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二十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说完了郑芝龙,再说说出征东北的冯军老兄。这位老兄自从来到这个年代一直就憋在刘海宁的周围,没捞着什么大仗打打,可把他闷坏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全身都生锈了”。这次他跟刘海宁是软磨硬泡,总算得到了这么一个出征的差使。他下狠心,一定要把仗打好。经过十几天的紧张运送,汉军三万精锐部队都踏上了朝鲜国土。 汉军受到朝鲜各界的热烈欢迎,因为是汉军挽救他们于危难之中的。当听说汉军要进攻满清的时候,朝鲜东北地区许多受过满清戕害的百姓纷纷要求与汉军共同作战,朝鲜政府也派了一名总兵带领一万兵马协助汉军作战,同时保证对汉军物资上予以支持和接应。 在朝鲜,汉军进行了短暂休整,冯军和副司令房昊天仔细研究了满清的情况。现在满清内部是一团糟,因为皇太极和一批高级将领的死,使满清新主的确定有了很大的麻烦。争夺皇位的有皇太极的长子贝勒豪格,多尔衮的同母弟弟阿济格两人。豪格受到两黄旗索尼、图尔格、图赖、巩阿岱、鳌拜、谭泰等的支持,镶蓝旗的旗主贝勒郑亲王济尔哈郎也表示支持豪格,而豪格本身又是正蓝旗的旗主贝勒,掌握了四旗的力量。武英郡王阿济格受到自己的正白旗和弟弟多罗贝勒多铎掌握的镶白旗的支持,同时母家乌拉部和部分蒙古王公也支持他.由于两黄旗除了自己的军队外,还有两蓝旗、蒙古八旗和汉军旗的支持,因此势力最强。各方经过剑拔弩张的三天的讨论,决定暂时由皇长子豪格当皇帝,但是大权掌握在由八旗固山额真、议政大臣组成的议政王大臣会议的手中,等于事实上架空了皇帝的权力。武英郡王阿济格被封为和硕英亲王,多铎为多罗郡王。 同时约定,谁能消灭大汉,杀掉汉王刘海宁,就为满清皇帝。三月二十四日,豪格登基称帝,各股势力纷纷加强自己的力量,都想为自己的问鼎天下加重筹码。 由于朝鲜再度对满清进行了经济封锁,先前开始好转的满清经济开始恶化,为了获得扩充的资本,满清各统治者开始拼命压榨统治下的各族人民,尤其是富裕的汉人。皇太极的各种积极的政策被破坏殆尽,大批的汉人重新沦为奴隶,民族矛盾迅速激化。 冯军和房昊天认为,凭借三万装备了精良火器的汉军,完全可以迅速击败满清军队,而且可以利用满清国内尖锐的矛盾,对他们内部进行分化瓦解。 四月四日,冯军誓师伐清,在出师的檄文中,历数满清统治者种种残暴不仁的行为,以汉王的名义进行征讨;同时,将汉军的政策进行宣布,保证分给人们土地,减免赋税,对汉军经过的地区,免除三年的赋税;宣布汉、满、蒙等各民族一视同仁,一律平等,满族百姓享有与汉人相等的权利。 这篇檄文被房昊天派人广泛散布到了满清的统治区内。满清压迫下的汉族百姓个个翘首以待,盼望汉军的到来,他们早已听说汉军灭了八九万的满清精锐部队,还干掉了满清的皇帝等一批大臣,所以对汉军的这次出师是充满了信心。 汉军此次进攻满清共分三路,一路由冯军率领一万五千精锐部队从鸭绿江出发,自东向西,过通远堡、连山关,直逼沈阳;一路由房昊天率领一万人从宽甸出发,自南向北过富察、阿布里达冈,攻击满清前都城赫图阿拉,然后由赫图阿拉沿苏子河谷北上,渡浑河,威逼沈阳;一路以第一舰队司令李恒瑞率领海军及五千陆军自海上沿辽河直抵辽中,牵制敌人主力,成为敌人咽喉的一根坚硬的刺。 与汉军同行的还有数万朝鲜百姓组成的义务后勤队伍,当然,汉军是绝对不会让他们白干的,最后要给他们丰厚的报酬。 中路汉军一路缓慢推进,因为要对付满清就必须利用汉军火力上的优势,而汉军大炮都是一些远程的大炮,重量可不小,因此大军推进的比较慢。 这其实也是冯军和房昊天的计划,因为,满清占据着地利和人和这两个有利的条件(虽然汉族百姓心向汉军,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让汉军费尽心思在陌生的地方去寻找敌人,不如把敌人引到自己的面前,一劳永逸的一举歼灭。 汉军每攻下一地,就招募当地的汉族百姓参军,结果等到汉军攻克通远堡的时候,新招募的士兵达到了两万人,这两万人都被汉军布置到新占领的地区了,同时,汉军也邀请部分朝鲜军队协助防守。 