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三十六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由于陆路已经有详细的地图了,所以华欣的部队就在六月十六日集结完毕后出发了,运气好的话,他们可能还会在冯军的前面抵达雅库茨克。六月十九日,冯军率领的部队与自库页岛基地过来的海军部队在雅克萨一带汇合。军队进行了一些整训,还发放了过冬用具,因为基本要留在那里过冬了。每个士兵还发了个木葫芦或者是猪尿脬,当作是救生圈用的。考虑到北面的冬天还是比较漫长的,所以冯军又命令官兵临时扎了二百多个双层的木排,用以装运粮食物资。 六月二十六日,冯军得到先遣队的飞鸽传书,说是已经抵达一条河面宽广,东西走向的大河。冯军一估计,基本是抵达勒拿河了。看来这条航路没有问题,可以大部队进军,于是立即命令大军开拔,同时命令后勤补给人员,在大军开拔五天后,立即开始向雅库茨克运送物资,以后,每五天一送,一直运送四拨。 九月六日,雅库茨克城,俄罗斯雅库茨克督军彼得·波特罗维奇·戈洛文正在翻看着刚刚从土著居民手中征来的实物租:动物的皮毛。自己这个职务可是费了不少工夫才得来的,干上几年,捞足了后,就可以回去了,这地方虽然真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比其他地方好多了。这里的土著人性格温和,容易控制,十几个人就能控制一个部落,绝对的安全,不象叶尼塞那地方,经常受到布拉特人的袭击。 突然,一声“报告”打断了他的美梦。戈洛文不耐烦的问道:“什么事情?” “督军大人,我们出去收租的弟兄发现了情况!” 一个哥萨克从卫兵的背后闪了出来,急促地说:“督军大人,我们的西南面发现了大批的不明身份的军队!” 戈洛文一愣:“这个地方除了我们哥萨克的军队外,还有什么军队?那些土著人是没有什么军队的。没看错吧,不是我们的人?” “没看错,督军大人,他们都是沿着河流而来的,穿着古怪的衣服,打着兰色的旗子,上面画着一个长长的可怕的动物!” “有多少人?” “多,多极了,督军大人,”那哥萨克一脸的惊恐,“那船一眼望不到边,河面都被他们的船给占满了!” 戈洛文心里直嘀咕:“这究竟是哪部分的军队呢?” 他又问道:“距我们这里有多远?” “八十多里吧!我见势不妙,就赶紧骑马赶回来了。” 戈洛文在心里大体估算了一下:“如果顺风顺水的话,估计明天就到了!” 他赶紧命令:“立即派人去通知上中下维柳伊斯克、维尔霍扬斯克,告诉他们收缩兵力。还有,立即命令所有士兵和移民立即进入城堡进行防守!” 戈洛文回到书桌旁,提笔写了一封求援信,找来一名哥萨克,让他火速送到叶尼塞斯克去。看着哥萨克远去的背影,戈洛文松了口气:土著人没有火器,所以他们无法攻城,而且,只要能坚持一阵子,叶尼塞斯克的军队就会来援,到那时候………戈洛文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没想到的是:来的军队是从火药的故乡来的,不但来了五千多人,光陆地上用的火炮就三十多门,更不用说舰炮和迫击炮了;还有就是,信是永远送不到叶塞尼斯克了,汉军特遣队已经在路上等着,专门截杀俄罗斯人的使者。 九月七日中午,一个哥萨克慌慌张张的闯入戈洛文的房间:“来了,来了,督军大人,敌人来了!” 戈洛文慌忙来到城墙上,一看,真象寒冬腊月了兜头一盆凉水,真是凉透了。密密麻麻的船向雅库茨克过来,两岸上,无数步兵在向这里推进。用千里眼一看,吓的他差点没把千里眼给掉了。 那船上都是大炮!岸上的步兵也推着大炮!这是哪个国家的军队呀?没听说这里有什么强大的军队呀? 在俄罗斯人胡思乱想的当口,帝国军队已经包围了整个的雅茨库克城。