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二十五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刘海宁和诸葛明他们进行了紧急的磋商,对于攻明的问题,包括刘海宁、诸葛明、伍子方在内的大多数军政官员都主张进攻。  但是,太原的李信却紧急来信,希望汉王不要急于攻明。他提出了两点意见,首先就是崇祯皇帝的问题让人难以解决,其次,明的内部虽然已经腐朽透顶,但是他们还有相当坚硬的外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刘海宁和诸葛明他们进行了紧急的磋商,对于攻明的问题,包括刘海宁、诸葛明、伍子方在内的大多数军政官员都主张进攻。 但是,太原的李信却紧急来信,希望汉王不要急于攻明。他提出了两点意见,首先就是崇祯皇帝的问题让人难以解决,其次,明的内部虽然已经腐朽透顶,但是他们还有相当坚硬的外壳,那就是明军的几十万军队,汉军在攻击的时候肯定会遭到不小的伤亡。明军内部现在的派系很多,汉军大敌当前的时候,他们暂时消除相互间的成见,携手共同对付汉军,但当汉军的威胁稍微解除一下的时候,他们就又会窝里斗起来,让他们自己消耗自己,自己毁灭自己不更好吗? 刘海宁向手下官员们出示了李信的意见。诸葛明立即表示赞同:“明内部的确很多,相互之间都有相当的仇恨,我们向他们紧逼的时候,为了不被我们吃掉,他们会团结一致来对付我们。如果我们暂时停止进攻,他们就会放松对我们的警惕,自然就有闲心来勾心斗角了。这样,我们肯定可以坐收鱼翁之利了。 其他官员大部分都赞同他的意见,也都认为李信的点子不错。刘海宁习惯性的摸摸下巴:“对明的大规模进攻可以停止,不过一些小的攻击还是要进行的。大同、宣府要拿下,避着明军退守居庸关,其他的么,就暂缓吧,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对付满清的身上,不能让他们有丝毫的喘息机会。” 高峰笑着说:“满清内部有没有内讧啊?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利用?” 诸葛明摇了摇头:“从木龙传来的情况看,满清内部矛盾是有的,但都无关大碍,不像明的内部那么厉害。” 内部统一意见后,刘海宁立即颁布命令,列举大明十大罪状(像“信用阉竖”“任用贪官”“无故攻汉”等等),说明王朝已经惹的天怒人怨,为了上应天命,下体民心,自己将于明年九月登基称帝。同时移檄明的原属国暹罗、缅甸、安南、占城、琉球、朝鲜以及南洋诸国,告诉他们自己将成为中原之主,要求各国承认大汉的宗主国地位。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刘海宁命令李信继续向北进攻,务必占领宣、大,命令洪查、冯军和房昊天加紧对满清的围击。 刘海宁又开始着手对内部事务进行处理。他一连召开了六次内阁会议,对今后国家的政策法规进行了研究。也邀请了许多社会贤达,地方名流讨论国家大事(这种做法倒也为刘海宁取得了一个礼贤下士的美名)。 经过长时间的论证,加上前一段时间执政的实践,刘海宁他们心里基本有个底了。首先就是君主制度绝对不能取消,因为在当时人们的思想里,不可能没有君主,而且君主的权力还必须很大,否则百姓就会认为君主是个傀儡,没什么作用的。 其次,民主改革只能缓慢推行,不能操之过急,必须先从思想上解放人们,使人们有了民主思想之后,百姓才能逐渐接受各种民主思想。 刘海宁颁布大汉王国法典,分为刑法、民法两大部分。刑法有相当一部分是延续明朝的法律,只不过像割耳、刻字这一类的残害身体器官的刑罚废除,死刑只保留绞刑,一些肉体的刑罚像鞭笞、打板子等保留。废除株连制度,缩小了死刑的范围,辱骂皇帝这一类维护封建统治者尊严的死刑一律转换为其他的刑罚。扩大流放的适用范围,凡量刑期在三年以上的一律流放到边疆去服刑。