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二十四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熊文灿很快就与李自成达成协议。明政府任命李自成为顺义公,手下将领也都分封了官职。然后给了李自成一批军服、粮草,要求李自成协助保定祖大寿部共同迎击汉军。  崇祯皇帝正为自己收服了这样一支生力军而感到得意的时候,山西的战报却让他再一次失眠了——太原失守。  密切关注事态发展的汉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熊文灿很快就与李自成达成协议。明政府任命李自成为顺义公,手下将领也都分封了官职。然后给了李自成一批军服、粮草,要求李自成协助保定祖大寿部共同迎击汉军。 崇祯皇帝正为自己收服了这样一支生力军而感到得意的时候,山西的战报却让他再一次失眠了——太原失守。 密切关注事态发展的汉军,一直秉承上面的“浑水摸鱼”的策略。在李自成起义军出了山西后,就由李信率领三万大军去收拾起义军留下的空缺。李信率部一路北上,派了一万人监视太原守军,然后绕过太原,直接向北进攻,一直占领了广武、朔州、浑源、偏关。 驻守在太原的明军督帅洪承畴大急,如果让汉军完成对太原的完全包围,切断太原与大同守军的联系,那自己就岌岌可危了。于是他紧急派人偷偷出城,向大同守军求援。大同守军是原先陕西巡抚孙传庭率领的,孙传庭明白太原不可失,如果太原丢了,那宣大也难保,而且太原也是明军在山西的一个重要的粮草基地。于是他立即命令手下大将白广恩、牛成虎两人率领三万精锐边军去支援太原。 白广恩和牛成虎两人是汉军的手下败将,受上次失利以及最近听说的汉军战果的影响,两人都沾上了点恐汉症。 率领大军出城后,两个人督率着大军缓慢前进,三万人没有先锋,挤成一团,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中了汉军的埋伏。从大同到汉军控制的朔州也就二百多里的路程,这帮人却走了足有四天。当他们抵达朔州城北的穆寨的时候,汉军三个旅的兵力已经等候多时了。 汉军先利用两个团的兵力在明军正面利用阵地战牵制明军注意力,然后又派了两个团从明军左翼发动进攻,两个团从明军右翼发动进攻,另外三个团,一个团潜伏在小平易,一个团潜伏在神头,另一个团准备进攻明军的背后。 白广恩和牛成虎攻了两次,在汉军猛烈的炮火和如雨的子弹的攻击下,损失了五百多人,立刻就不敢再攻了。这哥两个见汉军的火力如此的凶猛,都有点犯愁了,上次汉军的打击让两个人记忆尤新。两个人一商量,干脆就说遇到了汉军大部队,损失惨重,无法再前进了,回师大同去也。 商议妥当,两人就立刻命令大军准备撤退。明军的这一突如其来的行动,倒把汉军给吓了一跳,也差点打乱了汉军的部署。你想,三万精锐大军,损失了几百人就要撤退,说出来谁信呢?汉军还以为是明军识破了自己的埋伏,汉军司令李信的心里直纳闷:这明军里面真是藏龙卧虎呀,这么厉害! 但形势逼人,不由得李信不早下决断了。他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命令各部立即发动进攻。正面部队不要追的太快,要保持队形。” 李信的命令立即被旗语层层传递到各部了。明军大部队正撤的欢,这帮家伙虽然来的时候一个个磨磨蹭蹭,跟与乌龟赛跑似的,可一听说要撤,一个个立刻加足了劲,狠命的跑。 当明军撤到小平易的时候,突然一排炮弹落到了明军的队伍里,枪声像炒豆一样响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毫无防备的明军刹那间损失惨重。 “中埋伏了!”这是大多数明军将士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牛成虎一挥刀:“快冲过去,冲不过去,我们就死路一条!” 无数的明军向汉军阵地猛扑过去,他们要为自己打开一条活路。汉军在这里设伏的是先前就布置在这里的一个团和原本准备自后袭击明军的一个团,共近三千人。