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屠城三日记:屠杀伊始警察逃之夭夭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9 52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3_66150_8366150.jpg[/img] 被火烧过的泰姬玛哈酒店内部。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3_66151_8366151.jpg[/img] 11月28日,印度安全部队成员在孟买泰姬玛哈酒店外与恐怖分子展开枪战。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3_66152_8366152.jpg[/img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火烧过的泰姬玛哈酒店内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月28日,印度安全部队成员在孟买泰姬玛哈酒店外与恐怖分子展开枪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6日,一名摄影师在印度孟买拍摄一处爆炸袭击现场。新华社/路透

本文由《华尔街日报》根据对孟买血案数十名目击者和官员的采访写成。孟买血案共造成195人死亡,295人受伤。

11月26日大开杀戒

目击者说,26日晚8时30分左右,一条载有6名年轻男子的小舢板停靠在邻近孟买半岛南端的一个垃圾遍地的港口;不久后,附近又来了一条舢板。渔民阿杰梅斯特里看到其中一条船靠岸,他说,这些人基本都在20多岁,一身黑衣,携带沉重的袋子或背包。他看到这些人分开后,迅速消失在昏暗的城市中。

当一名带着大包的年轻男子从海岸方向离开时,路边一个装满旧塑料瓶的小摊摊主阿尼塔拉琴拉拉乌达亚阿尔问他要到哪里去。阿尼塔回忆说,这个人回应她说:“少管闲事。”

当晚,全孟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印度深受欢迎的体育运动项目——板球比赛上。印度人战胜了前殖民地时代的统治者英国人。距离武装分子登陆地不远的雷波尔德(Leopold)露天咖啡馆是人们喜欢观看比赛的场所,顾客们都在观看比赛,其中许多是外国背包客。

一名目击者说,晚上9时30分左右,两名携带突击步枪的武装分子突然出现在人行道上。一个人站在入口处,一个人站在他的左边。随后,他们向咖啡馆开火。几分钟后,他们走开了,在翻倒在地的桌子后面,有十几个人倒在了血泊中。

与此同时

Bharat Petroleum 加油站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武装分子来到通往犹太人社区Chabad House(又名Nariman House)的一条小巷角落上的Bharat Petroleum加油站。这个犹太人社区是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犹太人运动Chabad-Lubavitch Jewish在当地的一个分会,主要为到印度旅行的以色列背包客提供住宿和犹太教食品。这座只有5层高的楼房标志很小,并且已变得模糊不清,所以大多数游客都很难找到这里,他们多半会在Bharat Petroleum 加油站问路。

但这群武装分子显然知道Chabad House 怎么走,一名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回忆说,这些人没有停留,向加油站投掷了一枚手榴弹,然后就钻进了巷子。

听到爆炸声,Chabad House的教长霍尔茨伯格马上打电话给以色列领事馆。这时,两名武装分子闯了进来,将多名以色列人、一名年轻的墨西哥裔犹太女性、霍尔茨伯格及其家人扣做人质。他们还开枪打死了负责督导犹太饮食律法的一名客人,他支离破碎的尸体直到这场劫难过后才被发现。

与此同时

贾特拉帕蒂希瓦吉火车站

与此同时,在北部1英里处的贾特拉帕蒂希瓦吉火车站(Chhatrapati Shivaji Terminus),两名身穿黑色T恤、身背大包的枪手走进13号站台。此站台通向一号大厅,走道旁有Re-FreshFood Plaza快餐店。火车站建于殖民时期,是孟买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座建筑物。

两名枪手向人群投掷手榴弹,并开枪扫射。子弹飞过站长乔德哈里的窗口,他急忙蹲下,逃过一劫。他的同事莎尔曼则在走过人群时被射倒。一颗子弹射入了快餐店经理阿加瓦的腹部。据大厅后面一家书报摊的老板拉尔说,一名枪手向摊位狂扫一通,将一份《Complete Wellbeing》杂志旁的玻璃打得粉碎。拉尔吓得浑身发抖,一边趴在地上,一边默念临终祷告。

之后,两名枪手分头走向车站的主进站口,并且一边走一边开枪。尽管车站通常布置有数十名警察,但他们基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8号站台旁的咖啡店老板维尔说,匪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而警察却逃之夭夭。