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陆地上的部队迅速安营扎寨,舰队远远的抛下了锚,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雅库茨克城。 冯军从船上下来,围着雅库茨克城看了看。雅库茨克城平面呈矩形,南北九十丈,东西长六十丈,三面围以木墙和2丈宽的壕堑,城东朝向勒拿河。靠陆地一侧墙上盖有塔楼,塔楼下辟城门,上设岗哨,在临河一侧建有两座带住房的塔楼。俄国军役人员的住处在城外,护以木栅和刺障。得知有敌人入侵的时候,戈洛文连忙把所有的士兵都缩到城里,这样可以负隅顽抗。 由于当地林木资源非常丰富,再加上这雅库茨克又建的晚点,这里地广人稀,缺乏必要的劳动力,所以整个城堡还都是木质结构的,看起来倒还雄伟。 冯军冷冷的一笑:“真是一副空架子,对付土著百姓可以,想对付我汉军?没门儿!” 一个参谋看着俄罗斯人的城堡,奇怪的问道:“司令,这俄罗斯人怎么用木头建城堡?不怕人用火烧么?” 冯军哼了一声:“他们以为没人敢来摸老虎屁股!” “司令,看他们不少建筑是用木材建筑的,那我们干脆用火攻吧!省事,省力!”远征军的副司令马贤(由于马贤以前把付志打的很惨,这两家伙是冤家,所以就把马贤调到了东北军区)建议,“把这帮家伙,变成烧烤!既省时,又省力!” 冯军瞪了他一眼:“有这座现成的城堡会省我们多少事?而且里面的财物、物资肯定不少,能不能讲点经济效益?” 马贤眨巴下眼:“司令,什么叫经济效益?” “笨蛋,就是赚钱的拉!”冯军阴阳怪气的回答道。 马贤挨了顿训,眨巴着小眼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赚钱还得去拉? 冯军命令所有军队就地休息,然后他又和马贤讨论了一番。从皇帝给的情报中可以知道,俄罗斯人在这一带还有四个据点,这几个据点的兵力比较分散有一二百人守卫不等。因此,冯军决定先对这几个据点进攻。他命令马贤率领一千人马,先把勒拿河沿岸的三个据点拿掉,再把雅那河上的据点给拿掉。 第二天,马贤率领部队出发了,冯军就开始准备对付雅库茨克的两千多敌人。 冯军在三军将士酒足饭饱之后,立即召开动员大会。首先就把当地的鄂温克人(俄罗斯人称他们是雅库特人)找来,让他们叙说俄罗斯人的残暴(找人翻译的时候,自然要添油加醋,说这俄罗斯人想把所有中国人都变成他们的奴隶),激起士兵们对俄罗斯人的仇恨。刚喝过酒的士兵们一是受酒精的刺激,二是被俄罗斯人的凶残给激怒了,纷纷狂呼:“踏平雅库克!(雅库茨克太拗口了)” 大战正式开始了,帝国军队秉承一向的传统。先用大炮说话,二十多门大炮(马贤带走了一批)和帝国军队带来的一百多门迫击炮对准雅库茨克展开了猛轰。帝国炮兵阵地上腾起股股的黑烟,烟柱四起的炮弹落处,断木直甩半空,石块满天飞起,中间还夹杂着猝不及防的哥萨克士兵的血肉。雅库茨克城顿时尸肉横飞,嚎啕四起,整个的城堡已完全裹卷在团团尘烟之中。 戈洛文这时候正在督军府里与手下的哥萨克军官们讨论该如何防御。由于新建了维尔霍扬斯克城堡,不少的火药和士兵被派到了那里。现在整个的雅库茨克只有正式官兵八百四十名,哥萨克一千多人,铁炮也只有十几门。哥萨克军官们意见不一,有人主张利用哥萨克骑兵快速突击一下看看,有人主张固守以待援。 两方面争的很厉害,戈洛文知道不论哪种意见,都要明白这古怪的军队的火炮的威力有多大。现在看来,这支军队很可能就是那传说中的古老的东方帝国——中国的军队。 正想着对策呢,突然,爆炸声四起,屋里的人们能够觉察出来的,只是一个持久不息的响雷,巨大的响声让他们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别的声音,大地都象在颤抖。 