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二十一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城头上的周遇吉用千里眼也看到了大批满清军队过来了,他暗暗叫苦:千呼万唤,怎么来的会是满清军队呢?看来这马塘是守不住了。咦?不对!周遇吉越看越觉得不对,这帮满清军队怎么这么狼狈,旗帜都拖到了地上,根本不是有组织的行军。难道是……周遇吉连忙又认真的看了看,果然如此! 他兴奋的喊道:“弟兄们,你们看看,满清军从连山关败下来了!我们大军胜了!” 刚刚因为看到大队清军赶来导致一片悲观的汉军士兵们腾的爆发出震耳的欢呼声:“我们胜了!汉王万岁!” 这下子,一个个放炮打枪,抡刀射箭都有了劲,好象不是连战了两天,而是刚上战场一样。相反的,听到汉军呼喊的满清士兵们纷纷回头看汉军说的是不是真的,有些胆小的喊道:“真的呀!我们败了!” 恐惧情绪如同瘟疫一般迅速在攻城的满清军队中蔓延。听到汉军喊什么的多铎也大吃了一惊,回过头用千里眼仔细一看:坏了,还真是一副溃败的样子,看来连山关守不住了,但是自己不能慌,因为一慌的话,说不定就让马塘城里的汉军冲了出来,那时,自己和哥哥恐怕都得让人家给包了饺子不可。 他连忙命令各部停止进攻,转入防御,防止马塘的汉军趁火打劫。终于那帮清军越来越近了,跑在前面的一个清兵急急奔到多铎的面前,一个打千:“启禀王爷,连山关失守,我军损失惨重,我们败了!” “哦?”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听到这消息多铎还是禁不住大吃了一惊,他一把抓起那名清兵,“我哥哥怎么样?英亲王呢?” “回王爷,英亲王就在后面,他命我来通知王爷,让王爷带人殿后,我们本部的人马已经控制不住了!”报信的清兵战战兢兢的说道。 终于,护卫阿济格和众将领的大队人马匆匆过来了,阿济格被放到一架马车上。多铎叫住了队伍,上前掀开车窗,看着自己的哥哥,他失声痛哭:“二哥,兄弟没用,没能拿下马塘!” 面色苍白的阿济格微微睁开眼,摇了摇头:“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轻敌了,我恨那!你等大队过去后,立即撤退,不要跟他们过度纠缠,不过如果他们追的急的话,你可以组织骑兵进行快速反击,汉军没了大炮的话,不是我们八旗铁骑的对手。记住,千万不要和进军缓慢汉军打,他们肯定有非常厉害的大炮!” “恩!我知道了!”多铎含着泪说道,“你保重啊!二哥!” 目送着哥哥一行人越走越远,多铎擦了擦眼泪,他回头看看,大批的汉军正向这里冲来,自己手下的士兵们的脸上都现出了恐惧的神色。他猛的一抽腰中宝剑:“我满洲的勇士们,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东征西讨,所向披靡,我们没有任何对手,我们是蓝天上的鹰,我们还怕什么吗?” “不怕!”一些忠诚的士兵回应着,但声音不高。 多铎大怒:“你们都抬起头来!看着我,你们还是男子汉吗?你们想投降吗?如果投降,那屈辱将永远伴随着你们,你们在父母兄弟和姐妹的面前抬不起头来,你们将终生忍受嘲讽与蔑视!你们想这样吗?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的财产将被掠夺,我们的妻女将被蹂躏,你们愿意吗?” “不想!不愿意!”士兵们的士气渐渐上来了,毕竟他们一向骄横惯了,白山黑水也造就了他们不畏强权不服输的劲头。 “那好,你们是勇士,就应该打起精神,我们要与可恶的汉军来一场大战!虽然他们的大炮很厉害,但是他们不如我们英勇的骑兵厉害,我们是不可战胜的!