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二十三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大汉王国政府的谈判代表仍然是那位刁钻的金鑫。威廉是一个中国通,在谈判一开始,他先提出对上次大汉王国的要求进行讨论一下,金鑫笑眯眯冲威廉勾勾手指头,冷冰冰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那些条件,别想修改,我数三下,就三下,想不通的话,咱们就吹灯拔蜡,别谈了!我数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大汉王国政府的谈判代表仍然是那位刁钻的金鑫。威廉是一个中国通,在谈判一开始,他先提出对上次大汉王国的要求进行讨论一下,金鑫笑眯眯冲威廉勾勾手指头,冷冰冰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那些条件,别想修改,我数三下,就三下,想不通的话,咱们就吹灯拔蜡,别谈了!我数一……” 二还没出口,威廉慌忙制止道:“可以,可以,我们完全答应贵方的条件,完全答应,白银一百五十万两,黄金四万两,我们保证支付!” “不,不,不!”金鑫摇了摇手指头,“你懂不懂得利滚利的道理?恩?这笔款项你们一直拖着不还,利滚利,利打利,现在已经翻到白银三百万两,黄金八万两了。” “你们这是欺诈!”威廉额头上的筋一蹦一蹦的,脸色气的通红。 “嗷吆吆,别动气,我中华数千年传承,文明立国,礼仪之邦,是最讲道理的,我可以给你算算这笔帐啊!”金鑫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看,现在如果我出钱建一座纺织的或制瓷的工场的话,这一万两银子说什么一个月能挣上千把两,如果是一百万两银子呢,我就可以基本建立全国最大的工场,哪个月我不挣个几十万两?这几十万两再投资,不就又挣几万两了么?这几万……哎,总之,两个月下来我最少能挣他个一百万两。哎,不对,不应该是这么多!” 威廉一听,大喜:“你也知道错了!” “喏,还有呢,你看,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你们的消息,一直等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总要吃喝的吧?每人一天二两银子的标准算,我们一共是五千人,两个月就得六十万两银子呀,还有,我们干耗在这儿,不能与家人团聚,你们总得补偿一点损失吧!不多,一人十两银子吧!” “你们!……”威廉脸开始气紫了,有手指着金鑫。他简直是气极了,有这种算法的吗?一人一天要吃二两银子?天天都吃山珍海味吗? 金鑫连忙说道:“啊,对了,还有,你们无缘无故的来攻打我们,害的我们的将士们又打了一仗。我们消耗了不少的炮弹,按照每枚炮弹三千两银子计算,我们共发射了大约是五百枚炮弹,算个整的,你要支付我们白银一百五十万两。还有,你们的人在我们这里又吃又喝的,我们也得花钱,我们一向仁义为本,所以给他们按照的是每天五两银子的标准供给饭菜的,你们三千多人共得支付白银九十万两白银。总共算起来……哎,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不太好?我算完了,你们共得支付六百零五万两,唉,这数还有一零头,真拗口,干脆六百一十万两算了!” 咣当一声,威廉连人带椅子给摔地上了,不省人事了。荷兰的随从人员手忙脚乱的去搀扶他,金鑫冷笑着看着这一切:“哼,你就是下了阴曹地府,也得给我把钱吐出来!” 迫于汉军压境的威势影响,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不得不与汉军达成协议,赔偿汉军白银六百一十万两,黄金八万两,荷兰先期支付三百万两,其余的银子分三年还清,当然要加上利息的,荷兰方面总共需要支付的是白银七百二十万两。