四月六日,汉军中路冯军部攻克了通远堡,向千山山脉的连山关挺进,左路汉军李恒瑞率领数百艘海军战舰利用舰炮击溃了前来阻击的满清军队,并迅速登岸,先占领了盘锦,留下部分军队和军舰防守后,又继续北上,五日占领六间房,六日汉军直逼辽中,这天,与满清沈阳前来阻击的军队展开了激烈的炮战,双方一直激战到了晚上。七日,汉军两个团利用机枪和大炮的优势登陆,并背河与满清军队对峙。右路汉军进展非常顺利,到六日的时候已经抵达了阿布里达冈,威逼满清旧都赫图阿拉。 对于汉军的进攻,满清内部是慌做一团,向来都是满清军队采用攻势的,现在让人家包抄了过来。满清军队八旗兵虽然损失了数万人马,但是经过几个月的疯狂扩充,已经达到了十八万人,汉军旗也由先前的一旗扩充到了八旗,共六万人,蒙古八旗有一万四千人。现在共有二十多万军队,在汉军开始进攻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把汉军放在眼里,因为区区三万多人还兵分三路,根本不可能是大清军的对手。可是当汉军利用火力的优势一路攻来的时候,他们都慌了手脚。南边,虽然汉军人数不多,但是舰炮实在是太厉害了,在这恐怖的火力面前,满清骑兵就像纸糊的玩具一样,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这路是离满清都城最近的一路,如果不小心的话,就会让他们攻到盛京;而中路的敌人一路向连山关进发,如果让他们过了千山山脉这道天然屏障,盛京就在人家的脚下了;敌人北路一正威逼旧都赫图阿拉,如果被占领了的话,那将是对满清的一个致命的打击,将比皇太极之死还打击士气。所以这三路一路也不能忽视。 紧张讨论后决定:英亲王阿济格率领满清八旗士兵六万人,汉军旗一万,蒙古八旗兵三千人攻击汉军的中路;郑亲王济尔哈朗率领八旗士兵三万人,汉军旗两万和由佟养性率领的大清炮队攻击汉军的南路;鳌拜率领满清八旗士兵四万人,汉军八旗四万,蒙古各部军队一万人攻击汉军的北路。 与此同时,一路满清军队自西从海城出发,一路自东从本溪出发,企图左右夹击汉军中路军。 四月十八日,汉军抵达祁家堡,当地的汉族百姓向汉军通风报信,告诉他们有大批的满清军队驻扎在连山关。于是,汉军在祁家堡安营扎寨,准备与满清军队即将到来的决战 战前,冯军曾打算继续利用房昊天等人进行狙击作战。没成想,自从皇太极等人被远距离射杀之后,满清的军官们再也不敢跑到队伍前面了,就是中间也不敢。这固然使汉军无法进行暗杀,但是将领们贪生怕死的做法还是给满清官兵们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四月十九日,满清三千铁骑自连山关冲下,进行了试探性的攻击,但这三千人马在大小炮和机枪的猛烈攻击下,回去的不到一成。满清各旗贝勒亲王们吓傻了,为了保存自己的势力,都不肯轻易的派军队出战了。 二十日,汉军利用大炮对连山关进行了炮击,但是基本没有什么效果,原因是这连山关的地势实在是太高了,汉军的大炮射程不够,而又不敢过度靠前,因为满清骑兵的快速冲击力还是相当厉害的。 祁家堡里,冯军是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难啃的骨头。这时候有人报告,东西两面都发现了满清的骑兵。 冯军悚然一惊,一直以来,只注意迎面之敌,却忽略了两面之敌,连忙去布置应敌。西面来的满清军队首先与汉军一个巡逻队发生了冲突。汉军巡逻队的二十一名士兵借助携带的手榴弹和步枪,击退了满清先锋骑兵的冲击,杀伤了七十多满清士兵。 胜利后,巡逻队迅速撤退,退到汉军西面防御阵地,与这里的一个营会合。首战失利的满清八旗骑兵迅速展开了反击。数千骑兵挥舞着大刀冲向汉军的阵地。 汉军营一级的单位一般有中等火力的炮六门,其他的迫击炮有十门。防守的汉军先利用炮火对满清骑兵进行阻击,但骑兵速度快,因此推进的也快,虽然损失不小,但还是快速的冲到了汉军面前。 汉军一阵排子枪打倒了许多的骑兵,但是后续的八旗兵却源源不断的冲了上来,一连的阵地首先被突破,汉军士兵被迫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汉军一向习惯使用火器,虽然也受过严格的近战格斗训练,但毕竟比不上以凶狠著称的八旗兵,尤其是骑兵部队。