设立缓刑这一新鲜观念,在缓刑期内,犯人何以回家,但是必须拿出工作时间的一半来为百姓服务(像扫大街这一类的活动)。从绝对确定刑改成相对确定刑,法官可以在这一幅度内自由量刑,也就是说,如果某人犯的法在法律上没有什么大的过错,但影响非常恶劣的,法官可以酌情加重刑罚;如果某人是逼于无奈犯下的罪行(例如妇女受丈夫虐待,在忍无可忍之下犯的罪),法官可以酌情减轻刑罚,这体现了一种人道主义的原则。承认百姓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百姓可以告官。 民法是仿照明的部分法律条文和拿破仑的民法来制定的。民法分为三编,第一编是人法,包含关于个人和亲属法的规定。(一些现代的名词都被转变为当时人能听的懂的话)第二编是物法,包含关于各种财产和所有权及其他物权的规定。第三编称为“取得所有权的各种方法”编,包括继承法、债法(包括质权和抵押权)等。由于刘海宁他们对这些法律也是有点一知半解,对拿破仑的民法也都不太熟悉,所以只是大体做了一个框架,以后再逐渐补充。但整个民法还是遵循自由和平等原则、所有权原则、契约自治原则来制定的。同时还规定了满十六岁就是成人了,引入了善良风俗公共秩序的观念。民法中还附带了一个经济法,经济法是一个新鲜事务,主要是为了维护经济发展,鼓励工商业的发展。内容包括专利法、商标法这一类经济类的法律。 整个民法和刑法的语言都采用百姓能看的懂的白话文来书写,一些现代的名词术语被引用,当然更多的现代术语被转变为当时人能听的懂的术语。 民法和刑法先在全国各地张贴,命令各地官府必须派专人给百姓讲解新的法律。同时,已经创刊发行的《中华时报》也积极向全国百姓宣传新法律。 刘海宁在制定完民法和刑法后,又命令开始筹划宪法的制定,以备自己在明年的九月份的登基大典上使用。 由于汉军发展的很快,刘海宁又决定再一次对全军进行一次整编。为了更好的做好国家的安全保卫工作,刘海宁把全国分为中央、东北、西南、西北、南洋五大军区。中央军区以暂时以南京为基地,总司令由洪查担任,副司令李金运,辖区有山东、山西、河南、江苏、安徽、湖北、湖南(汉把湖广转为现代意义上的省份了)、江西、浙江、福建共十个省的地盘(将来北京、河北也将是他们的地盘);东北军区暂时以沈阳为基地,总司令冯军,副司令房昊天,整个东北包括将来的西伯利亚都是他的管辖范围;西南军区暂时以昆明为基地,总司令杨波,副司令钱强,云南、贵州、广西、四川以及暹罗、缅甸、安南、柬埔寨等是他们的管辖范围;西北军区暂时以兰州为基地,总司令胡波,副司令张连升,陕西、甘肃、西藏、青海、宁夏、漠北蒙古、漠西蒙古、漠南蒙古及将来的中亚地区,将是他们的管辖范围;南洋军区暂时以广州为基地,总司令李信(占领宣大后,将调到广东),副总司令温无忌,管辖广东、菲律宾以及将来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的地方。 各集团军一律改名为军团,中央军区有杨林的第一军团(原先的羽林军)、楚旷的第二军团、吕延明的第三军团、风秋雨的第四军团、邱海鲲的第六军团(原先是李信的军队,李信调到南洋后,就由他的副手接任)、张鹏的第七军团(李金运因为是军区副总司令,所以由张鹏接任军团司令)共七个军团二十二万人马。东北军区有新组编的四个军团,是周青的第八军团、朱少殊的第九军团(在辽东收编汉族百姓组成的队伍)、华欣的第十军团、周遇吉的第十一军团,另外还有一支由朝鲜人组成的两万人的朝鲜兵团,共十二万人马。西南军区,有三个军团,周明的第十二军团、龙魂的第十三军团(主要由少数民族士兵组成)、王聪的第十四军团,共十万人。西北军区有四个军团,蒋龙的第十五军团、聂矢的第十六军团、柯华的第十七军团、张连升自任司令的第十八军团,另外还有三万精锐的蒙古骑兵(汉军以非常优厚的条件在蒙古各部中招集的,既解决了兵源,又使蒙古各部放心)称为草原飞鹰,共十六万军队。南洋军区有两个军团,沈思的第十九军团和驻扎在菲律宾的周华第二十军团,另外,还有一万菲律宾华侨和土著人组成的军队,共计七万人。