,可又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克拉斯诺雅尔斯克每个月总会有人来通报情况的,可是现在竟然还没有来,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马克西姆把玩着他那柄锋利的小刀,漫不经心的说道:“放心,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说不定是因为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呢。” 恰卡涅夫却表示了反对意见:“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是不能耽搁的,我猜会不会是布利亚特人干的?他们把我们的信使给截杀了?” 马克西姆把小刀向刀鞘里一插:“哎,说不定还是真的,这帮可恶的布利亚特人实在太坏了,屡次袭击我们的人,找机会非得好生教训他们一下不可!” 帕什科夫听了他们的话后,点了点头:“有可能,说不定是他们做的,我们得派人出去看看布利亚特人会不会有什么动作,会不会来袭击我们。” 很快的,二十几个哥萨克飞骑出了叶尼塞斯克城堡。此时的帝国军队正在离叶尼塞斯克一百远的河面上。宫臣邀请了蒙古首领们在木排搭建的临时指挥部里讨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宫臣的意思是还应该把俄罗斯人完全消灭掉。可是,这个叶尼塞斯克是俄罗斯在西伯利亚的两个主要据点之一,拥有铁炮三十门,士兵三千多人,还有其他居民两千多,合起来就有五千多人。这与帝国军队的兵力基本差不多,而且敌人还有坚固的叶塞尼斯克城堡。 这时,一个负责清除俄罗斯外围力量和侦察兵的蒙古首领报告:“叶塞尼克城堡里出来了许多敌人,被我们消灭了十几个,还有几个逃了回去。” 大家都吃惊的相互看了一眼: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帝国军队此次就是要偷袭,这下偷袭可是不成了。 宫臣拉拉他那贼厚实的耳垂,问那首领:“他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大部队?” “没有,肯定没有,他们离这里还有至少四五十里远,让我们给吓跑的,根本就不知道大部队来了。” 宫臣点了点头,又转过头问刚加入的一个附近部落的首领:“你们以前有没有打过叶塞尼斯克?” 那部落首领答道:“打过,可是他们的城墙又高又大,人又多,还有火枪和火炮,我们根本就无法攻打,损失了不少人。” 宫臣轻轻一击掌:“好,这就成了,我有办法了。” 叶塞尼斯克城堡里,叶塞尼斯克督军帕什科夫和手下军官们正在听取逃回来的哥萨克的报告:“布利亚特人,是布利亚特人,大人,他们分成好多股,我们的弟兄都被他们给杀了!” 帕什科夫皱了皱眉头:“布利亚特人?他们想干什么?难道还想攻打我们的城堡么?” 马克西姆笑了:“这帮痴呆的土著人,他们没有大炮,怎么来攻打我们?叶尼塞斯克城堡坚固,粮草充足,又有这么多伟大的哥萨克军队,我们还怕他们什么?想是他们上次的亏没吃够,这次再来一次吧!” 哥萨克军官们都狂妄的笑了起来,他们笑这些土著人自不量力。 帕什科夫轻轻的摇了摇手:“这次他们敢来侵犯我们,说明他们有了援军,或者是有了其他攻城的办法,我们一定要小心从事,不能马虎大意。” “那我们怎么办?”马克西姆问道。 “立即把城堡外面所有的军役人员和移民迁移到城堡里来,派出侦察人员,注意尽量避开布利亚特人。” 恰卡涅夫问道:“难道我们就怕了这布利亚特人不成?” 跋扈的哥萨克军官们纷纷应和:“我们哥萨克还会怕这帮土著人吗?” 帕什科夫解释道:“我们先看看形势再说,如果他们人多,我们就可以先借城堡消耗掉他们的力量,然后出击,如果他们的人少,我们就主动出击,消灭他们!” 很快的,哥萨克的侦骑四出,城堡外面的人也都匆匆收拾财物,撤退到了城堡里。那些移民也接到了发放的武器,他们本来就是流放的囚犯或者是匪徒,民转兵是很容易的。 很快的,帕什科夫就得到了报告:“几千名布利亚特骑兵正在向城堡方向赶来。” 帕什科夫立即命令准备防御,先前预备派出求援的人也没派出,因为这么些布利亚特人是完全可以对付的了的,如果大惊小怪的求援,是会惹人笑话的。 帕什科夫的计划是,先利用坚固的城堡吸引消耗这些布利亚特人几天,布利亚特人是游牧民族肯定消耗不起,他们不能长久支持,等敌人疲惫之后,再利用强大的哥萨克骑兵出击,一举消灭敌人。 应该说帕科什夫的想法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他没有料到的事情是:敌人并不只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还包括了数千拥有先进武器的帝国军队。 这也难怪,自从俄罗斯人进入广袤的西伯利亚以来,根本没遇到什么真正够分量的对手。