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二十二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3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汉军旗的官兵一反水,整个满清防线瞬间就被汉军给突破了。郑亲王济尔哈朗慌忙逃跑。汉军趁势追击,攻克辽中,占领黑山,向沈阳逼近。除北路房昊天部外,汉军都取得了完胜,共歼灭满清军队六万多人,俘虏两万多,满清都城沈阳处于汉军的夹击中。沈阳的满清亲贵大臣们乱成一团,以济尔哈朗为首的元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汉军旗的官兵一反水,整个满清防线瞬间就被汉军给突破了。郑亲王济尔哈朗慌忙逃跑。汉军趁势追击,攻克辽中,占领黑山,向沈阳逼近。除北路房昊天部外,汉军都取得了完胜,共歼灭满清军队六万多人,俘虏两万多,满清都城沈阳处于汉军的夹击中。沈阳的满清亲贵大臣们乱成一团,以济尔哈朗为首的元老派纷纷要求赶紧迁都,退到赫图阿拉。五月三日早朝时,济尔哈朗以议政王大臣会议的首席议政王身份要求皇帝豪格立即下令迁都:“皇上,现在汉军即将兵临城下,如果不尽快迁都的话,汉军冯军部将很可能切断我军与赫图阿拉的联系,再不撤的话,后悔也来不及了!而且,我军迁到赫图阿拉后,可以重整军旅,等到冬天一到,南人耐不住严寒,我们就可以趁机进军,一举收复盛京!” 其他几个议政大臣也纷纷表示赞同,叩请皇帝迁都,刚刚当上个把皇帝的豪格是欲哭无泪,难道自己这皇帝就这么结束了吗? “不能迁都啊!皇上!”另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大家都吃了一惊,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逆风而上? 一看,原来是三朝元老汉官内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范文程,字宪斗,号辉岳。辽东沈阳卫(今沈阳市)人。范仲淹后裔。18岁时补秀才。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自愿投效努尔哈赤,参加后金政权。为参与帷幄的主要谋士之一,深受倚赖。凡伐明的策略、争取汉官归降、进攻朝鲜、抚定蒙古、国家制度的建设等等,他都参与决策。这个人可以说对大清的建立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皇太极继位后继续对他青睐有加。皇太极一死,新皇豪格对他也还不错,但是那些满族亲贵元老们却很是看他不顺眼,处处排挤他。所以这一段时间里,他很不如意,朝廷上基本听不到他的慷慨陈辞了,现在冷不丁的又冒出了一个反对意见。这令济尔哈朗很是不爽,他冷笑着问:“范大学士有何高见?” 范文程跪在地上说道;“皇上,奴才(满清制度,除了亲王皇子一级之外,一律都得称奴才,任何人都不能自称是臣,尤其是汉人。这也是满清一大特色,现在电视上经常有臣这一类的字眼其实是错误的)以为万不可迁都,如果迁都,我大清将永无翻身之日!” “范文程!你不要危言耸听!”济尔哈朗喝道。 “皇上,郑亲王,奴才这不是危言耸听。沈阳乃是先太祖高皇帝亲自选定的龙兴之地,这里水美土肥,人口繁密,可供大军之资饷,而赫图阿拉人丁稀少,我军粮草势必筹集困难。汉军虽然两路来攻,总兵力也不过数万之众,我军拥甲二十万,又有蒙古数十万铁骑协助,如何却被这区区几万人给吓住了呢?我军可依仗长岭山势布重兵阻冯军于外,以铁骑暂阻汉军于新民,然后向蒙古各部借兵,两路夹击,必定将其击溃。请皇上三思呀!” 一干大臣听了范文程的分析都纷纷点头,范文程说的其实也很在理。但有几个人坐不住了,一个是郑亲王济尔哈朗,一个是英亲王阿济格。