孟买地区的铁路警察部门负责人西德胡说,虽然有些警员试图还击,但他的手下起不到太大作用。火车站布置的大部分警察要么不携带武器,或者只携带警棍,在全印度都是如此。据当局称,在短短几分钟内,车站内就有超过40人遇难,其中包括3名警察。袭击过后,未受伤的幸存者冒着刺鼻的浓烟高声求救,遍地都是血迹斑斑的伤亡者,还有散落一地的行李。

9时45分

三叉戟酒店

奥贝罗伊酒店

历史悠久的泰姬玛哈酒店、奥贝罗伊酒店(Oberoi)和三叉戟酒店(Trident)综合楼群高耸在海边,对面就是孟买的最南端。

晚上9时45左右,两名身材纤瘦、年龄在25岁左右的枪手跳出三叉戟酒店入口处的环形车道,向保安和两名酒店服务生射击。据该酒店董事长奥巴罗介绍,酒店内有金属探测仪,但由于在印度很难获得政府发放的持枪许可证,所以保安全都没有携带武器。此后,枪手迅速穿过铺有大理石地面的大堂,绕过大堂内的三角钢琴,进入隔壁奥贝罗伊酒店的erandah餐厅,然后向餐厅内的客人扫射,并将餐厅玻璃打得粉碎。

在大堂尽头,枪手冲进一家名为OpiumDen的酒吧,射杀了一名酒店员工。然后,他们追在一群试图从酒店工作区逃离的顾客身后,并将他们射杀。

而后,枪手又回到Verandah 餐厅,爬上楼梯,冲过一条布满珠宝和时装店的走廊,来到Tiffin餐馆的玻璃门前。这是奥贝罗伊酒店内一家设有寿司餐厅的时尚餐馆。

这时,正好有6名居住在孟买南部的客人在靠近大门处聚餐,其中4人立即身亡。一名生还者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遭到射击时,她闭上眼睛倒在地上装死,得以幸免于难。枪手还在餐馆内走了一圈,只要看到有人动就开枪射击。然后,他们又冲向楼上另一家名为Kandahar的餐馆。

餐厅服务员将就餐的客人引导到最靠近厨房里面的地方。袭击者跳到另一组试图夺门而出的人群面前,并用印地语高喊“别动”!他们圈起16名就餐者,命令他们上到第20层楼。

枪手将这批人赶出20楼的楼梯间,他们让16个人排好队,然后举起了武器。“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其中一名男子大声喊,“我们对你们什么也没做。”

“还记得巴布里清真寺吗?”一名持枪者叫道。他指的是印度莫卧儿王朝第一位皇帝在16世纪建造的一座清真寺,后来在1992年被印度教激进分子毁坏。另一名袭击者又问道:“还记得高德拉吗?”他指的是印度古吉拉特邦的一个城镇,该地的宗教骚乱最终在2002年演化成一场反穆斯林大屠杀。

人质里有人尖叫道:“我们是土耳其人,是穆斯林。”一名枪手示意这两名土耳其人出列,站到一边。

然后,他们将武器对准其他人,扣动了扳机。

几分钟后,他们上楼到阳台去了。他们没有发觉,有4名人质还活着,其中一名幸存者后来向《华尔街日报》讲述了他们遭到枪击的经过。

与此同时

泰姬玛哈酒店

先前袭击雷波尔德咖啡馆的两名恐怖分子完成任务后赶到了泰姬玛哈酒店。据调查袭击事件的警方人员说,他们从侧门闯进了楼内。

赶来的另外两个同伙则进入酒店现代化的大堂,开枪并投掷手榴弹。就在客人们四散寻找遮蔽物的时候,两组人会合了。那之后,他们在酒店大楼内继续横冲直撞,让印度警方和突击队受阻长达60个小时。

与此同时

Cama妇女儿童医院

★印度反恐中队队长赫曼特卡卡尔在此处巷子中被打死。

此时,在孟买上城区,两名之前袭击了火车站的恐怖分子赶到附近的Cama妇女儿童医院,打死门口两名手无寸铁的警卫并跑上楼梯。当时,发生恐怖袭击的消息已在这一带传播开来。据一名值班医生说,就在护士们将待产的孕妇集中到一个房间里并从里面锁上门时,大批警察冲进了医院。

