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十九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台湾城里,John van der Burg总督和手下的军官们正在坐卧不宁的等米斯神甫的消息,他们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米斯神甫的身上了。 突然,城头上的哨兵飞快的来报告:“米斯神甫他们回来了!” 听完米斯神甫的汇报,独眼的贝尔德上尉腾的站了起来:“大人,我们不能屈服于这帮野蛮的土著,为了军人的荣誉,为了国王陛下,我愿意血战到底!” “不行啊,上尉!”米斯神甫连忙阻止他,“我观察了他们的装备,他们的武器不比我们差,与我们见到的其他土著不同,这帮人的武器非常精良,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别忘了,城堡里还有许多的我国的平民那!” 其他的军官大都支持米斯神甫的意见,主张妥协,在他们看来牺牲一个没有了利用价值的走狗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后,达成一致,把抓来的中国土著都放回去,普仔交给中国军队。交接仪式在城外的原野里进行,饱受折磨的中国人向来迎接他们的亲人们哭喊着奔去,而早吓瘫了的叛徒普仔则被架着他的荷兰士兵交给了汉军,负责交接的汉军士兵看都没看一眼,就把普仔拖回了汉军的营地。 汉军营地里,一片悲喜交集的气氛,饱经磨难的中国人与亲人抱头痛哭。每个人都把仇恨的目光投向了叛徒普仔,尤其是受害的百姓和郭怀一,要不是负责维持秩序的汉军士兵的拼命阻挡,他们早就把这个叛徒撕成碎片了。 郑芝龙立即开始了公审大会,判决将这个叛徒凌迟处死。在普仔受刑的惨叫中,郑芝龙又宣布对英勇不屈而被杀死的百姓每人发放五十两抚恤金(当然是从荷兰人的礼品中出了),其他受难的每人十两补偿,同时,给全军将士每人发三两银子的奖金。顿时,欢呼声雷动。 第二天,双方开始谈判,荷兰方面派出了以米斯为首的谈判队伍,而汉军方面则是以原荷兰通事何廷斌为首,成员都是一些中下级军官。荷兰方面一开始就要求汉军解除对赤嵌的包围,重新向赤嵌城供水,为此,荷兰愿花巨款买水。但是被汉军断然拒绝,汉军提出的条件也是底线,就是:荷兰军队必须无条件投降,所有财物一律由汉军没收,投降的荷兰平民可以释放,但是士兵、军官、传教士必须由汉政府和荷兰的联合东印度公司谈判来决定他们的命运。汉军的强硬立场和苛刻的条件使谈判不欢而散。 十五日,断绝了水源的赤嵌城宣布投降。这样,汉军没费一枪一弹,就把这颗钉子给去掉了,而汉军的后续部队也在源源不断的登陆。得知赤嵌投降的台湾城陷入一片恐慌之中,现在他们没有任何外援了,只剩下自己在孤军奋战了。 十六日,上午,在一片低沉的号角声中,二百多门大炮昂起了他们的头。郑芝龙派人给荷兰总督发出了最后的通牒,如果在巳时一刻荷兰人还不投降的话,汉军将发动对台湾城的进攻。 John van der Burg总督和部下就中国人的条件进行了反复的磋商,最后决定:血战到底,等待东印度群岛的荷兰海军支援。 巳时一刻,郑芝龙命令发动总攻。最先开口的当然是汉军中的大炮了,两百多门大炮(汉军的射程比荷兰巨炮远的炮也不算太多)同时发出了怒吼,仿佛要发泄一下自己积郁心中已久的浓重怨气。 密集的炮弹不断的在台湾城上开花,整个台湾城笼罩在烟火之中。而闲来无事的汉军海军也利用自己的舰炮自海上对台湾城发动了猛烈的炮击。 整整轰炸了一刻钟的时间,有些大炮的炮筒都开始红了,于是郑芝龙命令暂停轰击,看看轰击的效果如何。 轰击的效果应该说非常理想,整个台湾城看起来囫囵的地方不算太多,到处冒着浓烟,南面的城墙有几截也被汉军猛烈的炮火给轰塌了。但是荷兰士兵依然在利用残存的工事顽抗,丝毫没有投降的意思。 这时,一个解放军战士出身的十二集团军第二师师长沈思想了想,来到郑芝龙的面前,向他嘀咕了几句,郑芝龙立刻眉开眼笑。 沈思的建议很简单,是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常用的招数:土工作业,迅速突击到城下,一举攻克台湾城。 