汉王国政府允许荷兰在中国做生意,但荷兰人被限定在澳门活动,荷兰与朝鲜、日本的贸易必须找汉王国代理人代理,并租用汉王国的船只进行运输;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向汉王国政府称臣,每年交纳贡银五十万两,荷兰保证在荷兰控制地区内所有华人华侨的安全,华人华侨享有与荷兰人一样的待遇,汉王国政府的商品行销荷兰控制区的时候,免除一切税款。 这么苛刻的条件,荷兰人一一答应了,他们现在只能忍气吞声,但心里还在盘算着什么时候本国舰队来的时候,一定要报这个仇。 六月的南京,天气开始闷热起来,闷热的天气使刘海宁不住的叫娘。他是一个胶东人,在凉爽的海边生活惯了,虽说在广东呆过几年,可是也没这么个热法,起码也有空调什么的。热归热,可是该干活还得干活。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活也越来越多,各民族部落的代表需要他接见,抓工商业、促进生产,还得他抓,包括科技推广等等。他越来越感到这不是个办法,全国这么多的事情国王一个人怎么能忙的过来? 他找到伍子方、高峰和诸葛明进行商量,决定改革一下,所有政务由丞相负责,内阁各部各司其职,除非一些非常重大的事情上报国王,其他一律各部自行解决,每周(刘海宁等出于习惯,把西方的周的概念推广开)各部写一个总的折子上奏国王;官员贪污不法的事情一律交由御使台负责,查实后交由大理寺依法处理;各地推选议员的事情要加快宣传和准备,一定要按期选出第一批议员;为了落实监察工作,又仿照张居正的办法,在八部三司二院一寺的基础上另设对应的一科,作为这些部门的监察机关,有批驳弹劾这些部门的权力,这些新建立部门的主官称都给事中。 这些事搞定了,刘海宁也就有时间跑到朱玉玲那里(她也跟着到了南京),摸摸小手,说说情话,然后就是找那帮专家们督促新武器、新材料的研制,毕竟这是关系整个汉王国发展的头等大事。 经过杜方程、古乐等人的努力,他们已经教出了一批有初级现代物理知识的知识分子,也训练出了一大批技工人员。这批技工人员在他们的指导下利用生产出来的钢材,制造出了土生的车床和膛床,然后又开始制造蒸汽机。在他们的努力下,汉军的军火生产一直保留着旺盛的势头,这么多战场这么大的消耗也真难为他们去生产了。 这天,刘海宁正和朱玉玲躲到一个临水的亭子里啃西瓜,朱玉玲由于一向受家里人宠爱,也受刘海宁的影响,越来越像一个现代女性了。一个卫兵急匆匆的来到刘海宁面前,一个立正:“禀报汉王,诸葛丞相求见!” “请他过来!”刘海宁放下西瓜,擦了擦手,毕竟国家大事不能疏忽的。 朱玉玲轻轻一笑:“你们谈国家大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西瓜真不错,你带去吃吧!”刘海宁点了点头,他一向把国家大事和私人感情分的很严,军队使他养成了保密的好习惯。 “不了,你和诸葛丞相一起吃吧!” 诸葛明匆匆的来到亭子里,冲刘海宁弯身施了一礼(大汉已经废除了跪拜的礼节):“汉王,紧急情况,天下大旱,许多百姓颗粒无收!” 刘海宁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由户部去处理就可以了,赶紧发放救济粮,免除灾区两年的赋税,组织乡民们到工场里做工,这不都是我们早已确定好的对策么?” “我们统治下的情况还可以,关键是大明统治的地区,那里赤地千里,地主官吏们又催租要粮,百姓们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据木龙的人回报说,百姓们流传着‘要想活,两条路’的说法,说是一条是投奔我们大汉,另一条是起来造反!投奔我们固然是好事,但突然来这么多的外人很容易给我们造成麻烦,也不利于治理,起来造反的话,那就大大增加了李自成的力量,我们收服他的时候可就不容易了。” “哦?是这样?”刘海宁摸了摸下巴,“你看该怎么办呢?” “依微臣的意见,我们应该趁机收取民心。” “说说看,该怎么个收取法!” “我们可以拨出一部分粮食,以汉王的名义运到大明的统治区内,发放给饥民。这样,百姓们自然感激汉王。他们有了活路,也就不会去冒着杀头的危险去造反了,这样可以避免李自成的力量坐大。