汉军陆军总数达到了空前的六十多万大军。 汉军还有一支专门的海军队伍,总司令是郑芝龙,副总司令是李恒瑞,分为四个舰队,是朱啸天的东海舰队(驻扎在南京)、李恒瑞兼任司令的北海舰队(驻扎在旅顺,这里原名是金州,让汉军给改成了旅顺)、施琅的南海舰队(驻扎在广州)、康始福的南洋舰队(驻扎在吕宋)。 刘海宁还致力于农业生产的发展,派人修筑了大批的水利工程,整治了一些泛滥的河道。七月的好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粮食丰收,与西方和南洋、朝鲜、日本的贸易,给王国商人们带来了非常丰厚的利润,一船船的金银流入了商人们的腰包也流进了大汉王国的的国库,利润的刺激使大批的人投身与对外贸易中去,土地贬值(由于政府给大批无地的农民低租土地,迫使地主们也降低地租,从土地中获得的利润极大的降低,单纯的粮食生产已经基本没什么利润了)也使的地主们开始关注他们一向瞧不起的工商业生产了,也有的地主开始有计划的种植利润丰厚的经济作物了。政治上,汉军的两个法典在民间产生了相当的影响,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许多百姓已经开始接受法典里涉及到的新思想了,当然,真正要深入民心还需要很长的路,但最起码,孩子们从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教育了。另外,朝鲜、暹罗、占城、琉球及南洋诸国的使者纷纷来到南京,宣布对汉宗主国地位的承认。有两个国家有问题,一个是缅甸,缅甸东吁王朝的国王他隆拒绝向汉朝贡,另一个是安南,他们也宣布不承认汉的地位。刘海宁命令立即对收集这两个国家的情况,命令杨波的部队随时准备攻打这两个国家。在军事上,李信率领汉军占领了大同、宣府,而洪查和冯军也开始对满清准备战斗了。 洪查和冯军准备好以后,就开始对满清军队发动进攻。具体部署是一路由冯军率领,过抚顺关,渡浑河,沿苏子河谷南下,进军赫图阿拉;一路由房昊天率领,由阿布里达冈威胁满清,牵制满清军队;一路由洪查率领,进攻铁岭、开原,预备包抄满清,防止他们再向北逃。 这三路军讲条件,最好的还是中路冯军这一路,因为这一路道路平坦易行,只两天的工夫就可以到达赫图阿拉,各种重炮、物资容易运输,而其他两路都是以山路为主,比较难行。 冯军所部有朱少殊的第九军团和周青的第八军团一个师,共计五万余人,于七月八日从沈阳出发,七月八日,汉军兵临抚顺关下。在这之前,汉军已经在抚顺地区扫荡了当地几个满清的据点,其他五百多个大小堡子的汉族百姓纷纷派人向汉军投诚,没费多少工夫,辽东长城以西的满清势力就被扫荡一清了。冯军有了这五百多堡子的支持,也就不用担心满清劫自己的后勤补给线了,没有了后顾之忧。 抚顺关位于抚顺东20里的前甸乡关岭村附近,关隘设在浑河河谷要冲之北的制高点上。抚顺关是满清通往通往辽沈平原的重要通道,亦是明长城辽东镇上的重要关隘之一。抚顺城已经被努尔哈赤采用欺骗的手法占领,在劫掠了两天,带走了三十多万人后给抹平了,现在只剩下抚顺关了。满清在这里布置了六万兵马,由汉军的老熟人郑亲王济尔哈朗驻守。由于老济不相信汉人,因此这六万人马有五万是满清精锐,一万蒙古精锐。 对于这位老朋友,冯军虽然没跟他交过手,但也知道这人是个劲敌,老成持重。对于老成持重的人把守的关卡,没二话,硬攻! 汉军依然采取老办法,用大炮先开口。八日下午,汉军两百多门大炮同时开火,巨响使大地都有点微微的颤动。炮弹在抚顺关的城墙上下炸开,古老的墙砖在炮弹的冲击下,一点点的被击碎、炸成粉末。看看炮击的差不多了,冯军一挥手,无数的汉军蜂拥扑向抚顺关,但清军并没有被汉军的炮击击垮,滚木擂石砸向冲锋的汉军。这些古老的玩意杀起人来还真不比现代的大炮什么的少多少,汉军士兵血肉横飞,伤亡惨重。留下了五六百具尸体后,冯军不得不命令士兵们撤退。