郑芝龙立即命令暂停攻击,所有部队立即准备挖掘工具。城里被一阵猛烈轰炸给搞的晕头转向的荷兰人不明白中国人的意图是什么,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一个下午。夜幕降临,早就休息好了的汉军在百姓的帮忙下,立即开始了挖掘坑道的作业。 土工作业改造地形的方法是中国军队的首创,在解放战争时期缺乏重火力的情况下,对我军的攻克坚城起了重要作用。台湾城外是一片原野,正好适合土工作业的要求,可以使汉军在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土工作业的顺序是由前而后,由点到线,先前后再左右,先建立射击阵地,再构筑交通壕,并有重点的加以掩盖,使汉军大批人马在接敌运动中,都在地面之下,将可以避免许多的伤亡。 郑芝龙在南京王家陆军军官学院学习的时候,汉王刘海宁稍微提过一点,因此他有一定的印象,经沈思一提,立即想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守城的荷兰士兵发出了慌乱的惊叫声,叫声划了清晨的宁静,把荷兰人都惊起来了,许多人纷纷相互询问:“中国人冲进来了么?” John van der Burg总督和部下的将领们纷纷拿着刀枪冲到了城头上,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名值勤的士兵指着前方,用颤抖的声音说:“大……大人,请看那里!” John van der Burg总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上帝!”头天黄昏,看到城外的原野上的几里内还是一片平原,现在,纵横交错的坑道却铺到了荷兰人的面前。 看到了此情此景的荷兰人的精神都崩溃了,他们被这纵横交错的坑道吓傻了,不知道该如何抵御中国人的进攻。“我们投降吧!这样我们才有活路呀!”有人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对对!我们快些投降吧!”许多人纷纷随声附和,毕竟是自己的生命比较宝贵。 顿时要求投降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所有人的眼睛都盯住了John van der Burg总督,总督明白,即使自己不宣布投降,这帮人也会去投降的。他长叹一声:“投降吧!” 许多人欢呼一声,立即把城头悬挂的荷兰旗扔下了城,把白衬衫等高高挂起。不久,汉军就接管了这座城市。John van der Burg总督以下两千多的荷兰士兵和平民做了汉军的俘虏。 攻克台湾后,郑芝龙立即派人去鸡笼和淡水支援刘国轩的军队,但那里的战斗其实已经结束了。进攻鸡笼港的刘国轩进行的一样的顺利,西班牙海军现在已经不复当年的英勇了,镇压一下使用原始武器的土著居民还可以,与和他们有一样武器的汉军作战,那就万万不行了。 发现汉军舰队逼近了鸡笼港后,Francisco Hernandez总督立即命令驻扎在鸡笼港的海军三艘军舰和其他大小十余艘舰艇出海威吓一下,按他的盘算,中国土著士兵在巨大的西班牙军舰的威吓下,肯定会不战而逃的。 但他打错了算盘,这次来的不是懦弱的大明水军,而是大汉的海军。汉军利用火炮数量多、射程远、精确度高的特点对西班牙舰队展开了围歼。西班牙舰队在不到一个时辰的工夫就瓦解了,两艘军舰被击沉,一艘被俘,其余小艇全都葬身于海底了。 汉军乘胜追击,利用舰炮吸引西班牙人的注意,同时压制他们的火力,另一部分五千余人乘机登陆。登陆的汉军兵分两路,一路包围了鸡笼,一路包围了淡水。这两个地方的西班牙人有一千多人,他们看见汉军人数少,于是就想趁汉军立足未稳的机会将汉军逼到海里予以歼灭。 汉军佯败,装成溃不成军的样子,一路后撤,西班牙人一看立刻出动了几乎所有的人出击,但是,当他们追击到海边的时候,早已候着的汉军海军利用舰炮对追击的西班牙军队展开了猛烈轰炸。西班牙人损失惨重,想要撤退却来不及了,汉军展开了反扑,就这样,出击的西班牙人几乎全军覆没。仅剩百余人手的淡水西班牙守军宣布投降,而独木难支的鸡笼方面的二百多人也在Francisco Hernandez总督的率领下,宣布投降。