中亚的鞑靼人和这里的布利亚特人虽然剽悍善战,也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是在他们“强大“的火绳枪的面前,也是无可奈何,尤其是他们建造的城堡更是游牧民族的天敌。 没有大炮的游牧民族根本就无法攻破他们的城堡,最起码目前还没有见过能攻破防御严密的城堡的。叶塞尼斯克城堡整个是由木石结构筑成,以石头为主,城堡长六百一十米,宽四百二十米,高五米,四角建有塔楼,再配上大炮的话,真是难以攻克的要塞。 帕什科夫的盲目的乐观与自信最终导致了他们陷入了全军覆没的境地,宫臣就是利用已经暴露的蒙古骑兵引他们上钩,让他们误以为敌人没什么了不起的,从而放松了警惕,利于帝国军队大部队的潜入。 叶塞尼斯克城外广阔的原野上,几千名布利亚特骑兵在原野上来回奔驰呼啸,烟尘弥天,声势惊人。帕什科夫用千里眼仔细观察着敌情,命令手下:“严密防守,不要轻易出击!” 远处,大批的汉军部队陆续开到了,他们纷纷下了木筏。九月的叶塞尼斯克的白昼时间很短,阳光照射的时间也就平均九个小时左右。天很快的就黑了,趁着天黑,汉军迅速围着叶塞尼斯克构筑工事,挖堑壕。 临时构筑的指挥部里,宫臣和手下军官以及蒙古将领们讨论他们下一步的作战方案。叶塞尼斯克是秘密抵达了,俄罗斯人根本还不知道强大的敌人已经到了他们鼻子底下。可是,这仗还是不太容易打的,毕竟要求的是全歼。汉军四千多人加上两千多的蒙古骑兵,附近部落支援的六百骑兵,总共不过六千多人,而叶塞尼斯克城堡里的敌人却也有将近六千人,双方势力相抵,想彻底包围他们不是简单的事情,可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宫臣手下的一个团长程鹏说道:“师长,如果强攻的话,势必对城内物资造成重大的损失,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引出城来攻打?” 宫臣反问道:“怎么引?他们在城里,谁知道他们能够熬多少时间,再说,他们肯定不会派出所有的人出城作战,我们能引出多少人还不知道呢!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再拖了,必须速战速决!“ “可是我们如果进攻猛烈,敌人撑不住的话,他们必定突围,我们的兵力根本就不足,又怎么能确保全歼敌人呢?” 宫臣与手下军官们讨论了半天,也没有讨论出个结果来。 这时,程鹏又问:“师长,这俄罗斯人没读过《孙子兵法吧》?” 宫臣瞪了他一眼:“废话,这是我们老祖宗的东西,他们怎么能读过?” “从这几次作战看来,这帮老毛子(他虽然是古代人,但跟师长学会了老毛子的称呼)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兵法,他们完全依仗自己火器的厉害来横行一时的。” 宫臣斜睨着他说:“这是自然,玩计策,他们还是孙子!有什么好点子快说,别罗里罗嗦的了,净呕人了。” 22接着说道:“我们可以按兵法上的围三阙一,进行布置。” 宫臣一把抓过地图:“说说看!” 2指着地图说道:“这叶塞尼斯克城一面临水,他们的东面基本不用设防,因为那里是叶尼塞河,重点是西、南、北三个方面。以我们现在的兵力,即使只包围他们的三面也很困难。我们可以在两面虚张声势,虚留一面,在这一面设伏,待他们逃出来后一举歼灭。” 宫臣看着地图问道:“那我们留哪一面呢?” 2团长指着西面说道:“我们应该西面设伏,因为从那里逃跑,他们可以与纳雷姆的敌人会合。” 经过紧张讨论,最后决定:“一个团在叶尼塞斯克的南面,由一千名蒙古骑兵配合进攻叶尼塞斯克;一个营的兵力在北面,由五百名蒙古骑兵配合,虚张声势,对叶尼塞斯克进行佯攻;一个连的人配合当地蒙古人在叶尼塞河的河面上阻击俄罗斯军队;西面正面阵地由一千蒙古骑兵驻守,当俄罗斯人冲出来后,蒙古兵稍事抵抗,就要往两边佯败撤退,尽量把俄罗斯人向口袋里赶,口袋由两个团的兵力组成。” 汉元一八四一年九月十九日早晨,叶尼塞斯克督军帕什科夫登上城堡的塔楼观察敌情,猛然间,他大大的吃了一惊,除了先前的布利亚特人之外,还有穿着古怪服装的军队参与包围。再仔细看看,更令他吃惊,因为这帮人竟有大炮! 帕什科夫仔细观察了一阵后,脸色苍白,匆匆下了塔楼。 督军府里,哥萨克军官们听了督军的话,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他们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军队是哪一支,究竟是什么样的军队。 马克西姆想了想,说道:“我们派往南方的哥萨克说,当地的土著人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古老的东方帝国中国已经有了新的统治者,他们的军队非常强大,有会喷火的武器,当时我们以为他们是瞎说的,即使有他们不会与我们发生冲突的,现在看来,肯定是那古老的中国军队来了!” 