你看,他们来了,准备迎战!” 八旗士兵们的士气渐渐被鼓动起来了,士兵们开始列队准备迎击汉军。打头的汉军其实不是正宗的汉军,他们是一批朝鲜兵和朝鲜百姓。汉军从朝鲜国陆续借用了一万五千多人马,许多在满清两次进攻朝鲜过程中饱受欺凌的朝鲜百姓也纷纷要求加入汉军的队伍,于是,冯军就接纳了一批青壮年由汉军提供武器、军饷和抚恤,其待遇和汉军相同,编成了一支两万人的突击队伍。因为汉军以火器为主,部队进展速度慢,正好需要一支装备冷兵器的军队作为快速突击队,当急先锋。 这次攻克连山关后,紧追着满清军队屁股后面穷追猛打的就是这帮心怀仇恨的朝鲜兵团。 多铎等这帮汉军打扮的朝鲜兵来到近前的时候,一挥宝剑:“满洲的勇士们,为了荣誉,为了我们的家人,冲啊!” 蓄势已久的八旗铁骑狂风骤雨般的向汉军(不论他们是哪一族的,毕竟都是汉军士兵)冲过去,最近接连失利的怨气在这一刻瞬间爆发了。正追的顺手的汉军一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满清军队在这里还埋伏了一手。 在满清骑兵凶狠快速的冲击下,汉军的阵形迅速被达乱,被满清骑兵在阵中来回驰骋,整支军队已失去了有效的指挥。但是汉军在短暂的慌乱之后,虽然没有了指挥,但是一股一股的汉军士兵仍然拼死抵抗,他们原本都是一些本分的朝鲜百姓,但是满清铁骑摧毁了他们的家园,拆散了他们的家庭,他们与这支部队有不共戴天之仇,以前的经验告诉他们,投降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在萨尔浒之战中,朝鲜投降的士兵全被屠杀,而满清在朝鲜境内也是烧杀淫掠,无恶不做),而且自己的大部队就在后面。因此朝鲜族汉军士兵们奋勇拼杀,没有一个投降,许多士兵往往用双手紧紧抓住满清士兵已经插入自己身体的兵器,死,也要拖个垫背的。但是,勇气不等于战斗力,临时组编的队伍毕竟比不上征战十余年的八旗铁骑,汉军士兵的八旗兵的分割包围下,损失惨重,一万多人在不大一会工夫里已经被屠戮了两千多人。 马塘城里据守的汉军士兵们呆不住了,外面自己的同袍在浴血拼杀,而自己却呆在城里。士兵们纷纷向周遇吉请战,周遇吉也是一个火暴性子的人,要不是任务在身,他早就杀出城去了。 听到弟兄们的请战声,他咬了咬嘴唇:“立即把马都给我集中到一起,会骑马的出列!” 很快的一百多会骑马的士兵列好了队,满清存在马塘的战马也被集中到了这里,共有五百余匹。周遇吉让人抱来一坛酒,让人给这一百多名骑兵每人斟了一碗,他端起碗:“弟兄们,外面的敌人很多,这次我们有许多人可能回不来了,可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兄在外面任人宰割,大家都是血性男儿,来,我敬大家一杯,誓灭鞑虏,震我大汉雄威!” “誓灭鞑虏,震我大汉雄威,汉王万岁!”雄壮的誓言在空中回荡。 喝完这壮行酒后,周遇吉把酒杯向地上猛的一摔:“走!” 被清军数万大军攻了两天没攻破的马塘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百多汉军骑兵象一阵狂风刮出了马塘城,呼啸着向满清军队扑过去。 这个时候的汉军可真有点撑不住了,已经伤亡过半了,占了上风的满清兵为了出出最近的恶气,依然在凶狠拼杀着。马塘军的突然冲入,还真打了满清军队一个措手不及,清军原本严密的阵形也被汉军杀开了一个缺口,包围圈里的汉军的士气也为之一振。 拼杀一段时间后,满清军队从最初的慌乱中清醒过来,一看汉军只有区区百余人,立刻又恢复了镇定,围了上来。汉军渐渐又陷入劣势之中,周遇吉一把大刀左支右架,身上挨了三刀一枪,所幸都没在要害上,手下那一百多弟兄也只剩下三十多人了,还泰半受了伤,情势越来越危急! 