在顶楼,恐怖分子和警察在贴有一张招贴画的地方展开交火,招贴画上写着“母乳最有益婴儿健康”。警方在交火中处于明显劣势,恐怖分子打死一名警员后朝楼下逃去,钻入一条狭窄的巷子。巷子的一头是另一家名叫GT的医院。

在巷子里,马哈拉施特拉邦反恐部队指挥官赫曼特卡卡尔和同事正坐在一辆警用SUV车里,试图指挥打击正在这座城市四处上演的罪恶行为。这时,两名恐怖分子蹑手蹑脚地靠过去,朝警车里就是一阵扫射。

车里的警官还没反应过来就已中弹身亡,警车所在位置后面的墙壁和金属挡板上满是弹孔。

两名武装分子将3具尸体拖出车外,将其他尸体留在车里,然后跳上车快速驶向MetroBig Cinemas。当他们经过一群记者和围观人群时,车速慢了下来,一支枪伸出车窗,子弹开始乱飞。随后车子加速,另一辆警车则在后面追赶。警方说,两名枪手到了一个地方下了车,又劫持了一辆斯柯达,在孟买南部一带穿行,可能是在寻找逃跑路线。两小时后,他们撞到警方在从孟买南部Chowpatty海滩出来的一条主要道路上设置的一处大型路障。

据管理路障的警官之一卡德姆说,斯柯达在距离路障30英尺远的地方刹住车,驾车者打开刺眼的大灯,并开启雨刷和出水口,在前挡风玻璃上形成水幕,导致警察无法看清车里的情况。

3名持枪警察逼近枪手,另外9名警察则挥舞着竹棍。驾车者加大马力,试图掉头,但车子卡在了道路中间的隔离带上。副驾驶位上的男子从车里出来,开始扫射,导致1名警察死亡,1人受伤。挥舞大棒的警察扑向他,把他击昏,司机则被持枪警察击毙。

这两人的杀戮就此结束了,事后,警方确认了被擒获的持枪分子的身份。他名叫卡萨布,来自巴基斯坦旁遮普地区。他交代了孟买袭击计划的细节。

与此同时

泰姬玛哈酒店

在泰姬玛哈酒店,工作人员逐个房间打电话,告诉数百名客人把门锁好,把灯都关掉,并躲起来。

住在六楼的INGVisya Bank 非执行董事长、69岁的拉玛莫西说,晚上11时前后,他听到走廊里有人敲他房间的门,其中一个人用英语喊道:"客房服务。"没人应声。那人又喊:"擦鞋。"拉玛莫西转移到卫生间,关门时不小心发出了响声。门外的两个武装分子立刻开枪,弄开了门锁进来。拉玛莫西说,他们用他的印度长衫和睡裤把他的手脚都绑起来,然后命令他跪在地上。拉玛莫西回忆说,自己向他们请求说:"我已经69岁了,我有高血压,求你们放我走吧。"

其中一人回答道:"我们会离开的,会放你走的。"他们后来让他脸朝下趴在地板上。

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里,这两名袭击者在他的房间里打手机,看起来既放松又高兴。据拉玛莫西说,他们说的话他大部分都听不清,只是好几次听到他们提到"手榴弹"这个词。他们从房间的小吧台拿了些零食吃。随后,又有两名武装分子进来,并拖来了4名人质,全都是穿制服的酒店工作人员。

袭击者问这5名人质:"你们的姓名和职业?"

据拉玛莫西回忆,他当时回答说:"我叫拉玛莫西,来自班加罗尔。"

一名袭击者用印地语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他回答:"我是个教师。"

这名武装分子喊道:"教师决不可能住得起这样的酒店,你最好说实话。"

拉玛莫西只好承认:"我在银行工作。"

这时,袭击者的手机响了,他们也因此分了神。几分钟后,武装分子推着5名人质,从走廊走到5楼,进了一个房间。他们把人质推进房间,让他们脸朝下趴在地板上,然后就离开了。

拉玛莫西说,他设法给自己松了绑,然后把其他人也解开了。当时,一场可能由手榴弹爆炸引发的大火正在酒店6楼蔓延。大火产生的令人窒息的浓烟在房间中弥漫,一名酒店工作人员扯下窗帘和床单,做了一条绳子。工作人员顺着绳子,晃动着下到3楼外面的阳台。