帕什科夫点了点头:“这样就不难解释他们为什么有火器了,他们本身就是火药的故乡,而且威尼斯的传教士也说过,他们装备的武器虽然不是最强大的,但数量是世界上属一属二的,如果真是跟他们交手的话,我们就麻烦了,城堡不一定就能守住了。” 他的话在哥萨克军官们当中引起了相当的波澜,在军官们的心头撒下一片阴影。 帕什科夫紧皱眉头:“算了,命令军队加紧防守,一定要小心,有什么情况立即报告,我们看一下形势再说。” 双方就这样相持了两天,九月二十一日,汉军各方面报告:“部署完毕。” 宫臣立即命令准备攻城。很快的,二十多门大炮和上百门的迫击炮那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叶尼塞斯克那坚固的城墙。 十几年了,城墙在沉默,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这场厄运,不知道自己的身躯能不能顶住那无比猛烈的炮火。 红旗一闪,所有的大炮分批开火了,大地在震颤,天空也被夺去了颜色。雨点般的炮弹相继与坚固的城墙接吻,然后爆裂,城墙被一层层的剥去外衣。终于,大门顶不住炮火的攻击了,轰然倒塌。 蒙古骑兵们飞快向城堡里冲去,但是,城里的俄罗斯人在军官们也是自己求生欲望的督促下,拼命用木板等堵住了城门,蒙古骑兵损失了十几个人后,无功而返。 宫臣一见,勃然大怒:“好你个老毛子,竟然跟老子玩这一手。” 他立即命令:“继续给老子轰!” 立刻,许多的炮都被调到了这个方向,这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汉军的大炮一把缺口打开,俄罗斯人就立刻把缺口堵上,汉军再进行炮击,俄罗斯人再拼命来堵。 终于,叶尼塞斯克城堡的门楼经不住这样一来一往的折腾,轰的倒塌了。蒙古骑兵们欢呼着冲向城堡,汉军的炮火也立即开始了延伸射击,替骑兵们开路。 看着南城门被攻破了,叶尼塞斯克督军帕什科夫脸色苍白,中国军队这么强大的火力是自己的火绳枪所顶不住的了,他无力的挥了挥手,发出了命令:“立即撤退!” 这两天,帕什科夫和手下军官们仔细观察了敌情。发现,北、南两面敌人都不少,而且都夹杂着许多装备着火枪的中国军队,只有西面,虽然布利亚特骑兵不少,而且气势也不小,但是基本没有中国军队。所以他们就把西面定为突围方向,在不能守住城堡的时候,利用哥萨克骑兵开路,击溃当面的布利亚特骑兵,然后,突围出去,与纳雷姆的人会合。 城堡西门缓缓打开,两千多剽悍的哥萨克骑兵疯狂的冲了出来。在西面游弋的布利亚特人经过了“顽强“的抵抗后,终于不支,开始撤退了。他们撤退的方向是南北两面,每当有哥萨克追向南北两面的时候,他们就拼命抵抗,逼的俄罗斯逃兵只得向西面逃窜。 刚逃了六七里路,到了一片丘陵地的时候,哥萨克们的马蹄下突然起了爆炸,这下把俄罗斯人都给炸懵了,他们不知道这炮是从哪里打来的。继续逃,继续挨炸,这下,他们才发现,爆炸来自自己的脚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地雷的事情,不知道这是什么恐怖的武器。 人人惶惶不安,但四周静悄悄的,什么人也没有。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前进,如履薄冰,生怕自己的脚下突然发生那恐怖的爆炸。 爆炸不断响起,不停有士兵被那可怕的东西夺去脑袋或者腿脚。帕什科夫的心里陡然闪过一阵阴影:“难道自己中埋伏了?” 他急忙命令:“全体向后撤,转换方向,向北撤退!” 但已经晚了,他们的退路被大批蒙古骑兵和拉线地雷给堵住了。好不容易从叶尼塞斯克逃出来的三千多俄罗斯人被困在了这片丘陵地里。埋伏在这里的两个团的汉军早已等候多时了,他们把如雨的子弹倾泻向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密集成一团,一颗迫击炮弹飞过来,往往炸倒一二十人。更恐怖的是汉军一种叫轰天雷的武器,这种武器是学习当年解放军在淮海战场上利用迫击炮的原理,用铁桶把几十公斤的炸药发射出去。威力奇大无比,往往方圆几十米内没有生还的,都没有伤痕,只是脸上有斑点而已。这种武器制造方便,威力大,只是射程近,只有几十米,最多不过百米的距离,所以一向没能用的上。这次汉军带了三个轰天雷发射器,正好用在埋伏上。 轰天雷一发,只见密集的俄罗斯人立刻倒下一片,一百多号人就这么没声没息的丧命了。汉军武器的恐怖造成了俄罗斯人的恐慌,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们只凭着自己的本能拼命逃窜,没有了统一的指挥,都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作为本能,来时的路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大批的俄罗斯人冲击着由拉线地雷、铁丝网和蒙古骑兵组成的防线。 在他们不要命般的猛烈冲击下,蒙古骑兵们逐渐抵挡不住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