另外,如果明政府害怕我们收买人心,不允许我们去放粮的话,那么就会民心丧尽,百姓虽然没得到我们的援助,可是他们心里会感念我们大汉,到时候,说不定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拿下大明的江山,而且汉王的仁义美名定将播散四海。” 刘海宁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诸葛明,看的诸葛明心里直发毛,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难道汉王不同意?” “不,我是想,原本很好的一件救民于水火的事情,让你一分析,怎么就变味了呢?变成我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在谋求利益呢?” “哈哈!”诸葛明笑了,“汉王说笑了,汉王身为天下共主,一言一行都要为天下着想,这怎么能说是汉王阴险呢?” 汉王刘海宁宣布向明统治区捐赠粮食,赈济灾民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不小的震荡,总的来说是众口一辞,称赞汉王仁义贤明,爱民如子。 这个消息传到了北京,引起大明王朝内部的争执。内部分为两派,一派以大学士熊文灿为主,坚决要求阻止汉的粮食入境,理由是避免汉国收买人心;一派以兵部尚书杨嗣昌为主,主张可以让汉国把粮食运过来,明政府可以把粮食截留,然后用一些陈烂的粮食再混上泥沙发给百姓,告诉百姓这是汉的援助,这样既可以赚得军粮,又可以打击大汉在百姓中的威望,崇祯皇帝和大多数大臣对这个意见倒挺感兴趣,因为既便宜了自己,又打击了敌人,何乐而不为呢? 但熊文灿极力反对:“皇上,如果百姓得知真相的话,恐怕会变生肘腋,我们将丧尽民心哪!这是我们将来绝大的隐患那!” 杨嗣昌冷笑着说道:“熊大人,如果我们阻止汉匪运粮赈灾,那么百姓们立刻就会起来闹事的,而大汉不用费一两银子就可以收尽我们的民心了!” “好拉!”崇祯皇帝发话了,“就按杨爱卿说的去办,我们要让百姓们知道,那所谓的大汉只不过是假仁假义,不能让汉匪沾到一点便宜!” 通州,饥饿的百姓顶着炎炎的烈日,在府衙外排成了长长的队伍,他们都在等待着汉王的赈灾粮食,人群突然起了一阵骚动,“来了!来了!”有人喊道,只见府衙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个师爷一摇三摆的出了大门,他用一口浓重的南方官话说道:“诸位乡亲,现在开始放粮了,每人限量,大家不要挤,每人都有份的!” 排在第一位的一个四十多的中年人首先领到了自己的粮食,可是一看,他气坏了:“大人,怎么净是一些烂谷子,还掺了这么多的沙子啊!” 这话一出,立即在百姓当中引起了骚动,那师爷一看,连忙说:“哎呀,乡亲们哪,这可是那个自称什么汉王的人派人送来的,我们可没办法呀!” “什么汉王仁义!原来是来糊弄我们的!”有人喊道。 他的话立即在百姓当中引起了共鸣,许多百姓议论纷纷:“就是,用这些烂谷子给谁吃呀,狗都不吃的东西,汉王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假仁假义!”……… 师爷看着大家的反应,满意的笑了。 “不对!”人群里有了相反的声音,“我昨天到府衙里去送菜,还看见你们在倒粮食呢,那袋子就是这样的,是不是你们自己把粮食侵吞了?” 这话一出,可真弄乱了套了。中国百姓有个听风就是雨的传统,不论听到什么消息,不是先分析一下可能性,而是立即产生共鸣。许多人一联想到官府平日的搜刮克扣的劣行,立即肯定了这种可能性。 顿时群情汹汹:“肯定是你们把粮食给侵吞了,人家汉王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咱们到府衙里看看去!” 轰的一声,无数百姓挤向府衙,门口负责弹压的几十个衙役哪能挡的住啊。百姓们在有些知道府衙粮库的位置的人的引领下,蜂拥而入。砸开粮库的大门,里面堆满了粮袋,有人用刀剖开一看,白花花的米,黄澄澄的麦子。