明军这支部队不愧为边军精锐,在他们悍不畏死的骑兵的反复冲击下,汉军前沿的几个阵地相继失守。但汉军主阵地利用临时挖掘的战壕等工事,依托大炮机枪等的火力支援,打退了明军一次又一次的猛攻。接连十几次冲锋失败后,明军先前鼓胀的士气现在却开始跌落了。 白广恩和牛成虎两人焦急的看着手下冲锋,他们越看越心寒,以前失利的阴影越来越大了。猛然间,几枚炮弹在明军后阵炸开,接着明军左翼又有炮弹炸开。无数的汉军在明军的后面和左面出现,汉军进军的号角一阵急过一阵。这可把白广恩和牛成虎吓了个心胆俱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两人赶紧命令军队向没有发现敌情的神头方向撤退。被汉军突如其来的攻势搞的胆寒的明军士兵争先恐后的向神头方向逃去,先前的士气荡然无存了。 当他们逃到神头的时候,只听一声炮响,四下里升起了无数的蓝底金龙旗,炮弹和子弹阻住了明军的路线。汉军士兵摇旗呐喊:“降者不杀!” 太原城里,洪承畴天天盼望援军的到来。六月二十九日早晨,天刚蒙蒙亮,太原城外突然响起激烈喊杀声,人喊马嘶,枪炮声隆隆。被惊醒的洪承畴匆忙披衣来到城头上,值夜的军官高兴地对他说道:“督帅,我们的援军来了,正在进攻汉军呢!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城接应一下!” “不!”老谋深算的洪承畴摇了摇手,“我们先看看,说不定是汉军的诱敌之计呢!” 天渐渐的亮了,喊杀声也渐渐的向太原城移过来。从城上清楚的可以看到身穿鸳鸯袄的大明官兵正在向汉军在太原城外的防线发动攻击。汉军在明军骑兵的快速冲击下,纷纷溃退,汉军防线很快就被明军突破了。一支突破汉军防线的明军骑兵队伍来到城下,领头的军官满身是血:“我们是孙大人的部下,来支援太原的,快开城门!” 洪承畴在城头上问道:“你们是谁的部下?” “我们是白总兵和牛总兵的人,快点开门!” 这时城下的明军越聚越多,一个个满身血迹,看来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个个呼喝着要求开城门。有人喊道:“白总兵来了!” 洪承畴一看,只见一名将官在众多士兵的护卫下向太原城赶来。近前一看,还真是白广恩。他连忙命人打开城门,放这批明军进来。城下的明军蜂拥而入,洪承畴赶紧下了城墙,要来慰问一下来援的白广恩。谁知道,迎接他的却是刀枪,自己被进城的明军包围了起来。洪承畴又惊又怒:“白广恩,你竟然敢反叛!” 白广恩冷笑了一下:“洪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您还是下令投降吧!” 洪承畴怒喝一声:“妄想!” 但这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大批的汉军像潮水一般涌入了太原城。太原明军见大势已去,纷纷放下武器投降。汉军的宣传队则沿街告诉百姓,大汉军队已经控制了这座城市。让做了俘虏的洪承畴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平时视官兵如虎狼的百姓们纷纷开门,许多欢迎汉军,有的人还把家里刚做好的热腾腾的早饭拿了出来,要给汉军士兵们吃,但都被汉军士兵们拒绝了。见此情景,洪承畴仰天长叹,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白广恩什么时候变成了汉军呢?原来,在神头,中了埋伏的明军被汉军全歼,死伤六千多,投降两万多。牛成虎被炮弹炸死,白广恩只是受了点轻伤,被俘虏了。汉军立即对俘虏进行教育争取,在汉军宣传人员的如簧巧舌的鼓动和利诱下,有近一万的边军精锐选择了加入汉军。对于白广恩,李信是亲自接见。告诉他,如果他能帮汉军一个忙,将给他一万两银子。白广恩对大明的前途早已不抱什么希望了,自己一盘算,觉得做个足谷翁要比在刀都上讨生活好的多,于是就答应了李信的条件。 李信在积极筹备攻击宣大的时候,友军传来不好的消息。李自成与明军合作,对汉军发动大规模进攻,汉军损失惨重,正在溃退中。他连忙停止了对宣大进攻的准备工作,命令各部立即转入防御。 