在满清骑兵的凶狠砍杀下,汉军死伤惨重,渐渐支持不住了,营长一看不好,急忙把残余的部队收拢到营部的那个小山包上,利用全营仅有的两挺轻机枪、所有的步枪和所有的炮火对冲来的满清骑兵展开了猛烈的阻击。 在两挺机枪的封锁下,满清骑兵无法靠近汉军阵地,这时候,汉军支援的部队赶到了,首先发话的就是几门大炮,满清骑兵一看形势不妙,连忙撤退了。这一仗,汉军损失了近两个连的兵力,这是汉军进入东北以来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 冯军为这么多的弟兄丧命感到无比的悔恨,自己怎么就没有防着敌人从侧面攻击呢?怎么没有布置对付满清骑兵的工事呢? 冯军立即命令各部挖掘防骑兵的战壕,这种战壕不深,但一连几排,步兵冲击的时候可以跳跃攀爬着冲过,但马却不行。还把从国内带来的折叠式“拒马”都发了下去,命令各部必须严格防范满清骑兵的突袭。 但是总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冯军对着地图仔细考虑作战方案。从一些百姓传来的信息看,满清军队在千山一线部署了不少军队,只有摩天岭因为地势险峻,因此布置的军队比较少,还是一些汉军八旗兵。虽然满清主力在连山关,但是他们的后勤辎重都在马塘储存。冯军敲了敲地图,自言自语的说:“王八羔子,老子有办法对付你们了!” 冯军立即派人找来第三旅旅长周遇吉(明军降将,锦州卫人,少有勇力,好射生,后投降大汉,为人有勇有谋,在汉军中屡立战功),向他秘密叮嘱了好一阵子。 二十一日上午,汉军三千多人在当地百姓的引领下,对西面来犯之敌进行了突袭,一战受挫的满清军队顶不住汉军大小炮和机枪的猛烈攻击,被迫后退数十里。 不久,汉军一支两千多人的队伍在周遇吉的率领下,偷偷出了汉营向摩天岭方向开去。 这支队伍开出后,冯军立即命令各部扩大防御范围,摆成梅花阵的样式,在阵地周围广泛挖掘射击壕、冲锋壕,壕与壕之间利用交通壕进行连接。摆开了阵地防御战的架势,同时命令军队利用壕沟向前推进,一直推进到大炮能射击到敌人阵地的地方,然后,筑起了高台,利用大炮对满清连山关守军展开了密集的炮火攻击。 在汉军炮火的猛烈攻击下,满清守军损失惨重,布置的大炮也被击毁,清军将领一看妙,连忙向驻扎在山下的大营求援。英亲王阿济格接到急报吃了一惊:难道汉军要发动总攻了么? 连忙带领大批军队上山支援。刚到山上,手下将领就纷纷来规劝:“王爷,这里太危险了,汉军的大炮实在是太厉害了,您还是避一下吧!” “避一下?”阿济格冷笑一声,“我阿济格什么时候怕过?这区区的大炮又能耐我何?” 阿济格观察着山下的形势:“汉军发没发动进攻?” “禀王爷,汉军只是利用大炮攻击,看来是想把我们用大炮击垮,然后利用步兵冲锋。” “王爷敌人的大炮实在是太厉害了啊!我们无法抵敌呀!上次,三千铁骑就那么被人家给灭了啊!”将领诉苦道。 “哼!”阿济格冷哼一声,“看来这支汉军和大明的军队一样,都是凭借大炮的威力才能作战,没了大炮,他们就不堪一击了!真是一群胆小懦弱的汉人!” “王爷,看来我们要想胜他们,就必须打掉他们的大炮,否则,我们连靠近都无法靠近他们的!” 阿济格想了想:“汉军大炮在白天的时候能够看到我们,因此射击准确,但是到了晚上,他们的炮兵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就可以下山夜袭,利用骑兵快速冲击,毁掉他们的大炮,这样他们就成了没有牙齿的老虎,再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妙啊!王爷!”手下将领纷纷逢迎。 阿济格一直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的心里暗暗发狠:“消灭了这些家伙,我的势力肯定上升,豪格,我倒要看看,你的皇位还能坐多久!” 春夜,一切都静悄悄的,白天震耳的炮声都消失了,取代的是夜的寂静。一片乌云遮住了羞答答的月亮。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祥和安宁。 这时候的清军官兵们却没有心思去享受这一份难得的宁静,他们正在紧张的准备对汉军发动的夜袭,而这样宁静的夜晚正是偷袭的好时辰。战马的蹄子上都缠上了棉布,马脖子下的响铃也被摘掉了,每个战士都发到了一个含在口里的枚。 