他们两个都是握有远超过汉军数量的精锐部队去作战的,可是都闹了个灰头土脸,尤其是英亲王阿济格,还让人给差点气死了。这么丢人的事一直是两个人的忌讳,现在范文程又说什么“我军拥甲二十万,又有蒙古数十万铁骑协助,如何却被这区区几万人给吓住了呢?”这不是讽刺他们是什么? 所以两个人腾的站了起来,阿济格用手指着范文程:“你…你……”一脚踢过去,把范文程给踢了个跟头,然后口吐鲜血倒了下去。“英亲王不行了!”整个朝堂顿时乱了套了。 济尔哈朗趁机说道:“好你个范文程,看看你把英亲王气成什么样了?你左一个不迁,右一个不迁,本王倒怀疑你是不是想让皇上留在盛京,等到汉军来了,你再献城投降捞取功名是吧?” “郑亲王,您可不要冤枉好人哪!范某虽是汉人,但一向对大清忠心耿耿……”范文程连连叫屈。 “咄!你不提汉人倒好,”济尔哈朗打断他的话,“要不是你们这群汉狗临阵倒戈,本王还会败的那样惨吗?皇上,汉人不可以相信哪!他们奸诈不守信用,本王请皇上下旨,对汉人永不叙用,同时,肯请皇上治这范文程意图不轨、辱骂亲王的罪!应该杀之以平民愤!” 一众满洲元老纷纷应和:“皇上,汉人不可留呀!” 豪格叹了一口气:“范大学士是三朝元老,一向对我大清忠心耿耿,况且辅佐太祖高皇帝和太宗文皇帝,一向勤勉,我看……” “皇上,汉人不可留呀!”济尔哈朗抗声道。 “唉,他对我大清还是有功的,功过相抵,免除范文程内秘书院大学士之职,摘掉顶戴花翎,削职为民,永不叙用。”豪格一向受祖父、父亲的感染,对范文程等汉官相当尊重,认为大清要夺天下,非用汉人不可。现在逼于形势,不得不丢车保帅了,自己顶住压力不杀他,也算尽自己一分心了。 “恳请皇上解散汉军旗,罢免所有的汉官!”济尔哈朗得寸进尺。 “不可呀,皇上!”索尼终于发话了,“汉人中有许多都忠心于我朝,如果这样的话,会失尽人心的!” “索大人,你能保证汉人都对我大清忠心?那些汉人依附我们只是因为我们强大,他们别无选择,而现在他们本族的强大军队来了,你说他们会效忠谁呢?”济尔哈朗咄咄逼人。 “好啦!都别争了,现在大敌当前,大家还是先想想该如何度过这道难关吧!”豪格制止了争论。 “请皇上迁都!”众大臣纷纷跪下。 五月四日,在沈阳住了十几年的大清王朝宣布迁都赫图阿拉,豪格对去年才建成的皇宫感到恋恋不舍,但没办法,汉军水军先锋部队已经离沈阳不远了,自己不走不行了。临行前,许多满族权贵要求焚毁沈阳和皇宫,被豪格硬顶住了,他发誓,今年冬天,一定要重回沈阳。但是他回的来吗? 满清大部队挟带着数十万百姓缓缓向赫图阿拉撤退,许多汉族百姓只能稍微收拾一点东西,就拖家带口的被逼着上路了,一路上,哭声一片,状极悲惨。汉军洪查、李恒瑞击溃满清殿后留守的部队后,于五月七日进占沈阳,而长岭满清军丧失了斗志,纷纷败退,冯军部也越过了长岭,于八日在沈阳与洪查等会师。 这样,汉军超额完成了战前的部署,将满清和蒙古截为两段,使满、明、蒙三方无法联合了。冯军和洪查会师后,决定出兵赫图阿拉,即使不能吃掉满清,也可以和房昊天部联合把满清死死的钳住,使他们永无翻身之力。 但最近的战斗弹药物资消耗实在太大,需要补充,于是决定除派一万大军支援房昊天部外,其他的先休整一个月,等地方整顿好了,物资齐备了再发动进攻。 在汉军节节胜利的捷报的引领下,西藏各势力纷纷派代表与汉军接触。汉王刘海宁派人宣谕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布藏嘉木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八大法王(中国明代在西藏分封的3大法王大宝法王、大乘法王、大慈法王和5大地方之王阐化王、护教王、赞善王、辅教王、阐教王的合称)以及控制西藏军政的藏巴汗要求他们到南京见面,并向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布藏嘉木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这两人保证封他们为国师,八大法王也继续封做法王,做护国法王,承认他们的宗教地位,允许西藏黄教在中原传教。 