汉军的第一次进攻就这样被击退了,汉军接连又进行了两次炮击,发动了两次进攻,但顽强的满清军队迅速用早就准备好的砖石堵住被汉军炸开的缺口,利用弓箭、滚木擂石等坚决压制了汉军的攻势,抚顺关依然矗立在汉军的面前。 汉军无往不利的大炮这次也无可奈何了。冯军用千里眼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气的吼吼的。一下子伤亡这么多的弟兄让他心痛胆痛的。九军团司令朱少殊陪同冯军观战,他冲着脸色铁青的冯军微微一笑:“司令,这只不过是小挫一场而已,这是兵家之常事,何必挂怀呢!” “哼,”冯军气虎虎的说,“这帮王八羔子,倒也狡猾,我们大炮攻击的时候,他们就躲到城墙的后面,等我们一停止炮击,开始进攻的时候,就又冒了出来,真是岂有此理!” 朱少殊乐了:“这么说满清完全抓住我们的规律了?” “不错!” “那末将也就有主意去对付这清兵了!” “什么主意?快说说看。”冯军急忙问道。 这朱少殊祖居山东,曾祖时,举家迁到了辽东,朱家世代书香门第,但到他父亲的时候,却不喜儒家经典,爱上了墨子的学问。受父亲的熏陶,朱少殊也渐渐的喜欢上了墨子的学问,他对墨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尤其是对墨子在战争方面所表现的卓异才能表示赞赏。由于辽东地区局势动荡,经常发生战争,无辜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这使他对墨子的“非攻”的观点有了异议,积极主张“以攻止攻”。在满清占领了他的家乡的时候,他开始组织一些不甘受欺压的汉人进行反抗。在汉军到来之前,他们已经发展成了一支万人规模的队伍,只是为了避免清军大队的围剿,他们分成了十几股。 汉军来了之后,一方面都是汉人,有一种认同感,另一方面汉军的思想政策很合他的胃口,于是他就率领弟兄们投靠了汉军,在整编中由于其影响力和能力卓越,被任命为军团司令。 朱少殊在汉军收服长城以西的各地方堡子和村寨的过程中,出了不少点子,使冯军对他很器重,因此,此次出征特意点朱少殊的第就军团。 朱少殊仰头看了看天:“兵无常势。我军一直采用这种战法,满清自然要想出对付的办法来。现在,让他们摸出规律来了,有了对付的法子,我们就得想想其他的办法,换一下思路了。” “哎呀,你怎么和那诸葛明一样,婆婆妈妈的,快说!”冯军对说大道理的事情一向很感冒。 “我们每次都是先炮击,然后再步兵冲锋。那敌人也就能在我们炮击的时候安心的找个地方躲避我们的炮火攻击,而且可以在这个间隙里把滚木擂石等补充上来。我们不如这样………” 听完朱少殊的办法,冯军乐了:“行,老兄,有你的,还真有办法呢!就按你说的去办!” 日落西山,太阳回家休息了,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而汉军和清军官兵们却都没有睡意,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容不得任何一方有半点马虎。 猛然间,汉军集中了所有的大炮对抚顺关进行了开战以来最猛烈的轰炸。济尔哈朗命令手下:“汉军炮火如此之猛,说明他们想利用夜色的掩护发动一场大的攻击,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把所有的滚木擂石都给我放下去!” 汉军的炮击一直持续了三刻钟之久,躲在掩体里的满清士兵们心情都有点紧张,因为他们听说这将是汉军最为猛烈的一次攻击。 终于,炮火停止了,满清士兵们迅速从掩体里爬了出来,涌到了城墙上。漆黑的夜色里,穷尽目力,看到山脚下人影幢幢,汉军又冲过来了,但没了白天的呐喊,看来是想利用夜色的掩护冲击。 一声令下,滚木擂石、无数的箭和滚烫的热油铺天盖地的打向汉军。但城下的汉军好象是豁出去了,一个劲的向上攻。