突然,连山关方向一阵炮响,几发炮弹在外围的满清军队中炸开,汉军大部队来了!汉军后队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部分轻型炮拖过了连山关,冯军先派一部分人快速推进,正好赶上了这场大战,汉军首先手忙脚乱的架起大炮轰了几炮。牛车,兵车(人力推动的一种战车,上面设置有拒马和轻型炮,既可作战也可当作阻击敌骑兵用的防御设施)组成的车阵在前开路,然后步兵手持步枪成横排方队前进。 一排排子弹雨点般的倾泻向满清军队,受到攻击的满清军队开始乱了阵脚,多铎一看不妙,忘了哥哥的嘱咐,立即命令一个甲喇额真(八旗军官,一甲喇有五牛录,一千五百人)率领骑兵突击汉军的援军。八旗铁骑在如雨般的弹雨下冲到汉军打头的车阵时,已经损失了小半的人马,汉军车阵里突然象怪物一般吐出了火焰,发出了巨响。 八旗铁骑的战马突然受惊,一个个停步长嘶,有的惊慌乱窜,第二排,第三排的子弹和手榴弹、炮弹不失时机的向八旗兵们飞了过去。不大工夫,一千多八旗兵只剩下二三百人了,这下,整个满清军队的士气全崩溃了,呼啦一声,一个个纷纷向沈阳方向逃去。 多铎再也控制不住了,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在手下巴牙喇(满清精锐护卫军队的称呼)的护卫下,仓皇向沈阳方向逃去。 中午的时候,冯军赶到了马塘,他听取了损失报告。汉军先头部队损失了六千多人,周遇吉也受了重伤。冯军首先命令对先锋部队和周遇吉的部队进行嘉奖,然后,嘉奖了周遇吉,奖励他拿下马塘和英勇协助自己的友军,提升他为师长,但是也同时宣布了对他的处罚:身为最高指挥官,忽视自己身份的重要性,忽视自己的任务,罚俸半年,降一级,以副师长代理师长。嘉奖和处罚的命令颁布后,在军官和士兵们中间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大家都对冯军的赏罚分明表示了心服口服。 冯军占领马塘后,很快就 又占领了南芬,向沈阳的最后一道屏障长岭逼近。冯军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北路房昊天率领一万多部队和数千朝鲜兵在赫图阿拉与鳌拜的近十万大军展开了一场血战。赫图阿拉在苏子河与嘉哈河交汇处的东岸,是满清在迁都沈阳以前的都城。附近的萨尔浒曾经有一场著名的大战,就是那一战使满清取得了对明的主动权。现在,汉军与满清又一次展开了血战。房昊天牢记和冯军制定的策略,稳打稳扎,绝不冒险突进,使满清骑兵无用武之地,同时,由于弹药消耗很大,这样也利于汉军军火物资的接济补充。 汉军虽然在武器上占优势,但是满清军队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为了保护自己的运输线,汉军真正在一线作战的部队其实也就是六千多人,这些人凭借威力无匹的大炮和步枪抵住了满清军队一拨又一拨的进攻。最后,双方都失去了进攻的兴趣,开始了消耗战,房昊天本来的目的就是牵制敌人,既然达到了目的,他也就不求其他的了,布置手下人加固工事,组织给占领区的百姓分田地,恢复生产,倒也悠哉游哉的。 南线汉军在辽中附近站住脚后,建立了坚固的工事,完全掌握了辽河航道的海军不停的运送军火物资到这里,同时还不断运送新的部队过来,这新的部队是从哪里来的呢?是山东! 洪查的军队以“剿流贼”为借口从淮安誓师出发后,一路上出奇的顺利,汉军首先攻克了苍山,在苍山兵分两路一路向济南方向进攻,一路向胶东半岛方向进攻。