拉玛莫西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体力跟着他们爬绳索下去,于是他退回去,沿着浓烟弥漫的楼梯走到3楼。过了一段时间,他注意到探照灯的亮光。他打开窗户,向他们挥手并大喊。消防员看到了他,把梯子架到了窗边。他回忆说,他们告诉他:"你安全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是周四清晨6时。

11月27日正邪对峙

在武装分子占领的第二家酒店奥贝罗伊酒店,持枪分子在周四清晨6时前后返回20楼。他们拿出手机,拍摄四处横陈的就餐者尸体的照片。在扫射中受伤的4名幸存者仍在装死,努力让自己一丝不动。其中一人被压在两具尸体的下面。

一名武装分子在电话中威胁:"我们会在尸体上安装炸弹。"两名恐怖分子刚离去,4名伤员就爬到一个平台上,躲在冷却塔的后面。其中一人回忆道,接下来一天多的时间里他们一直躲在这里,只喝了点冷却系统中的红色液体解渴。

在恐怖分子占领酒店后,有关部门随即下令驻孟买的海军陆战突击队前去协助泰姬玛哈酒店,但突击队花了很大力气才搞清楚酒店的出入口。相比之下,枪手们似乎完全洞悉酒店的内部状况,在里面行动自如。一名突击队员还表示,枪手也很适应夜间行动。

27日早上6时30分,印度国家安全卫队的突击队员才姗姗到来──在此前数小时的时间内,他们先是在新德里等待有关部门派飞机运送,然后又等待从孟买机场运抵遭受袭击的酒店。他们同时包围了泰姬玛哈酒店和奥贝罗伊酒店,一场漫长的攻坚战开始了。

恐怖分子在两座大楼间频繁跑动,迷惑了突击队员,也制造了恐怖分子人数众多的假象。两名恐怖分子还打电话给本地一家电视台,抨击穆斯林在印度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随着战斗的进行,两家酒店不断有新的火光冒出,天空中烟雾弥漫。国家安全卫队总指挥达特表示,每次恐怖分子退到角落面临压力时,他们就点燃窗帘。

11月28日战斗结束

周五早上时,国家安全卫队开始取得实际进展。上午9时左右,住在泰姬玛哈酒店附楼19层的巴克什听到敲门声。巴克什是一名糖尿病患者,当时体内胰岛素已经过低,他通过门上的猫眼向外张望,看到3名穿着军装的人拿着突击步枪。63岁的巴克什拥有一家纺织公司,他回忆道,这些人不肯说他们是谁,他们也很害怕,因为他们不知道谁在里面。

巴克什打开了房门,马上发现3支枪管对准了自己的脸。他花了好几分钟才说服这些国家安全卫队的突击队员,让他们相信自己不是恐怖分子。

上午,国家安全卫队清查了泰姬玛哈酒店附楼,解救了那里的人质。他们还向奥贝罗伊酒店发起了猛攻,在一条走廊上击毙了一名恐怖分子,在一间卧室打死了另外一名。随后,突击队员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仔细查找,安全解救了躲在冷却塔后面的4名伤员,并发现了大楼里的32具尸体。

在泰姬玛哈酒店和Chabad House,战斗仍在继续。两名武装分子躲藏在这座犹太人中心内,炸毁了每层楼的电梯门,只要突击队员一攻击,就将电梯机井用来藏身。

随着突击队员的迫近,恐怖分子似乎一名接一名地处决人质。在随后拍摄的一张照片中,两名年轻女士手腕上捆着白色塑料绳,躺在一张床上,头部还有弹孔。恐怖分子向霍尔茨伯格和他的妻子开枪射击,他俩倒在了一起。随着夜幕降临,突击队员最终攻进了Chabad House,击毙了恐怖分子。

在泰姬玛哈酒店,双方周五晚间仍在激战,一名武装分子突然从一面窗户后面现身,向聚集在大楼外面报道战斗的数百名记者开枪射击。所幸的是,没有人中弹。

直到29日早间,突击队员终于攻占了大楼的大部分区域。幸存的3名恐怖分子退守到一个餐厅内。突击队员决定开火将恐怖分子熏出来。两名恐怖分子中弹身亡,另有一名身中数弹,跌出窗户摔到外面的广场上。

突击队指挥官达特说,随后再也没有枪声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