双方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汉军始终没有能攻上城墙,而满清的防守用具也用光了,防守的清将图赖命令手下赶紧去催要,然后命令其余的人准备利用刀枪与汉军一战。 这时候,汉军的大炮又突然发话了,打了满清军队一个措手不及,当场死伤了一两百人。图赖连忙命令手下赶紧进入掩体,汉军这次的炮击与往常不同,第一轮对城墙进行攻击后,汉军炮火就转向满清军队的后方。 图赖对汉军的意图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汉军为什么向自己的后方开炮,而不向城头的守军开炮。但糊涂归糊涂,仗还是要打的。他赶紧命令士兵们重新回到城墙上进行防守。没了滚木擂石等威胁的汉军很快就攻到了城下,然后利用云梯进行攻城作战。双方在城头上展开了激烈的厮杀,一排排的满清士兵被城下暗处躲藏的汉军利用步枪射杀,而清兵在明处,根本就无法找到敌人在哪里,还要应付源源不断涌上城头的汉军。雪上加霜的是汉军的迫击炮,哪里清军密集,哪里就得挨上一炮。 看看自己的手下快顶不住了,一向以英勇著称的图赖也慌了。他一边指挥抵抗,一边频频后顾,运送防御物资的人怎么还不回来呀!其实他永远也等不到物资或者是援军了,因为汉军炮火对其后方的轰炸就是为了阻绝他的援军和物资。 终于,经过一场血腥拼杀后,汉军占领了城墙,图赖力尽被擒。第二天一早,汉军已经完全控制了抚顺关,满清六万精锐被歼了两万多,其中损失的主要是满族八旗兵,蒙古骑兵摆在后面,撤的也快,没受什么损失。 被俘的图赖让人给押到冯军的面前,冯军笑眯眯的看了看他:“你叫图赖?这名字不好,你看看,把自己给赖进去了吧?” 图赖冷笑道:“汉狗,别得意,老子也杀了你们不少人,算是够本了!” 一听这话,冯军和手下将领们哈哈大笑,笑得图赖有点糊涂了。冯军一招手:“来人,让图将军看看我军将士阵亡的遗体,啊,哈哈!” 几个汉军士兵笑嘻嘻的拖过几只死羊,往地上一扔,冯军指着这几只死羊说道:“图将军,你看看,这就是我军被你们打死的士兵!” 图赖一看,目瞪口呆,连嘴都合不拢了,他明白了汉军的计谋,但他欲哭无泪。当日,朱少殊的计策是:先利用猛烈的炮击给清军造成汉军要大举进攻的假象,然后趁夜色朦胧,清军看不清的当口,把一些羊绑上嘴,堵上耳朵,身上绑个草人,向山上赶,引的清军放下滚木擂石杀一批后,再把另一批赶上去,就这样一直把清军的防御物资给消耗掉。再利用汉军大炮的优势,隔绝敌人的补给,一面派兵攻城,另一面又集中了大批的神射手在暗处对清军展开狙击(因为清军在城头上,那里灯火通明,而汉军在城下却是一片黑暗)。就这样,汉军很容易的攻克抚顺关了。 攻克了抚顺关,就进入了平坦的浑河河谷和苏子河谷,清军只得退守界凡(今辽宁新宾西北)。济尔哈朗发誓要与努尔哈赤萨尔浒大捷一样,将汉军在界凡彻底消灭。界凡是当初努尔哈赤为了防范明军进攻赫图阿拉而建的一个要塞,当初的后金军队曾在这里及萨尔浒击溃了明军数万人马,努尔哈赤的霸业也是在这个时候真正建立起来的。 但汉军一点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利用当地平坦的地势,汉军迅速攻克萨尔浒谷口,汉军官兵冒着箭雨硬是冲上了山谷两侧的崖壁,大军顺利的通过了山谷,并对界凡发动了猛烈的攻击。济尔哈朗见汉军没有象往常那样布置防骑兵用的战壕,就命令八旗骑兵自山上向向汉军阵地快速冲击。 数不清的满清骑兵向汉军阵地扑过来,汉军密集的炮火和子弹令这帮英勇的八旗兵损失了将近一半多,但总算快突入汉军的阵地了。正在这时,突然看见汉军列队射击的士兵们突然向两边一分,人欢马嘶中,汉军从辽东百姓当中招募的精锐骑兵冲出了阵地,与满清名震天下的八旗骑兵展开了殊死的搏斗。这是汉军第一次利用骑兵与满清骑兵进行对决,狭路相逢勇者胜! 经历当地战乱洗礼的辽东男儿个个骁勇善战,并不比八旗兵们差,况且他们以逸待劳,对付的是已经损失了泰半的满清军队,这更使他们得心应手。这是一场真正男子汉的拼杀,在满清压迫下过了几十年的辽东健儿把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了眼前的八旗兵的身上。