西藏的教派之争相当厉害,其白教(噶举派)藏巴汗和黄教的达赖、班禅双方势同水火,藏巴汗掌握了西藏的实权,但达赖和班禅也有相当的影响力,谁也动不了谁,这时候,外力的影响就非常重要了。因此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布藏嘉木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都派人回报刘海宁,说愿意来京,但藏巴汗一直阻挠,不能前来云云。刘海宁立即派人通知藏巴汗,让他与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布藏嘉木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一起赴南京觐见。但藏巴汗一直不理,刘海宁又酝酿着对西藏用兵了。 对满清作战的胜利,极大的震慑了先前蠢蠢欲动的大明和蒙古各部。明朝松锦防线的军队在汉军进攻满清的过程中一直按兵不动,他们本是想看看形势再发兵,可是形势越来越不妙,汉军凯歌高奏,所以也就一直没敢去动汉军,生怕一个不小心把瘟神给引到自己的身上。 蒙古各部更是如此,他们臣服于满清的最大原因就是满清强大的军事力量,而现在又出了一个比满清更横的力量。汉军张连升部在蒙古大草原上,与忠于满清的蒙古军队打了几仗。蒙古骑兵虽然骁勇善战,但是,汉军利用草原广阔的地形,广泛的使用了车兵,蒙古骑兵一来,就布车阵,利用枪炮阻击蒙古军。蒙古骑兵对这种阵势十分头疼,汉军的出动一般是至少一个团,像一个刺猬一样,让你下不了口。 但蒙古民族毕竟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是草原的主人,他们懂得汉军在广阔的草原上后勤供应必定紧张,于是他们频频派出骑兵去劫汉军的粮道,你还别说,这招还真有效,汉军战线拉的很长,供给还真让他们给成功截击了好几次。 这给严重依赖军火物资的汉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一连三天的补给没运来了,军心开始浮动了,张连升开始挠头了,该怎么办呢? 这天,天高气爽,又一支汉军的后勤辎重队伍上路了,最近一连几支队伍的弟兄都遇到了伏击,死伤惨重,可能受这个影响,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这支队伍有一个团的兵力,看来汉军这一次是下大本钱了,务必要把军火物资运到前线去。 汉军的行动,被远方山冈上的几个蒙古人都看到眼里,他们相视一笑,一拍马绝尘而去。 通往汉军前线部队有一个山谷,这个山谷很大,纵深有六里多,两边距离有将近四里地,山上都光秃秃的,泥土在风的掀动下不时制造出团团黄色的迷雾。 汉军辎重部队缓缓进入了这个大山谷,突然一声呐喊,无数的蒙古骑兵从对面和两边的的山上冲了过来。这帮汉军的反应倒很快,他们迅速把装载辎重的车辆摆成了一个圆形的防御阵势,外围安放了拒马,所有士兵躲到车阵的后面,严阵以待。 咻!几枚求救的信号弹腾空而起。轰!轰!汉军的迫击炮和小炮不断开火,炮弹在蒙古骑兵阵中开出朵朵带来死亡的话,许多蒙古骑兵被四飞的弹片炸掉了性命。但蒙古骑兵们仍然奋不顾身的向汉军设置的临时阵地扑过去。 突到汉军车阵前面的蒙古骑兵又在一阵密集的弹雨中纷纷落马。双方就这样胶着着,汉军凭借火力的优势抵抗着数十倍于己的蒙古铁骑。蒙古军的首领是察哈尔大贝勒昂坤杜棱,他不断的观察着战况,这次他可是召集了满清控制下的六盟二十四部四十九旗的四万铁骑来对付汉军的,这场要是胜了,没有了军火支援的汉军前线大队可是就一触即溃了。 但这仗是越打越让他弄不明白,你说这汉军会变戏法么?开始看着是那么些人,这仗一打起来怎么人越来越多呢?短短的两刻钟的时间里,汉军竟然好象增加了一倍的人马!