帝国军队的炮击进行了三轮就停止了,冯军一挥手,无数汉军就冲向雅库茨克城。戈洛文带着手下军官们在炮击停止不久就来到了城墙上,指挥手下士兵开始抵抗。 剽悍的哥萨克骑兵在城墙上同样也能作战,他们利用火枪拼命抵抗,而俄罗斯人的铁炮和开火了,虽然没有汉军大炮的威力,但也给汉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冯军见这阵势,立即命令部队撤兵。第一轮试探性的攻击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帝国军队损失了十多人。戈洛文见汉军停止了进攻,也连忙布置手下加固被炸辉的城墙,清点伤亡,由于汉军炮火来的突然,还向城里延伸,所以俄罗斯人损失了四十多人,许多木制房屋还着了火,总算火势不大,被及时扑灭了。 冯军撤兵后,对进攻进行了重新部署。在城南,冯军自己亲自指挥,设置挡牌木垄,汉军士兵躲在后面,利用帝国军队火枪射程远、威力大的优势与俄罗斯人展开对射,用二十门迫击炮做火力压制;在城北,派遣一个团的兵力隐蔽前进,用十门大炮猛烈轰击;在城西,又命令一个团的兵力攻击,同样也用大炮做火力压制;又令舰队在勒拿河上密布战舰,利用舰炮对雅库茨克城进行轰炸。每路都稳打稳扎,俄罗斯人稍有松懈,就逼上去,让他们顾头不顾腚,四面挨揍,找不着北。 帝国军队再一次发动进攻,只要俄罗斯人的大炮不响,汉军的大炮基本也不发话,只是偶尔看哪个地方不顺眼就轰一炮。比如俄罗斯人的塔楼什么的,都被汉军的炮火给轰上了天。如果俄罗斯的炮敢放一炮,马上汉军的大炮就会跟踪而来,还真有股不把这门大炮变成垃圾,势不罢休的劲头。 虽然帝国军队的大炮不发话,可是城头上的哥萨克们却象在地狱里一样:同样的距离,自己的火枪打不到人家,而人家的子弹却能打过来。给哥萨克们造成最大心理压力的还是帝国军队的狙击手们,他们的枪法是哥萨克们的噩梦。 受几次战斗中狙击手的作用影响,帝国军队中非常重视对狙击手的培养,每个排都有自己专门的狙击手。这些狙击手使用的是帝国制造的新式步枪,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他们瞄上谁,就等于给谁下了阎王帖子了。短短一会儿工夫,就有百余哥萨克去见他们万能的主了。 戈洛文再也坐不住了,这样下去,一天工夫,他这两千来人就得报销。他赶紧召集手下的哥萨克军官们讨论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哥萨克瓦西里·波雅尔科夫提议:“我们必须利用我们哥萨克骑兵的快速冲击,击溃敌人,他们的兵力比我们多不出多少来,而且还分散成了四面,我们完全可以集中兵力消灭他们一路!” 先前反对出击的哥萨克们也纷纷点头,因为照这个情况下去,他们是守不了多久的。戈洛文立即组织了六百名哥萨克骑兵准备出击。 中午时分,雅库茨克的东门突然打开。数百名哥萨克挥舞着战刀,催马冲出了城。正在小心翼翼的向前推进的帝国军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由于距离不远,所以很快就被哥萨克给冲进了队伍。哥萨克们挥舞战刀猛劈猛砍,许多帝国士兵倒在了刀下或者是马蹄下。 所幸的是,帝国军队采取的是层层推进的方式,一队被击溃,不影响后面的部队。醒过神来的帝国军队士兵立即开始进行反击,他们都是由原先明朝的辽东铁骑的人(冯军认为,要对付凶狠剽悍的哥萨克,就得用同样剽悍的辽东男儿),虽然没有战马了,也同样凶猛剽悍,而且这一年的训练,也是大有成果的,他们的纪律性、组织性大大增强。帝国士兵们几人一组(反正临时搭上几个,就组成一组,也不管训练时要求的三个人了),利用刺刀与哥萨克们展开了搏斗。 