大明的守军由于一连几个月没有发军饷了(明政府的财源在南方,现在财源被汉王国给接收了,根本也就没什么收入了),根本无心为大明卖命;老百姓可是早就盼着汉军来了,现在明的赋税可重了除了“辽饷”等种钟名目外,还加了一个“汉饷”,简直没法过了;知识分子方面对新生的汉政权也不怎么感冒,毕竟汉政府虽然有些政策让他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总比明政府的腐朽统治要好。在多种因素的推动下,洪查推进的非常顺利,顺利的有点出人意料,三月三十日出兵,到四月十六日汉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山东,左翼军队还攻占了衡水、冀州、临城一线,洪查的队伍也窜涨到了六万多人,但洪查很不爽,为什么呢?他想出来打几场硬仗过过瘾,可是对手实在太差了,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这天看到军情通报上说,汉军李恒瑞部正在辽中一线与满清军队僵持,可把他给乐坏了,机会来了! 他一面组织士兵准备出海作战,一面派人以八百里加急的信件向刘海宁请战。第三天的时候,刘海宁的批复回来了,允许他在组织好地方防御之后,分出部分军队前往辽中助战。 洪查把山东地区的事务全部交给了自己的副司令,在山东留了一万精锐和三万新招收的军队进行防守,同时,命令加紧建立地方护卫团组织,进行地方自保。 二十六日,两万多汉军精锐陆续在辽中附近登陆,李恒瑞把自己的指挥权交给了洪查,自己集中精力抓物资的运输和已占领地区的工作。 这个时候,满清郑亲王济尔哈郎的数万大军和汉军已经在这里纠缠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汉军虽然只有两千多人(还要派一部分守卫后方),但他们以李恒瑞舰队的重型大炮为依托,利用不断建筑的各种坚固的工事顶住了清军骑兵的进攻。满清虽然有佟养性率领的大清炮队,但是面对汉军的新式大炮,最厉害的红衣大炮也顶不住。无奈之下,只得与汉军进行了对峙,济尔哈朗和手下谋士们讨论后认为,汉军远道而来,必定打不起一场时间长久的消耗战,汉军主要靠的就是火器,等他们的火器供应不上的时候,就是满清军队反击的时候,同时可以派游骑骚扰汉军后方,截断汉军的补给线。 从理论上讲,他说的没有错,但他们忽视了几个重要的问题,首先就是汉军在这一段时间内,把满清在辽东半岛上的势力基本清除干净了,已与中路军连成一片,大批物资可以从陆路运往这里,而且当地的汉族百姓也蜂起支援汉军;二是汉军占领胶东半岛后,利用其强大的舰队不断的把军火物资运送的这里,因此,汉军不存在什么物资短缺的问题。在后方守卫上,汉军把饱受满清欺压的汉族百姓组织起来,实行数村联保制度,满清小队人马往往不用汉军主力部队就被百姓给消灭掉了,大队人马目标明显,一举一动都在汉军掌握之中,汉军一连打了三个伏击,消灭了四千多满清骑兵,迫使济尔哈朗取消了对汉军进行骚扰的计划,消极的与汉军打起了消耗战。 洪查部队的到来,使双方的僵持局面被打破了。洪查了解了一下当前当前的情况,满清军队建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大清炮队也有一定的威慑力,如果硬攻的话,估计这两万来人也还是不够。他对照地图想了好长一段时间,派人找李恒瑞,要借李恒瑞的舰队打一场迂回攻击的战斗。 二十八日,在李恒瑞舰队的支持下,汉军一万大军沿辽河东、西两岸向沈阳方向推进。得悉汉军动向的郑亲王济尔哈朗是暗暗叫苦,应付对面的汉军就够吃力了,现在又冒出了一支军队向沈阳进攻,沈阳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满清就全完了,更何况如果让这部分人绕到自己的背后去的话,可就真被人家给包圆了。