应该说,整个进展的非常顺利,比郑芝龙要早一天解决。 台湾一战,俘虏西班牙人五百六十七人,荷兰人两千六百四十三人,缴获军舰一艘,大炮六十四门,枪一千三百支。另外,还缴获两国商人和殖民当局的银两一百八十七万两,黄金十六万七千两,珠宝玉器无数。应该说是一场大胜仗,汉军的损失只是二十三艘小船,三艘大船,海军士兵一百四十三人,陆军士兵除了在西班牙人的攻击下伤亡二十一人外,其他竟然没有伤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除了,郑芝龙的正确指挥外,在这里起主要作用的还是汉军那威力无比的大炮了。整个的战斗过程除了大炮炮弹的耗费外,子弹基本没有消耗多少,这一仗日后载入了汉海军和陆军的军事教材里,成为经典的战例! 接到捷报的刘海宁乐的合不拢嘴,立即颁布了嘉奖令,嘉奖了参战的广大士兵。同时宣布任命郑芝龙为海军总司令,原十二集团军第二师师长沈思为台湾警备司令部司令,设置了台湾府,由何廷斌担任知府,郭怀一担任台湾国民护卫队司令。同时派遣金鑫南下,与西班牙、荷兰、葡萄牙谈判。 谈判是与各国的代表分别进行的,金鑫首先对付的是葡萄牙代表。葡萄牙在这个时期是势力大衰,还受过西班牙的兼并,刚刚独立,它在世界上的殖民地不多,但是在一些地方有重要的商站,所以能够使它源源不断的把东方的货物运到西方去。应该说,这个国家对汉王国来说是没有任何威胁的。 金鑫代表汉王保证葡萄牙在汉王国控制的海域的经营权利,同时,与葡萄牙在亚洲地区进行军事结盟,当葡萄牙在亚洲的商站受到其他国家军队攻击的时候,汉军将坚决予以支援,但汉军不为他们镇压土著的反抗;同时,葡萄牙商人的税将比其他国家低一点,葡萄牙需要做到的就是定期收集西方各国的军事、经济、科技动态交给汉王国政府,如果葡萄牙胆敢报虚假的东西的话,汉王国政府将给他们以毁灭性的打击。 葡萄牙方面对汉军的优厚条件非常欢迎,迅速与汉军签定了协议。 西班牙和荷兰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金鑫与两国的俘虏代表(也就是他们的总督)进行了会谈。他首先严厉谴责了他们的侵略行经,对他们残暴的对待中国人表示了愤怒。要求西班牙和荷兰必须各赔偿占领中国领土的赔偿金白银五十万两,黄金一万两;各赔偿中国居民的人身、财产损失和抚恤金白银五十万两;各赔偿中国军队作战的损失、中国士兵的抚恤金白银五十万两,黄金三万两。交纳了赔款后,大汉王国政府才能把俘虏们释放。如果,西班牙和荷兰拒绝交纳赔款,俘虏将作为奴隶被贩卖或者进行屠杀,而西班牙和荷兰将永远不能与中国、朝鲜、日本做生意了。 金鑫派几个俘虏带着中国的意见和两位总督的亲笔信带给菲律宾的西班牙总督和巴达维亚的荷兰总督。 两个总督看了中国的信后,都发怒了,他们是不会拉下这个面子赔款了事的,为了打通通往中国、朝鲜、日本的财富之路,他们都决定采用战争的方式来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新的统治者。两个原本相互仇恨的国家现在为了西方“文明”社会的利益,要与“野蛮”的中国土著开战了。 而汉王国政府也早预料到了敌人会进行反扑,刘海宁命令加紧训练海军,赶造新式的战舰和大炮。 三月的南京一派喜气洋洋,汉军北伐救了朝鲜,击毙了满清皇帝皇太极和手下重要将领十数人,睿亲王多尔衮也命丧海上;汉军南下,收复了澳门台湾,俘虏了大批夷人,整个国内百姓是喜气洋洋,他们已经开始渐渐淡忘了大明,嘴里说的是我们大明,我们汉王之类的话。 刘海宁也是非常高兴,不为别的,就为台湾的收复,这下子可算是出了一口闷气了。这天,伍子方来找他,看他乐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伍子方把手中抱的文件使劲往刘海宁的桌子上一扔:“我们伟大的汉王陛下,活儿来了?” “又要干什么?”刘海宁笑眯眯的问。 “首先要签署命令,这是关于提升棚户、乐户、贱民的地位的……” “什么是那个那个棚户、贱民的?”刘海宁很奇怪,他不明白怎么还会有贱民这一称呼的。 “自古以来,有些皇帝看不顺眼的或者是与他有仇的人的亲戚及后代被他们贬做了低人一等人,象陕西、山西的乐户,绍兴的惰户,徽州的伴当,常熟、昭文的丐民,江西、福建的棚户,宁国府的世仆………” “等等……等等,宁国府?