骑兵的威力在于他们的快速突击,在快速奔驰中他们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如果速度停下来,他们还不如普通的步兵。帝国士兵们用刺刀向马上猛捅,不时还打下冷枪(这部分帝国士兵都是由原先的辽东铁骑组成的,他们都非常喜爱战马,这次由于是从水路进攻,没有战马,因此不伤马,专找人算帐,顺便为自己捞匹战马)。这六百多哥萨克原指望利用突然的袭击使帝国军队陷入混乱之中,谁成想,这帮家伙竟然是如此的剽悍,而且也是如此的训练有素。没经过什么正规训练的哥萨克的缺点这时就显现出来了,一击无效,锐气立刻丧失,而且缺乏相互间的配合,陷入了混战之中。 很快的,六百多哥萨克损失了一半多人,一些哥萨克见势不妙,拨转马头就向后逃。一有带头逃跑的,其他哥萨克的士气瞬间跌落到了顶点,每个人都拼命向后跑,无心恋战,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离这鬼地方,回到城堡里去。 但,这时候已经晚了,其他地方支援过来的帝国军队已经到了(这城堡小,支援也就一点距离而已),围住了哥萨克士兵。只有二百余人逃脱包围,拼命向城堡奔去,但他们的灾难还没有结束,死神再一次降临他们的头顶。 冯军在见到哥萨克冲出来后,一面派人过去支援,一面命令炮兵对准城门口的方向,等敌人一退回或者一出来都给他们一阵火锅尝尝。 等这帮哥萨克脱离包围圈时,帝国军队的炮兵们动手了。一枚枚炮弹准确地在哥萨克们的马队中炸开,哥萨克骑兵们被炸的人仰马翻,死伤惨重,最终能回到城堡的也只有不到十六个人。 这一仗,汉军损失了百余人,共俘虏哥萨克七十三人,杀五百二十一人,获得战马三百余匹。冯军让俄罗斯人的反攻给气红了眼,一个劲的嘟囔:“狗娘养的老毛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当帝国军队下午再进攻的时候,俄罗斯人都躲到了木墙的后面,他们利用在木墙上挖的射击孔进行抵抗。 见这形势,冯军立即命令集中起八十门迫击炮,要利用迫击炮攻城。 迫击炮分量轻,携带方便,另外抛物线高,打山地游击战很适合,从这个山头打另一个山头,方便的很,也可以用来对城里进行攻击,因此冯军就带了不少的迫击炮。 现在冯军要利用帝国制造的迫击炮的另一个功能:平射。中国军队可以说是最早利用迫击炮平射攻击的了,当时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刘伯承有感于迫击炮攻击敌人的据点不方便,就想用迫击炮进行平射,所以就由炮兵主任赵章成(这人大名鼎鼎,大渡河,三枚炮弹把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给击退了,立下了大功)在129师全师范围内抽调了20余名迫击炮手和有经验的指挥员,组成迫击炮平射和特种射击研究班,向迫击炮的平射发起了技术攻关。经过三个月的辛勤研究试验,试制成了迫击炮平射的拉发装置,试验发射一举成功。所以帝国的军火专家们也就给帝国所有新制造的迫击炮都装备了平射功能。 冯军要利用迫击炮的平射功能,把敌人的木墙炸开个口子,也不顾是不是要保留城堡了。为了一击成功,冯军命令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到南城这块,其他两个方向,都留少量部队进行防守。为了保证西、北两面不出岔子,用了半天时间,帝国军队先在西、北两面挖掘了大批的壕沟,布置了大量防止敌人突击的防御工事。 这时候,天已经晚了,为了防止敌人趁夜漏网,也为了减少士兵们的伤亡,冯军决定第二天再攻击。 