百姓们的火气腾的一下子起来了,先前的看看,这下变成了抢夺。 其他地方的情况大致如此,饥饿而愤怒的百姓把粮库里的粮抢走了不少,官府疲于奔命。 这其实是木龙组织的功劳。诸葛明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已经做了详细的分析,也一一做了准备,明内部许多官员都与大汉暗通款曲,他们希望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杨嗣昌的计策在提出的第三天,就摆到了诸葛明的桌子上。 诸葛明找来木龙,对他面授机宜。木龙在各地都找了一些人,让他们以知情人的身份揭露明政府的卑鄙行为。果然,收到了奇效,这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也要找明政府自己的原因,各级官吏横征暴敛,欺压百姓,已经丧尽了民心,百姓们宁愿相信没有根由的传言也不去相信他们的话了。 换粮风波的爆发,严重影响了明政府在百姓当中的威信,也激怒了饱受欺压的百姓们。他们愤怒的情绪像一座不稳定的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六月十四日,饶阳生员黄胜的妻子黄柳氏耐不住饥饿的煎熬,被活活的饿死了。黄胜在先前的风波中,并没有随着百姓一起去抢粮,他还监守着自己应有的德行。但是,坚持德行的代价是挚爱妻子的生命。他愤怒了,跑到饶阳府的大堂上大骂官府,要求官府开仓放粮,赈济灾民。 知府二话没说,立即命令把他给抓了起来,以煽惑闹事,辱骂官府的名义将他给锁在府衙前戴枷示众。先前准备看热闹的百姓们被激怒了,“黄胜为民请命,反而被抓起来了!听说还要处斩呢!”这一类的流言在大街小巷里流传开来。一传十,十传百,数万百姓很快就聚集到府衙前,要求官府释放黄胜,同时要求官府放粮。 知府让上一次给整怕了,府衙周围布置了不少的军队,现在一看百姓们又围了过来,以为百姓要闹事,立即调遣军队进行弹压,驱散人群。 局势经此一闹,一发而不可收拾,原本无意闹事的百姓们的愤怒有如火山喷发一样爆发了。他们与前来弹压的官兵们展开了搏斗,有的人还冲官兵喊:“官兵弟兄们,别替这帮狗官卖命了,反了吧!” 这些官兵属于大明的地方卫所兵,世居当地,跟百姓们都稍微有点感情,现在由于长官的克扣,上面的拖欠,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饷了,家里也都基本揭不开锅了,一听有人这么说,大多数人都开始犹豫了,是啊,到底为他们卖的什么命呢? 但犹豫归犹豫,还是不敢反水,因为没有领头的,谁也不知道其他弟兄是不是这样想的。就在这时,官兵里有人喊了一嗓子:“弟兄们,反了吧!” 这句话像一个导火索,瞬间激发了官兵们的反意。众官兵杀死身边的军官,倒戈相向,起义兵民把知府为首的大小官吏都抓了起来,释放了黄胜,又共推地方名士张子成为首。张子成建议向附近的汉军求援,并提议归附大汉,立即受到百姓们的热烈欢迎。 很快,驻衡水的汉军派了正规军一个营和一个团的地方护卫队赶到了饶阳,收编了饶阳起义的明军,给他们发放了两个月的军饷,并开仓放粮,赈济灾民。 受饶阳的影响,从六月十四日到六月二十日,数十座城市的百姓纷纷起来驱逐明朝官吏,邀请汉军入驻,有些地方的官吏见势不妙,或携家眷财物逃窜,或干脆向汉军投降。 河北的任丘、歧口、定州以南,山西祁县、汾阳以南地区都像熟透了的瓜一样,轻而易举的落入了汉军的手中,正如诸葛明所预料的“不用费一兵一卒”。祁县以北是李自成部活动的区域,汉军奉命暂时不要与李部发生冲突。而明军在保定驻扎了五万辽西精锐,东征西讨,扑灭了当地百姓的反抗,汉军也受命不得与之发生冲突。 堂堂的大明皇朝,竟然只能控制一小块的地区,就是这一小块地区,还是民心离散,变乱不止。大明有如一座被蛀空了的大厦,稍微来点风雨,就会轰然倒塌。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明还有山海关和锦州防线的十二万辽西精锐部队,山西大同、宣府、太原的山西精锐边军九万多人,地方卫所军还有老弱近七万,应该说架子还是不小的。