曹雪芹《红楼梦》的宁荣二国府难道是真有这回事?”刘海宁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曹雪芹、红楼梦的?这是地名!” “好好!那其他的是什么?” “还有命令释放宫中宫女和太监的命令。” “哎,对他们你是怎么处理的?”他一提,刘海宁一下子想起来了,明朝南京皇宫里还有大批的宫女和太监没有处置呢,自己又用不着,干耗着钱粮。 “我们打算,以后永远再不从民间选秀了,也不招收太监了。把现有的宫女一律遣送回原籍,允许她们自由嫁人,个别亲属都不在了而且愿意留下的人可以考虑留下。对于太监,只留下个别老实可靠的人,其他的可以遣送原籍,不过他们很多人不愿意回家,我们可以替他们联系工作,介绍他们到大户人家当仆人,我想很多人家都愿意接受的。” “人你都放出去了,以后王宫里总得有个照顾的人吧?不能只剩我一个光杆的国王吧!” “以后,我们可以仿照西方的规矩建立女官制度,让有学问有地位的妇女到皇宫里帮忙,当然宫女是从社会上招聘的,男从嘛,也进行招聘。” “行,都按你说的去办,还有什么要办的吗?” “还有大户人家的奴婢问题,我们打算彻底废除家奴制度,极个别由于家庭原因被迫卖身的由国家出资赎身,其他的由官府出头,让他们与家主签定一个合同,让他们以今后的劳动来为自己赎身,有点象西方的契约奴制度!干一定工作后,就是自由身了!” “可以,就这些了?” “你想偷懒?”伍子方笑着问,“告诉你,大的麻烦还在后头呢!” “什么麻烦?”刘海宁不知道还有什么大的麻烦在后头。 “我们西南还有缅甸、越南,西面还有西藏,西北的漠北蒙古,北面的漠南蒙古、满清、大明这些敌人,俄罗斯那头贪婪的北极熊也快到黑龙江一带了,还有荷兰、西班牙的威胁,你还想太平?” “我的妈呀,这么多?缅甸、越南两个小国值得我们兴师动众吗?” “缅甸现在是东吁王朝比较强盛,他们还占据着原属中国的孟养地区,越南现在虽然国内一团糟,但相当初也是大汉的属地。我们起码要对他们用一下兵吧?” “妈呀!”刘海宁叫苦,“那地方以现在的装备去作战可不太容易的。你们有什么新的设想吗?” “那里有两个中国的铁杆盟国,一个是暹罗,一个是柬埔寨。” “暹罗?我没有听过历史上有这个国家呀?” “瞧你这国王当的,暹罗就是泰国,多补充点知识吧。”伍子方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嘲笑的看了他一眼。 “得得!你不知道我这叫不耻下问吗?瞧你那德行,快说,这两个国家怎么回事!” “暹罗国内华侨很多,而且也很受尊敬,在乾隆年间还出过华人的国王,因此,我们可以把它定为盟国,我们可以联络他夹击缅甸。而柬埔寨更是如此,这个国家听说有个怪规矩,同样的事,华人做了没错,本地人做了就是犯了法,我们完全可以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国土。” 刘海宁摸了摸下巴:“可以,就这样办吧,对付南边的问题,我们不妨让杨波的广西第十集团军、风秋雨的第八集团军和温无忌的广东第十二集团军解决,具体方案由老高和诸葛明去解决吧,你把主要精力放到对付北极熊的身上,毕竟我们对这家伙比较熟悉。” “好,不过西藏那边和蒙古、满清的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这些东西让李信他们去解决,毕竟现在民族的问题他们应该比较熟悉的。” “可以,你别光顾的说了,快在文件上签字!”伍子方拿起文件催他。 “别象黄世仁一样,让我签卖身契哪?这么急?”刘海宁一边签字一边嘟囔。 提升棚户这一类百姓为良民的布告出来以后,倒没有什么大的风波,毕竟百姓早已习惯了皇帝随便扣人个帽子。不过对宫女、太监的处置和禁止蓄奴的命令,倒出人意料的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许多人不明白如果皇宫里没有了宫女和太监该怎么办?三天之内,一百多封奏折投到了刘海宁的案前,要求汉王收回成命。刘海宁让诸葛明和伍子方拟了一个公告,对宫女、太监制度进行了批判。告诉人们,宫女都是一些豆蔻年华的少女,让她们老死宫中实在是最大的罪恶,应该还他们以自由,宫内的使女将从社会上募集一些,但只要一少部分就可以。