蒙古骑兵一遍遍的进攻,一遍遍的受挫,汉军的那道车阵简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即使有蒙古骑兵策马冲进了车阵,但恭候他们的却是无数的子弹。这些蒙古兵越打越泄气,锐气渐渐消失殆尽。这些人都是属于不同部落的人,有的奋勇向前的部落死伤惨重,为了本部落的利益,一个个的进攻也都不像开始时候那么积极了。 大贝勒昂坤杜棱非常焦急,他大声呵斥着士兵们,让他们赶紧的进攻。但这时的车阵里的汉军已经不是一个团了,而是一个旅的兵力!大车里装的不是军火,全是汉军士兵。昂坤杜棱渐渐有了不祥的感觉,自己是不是中了圈套? 不幸的是,他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哨骑报告:“大批汉军骑兵正这里赶来!”昂坤杜棱吃了一惊,如果让汉军内外夹击的话,自己这几万人基本上也就完完了。赶紧下令:“快撤!” 但是已经晚了,几枚炮弹在蒙古军的后阵里炸开,周围不断涌出穿绿色衣服的汉军。汉军人越聚越多,很快就把蒙古军队包围在了里面。昂坤杜棱急的大喊:“快突围,向西突围!”这块地方的东、北两面都多丘陵,利于汉军埋伏,不利于蒙古骑兵的驰骋,而西面只有五里远的地方有两座孤零零的山包。 昂坤杜棱的想法是对的,但不幸的是与他有相同想法的人也不少,至少汉军的指挥官就是一个。当大队蒙古骑兵且战且退到那离那两个山包有一里远的地方的时候,他们与死神接吻了,无数的子弹和炮弹、手榴弹倾泻向蒙古军队,周围的草地上涌起无数的汉军士兵,他们向败退到这里的蒙古军队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这一仗,汉军共歼灭蒙古骑兵万余人,俘虏三万多,只逃走了大贝勒昂坤杜棱等千余人,汉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 这场战斗是汉军精心策划的一场反伏击的伏击战,首先先采用排除法圈定了蒙古军队可能设伏的三的地点,然后一一考察,最后,选定了这块地方,因为这里最适合大规模的骑兵伏击作战,而且这里离其他两个可能的伏击地点都不远,情况有变的话应付的及。 在汉军辎重部队出发的前一夜两个师(紧急借调胡波的两个师)的部队就偷偷的出发了,在离伏击地点比较远的丘陵地进行埋伏(早在出征之前,张连升部就紧急从全国各地调集了大批的绿布,预备用这些绿布制造衣服,以利于在绿色的草原上隐蔽作战)。在辎重部队的车里暗藏了两个团的人,又派一支一万人的骑兵部队(张连升和胡波部由于任务特殊,所以军队编制比别的军队大的多,各有五个师左右的编制,还有一支专门对付蒙古骑兵的骑兵部队)落后五十里追随。在信号弹升空后,这部分骑兵就快速前进,力图包围蒙古军队。 战斗结束后,汉军挑选了每个部落的几个人集中到一块儿,给他们将汉政府的政策,保证他们的封建王公们的利益,并宣布,如果蒙古各部来投降的话,汉军将释放他们的被俘人员。然后,把这帮人放回了家。汉军在先前的几场战斗中对蒙古的伤兵和俘虏都好生照顾,陆续释放回了一批人,对占领的蒙古部落汉军不杀不抢,反而给他们大量的盐和茶。蒙古民族是一个豪爽的民族,他们重情重义,见汉军这么对待他们,也就对汉军产生了相当的好感,以后在战斗中捉到了汉军的俘虏和伤员也都好生照看,在偷袭汉军补给线的战斗中也只是以消耗汉军的物资辎重为主,杀戮并不重。现在,这帮人回去一说,在各部落中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有些小部落基本上是大部分的男丁都出去作战了,他们非常希望能与汉军和解,要回他们的亲人,而一些大的部落也开始盘算如何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这个时候的漠南蒙古基本上实行了满清推行的盟旗制度(满清政府为分化蒙古族,控制其上层贵族而实行的政治制度。天命九年(1624)创立。旗分两类:①清中央委派大臣、都统、将军直接节制的总管旗,统称内藩蒙古,共61旗。②清中央理藩院监督的札萨克旗,统称外藩蒙古,共201旗。