帝国军队在这里磨刀霍霍,雅库茨克的哥萨克们却陷入了恐慌之中。自从进入这广袤的西伯利亚以来,除了布拉特蒙古人还给他们造成不少麻烦外,一路都是一帆风顺的。没人是他们的对手,可突然来了比他们还剽悍还凶狠的军队,这真令他们无所适从了。防守不行,突击又是几乎全军覆没,还损失了四分之一的人手,该怎么办呢? 哥萨克们都集中到了教堂里祈祷,希望他们万能的上帝能为他们指出一条明路。然后,大家都一起回到戈洛文的房间里,因为都还得想出个办法来。文书官巴赫捷雅罗夫看着戈洛文,嗫嚅着说道:“我们不如与他们谈判议和吧!” 望着桌子上摇曳的烛火,戈洛文点了点头:“我们应该谈判,我们必须要弄明白他们的目的,如果能保住城堡就最好,不能保住的话,我们还可以撤退到叶尼塞斯克去,等来年在反击。” 哥萨克军官们纷纷点头,表示赞成。由于俄罗斯人没有人懂得汉语,所以他们决定派个懂得雅库特语(就是鄂温克语)的人去与包围城堡的野蛮人谈判。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从空中露出半张红脸,帝国军队就开始积极准备准备对雅库茨克进行攻击了。正在中军大帐里与手下军官们讨论进攻的细节的时候,卫兵来报:“城堡里有人打着白旗,出来了!” 冯军与手下军官们相互看了一眼,他们都有同一种念头:“这洋鬼子想投降了?” 冯军立即命令摆开阵势,让那使者进来。俄罗斯人的使者就是懂得雅库特语的巴赫捷雅罗夫,虽然他也算是个有勇气的汉子,可是看着汉军的气势也不禁暗暗吃惊。哥萨克一向借着威力强大的火器去对付那些温和的土著人,而现在,这帮野蛮人个个好象都有火器,一点也不比他们的差! 巴赫捷雅罗夫一边观察着敌人的装备,一边紧张的思考着该如何应对!一定要表现的不卑不亢,上帝在我们的一边!他用手在胸前划着十字。 进到冯军的中军大帐里,巴赫捷雅罗夫极力的用雅库特语说话,冯军听了半天,有点明白是什么语言了,就让人把鄂温克翻译找来。这样,双方才正式开始进行了谈判。 巴赫捷雅罗夫说道:“尊敬的将军阁下,我们一向没有与贵军发生任何冲突,不知道贵军为什么来进攻我们?” 冯军冷笑道:“这是我们大汉帝国的领土,你们来到我们的领土上,还问我们为什么来进攻你们?” 巴赫捷雅罗夫辩解道:“我们询问过当地人了,他们没有任何的主人,他们也没有国家,怎么能说这里是贵国的领土呢?” 冯军猛的一拍桌子:“我说是,那就是!没有原因!” 巴赫捷雅罗夫一下让这无礼又蛮横的话给噎住了,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呀!他连忙转换话题说:“既然贵军认为这是贵国的领土,那就请允许我们撤离贵国的领土!” 冯军点了点头:“算你还识相,我们允许,不过,你们必须交出武器和所有的财物!” 巴赫捷雅罗夫大吃一惊:“这不行,将军,我们要用武器防身,而且财物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贵军这样做,不就是强盗的行径了吗?” “哈哈!强盗?”冯军站了起来,用双手撑住桌子,紧盯着巴赫捷雅罗夫,“说我们是强盗?那你们又是什么?你们到处烧杀抢掠,又是什么?要武器?还想再打回来吧?你们不去欺负别人,别人是不会去骚扰你们的。财物?那都是你们从当地百姓手中抢来的,是我大汉帝国的东西,没要你们赔偿侵略我国领土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听完翻译过来的话,巴赫捷雅罗夫拿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需要回去和我们的督军商议一下,再给你们答复!” 冯军点点头,一挥手,一名士兵拿过一支香,冯军把它点燃:“看到这支香没有?” 