李自成部在接受明政府的改编后,部下大小将领都跃跃欲试,想与汉军大战一场,显示一下威力,为将来的荣华富贵打下坚实的基础。牛金星、顾君恩这两位谋士却有点不同意,他们认为这是明王朝在借刀杀人,竭力规劝李自成不要上这个当。 但李自成很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的部队战斗力很强,不一定就不是汉军的对手。打一场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可以增加自己的威望和资本,二是如果战胜了汉军,将来可以壮大自己的队伍,甚至有可能废皇帝而自立。 六月二十九日,李自成命令大将马贤率领四万精锐(一万骑兵)向汉军发动进攻。汉军由于最近占的地盘太多,兵力比较分散,再加上胜的实在上太容易了,一个个也松懈了下来。 李自成部的攻击打了汉军一个措手不及,在短短三天的工夫里,汉军就丢失了任丘、清菀、唐县、曲阳、行唐。七月三日,汉军第三师师长付志率领部队撤出定州,定州失守。马贤继续率领骑兵对付志所部穷追猛打,付志危矣! 付志率领部下一路落荒而逃,但汉军多是步兵,而马贤部却是骑兵部队。马贤率领的骑兵部队是紧追不舍,付志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不得不几次停下来阻击明军。 正在逃跑的付志突然停了下来,他命令大部队继续撤退,留下一百名骑兵与自己在后面殿后。手下军官们一看,都不干了,纷纷要求付志先撤,自己殿后。 付志把眼一瞪:“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难道你们要违抗我的命令吗?”(汉军的南京王家陆军军官学院把现代的许多军事理念都传授给了这些军官) 好说歹说把大部队送走了,哨兵报告,明军离这里不远了。付志立即把这一百来人聚到一块儿,吩咐了几句,士兵们都立刻分散开去准备了。 当马贤率领大军匆匆赶到一个山谷的时候,他犹豫了,止住了部队。多年行军打仗使他养成了小心谨慎的习惯,按照经验,汉军可能又跑不动了,又该准备阻击了,难道汉军在这里设伏? 正打算派斥候去探察一下,突然一个手下指着山上说道:“将军,你看,汉军!” 马贤仔细一看,可不是么!几个汉军士兵挥舞着头盔,向背后直摇晃,好象在招集后面的人快上来。这几个汉军好象也突然发现了有人在注视他们,连忙趴了下来。再看看山后,不时有尘土飞扬,好象有一支大部队在行动。 马贤吓出了一身冷汗,坏了,肯定是中了汉军的诡计了,幸亏自己谨慎,不然非中了汉军的圈套不可。如果自己的大军都在这里的话,自己不一定就怕他的埋伏,可是自己现在只带了两千来骑兵而已,还都跑了那么长的路,累的够戗,根本不会是人家的对手。 突然,汉军吹起了战斗的号角,把马贤吓了一个激灵。连忙命令:“快撤!” 早已有点胆寒的士兵们拨转马头就跑,真不愧为骑兵队伍,来的快,退的也快,一溜烟的就不见影子了。山上的付志看着自己的成果,得意的笑了。被这家伙追的太惨了,现在总算出了一口恶气。这一切其实都是他安排的,他先安排一部分士兵在山上故意摇晃头盔,给人在招呼后续部队的假象,然后又派一部分骑兵在山后拖着树枝乱跑,造成尘土飞扬的样子。在明军疑惑的时候,再命人吹响进攻的号角,给明军来点刺激,迫使他们无法认真考虑,立即撤退。 付志带着军队撤到新乐后,看到这里的条件不够理想,不是与明军展开大战的地方,付志又立即率领军队向真定城撤退,同时派人四处寻找溃散的部队,命令各部到真定集中。付志还派人去劝说百姓暂时离开新乐城,百姓们对明军的残暴可是早有切身体会的,尤其是传闻中凶残无比的流贼过来了,一个个纷纷拖家带口的离开了新乐,到山区里去躲避了,有的干脆就跟着汉军向真定撤退。 付志选中阻敌的战场——滹沱河以北的真定府城,就是现在石家庄的正定县,在清雍正年间,避雍正皇帝的名讳胤真而改为正定。在当时是真定府的驻地,滹沱河在真定城的南面,府城的北面又有滋河,自山西灵丘县流入,经行唐县之张茂村伏流不见,到府北的南孟社复出,下流合于南易水。汇集到真定的汉军残部有六千多人,再加上驻守真定的一个团和两千人的地方护卫团,一共有近万的兵力。