三更天,满清骑兵们开始向汉军的炮阵地偷偷的摸过去。刚到离汉军阵地五百米的地方,轰!一枚照明弹划亮了漆黑的夜空,白昼般的明亮使满清军队顿时手足无措,都有些傻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儿!轰轰!一排炮弹飞了过来,炸的清军是人仰马翻,血肉横飞。紧接着,汉军布置到前沿阵地的十余支轻重机枪一齐开火了,雨点般的子弹向清军倾泻过去。 毕竟是大清的精锐之师,满清骑兵们在短暂的慌乱后,恢复了镇静,偷袭不成开始了明攻,满清铁骑们挥舞着战刀呼喝着向汉军阵地猛扑过去。就剩不到一里地的距离了,完全可以冲过去。 冒着弹雨冲到汉军阵前的满清铁骑们悲哀的发现:前面是一道道的壕沟,战马根本无法冲过。收不及的战马悲鸣着马失前蹄,马背上的清军士兵纷纷落马。 满清铁骑前赴后继的冲向汉军阵地,但那近在咫尺的阵地向一道无形的墙,没有人能冲过去,又像一只怪兽,吞噬了一拨又一拨的满清精锐。偷袭的一万铁骑在一个时辰后只剩下不足千人了! 阿济格瘫在那里,一向不在人前落泪的汉子放声大哭,他的正白旗精锐全完了,他的家底全没了! 枪炮声渐渐淡了下去,最终没有了,月亮也从云层里露出了他那羞答答的脸,这时候汉军阵地上,冯军用千里眼观赏着自己的成果,虽然看不清,但是凭感觉也知道打了一场大胜仗。他乐的嘴都合不上了,一个劲的说:“好!好!过瘾!” 阿济格这次可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汉军的大炮依然耀武扬威,自己家底却赔了个精光,一气之下,连吐了十几口血,背过气去,让手下将领给抬下山医治去了。失利了满清军队再也不敢出战了,连偷袭的事情也不敢去干了,只能干捱着汉军炮火的轰炸了。 二十三日凌晨,一支数百人的清兵队伍骑着快马急奔向满清后勤辎重的大本营马塘。这帮人一到城下就呼喝着:“快开城门!英亲王紧急调运军火!” 把守城门的牛录额真(八旗军官等级,一牛录有三百人)借助城上的火把仔细看了看:“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这时候来?” “我们是英亲王派来的人,前边战事吃紧,英亲王派我们来押运火炮!快点,再不开门我们就要撞门了!前面快顶不住了!” 那牛录额真吓了一跳,最近接连失利他是知道的,昨天还有人说英亲王的一万正白旗弟兄都让那汉军给灭了,再要打了败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又看了看,看见下面士兵的脑门后都拖了大辫子,就赶紧冲把门的兵丁们挥了挥手。 沉重的大门缓缓的被推开了,数百骑兵蜂拥而入,落后的百来人看样子是汉军旗的人,他们没有象前面的弟兄一样冲进城里,而是下了马,向城墙上走来。牛录额真连忙迎了上去:“弟兄们辛苦了,前面战况如何,能顶的住吧?” “哎!难哪!汉军的大炮实在是太厉害了,王爷命我们赶紧运送军火,我们这些人先过来了,大队还在后面呢!喏,你瞧,他们也来了!”领头的军官说道。 那牛录额真向外一看,可不!城外远处,人影幢幢,看来还真不少。正看着,只听身边士兵一声惊叫,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觉得后心一阵巨痛,他的最后意识是:“上当了!” 的确,他真的上当了。这帮人不是真正的清兵,他们是前天从摩天岭秘密潜入的周遇吉部伪装的,跟他说话的军官就是周遇吉本人。 那天,冯军找来周遇吉叮嘱的就是要劫满清的后勤辎重。冯军从老乡的口中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从摩天岭过去,一直绕到连山关的背后,这是当地百姓躲避过关过卡时找的一条路。 冯军利用猛烈的攻击吸引满清军队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汉军想从正面利用火力优势突破。但偷偷的让周遇吉由老乡带路,从摩天岭过去,直抄满清军队的后路。 过了摩天岭后,在向导的引领下,汉军避过了防守的汉军八旗兵,埋伏到马塘附近,在得知汉军在连山关前大胜的消息后,周遇吉就决定智取马塘,怎么取呢?就采用汉军拿下襄阳的办法。可是那时候汉军是截获了明军的信使,有了信物才成功的。