巴赫捷雅罗夫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点了点头。 冯军说道:“我给你们一注香的工夫,等香烧完了,你们还没有什么答复,我们就开始攻击了!” 听完翻译的话,巴赫捷雅罗夫连连应是,也不顾什么风度了,连滚带爬的跑回城堡。看着他跌跌撞撞的样子,冯军哈哈大笑。 一旁的参谋问道:“司令,他们恐怕不会答应吧?” 冯军冷冷一笑:“还就怕他们答应,皇上有旨,格杀勿论!” 回到城堡里,巴赫捷雅罗夫急急忙忙的把汉军的条件说了出来。哥萨克们象炸了锅一样,纷纷表示不投降,他们本身就是亡命之徒,来在远荒之地为的就是求财,连财都没有了,还干个什么劲?戈洛文也下定决心要死守了,因为他坚信叶尼塞河的俄罗斯军队肯定会来支援他们的,到时候,里应外合,肯定能击败敌人。 戈洛文对哥萨克军官们说道:“野蛮的敌人在向我们天主的信徒们挑衅,他们要掠走我们的财产,那大家愿不愿意把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财产拱手让给别人?” “不愿意!”哥萨克们怒吼。 “我们有坚固的城堡,充足的粮食弹药,而且我们的援军很快就会到来,我们不会失败,失败的是他们!”戈洛文继续鼓动。 “乌拉!乌拉!” 帝国军队的阵地上,冯军知道哥萨克们肯定不会投降,于是积极准备进攻。具体策略是:先利用迫击炮进行平射,炸开敌人的大门,然后变平射为正常射击,摧毁敌人在里面的防御,由骑兵部队(帝国军队本来没有马,可是缴获了三百多匹马,正好装备了那些在明军中服过役的辽东士兵)从打开的缺口进行快速冲击,冲进去后,一定要造成敌人的混乱,多砍杀敌人的军官,然后再是大部队的冲锋。 一注香渐渐燃尽了,冯军一挥战刀:“开炮!” 轰轰!上百门炮分四批轮流开火,雅库茨克城南面这一段的城墙有三十几丈左右的围墙全被帝国军队炸没了。然后,一个爬在树上的士兵利用红旗指挥炮兵们继续轰击城里的目标。三百多名帝国骑兵挥舞着战刀冲向城堡,城堡里的哥萨克们被帝国炮兵们给轰的找不着北了,他们的督军戈洛文的大腿也被炸飞了,没了统一指挥的哥萨克们象没头的苍蝇一样,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 帝国骑兵们飞速的冲进了城里,立刻兵分几路,来回冲杀。许多哥萨克还没从刚才的炮击中回过神来,雪亮的钢刀从头上闪过,一颗带着惊恐表情的头颅就飞了出去,有时,不知觉中,胳膊就与身体分家了。骑兵们牢记冯军的嘱咐:“要快,不要恋战,四处乱转,把他们给搞晕乎了;要狠,不要净砍脑袋,要多砍胳膊,让他们叫出声来,动摇他们的军心!” 当帝国军队后续部队冲过来的时候,满眼的凄惨,有的哥萨克被炸的支离破碎,身子只剩个半截,肠子流了一地,还有的哥萨克就是挨了骑兵的刀的,大多数都抱着胳膊在那里惨呼。帝国士兵们也不客气,上去一一补上几刺刀或者几枪,因为司令有令:不留一个活口! 当帝国军队冲到城堡中央的教堂时,遇到了麻烦。二百多哥萨克依据石建的教堂拼死抵抗,他们还有五门炮在里面。帝国军队一连发动了三次冲锋,损失了二十多人,但仍没攻下。接到报告的冯军恼了,命令:“炮兵是干什么吃的?所有大炮都给我拖上去,把那座教堂给老子抹平了!” 接到命令的炮兵们纷纷把大炮给推了过去,黑洞洞的炮口都瞄准了同一个地方——教堂。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二十多门大炮和上百门迫击炮同时开火,真个是地动山摇,碎石四射,硝烟散去,雄伟的教堂已经变成了乱石场了。 占领了雅库茨克城的帝国士兵们立刻开始了善后工作,有的运送尸体,有的寻找有没有漏网的敌人。