最大的问题是没钱发军饷,富庶的江南成了汉军的天下,北方又接连旱灾,皇帝接连发了几道诏书“暂累吾民一年”,增加了“练饷”、“剿饷”等诸多的名目,可是百姓们连野菜都没的吃了,上哪弄钱交税去? 崇祯皇帝愁昏了头,连连节省自己的用度,还向手下官吏、太监们借钱。这帮人,你叫他们捞钱可以,借钱?门的没有。谁都知道,就这架势,借出的钱有如泼出去的水,谁也收不回来了。所以一个个装聋做哑,推三阻四,愣是没人借钱,倒是几个比较清廉的官儿捐出了两个,可是,既然清廉又能有多少钱呢? 在这风雨飘摇中,一场猛烈的暴风雨就要来了。暴风雨不是汉军,而是明统治者一直看不起的流贼李自成部。 李自成在转入山西活动后,一直利用劫富济贫的办法来争取穷苦百姓的支持。义军四处流动作战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倒也组织起一支具有相当势力的大军,总兵力达到了十四万人。换粮风波爆发后,李自成借助百姓们对明政府的怨气,接连达了几场胜仗,消灭了两万多明军,并做势要攻打太原,把总督洪承畴给吓的赶紧收缩兵力,保卫太原。 李自成却率军从广武出发,攻克了娘子关,翻越太行山,于六月二十四日突然出现在保定以北的地区。保定总督辽西军统帅祖大寿连忙派兵围剿,辽兵不愧为大明精锐,虽然兵力上占了下风,但是英勇拼杀,把刚刚越过太行山的李自成部疲兵给杀的不轻,连连后撤。 李自成在初战受挫后,发挥了流动作战无后顾之忧的优势,与明军捉起了迷藏。把明军拖累了一阵后,又分兵两路,一路与明军继续周旋,另一路却准备挥师北上,进攻北京。 北京的明朝大小官吏们正在为前段的换粮风波一个个闹得不可开交,熊文灿坚决主张要杀杨嗣昌以以谢天下,只有这样才能挽回民心。崇祯皇帝无奈之下,只得免去杨嗣昌的兵部尚书的职务,任命熊文灿当了兵部尚书。 熊文灿刚刚当上了这尚书,立即传来祖大寿击溃了李自成军,正在围剿残敌的好消息。手下心腹、亲信们都来向他道贺,喝了几杯,中军官急急的来到他的面前,与他耳语了几句。熊文灿的脸色腾的变了,先前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手下人不知道是什么坏消息竟能使一向自诩“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熊大人脸色变的这么难看。 熊文灿铁青着脸,看了看手下的心腹们,叹了口气:“李自成流贼正在向京畿流窜,看来是想骚扰京都。” “李自成不是在保定被祖将军给击溃了么?”在场的人像炸了锅一样。 “唉!”熊文灿摇了摇头,“看来,又是慌报军情了!” 他抛下众人,急急进宫求见崇祯皇帝。崇祯帝因为接到了几个月来唯一的报捷的喜讯,兴致很高,正在和皇后两人对饮。好久没有这种兴致了,一向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苦瓜脸也乐开了花。 太监一报说熊尚书求见,崇祯皇帝的心里咯噔一下,他不知道兵部尚书漏夜来见是好事还是坏事。在胡思乱想中,他命令更衣,宣熊文灿来见。 听完熊文灿的汇报,崇祯皇帝一下子呆在那里了。半晌,他咬牙切齿的说道:“祖大寿,朕要………” “皇上息怒!”熊文灿膝行向前说道,“祖氏一族在辽西盘根错节,势力根深蒂固,辽西精锐多数受他们的指挥,万万罚不得的呀!” “唉!”崇祯皇帝颓然一叹,无力的坐到椅子上,一下子象苍老了十岁,“朕已经饶恕过了他多少次啊?连朕也数不清了,难道朕连一个地方将领也不能惩罚吗” “皇上,非常时期,当用非常之法,现在李自成流贼已经快要到北京了,皇上可以一面命令山海关、大同方面赶快派兵勤王,一面可以命令祖大寿自后夹击李自成流贼,令他戴罪立功。” “你是说让祖大寿放弃保定?” “皇上,现在情势危急,先救了眼下之急再说吧!” “好吧,就依卿所奏,你去处理吧!”崇祯皇帝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一支穿的五花八门的队伍在夏日的田野间匆匆行进着,这是李自成开往北京的队伍。紧贴在他身旁的是几个心腹的义军将领,马贤、高一功等。