于是连忙派了一支由八旗兵一万、汉军旗一万组成的军队向这支汉军发动进攻,务必要阻止汉军的行动。 当八旗骑兵出现在汉军视野中的时候,首先发话的就是李恒瑞舰队的大炮,隆隆的炮声中,八旗骑兵被从天而降的炮弹炸上了天,他们在汉军舰队大炮的封锁下,根本无法靠近汉军陆军部队。 八旗骑兵败退后,汉军就在沿岸地区设立防线,挖掘壕沟,然后留下一支部队和部分战船防守,大部队继续前进。一路打打停停,汉军一直打到了冷堡,济尔哈朗的五万多人被迫这里分配一点那里分配一点,正面与汉军相对的军队只有两万多人,其中汉军旗的有将近一万人。 洪查见分散满清军队的目的已经达到,就用起了第二招:分化瓦解。用迫击炮等发送一些传单过去,还采用喊话的方式分化满清军队内部的汉人,告诉他们不要再替异族屠杀自己的同胞了,不要助纣为虐了,向他们保证如果投降的话,既往不咎。对满族士兵则告诉他们不要为那些贵族老爷们卖命了,如果投降的话,汉军保证他们享有与汉人一样的权利。 这一招对满族士兵没什么大用,但在汉军旗的士兵当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有些士兵心动了,这部分人其实也不算多。但糟糕的是,满族军官们害怕汉军旗的士兵反水,看见汉族士兵凑在一块儿就怀疑是不是在谋反,听见汉族士兵低声说话就怀疑是不是在密谋。于是济尔哈朗就把汉军旗的军官全部撤换,改由满族人指挥。又颁布命令不许任何人谈论汉军的宣传,一连在军营里抓了六十多名汉军士兵,以蛊惑军心的罪名处死。但这些措施都起了适得其反的作用,原本对满清忠心耿耿的汉族军官们被解了职,个个怨气十足,士兵们在高压政策下,虽然口头上不敢反抗了,但是心里却充满了怨恨。整个大营,满汉士兵之间的气氛很紧张,离心离德。 从几个偷偷跑过来的满清汉族士兵口中知道满清军队中的情况后,洪查明白自己的这一招是用对了,胜利的果实离自己不远了。 洪查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五月一日辰时一刻,由李恒瑞指挥汉军左翼(也就是沿辽河北上的那部分军队)向满清发动佯攻,牵制满清右翼部队,洪查率领正面一万精锐向满清正面阵地发动进攻。 五月一日辰时,汉军两面部队同时对清军开战,洪查指挥的汉军中路首先对满清阵地展开了半刻钟的猛轰,然后,大批汉军在车阵和大炮的掩护下对满清军队阵地发动了进攻,隆隆炮声中,汉军迅速突破了满清军队鹿角、陷阱组成的第一道防线,向第二道防线猛攻。第二道防线的满清兵利用弓箭和大炮有效阻止了汉军的攻势,汉军在清军猛烈的炮火前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但汉军炮队迅速前移,给汉军进攻部队以有力的支援。 小受挫折的汉军立刻改成轮进式的战斗队形,依靠步枪的射程优势向满清阵地进军。在进军的同时,还不忘对满清的汉军八旗进行宣传工作:“汉族弟兄们,快过来吧,别打自己人呀!” 几个汉族士兵听了这话微微有点犹豫,监军的满族军官一看,挥刀一连杀了两个,他的本意是想杀一儆百的,可是没想到却捅了一个马蜂窝,周围的汉族士兵一看纷纷狂呼:“满人杀我们弟兄拉!他们要杀了我们!” 哗!早已对满人高压政策不满的汉族士兵们顿时大哗,几个满族军官一看不妙,也抽刀杀了几个呼喊的汉族士兵,整个的汉军旗立刻反了天,士兵们纷纷把周围的满人军官杀死:“反了吧,满人败了!” 整个的满清阵地乱做了一团,刚刚还并肩作战的战友,现在却变成了生死仇敌,挥刀相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