由于帝国军队的刻意保护,粮仓等设施基本没受到什么损失,从仓库里找到了足够两千人吃一年的粮食,还有四万多张黑貂皮、一万张黑狐皮、三万张松鼠皮,一万张其他的皮毛。 摸着黑貂皮,冯军乐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说:“好,好,不虚此行!” 这可是上好的皮毛,如果运到帝国境内的话,可以赚不少的钱。冯军又视察了一下整个的城堡,决定把城堡搬迁到勒拿河的东岸,因为这样也利于将来防范从西面过来的敌人,当然,这旧堡也就凑合着用。 汉元一八四一年九月十六日,陆路上过来的帝国军队赶到了新哈尔滨(就是雅库茨克)城。两路大军正式会合了,冯军命令沿勒拿河建立三个城堡,这三个城堡要间隔不远,能相互支援。四批补给物资陆续运到了这里,十月一日,远征另外三个据点的帝国军队也传来捷报:在副司令马贤的率领下扫平了那三个俄罗斯据点,所有敌人一个没留。冯军立即又派了一个团的兵力到那三个据点去,加强那三个据点的防御。十月六日,新的城堡建成了,新城堡采用的是砖木结构,由于临时搭建,所以先建了长三里,宽两里的城堡。城堡周围还及时种上了粮食,各项过冬的准备都做好了。 在这漫长的冬天里,冯军组织士兵们练习在雪地里的作战,四下探察地形。为了减少枯燥性,同时也加紧训练士兵,冯军和马贤组织了打猎比赛、雪橇比赛、滑雪比赛等。打猎既锻炼了士兵们的反应能力、射击水平,也在奔跑中锻炼了士兵们的体能,攒下的毛皮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雪橇和滑雪,使士兵们适应当地环境的能力大大增强。 冯军这里大获全胜,那远征叶塞尼斯克的西北军区又怎样了呢? 由于帝国对将来进军西伯利亚极为重视,所以把蒋龙的第十五军团部署在唐努乌梁海的乌里雅苏台(唐努乌梁海是乌梁海三部之一,因境内有唐努山而得名。它位于科布多和乌里雅苏台的北部,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从战略上讲,是外蒙古的北方屏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东南土谢图汗部,南赛音诺颜部,西阿尔泰乌梁海,西南扎萨克图汗部,北俄罗斯)。第十五军团第三师就驻扎在叶尼塞河上游的库苏古尔湖一带,这个师的师长是宫臣。他在六月十九日接到了军团司令蒋龙的命令,要他配合布拉特蒙古部落对叶塞尼斯克开战。 宫臣这个人,本身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当初从军的目标很简单:能混个士官然后退伍,就可以了。没想到,突然间跑到了古代,一战一战的打下来,竟然当上了师长,所以他对目前的状况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帝国对日本的处理,在他看来,至少要来个东京大屠杀。这家伙是典型的大中华主义者,生平有三恨,一恨没赶上抗日战争,二恨没赶上抗美援朝,三恨没赶上珍宝岛之战。自从司令蒋龙把要对付老毛子的信透给他后,他就一门心思放到了收集情报上。一年的时间里,俄罗斯在叶塞尼河流域的兵力部署,该地区的地形地貌都基本被他给摸清了,还有针对性的进行了训练。 一听说要对俄罗斯开战,宫臣是高兴的一蹦三尺高:“苍天可鉴!老天有眼!” 宫臣立即派人去召集喀尔喀蒙古的布拉特人,告诉他们:“皇帝陛下有旨,要我们协助你们对付可恶的俄罗斯人!” 布拉特人很高兴,在十一天里集结了一千五百名骑兵,另外其他几个部落的蒙古人也纷纷表示支持帝国军队对可恶的俄罗斯人的进攻,也派来了两千多骑兵。宫臣把留守的任务交代给了副师长,然后亲自率领一个旅的兵力,在两千多蒙古骑兵的配合下,向俄罗斯在西伯利亚中部的大本营叶尼塞斯克进军,同时,还派遣了两个团的兵力和一千多蒙古骑兵去袭击库兹涅斯克。 