付志把部队分为三部分,一部五千人,在真定城里修筑工事,作为正面迎击的主力;一部两千人,在真定到滹沱河这一段几里路的范围内布防,保证真定城到滹沱河的道路畅通;另一部两千人,分布在滹沱河以南,依托滹沱河布防。 七月四日,马贤军进入了新乐城,城里一片死寂。竟然是座空城!马贤感到非常奇怪,难道威名赫赫的汉军竟然被自己吓的弃城而逃了? 这当口,李自成派遣的田见秀、刘宗敏部也赶到了新乐,见此情景都非常高兴。刘宗敏拍拍马贤的肩膀说道:“老马,行啊你,明军(出于习惯,他还是称明军)那帮兔崽子见了汉军就象老鼠见了猫一样,你倒把汉军打的不敢朝面了!” “好!那我们就饮马黄河,把汉军赶到黄河以南去!”田见秀也是兴奋异常。 “这会不会有什么诡计呢?”发出疑问的是马贤,他一向谨慎小心,所以才被李自成选为先锋。 “不会!”刘宗敏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汉军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所以一再的溃退。先前你让人家给吓了回去,我看肯定是上当了,如果真要埋伏的话,他们会让你那么轻易的看到?汉军既然用这种诡计来退敌,这就说明他们的力量很弱,所以他们出此诡计又不得不放弃新乐。我看,他们很可能在真定那里等着我们!” 田见秀点了点头:“真定是个府城,城高墙固,又背倚滹沱河,是晋冀的咽喉所在,汉军应该会选在那里与我军一战!” “好!”马贤摸了摸脑袋,“我们现在有七万多士气旺盛的胜利之师,一定能拿下小小的真定城!” 七月四日下午,七万多明军兵临真定城下。为了包围真定,切断真定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明军田见秀、刘宗敏部首先对真定南面防御的汉军发动了进攻。 隆隆铁蹄声中,明军官兵奋勇冲向汉军阵地。汉军在百姓们的帮助下用了不到一天的工夫,紧急挖掘了大量的战壕。有射击壕,有冲锋壕,也有阻马壕。这种战壕战法在平原上是骑兵部队的大敌。两千多汉军利用战壕的掩护,接连打退了明军十数次进攻。夜幕降临,明军暂停了进攻,他们什么便宜也没有捞到,只是在汉军阵地前丢下了两千多具尸体。 明军大营里,马贤和田见秀、刘宗敏坐在那里,在摇曳的烛光下相对发愁。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种古怪的打法,以前对付的是同样使用冷兵器的军队,使用战壕那简直是自掘坟墓,而现在汉军使用的是威力强大的火器,自己一向战无不克的骑兵部队根本就无法跟人家朝面。即使冲到了那里,纵横交错的战壕也是骑兵们最大的克星。 三位将领是一筹莫展,刘宗敏嘟囔道:“人家都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们三个人都想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连个臭皮匠都赶不上?” “我还是建议用步兵冲击,”田见秀说道,“虽然步兵速度慢,但我们人多,我就不信,这么多人一起冲过去的话,汉军能都把我们挡住!” “冲过去又怎么样?我们会损失惨重!而且我们还要留有相当数量的军队去攻打真定,总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就把我们的弟兄全填上去吧!”刘宗敏反驳道。 “我们不应该把主力的注意力放到这个地方,主力应该用来攻城,”马贤说道,“这里只能留一部分军队,汉军既然利用这种沟来阻止我们的进攻,那我们就给他们来个以毒攻毒!” “怎么个以毒攻毒法?”刘宗敏和田见秀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们可以挖壕沟,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我们也挖,一直挖到他们的阵前,然后让我们的步兵弟兄从壕沟里冲到他们的面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你们看怎么样?” “好!