那种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周遇吉和手下军官们讨论后认为:马塘处在清军的大后方,虽然也会严密警戒,但警惕心不会太高;现在又是战事吃紧的时刻,清军调运物资的辎重部队一拨又一拨,来的多了,警惕心更会降低,清军一般有大辫子,他们往往凭此来辨别敌友,你只要也搞个大辫子,那他们基本也就很少起疑心了。 于是,周遇吉在老乡的帮助下,从汉族百姓那儿搞到了许多辫子,百姓们听说汉军来了,都非常高兴,认为自己出头的日子来了,纷纷剪掉自己的辫子交给汉军。 装扮好的汉军又选择了凌晨这个人们极度疲惫的时刻来叫城门,这果然起了奇效,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马塘。 占领了马塘的汉军迅速准备防守,他们必须顶住,一直到汉军攻克连山关为止。从仓库中,周遇吉找到了一批准备装备清军的大炮,这可把他乐坏了,来的时候,因为是过险峻的山麓,因此只带了一些轻型的迫击炮和大量的手榴弹做防御用,有了大炮那可就更有把握了。 马塘失守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连山关的清军大营,这在满清军队中引起了一阵慌乱,对面的敌人自己是没法对付了,后面又让人给截了大本营,这仗该怎么个打法?还能赢么?饱经挫折的满清士兵们更加灰心丧气了。 刚清醒过来的英亲王阿济格一听这噩耗又翻身晕了过去。心慌意乱的将领们一看,这时候你可不能晕哪!一个个手忙脚乱的又是掐人中,又是干嘛的,生生的把个英亲王给弄醒了。 阿济格缓过一口气来,定了定神:“十五弟!” 他的同母弟多铎应声来到他的面前:“二哥(阿济格其实是第十二子,只不过多铎喜欢以他们同母兄弟的排行来称呼),你尽管吩咐!” 阿济格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你带领本旗精锐三万人和所有的汉军旗去把马塘给我夺回来!” “二哥,你放心,我保证还你一个完完全全的马塘!”多铎眼里充盈着泪水。 阿济格伸出手替他擦了擦眼泪:“爱新觉罗的子孙不应该轻易流泪,你是我们满人的勇士,应该坚强起来。” 他又把多铎的头扳到自己的脸前:“你记住,如果失败了,那就没有我们兄弟的容身之处了!” 多铎点了点头:“二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二十五日上午,马塘城下,炮火连天,遍地的尸首,殷红的血把大地染成了暗红色,汉军和满清多铎的军队已经激战两天了。守城的汉军幸亏守的是个后勤基地,军火物资一点也不缺。但是数万满清军队没日没夜的攻击,使汉军渐渐支持不住了,毕竟人不是铁打的。周遇吉一边组织抵抗,一边焦急向东面望:大部队怎么还没有来啊!就剩千来人了,再不过来,可就真的守不住了。 城下的多铎的心情一点也不轻松,他率领几万精锐部队攻了两天竟然没攻下小小的马塘!现在,由于后勤基地在人家的手里,自己的供给快不够了,不但攻城的器具没有了,就是弓箭也不多了,全凭满清士兵们的血肉之躯硬攻。自己的四万人马加上哥哥后来又派来的一万蒙古骑兵到现在也只剩下不到两万人了,明知道城里的汉军肯定不多了,但是就是无法攻进城去,士兵们怨声载道,士气开始低落下来,攻城也不那么积极了。 他现在开始恨那些建城堡的人,你说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把城墙建的这么结实干什么?大部分军火都在这马塘城堡里,连山关主阵地那儿要用些,自己的火药根本不够用的。不然的话,集中火力攻击一点,说什么也把城墙轰塌他十段八段的。自己派到盛京催军火的人也该带着军火回来了吧?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焦躁的督促手下向上冲。 忽然背后一阵骚动,他转过头喝道:“嚷什么!” “王爷,你看,好象是我们的人!”一个戈什哈指着连山关的方向说道。 多铎一看,可不是么,正是大批的满清军队从连山关方向赶来,速度还挺快。他很奇怪:难道连山关方面取得胜利了么?怎么有闲兵过来?不管怎么样,总算有援军了,小小的马塘,老子要把你踏为平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