至于太监,他们原本是正常的男人,却被迫残体,天理难容,没有太监宫内的杂务可以由正常男人来承担,对于有人的“秽乱宫闱”一说,只提了一点,难道没有使用太监的人家就一定秽乱不堪了吗?平常人家就一定很乱了吗? 宫女太监毕竟是皇家的事情,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无关,解放奴婢的命令,其实是历代开国君主都干过,只是最后都不了了之。刘海宁命令加强监管,命令木龙的国家安全局专门设立一个部门,进行监控,对违反者处以非常严厉的处罚。 三月二十四日,接连传来两条让刘海宁紧张的消息。首先就是在菲律宾定居的华侨张宇飞派人把西班牙、荷兰两家准备联合对汉军作战的消息送到了南京。其次是西北战报,宁夏、甘肃大部扫平,现在与厄鲁特蒙古的和硕特部在青海相对峙,漠南蒙古各部也蠢蠢欲动,有迹象表明漠南蒙古、满清、大明可能要结盟,对付共同的敌人——大汉。新生的大汉政权是山雨欲来了。 刘海宁立即命令召开军事会议,各集团军司令(张连升和胡波两人因为战事在身,所以派了副司令来)也纷纷抵达南京。 刘海宁首先把现在的形势向大家做了通报,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军将领们的脸色开始凝重起来,毕竟这两股敌人都是不太好对付的,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也做了一些工作,但真到了眼前也都开始紧张起来。 接着装备部的代表通报了新式武器的更新和装备情况。主要是舰船类的,汉军新造新式战舰四艘,缴获的一艘也加以改装,新式的大炮也有很多装备在汉军的楼船上。汉军的新式战船是仿照西方战舰又加入现代军舰的理念制造成功的,采用的明轮推进,拥有两座炮台,每座炮台有两门新设计的大炮,射速快,准确度高,威力强大,炮台可以旋转,避免了这个时代西方战舰使用舷炮的麻烦,当然,也装备了部分舷炮。目前,汉军拥有这种战舰五艘,楼船级战船一百七十八艘,其他大型战船八百多,海军总数达到了七万左右。其他新式的大炮和新式的步枪也因为速度的加快,所以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军队已经装备上了大批的先进武器。 据张宇飞传来的消息,荷兰海军有战舰十五艘,士兵一千百多人,西班牙海军有战舰十艘,士兵七百多人,单从数量上讲,汉军占了绝对的优势。但是,汉军的海军不能全部出动,只能出动一部分。 刘海宁把对付西班牙和荷兰的任务交给了郑芝龙,拨给他们海军新式战舰五艘,楼船级战船八十艘,大型战船二百艘。刘海宁相信凭借汉军威力强大的火炮和占绝对优势的数量,对付这两国的联军是不成问题。 关键问题集中在蒙古、满清和大明的联合上。会上,各路将领各抒己见,但大体的思路相同,就是各个击破,绝对避免他们联合。因为如果他们联合的话,凭借大明在遗老遗少们中的号召力,再依靠蒙古、满清铁骑的力量,将是汉军最大的噩梦。 最后,刘海宁决定,由李恒瑞、房昊天率领楼船级战船五十艘,大型战船四百艘,海军运送分批运送三万汉军精锐部队在朝鲜登陆,由朝鲜军队配合把满清给搅个稀巴烂,这部分军队编成汉军远东集团军,由冯军担任总司令(这家伙早就想出去作战了,他不甘心一直当个警卫头儿),房昊天担任副总司令。 由洪查率领一个集团军的兵力(这家伙也早想立功了)自淮北出击,占领山东,牢牢卡住大明的脖子,让大明再没有翻身之力。 胡波的第二集团军尽量做好与厄鲁特蒙古的和硕特部的友好关系,要说服和硕特部首领顾实汗与汉军合作,与他们共同对付在新疆的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 派人给西藏的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布藏嘉木错、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以及控制西藏军政的藏巴汗送信,要求他们承认大汉的统治地位,要求他们与大汉结盟。同时允诺将给达赖喇嘛和班禅进行册封,承认藏巴汗的地位。 命令张连升的第七集团军对漠南蒙古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迫使漠南蒙古投靠大汉。