这办法好!”田见秀赞道,“可不是以毒攻毒么?我们明天就办!” “明天?”马贤摇了摇头,“兵贵神速,我们应该今天晚上立即就干,一定要打汉军一个措手不及!不能让他们有丝毫的防备!” “好,我这就去召集弟兄们!”刘宗敏站了起来,“现在我就叫他们去干!” 劳累了一两天,正在熟睡的明军士兵们都被自己长官给踢了起来。他们万分不情愿的列好了队,当得知要做挖壕沟的活的时候,有的士兵不干了:“睡的好好的,去挖什么沟呀?” 刘宗敏大怒:“谁要敢再给我发牢骚,我就拿他去填沟!” 威逼之下,士兵们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挖沟。以前从没有干过这种活儿,仓促之间根本没什么工具,无奈之下,士兵们只好用手中的刀枪去挖沟。虽然进行的很慢,但人多力量大,沟很快的向汉军阵地延伸过去。由于没有月亮,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汉军根本无法看到对面在干什么,一场真正的危机正在向他们逼近! 明军官兵在努力的向汉军阵地挖去,但对面汉军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那里是一片死寂。 当离汉军阵地还有二百米距离的时候,突然,汉军阵地前亮起了一排篝火,无数的孔明灯升到了空中。已经习惯了黑暗的明军突然陷入了一片光亮之中,就好象一个没穿衣服的人突然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样,明军官兵惊恐万状。 轰!轰!几发炮弹在明军挖的壕沟里炸开,密集的人群成了炮弹最好的靶子,残肢在空中飞扬,鲜血四下飞溅。这里成了恐怖的地狱,壕沟成了明军官兵们自掘的坟墓。 汉军的炮击先在明军壕沟的最前沿和汉军炮火所能及的最远端炸开,然后向中间夹击延伸轰击。这是一场地道的屠杀,明军官兵们没有任何选择与逃避的余地,因为他们挖的都是纵向的沟,后面的堵死了的话,谁也跑不出去的,现在,他们所能奢求的也只是让自己死的痛快一点而已。 炮击一直进行了一刻多,直到明军最后一声呻吟停止。明军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损失了千余精锐部队,大将刘宗敏也魂落异乡,他至死也不明白自己怎么被汉军给瞄上了呢?是汉军里面有未卜先知之人吗?不是,是明军自己断送了自己。明军虽然严禁士兵们发出声响,但是这帮人都是农民出身的,你让他们用农具来挖壕沟,他们就得心应手,现在却突然变成了用刀枪这种东西,怎么用怎么觉得别扭。再加上这帮人又基本没受过什么军事训练,缺乏真正的士兵应该有的素质,因此在挖掘的过程中,各种声音都相应的出现了,而军官们即使发现了也不能大声呵斥。没有了约束,以至于声音越来越大,这么大的声音很快就被汉军布置在前沿散兵壕里担任警戒任务的哨兵听到了,哨兵开始对这声音没怎么在意,但越听越不对劲,连忙向值班的军官报告。 负责这一段防务的是汉军一个团长杜楠,他听到报告后,立即到了前沿去,仔细观察和倾听了一会儿,又派了几个人冒险偷偷爬过去侦察。最终他确定明军也在挖战壕,立即想到明军是不是也向汉军学习挖战壕了,然后要利用战壕把军队运送到前面来。 他手里没什么重炮,事实上汉军的大炮基本都在败退的过程中给丢掉了,仅有的一批大炮都给放到真定城去了,用于防守城市用。 怎么办呢?他想到了汉军每个营以上部队都装备的迫击炮。立即命人去收集,把所有的二十多门迫击炮都集中到一块。 先根据派去侦察兵侦察回来的情报,确定了大体的攻击范围。然后又布置了大量的木柴放到前面,找来了一些防夜袭用的孔明灯。 以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损失的情况报到马贤那里的时候,马贤欲哭无泪。那一千多条人命倒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刘宗敏的死。