马刀雪亮,闪亮过处,尤如一道闪电,带走了一颗头颅,飞起一腔鲜血。他们在鲜血的刺激下,已经忘记了恐惧,有的只是拼命的砍杀。武功再高强的人在这里也只能跟一个普通人一样作战,你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到处都是敌人,一个汉军士兵挥动马刀一刀砍向一个八旗兵,那八旗兵一偏脑袋,整条右臂就被卸了下来,那汉军还没来的及喘口气,只觉得脖子一凉,自己的脑袋就和身子分家了。这里简直是一个修罗场,到处是赤裸裸的杀戮,到处一片惨叫声和呼喝声。 马上,汉军与八旗兵战成一团,地上的汉军也没闲着,打起了靶子,正在激战的满清官兵们说不定就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颗子弹给叫掉了魂。这样一来,原本就有点占劣势的满清官兵就更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同汉军作战了。 在士气旺盛的汉军的一阵猛劈猛砍之下,满清八旗兵们渐渐抵挡不住了。开始向后撤退,看看满清军队快顶不住了,冯军一声令下,汉军向满清军队发动了总攻。八旗兵们再也挡不住了,再怎么剽悍也是人哪,有一些胆小的拨马就向后跑,有了榜样,其他的清军也纷纷逃跑。汉军紧追着满清军队的屁股穷追猛打,骑兵一败,士气低落的满清军队是一败涂地,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抵抗。汉军很顺利的就攻克了界凡。 界凡之战极大的鼓舞了汉军的士气,因为汉军与满清军队作战的时候一直避免与满清骑兵交手,总是利用自己的大炮和步枪与清军对敌,弄的士兵们对满清骑兵们有了一种恐惧感。这次作战,是汉军与满清军队第一次以骑兵对骑兵,硬碰硬的干,使士兵们明白,自己原来也不比满清骑兵差呀! 七月十一日,汉军数万大军沿苏子河谷南进,兵临赫图阿拉城下。满清朝野震动,末日来临的绝望充斥了满清贵族们的心头,而一些饱受欺压的汉族百姓却暗暗叫好。 赫图阿拉是努尔哈赤建立的一座最早的都城,在苏子河和嘉哈河交汇处的东岸(现在辽宁新宾县以西的老城)。城墙坚固,方圆有九里大小。 赫图阿拉作为满清的都城,防御严密,有十万军队(其中两万是济尔哈朗的残兵败将)把守着都城和周围几个临时建立的堡子,而汉军只有孤军深入的四万多人,清军在人数上占有了绝对的优势。但前几次占有绝对优势的兵力被汉军击败的惨痛教训使满清朝野没人敢再自告奋勇要对付这么点的汉军了。而且就这十万带甲之士也还有汉人一万多,蒙古军队两万多,剩下的满清士兵也就六万来人,这六万满清士兵里还有一半以上的老弱新兵(前面提过,满族当时也只有五六十万人而已)。 接连失利的济尔哈朗虽然是元老级的重臣,手下也有相当的势力,但败的太惨了,六万精锐只回来两万,被豪格趁机下入了大牢,当天晚上就派人把他给勒死了,然后宣布说他“屡战屡败,无颜苟活于世了”。满清虽然国家大难当头,但是豪格却总算摆脱了别人的羁绊,真正的当上了皇帝(阿济格一系因为在连山关损失惨重,阿济格又重伤在身一直没好,其旗主贝勒的地位又被褫夺,所以已经在朝中丧失了原有的影响力了)。 虽然真正的当上了皇帝,但豪格心里却一点也乐不起来。人家汉军都大兵压境了,自己这皇帝说不定当不了几天了。 兵临城下的汉军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一步步的修筑工事,断绝赫图阿拉与外界的联系,还不断派兵到各周围招降汉族村寨,最满族村寨能安抚就安抚,不能安抚的就坚决消灭,绝不手软,不给自己留任何隐患。当地的汉族百姓自从满清的都城重新迁回这里后,就遭了大殃,满人为了筹措粮食,对汉族百姓是大肆抢掠,许多百姓连活命的一点点粮食都没有了,他们对满清是恨之入骨。