札萨克旗又有内、外之分。旗为军事、行政合一单位,由清中央就旗内王公中任命札萨克为其长,可以世袭;其职权为战时动员本旗兵丁出战,平时总揽本旗行政、司法、税收等项事务。旗以下置佐,设佐领。佐原为基本军事单位,后逐渐成为旗以下的一级行政单位。佐领不仅领本佐兵丁,还办理清册、收税、征夫等事。原则上,佐由150名壮丁组成,但实际上有增有减。凡年在18~60岁之间的蒙古男丁,都有服兵役的义务。),在其内部有相当的满清的代言人,也有部分满清军队,这帮人坚决反对同汉军和谈,他们叫嚣着要同汉军决一死战。 但形势不由人,许多小的蒙古部落纷纷向汉军投诚,汉军立即与他们会盟,并释放他们的亲人,馈赠给他们大量的盐、茶、粮食等物品。这股投降的势头是越来越大了,汉军张连升曾经一天接待了七个部落的头领,害的他的嘴的僵了。在满清迁都赫图阿拉的消息传来后,先前有些犹豫的部落也开始向汉军表示效忠,而一些忠于满清的部落和受满清控制的部落内部也产生了分化。许多厌倦了战争的蒙古人纷纷要求与汉军和解,眼看着满清这棵原本枝繁叶茂可以依赖的大树现在变成了一棵枝枯叶黄的病树,那些原本支持满清的人也开始转变了,毕竟以前汉人对蒙古还不错,蒙古臣服于汉人已经两百多年了,虽然有时候欺负一下汉人,但从属关系一直没变。 到五月十七日的时候,除了极端忠于满清的科尔沁等十三个部落外,漠南蒙古诸部相继向汉军投诚。张连升颁布汉王刘海宁的命令,要求蒙古各部首领亲自或派代表到南京,朝见汉王。 五月二十一日,受汉军威势影响,青海的漠西厄鲁特蒙古的和硕特部领袖顾始汗派使者奔赴南京,朝见汉王刘海宁,并送来大批的贡品。 二十三日,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布藏嘉木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以及其他几个法王的特使也来到南京朝见了刘海宁。 二十四日,一个特殊的人物来到南京,是东南亚苏禄国的国王的特使,他是专程来南京感谢汉王国政府的帮助的。原来,郑芝龙的海军歼灭了西班牙和荷兰的联军后,又一直打到了西班牙在东南亚的老巢——菲律宾(1543年西班牙航海家R.L.de维拉洛博斯到达菲律宾,以西班牙皇储菲利浦之名命名其为菲律宾群岛。1565年西班牙强占菲律宾,建立永久性殖民地),本来就没有多少军队的西班牙殖民者根本就抵挡不住汉军这新胜师,节节败退,还不时受到当地土著和华侨的袭击。郑芝龙用了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将盘踞在吕宋、棉兰一带的西班牙军队一体歼灭,由于西班牙对菲律宾的原有封建政权采取消灭的战略,因此郑芝龙代表大汉王国政府宣布对菲律宾的主权所有,同时宣布汉王国政府在土地、经济各方面的政策,受到饱受西班牙人欺凌的华人和当地土著居民的热烈欢迎。苏禄王国是当地极少的保持着政权的国家,一向是中国的藩属,这次,汉军来协助他们赶走了西班牙人,国王非常感激,因此派特使与郑芝龙的报捷使一起赶赴南京。 由于郑芝龙消灭了西班牙和荷兰的联军,又把菲律宾占领了,因此荷兰的联合东印度公司派驻巴达维亚的总督连忙派人与郑芝龙联络,表示愿意与汉军和谈。刘海宁在战前一再叮嘱过郑芝龙,只要赶走一股敌人即可,留下一股作为汉王国政府生金蛋的鸡。 于是郑芝龙顺水推舟,要求荷兰派人到澳门与汉王国政府谈判。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大汉王国南击西班牙、荷兰联军,占领菲律宾,北破满清,迫使满清迁都赫图阿拉,东伏蒙古、西藏,声势如日中天。大明王朝只剩下一个破烂不堪的空壳了,就在这副空壳里,李自成的农民军还在山西横冲直撞,大有威逼北京的势头。天下人都知道,大汉王国已经事实上成为了中原的统治者,是周边民族的宗主国。五月二十八日,荷兰特使威廉抵达澳门,要与汉政府进行谈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