于私,刘宗敏是自己好朋友,于公,刘宗敏是个骁勇善战的猛将,是李自成的心腹手下,在整个李自成的军队中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刘宗敏的死,与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 无奈之下,只有将功补过。天一亮,马贤命令明军立即对真定城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真定城的城下,汉军与明军展开了殊死的搏斗。 明军利用自己的大炮和缴获的汉军大炮对汉军发动了猛烈攻击。汉军利用仅有的两门新式大炮和十余门火炮对明军进行了截击,利用射程(所幸的是明军对缴获的汉军的新式后填式大炮根本不会用,不然汉军就惨了)和准确度的优势,压制住了明军炮火,给明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明军半天的工夫就在真定城下丢下了近一万的尸体,汉军依靠火器的优势使明军不能越雷池一步。马贤越打越心焦,再这样打下去的话,自己这七万多人非得都赔进去不可。汉军建立了一条稳固的运输线,军火物资和补充的兵员能够源源不断的通过这条运输线运到真定城里。而自己现在后方不稳,补给困难,最近的新乐城是一座空城,根本无法筹集必要的物资,而且自己随时有被汉军包围歼灭的可能性。 田见秀匆匆的过来找他:“老马,不能这样打下去了,我们的损失太大了,再说,汉军的援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过来呢!” 马贤摊开地图仔细看了看:“我们不能陷在真定这个泥潭里了,我们必须放开手!” “什么!你说要放弃攻打真定?你不想为刘兄弟报仇了?”田见秀嚷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既然真定守的这么严密,我们又断不了他们的补给,那我们可以先把真定放一放,从另外一条路绕到真定的后面,既截断他们的补给,又可以给他们一个突袭。” “从哪里?” “藁城!”马贤敲了敲地图,“它在真定的东南面,北有滹沱河,又有滋河,距真定只有四五十里的路程,我们把它给占了,可以从这里渡过滹沱河,绕到汉军的背后,阻绝汉军的后路,断他们的辎重补给,而且还可以阻住汉军从晋州过来的援军。” “好!就这么办!”田见秀一拍大腿,“你给我五千骑兵,我保证拿下藁城,然后绕到那帮汉军的背后,给他一下子。” “田兄,此行可是非常危险的,孤军在汉军那里作战,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人家给圈到那里!还是另找一个人吧!” “你瞧你,我们兄弟跟着闯王什么危险没有经历过,怕死的话,也就不出来跟闯王混了!你放心,没事的!” “那五千骑兵不够,我再给你一万步兵!” “什么?老马,你瞧不起我是不是?”田见秀不高兴了,“开始不让我出去领兵,现在攻打一个小小的县城,你竟然给我这么多的军队?” “老兄,你别忘了,我们还要拨一部分兵马守住藁城,阻击汉军从晋州过来的援军哪!”马贤解释道。 “早说呢!谢谢你了!”田见秀掉头就走了。 马贤看着田见秀匆匆而去的背影,心里不禁暗暗的祝他马到成功。 守城的付志发现明军停止了进攻,他既感到高兴又感到奇怪。高兴的是总算能喘口气了,奇怪的是明军为什么不进攻了?因为时间拖的越长,对明军就越不利。 汉军新任命的真定护卫队队长李刚摸着头上的汗,跑过来说道:“付将军,敌人都退了!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来攻城了。” “我怀疑他们是不是有阴谋。”付志摇了摇头。 “哎,你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刚才,我在东城门督战的时候,好象发现有一批敌人向东南去了!人数还不少。” “东南?”付志吃了一惊,“那个方向是通向晋州的,难道他们想攻击晋州?” “也许吧,晋州离我们这里只有九十多里的路程,中间也只隔了个藁城,基本没什么阻碍。” “等等,你说还有个藁城?”付志好象一下子抓住了什么。 “对呀,那里离我们这里只有四五十里的路程,不远的。” 