首先需要进攻的是叶尼塞河上游的米努辛斯克和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城堡。米努辛斯克城堡是俄罗斯人与帝国在叶尼塞河流域最接近的城堡。帝国大军顺水路,沿叶尼塞河顺流直下(主要的运输工具是扎制的大型木排,每个木排可以装载百余人),在汉元一八四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抵达米努辛斯克城外,并迅速包围了米努辛斯克城堡。 宫臣这人最大的好处是做事干净利落,当然有时也不考虑后果,只图个痛快。他先集中了上百门迫击炮,对准米努辛斯克城堡的南城墙就猛轰。四百多发炮弹射出后,米努辛斯克的城堡就被抹掉了一百多米,早已按捺不住的蒙古铁骑飞一般的冲向城堡。 蒙古骑兵的凶悍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他们对一直欺压、屠杀自己的敌人是毫不留情的。蒙古骑兵的马蹄过处,一片狼藉,等帝国军队们冲进城堡的时候,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幅令人作呕的图画:四肢不全的尸体,踏的血肉模糊的脑袋……。整个战斗,从帝国军队开始炮击,到最后一个哥萨克的脑袋飞上了天,用了不到半个时辰! 宫臣兴致勃勃的带着手下捂住嘴的军官们到处视察战场,看着遍地的俄罗斯人的尸体,他很满意:“啊,真痛快,老毛子,这下让你们也尝尝我们中国人的厉害!哈哈!” 尖锐的笑声让手下几个军官在大热天里觉得寒毛直竖。 这时候,蒙古布拉特部落首领德卡骑着马飞快的跑来,他的身上,还有马的身上,到处是血,马腿上还有黑乎乎的脑浆,马脖子上挂了两个人头。德卡兴奋的问道:“将军怎么样?” 宫臣一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真不愧是蒙古好汉,成吉思汗的后人!” 德卡听了宫臣的夸奖,得意的仰天大笑。 笑完了,他问宫臣:“宫将军,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们很残忍?” 宫臣转过头看了看手下军官们,微笑着说:“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刀枪!” 德卡跳下马来,紧紧握住宫臣的手:“宫将军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刀枪,我们的冷酷是对待我们的敌人的,对于朋友,我们是肝胆相对!” 为了解决士兵们的心病,宫臣决定召开一次大会。很快的,士兵们就被集中到城墙外面的空地上,宫臣站在城墙上大声的说道:“我知道弟兄们还在疑惑我们为什么来攻打俄罗斯人,我们为什么那么残忍的杀了他们,那我现在就让大家知道一下原因。” 四百多名被解救出来的蒙古妇女和儿童被带到了城上,宫臣指着他们说道:“大家看看,这就是我们的蒙古同胞,她们被这帮可恶的俄罗斯人折磨成了什么样子?这些俄罗斯人来到我们的土地上,屠杀我们的同胞,掳掠我们的姐妹,大家说说,我们对他们该怎么办?” “杀!”将士们齐声怒喝。 接着又有许多当地的蒙古人(帝国军队在进攻的时候,已经通知当地的部落帮忙)叙说俄罗斯人的凶残,将士们的怒火和仇恨被激发出来了。 解决了士兵们的心结,宫臣就开始准备向下一个目标进军了。他留了一个营和三百名蒙古骑兵在这里,修补围墙,打扫战场,同时还召集了附近的蒙古部落来帮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