马贤狠狠擦一下头上的汗:“闯王,这次要是攻进北京城的话,我一定要到皇帝老儿的皇宫里去看看,看看我们在流血流汗的时候,他是怎么享受的!” 高一功也高兴的说:“对对,闯王,您也到皇宫里坐坐龙椅!” 李自成微微喟了一声:“你们以为我是去攻打北京城,夺皇帝位置的吗?” 马贤一愣:“难道不是么?” “你们也不用用脑子,想想现在的形势!”看着几个人都呆愣愣的,李自成叹了口气,“我们现在有多少人马?” 刘宗敏说道:“我们现在有十五万多人了!” “恩!”李自成点了点头,“明军也有二三十万人,前面有北京坚城,山海关、宣大守军随时可以支援,我们后面的祖大寿的军队又可以包抄我们,你们以为我们可以占领北京吗?” “那闯王的意思是什么?”田见秀问道。 “我们到北京去,是为了投降!” 这话一出,语惊四座。马贤首先就嚷了起来:“闯王,明朝那些王八羔子,没一个好东西,我们发展的现在也不容易,为什么要投降他们?” “是啊!闯王,我们与那帮贪官污吏是势不两立!不能投降啊!”其他几个人纷纷出口应和。 “唉,你们想想,现在谁的势力最为强大?” “当然是南京的汉王刘海宁了!” “我们十几万大军与明军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的,谁能得利?” “喔,那肯定就是汉军了!”马贤脱口而出,“可是汉军势力强大,我们应该投降汉军哪?为什么去投降半死不活的大明呢?” “这你们就不懂了,你说说,是大明更需要我们,还是汉国更需要我们?” “当然是大明了!”高一功回答。 “我们投降汉国的话,充其量是锦上添花,人家不会把我们当成回事,而大明则不同了,他们现在是穷途末路了,我们去投靠他们,那是雪中送炭。如此一来,我们可是要风得风要雨的雨了,咱们弟兄的荣华富贵还不就手到擒来么?何况那汉国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八大王张献忠和曹操不就是让他们给坑里面去了吗?曹操被杀,而张献忠躲到荆襄山区不知所终了!” “还是闯王英明,凡事考虑的周全!”田见秀赞道。 “哈哈!”李自成得意的仰天长笑。 北京城,今天的早朝群臣都有些焉头耷脑的了,最近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任谁也提不起精神来。但龙座上的崇祯皇帝的兴致仿佛很高,他看了看手下这帮大臣们,清了清嗓子:“朕今天得到一个消息,说是那流贼李自成部预备投降朝廷,为我大明效力,众卿以为如何呀?” 嗡的一声,朝臣们都像炸开了锅一样。杨嗣昌首先出列:“皇上,流贼杀皇亲烧皇陵,与我大明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且现在又有十几万流贼,声势浩大,他们怎么会投降呢?李自成阴险狡诈,车厢峡一役就是因为他们假投降,才导致我军损失惨重。皇上,对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我们万万不可轻信那!” “杨大人此言差矣!”立即有人起来反驳,杨嗣不用看也知道是那和自己作对的兵部尚书熊文灿在反对。 熊文灿在福建任上曾经成功的招降了海盗郑芝龙,因此他对招降这一做法是情有独钟,他摇头晃脑的说道:“皇上,那李自成现在并没有处于一种穷途末路的状态,相反,他的声势还非常大,现在投降绝对不是诈降,而是为了捞取更多的利益。如果能够招降这股悍匪的话,对我大明有极大的助益,我们也就有了与汉匪一搏的本钱了,如此好事,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那依卿所奏该如何办理呢?”崇祯皇帝明显对招降这一说很感兴趣。 “皇上,这李自成想的无非是荣华富贵,我们就封他个不小的爵位和有名无实的官职,笼络一下他的心,然后,命他率军攻打汉军,如果,他能胜利的话,那最好,不胜的话,也使他们和汉军相互削弱,我们坐收鱼翁之利即可!” “好!”崇祯皇帝拍案而起,“爱卿不愧为朕之肱骨,社稷栋梁之才,就按你说的去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