付志急忙来到自己的临时指挥中心,李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急急的跟了来。 付志仔细看了看地图,他不住的嘀咕着:“不错,不错,就是这样的!” 李刚感到很奇怪,不知道这位师长大人究竟发了什么神经。他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了?” “你看,”付志指了指地图,“藁城离我们这里不远,如果明军绕过我们的防线,从藁城转到我们的背后的话,我们的补给就被完全切断了。我想明军一定是这个意思,他们想绕远道,抄我们的后路,打我们个出其不意。” “那他们随便找个地方都行的,为什么偏找藁城呢?” “藁城能够阻击我军从晋州来的援军。而且,他们避开我们,让我们无从发觉,这样就可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了。明军这一招可真够阴损的了。” “那我们怎么办?”李刚问道。 “藁城肯定是守不住了,我们只有通知后方各城加紧准备防守,另外,命令滹沱河南岸的弟兄,防范敌人的偷袭。” 藁城只有汉军正规军一个连的部队和一百多地方护卫队。在一万多明军的冲击下,藁城很快异主了。田见秀留下五千人马守卫藁城,阻挡汉军的援军。然后率领大军渡过滹沱河,折向西进。 明军兵分两路,一路向西朝汉军真定后方进攻,一路向栾城、元氏进攻。七月五日晚,明军占领栾城,向元氏进军,田见秀率领的主力骑兵也抵达了汉军在滹沱南岸的阵地前。另田见秀意料不到的是,迎接他们的不是汉军的惊慌失措,而是汉军雨点般密集的子弹。五千骑兵损失了六百多人,田见秀无奈之下,只得命令部下包围汉军,截断汉军的补给线,等待战机。 七月六日,明军发动了自交战以来最为凶猛的攻击。数不清的明军蜂拥扑向真定城,真定守军把桶桶的滚油倒下城墙,许多明军士兵被油给烫焦了,到处是一种炸肉丸子的味道,但没人有这个食欲,人人都知道,那是人肉的味。这场战斗的一个后果就是许多汉军士兵后来一闻到炸肉丸子的味道,就直想吐!造成了大批的素食主义者。 一直坚持到七月六日的下午的时候,马贤陆续接到报告,说是大批的汉军正在从东、西两面夹击而来。 马贤知道坏了,得赶紧撤退,不然的话,汉军非把自己这仅剩的三万来人给包饺子不可。但又不能就这么撤了,因为田见秀那一万多人还在滹沱河南岸,不能把他们就这么给落下,三员大将已去其一,不能再丢一个了。 于是他赶紧命人找个地方偷渡过河,通知田见秀部赶紧撤退,自己会一直等他们到七月七日上午辰时,过期的话,马贤将自行撤退。 汉军几支援军是山西李信派来的一万军队,从太原出发,过娘子关、井陉向真定赶来;沧州、深州、晋州三地共同派了一万两千军队(其中包括地方护卫队四千人);洪查从辽东派李恒瑞的海军运送的五千精锐部队;邯郸派来的五千部队。 到七月六日晚,山西汉军已经抵达了井陉,沧、深、晋三地军队包围了藁城,洪查的部队登陆后,快速推进到了饶阳,邯郸军队与明军包围元氏的军队相遇。元氏是一个坚固的石头城,明军攻了一天也没有攻下,正在僵持的时候,汉军邯郸来的援军冲了过来,将明军彻底击溃。 七月七日辰时,一直翘首以待的等了一宿的马贤再也等不及了。他命令部队立即撤退,在撤退前,为了防止汉军的追击,又发动了一次猛攻,无意义的留下了数百具尸体后,明军开始仓皇撤退。但一切都晚了,汉军已经包围了明军,经过一天的激战,七日下午,马贤被汉军俘虏。在俘虏营里,他见到了老朋友田见秀的身影,田见秀撤退到藁城的时候,被汉军包围并俘虏。 至此,明军最大也是最后一次反击战草草结束了。七万明军,战死四万多,被俘虏了两万多,仅有两千多人逃回了保定。汉军与明军又恢复了战前的状态。 被明军的“胆大妄为”激怒了的汉军将领,纷纷上书请求汉王对明宣战,并取消对明的称臣行为,认为称臣于这样一个朝廷是整个大汉王国的耻辱。各地的士绅百姓也纷纷写请愿书,请求汉王称帝,并惩罚明军。一时间,各地的请愿书和请战书象雪片一样飞向汉王宫,三天的工夫,刘海宁收到的书信竟然有二百公斤重,刘海宁戏言有废纸卖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