现在汉军来了,汉军还努力挤出自己的一点粮食来支援百姓,许多百姓都要求加入汉军,当然有些人是为了在军队中能吃的饱一点。这使冯军的队伍在短短两天就扩充了近三千人,这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可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在阿布里达冈与汉军对峙的谭泰(鳌拜资历太浅,被任命为副手)手下也只剩下了八万人马(汉人四万人,蒙古军队一万),在房昊天三万大军的压制下,不敢分兵回去守赫图阿拉。毕竟手下的汉人实在太多了,要让这帮人回守赫图阿拉说不定就让他们搞个里应外合;派满清八旗军队回去的话,说不定前脚走,后脚这帮人就投降汉军了,愁的他是急的团团转。 洪查率领的汉军左路一路攻克了铁岭,又很快占领了开原,当地的汉族百姓纷纷支援汉军,帮汉军探路、打探消息、运送物资,还有不少青壮年加入了汉军,而当地的一些少数民族部落也基本没做什么抵抗。到十八日,汉军已经逼近了黑龙江中游。十九日,黑龙江中游各族的盟主索伦部落首领博穆博果尔宣布断绝与清的盟约,派人到洪查的大营中,宣誓向汉王效忠。这样,洪查兵不血刃就收服了黑龙江中下游的达呼尔、鄂伦春、奇勒尔以及精其里江流域的少数民族部落。只有索伦部落的达呼尔首领巴尔达奇仍然保持观望,没有立即向汉军投降。为了震慑一下当地的少数民族,显示汉军的威力,洪查开始准备对巴尔达奇用兵了。 再说赫图阿拉城里的满清皇帝豪格。豪格召集手下满族大臣们讨论了好几天,没人能拿出个好办法来,急的豪格不顾皇帝的尊严破口大骂。但再怎么骂也骂不出好的主意来,派了几批人出城对汉军发动试探性的攻击,都被汉军猛烈的炮火给打了回来。终于,豪格熬不住了,命人把早已舍弃不用的汉族官员们都给找回来,他要问问计。手下的满族官员们一听要招回汉官,一个个大喊大叫,说什么“不可任用汉人,否则我辈无噍类矣”。 但形势危急,也顾不得太多了,豪格命令手下太监赶紧把范文程等汉官赶紧叫进宫来。最近的汉官的日子很不好过,因为怕他们中间有汉的间谍,所以国事根本就不与他们商议,都闲置起来了。而在闲置的日子里,满人视他们是异类,汉人又很敌视他们,那日子没个过。现在一听皇帝召见,一个个都急急忙忙的进宫,尤以范文程最为着急。 见了这些久违了汉官,豪格苦笑了一下:“诸位爱卿,朕今天找诸位来,实在是我大清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汉军已经兵临城下了。以前诸位大人都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朕相信大家对我大清是忠心耿耿的,希望大家捐弃前嫌,群策群力,助我大清度过这个难关。” 范文程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咚咚磕了几个响头:“陛下,是奴才等不肖,愧对陛下的信任呀!” 豪格连忙上前搀扶他:“范大人乃三朝元老(其实范文程这时也就四十来岁),功勋卓著,我大清基业的建立有大人的功劳啊!不知道大人有什么退敌的良策呀?” 范文程擦擦眼泪:“汉军大军压境,我军断不可守,守则必亡!” 在一旁旁听的多铎腾的站了出来:“好你个汉狗,说什么混话呢?不能守?不守现在我们就没命了!” 豪格想发火,但又忍住了:“多罗郡王请坐下,听范大人说完!” “陛下,”范文程接道,“我军困守这孤城,实在是下策。赫图阿拉虽然城墙比较坚固,但城池太小,而这里又汇集了我十万大军和二十多万的百姓,粮草问题根本无法解决,奴才想我们库存的粮草肯定支不住半个月!” 豪格无奈的点了点头:“我们仓促搬到这个地方,这里粮食很少,无法征集粮食,而汉军推进的又实在是太快了,令我军无法做更好的准备!” “如果我们困守的话,那我们就会把我们自己活活的困死在这赫图阿拉城里。所以奴才说必须要放弃守城!” “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