同时也准备将漠西蒙古收归大汉的麾下。 四月七日,台湾南部海面上出现了大批的军舰,这是西班牙、荷兰联军的二十五艘战舰,三艘补给舰,他们气势汹汹的向台湾扑来。西方殖民者想凭借他们炮舰的优势重新夺回他们的天堂,奴役台湾。在张宇飞的秘密协助下,汉军对两国海军的组成和动向是非常的清楚,郑芝龙在战前详细了解了敌情,反复与手下的智囊们讨论该如何作战。通过上一次的海战,海军各将领基本都对这些夷人的战术和武器有了一定的了解。 会上施琅提出:“荷兰和佛郎机人横行海上,靠的是他们的大炮厉害,可是现在我军的大炮比他们的射程要远,威力要大,而且我军的战船数量也是他们的几十倍,这一次应该是一场非常容易的战斗。” 他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刘国轩指出:“这两个国家的联军也不过是二十几艘战舰,一两千人,我们完全可以对他们进行包抄战术,分散他们的火力,利用我们大炮射程远的优势,进行远距离的炮战。” 郑芝龙点了点头:“这些敌人必然会尽量避免远战,在海上要想快速突击过去的话,必须要顺风顺水,所以我们必须占住上风口,防止他们扯帆冲过来。敌进我退,拖死他们!” 郑芝龙在估算了敌人的行程后,立即带着新式战舰四艘、楼船七十艘、大船一百多艘、小型战船二百余,提前三个多时辰在台湾南边等候着西班牙和荷兰联军的到来,而施琅则率领另一部分舰队提前出发准备在联军的后面捅上一刀子。 一路前行的荷兰军队首先发现了汉军埋伏在这里的海军。荷兰舰队司令卡尤用千里眼仔细看了看对面的汉军海军,发出命令:“减速!左转舵,通知各船准备战斗!” 这个时期的西方战船都是以舷炮为主,要与敌人作战,必须侧对着敌人。很快的,各军舰迅速摆成了战斗队形,大战一触即发。 发现了联军军舰的郑芝龙立即命令准备战斗。汉军军舰立刻分成了三部分,中间由郑芝龙亲自率领两艘新式战舰、楼船三十艘、大船六十艘和部分小船作为正面主力迎击;左翼,由刘国轩率领一艘新式战舰、楼船二十艘和部分小船从敌人的右翼发动进攻;右翼,由李振生率领一艘新式战舰、楼船二十艘和部分小船从敌人的左翼发动进攻。 双方越来越近了,汉军利用自己大炮的射程远的优点首先开火。联军战舰四周激起了巨大的水柱,联军也不甘心示弱,纷纷开炮还击,但是射程不够,落到了离汉军很远的前方。宁静的海面上炮声大作,巨大的水柱不住的升起。汉军火炮不停的开火,联军的大炮也一直做着无用功,终于,两艘挺在前面的的荷兰军舰被汉军击中了。一艘被击中了船舷,一艘被击中了甲板。紧接着,把握好方向距离的汉军炮手又接连送了好几十颗炮弹过来,两艘军舰吃不住这么多炮弹的攻击,渐渐向下沉。 联军舰队这下慌了手脚,自己的炮的射程不够,在这里只能干挨!于是联军又改变成前进队形,以期能与汉军接触上。在联军的慌乱接触中,汉军两翼负责包抄的舰队对联军发动了攻击。陷入重围的联军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一点优势,军舰数量只是人家的一个零头,大炮火力不及人家的猛,射程没有人家的远,这简直是不对称的作战呀!联军舰队乱做一团,不知道该应付哪一边的。 荷兰和西班牙因为有世仇(荷兰1556年为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所统治,西班牙统治者查理一世和腓力二世及其控制的天主教会推行专制主义,任意破坏尼德兰各省区和城市的特权,勒索大量捐税;设立宗教裁判所,残酷迫害新教徒。1566年8月爆发反对天主教会的圣像破坏运动。1567年春运动遭镇压。同年8月,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派F.A.de阿尔发为尼德兰总督,血腥镇压尼德兰革命者。1609年1月9日,西班牙国王腓力三世被迫与荷兰签订《十二年停战协定》,在事实上承认了荷兰的独立。尼德兰革命在北方获得完全胜利,在欧洲建立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所以互不信任,都怕对手胜利后反咬一口,吃掉自己,这次行动是貌合神离,没有建立统一的指挥,无法协调整个舰队的行动。因此,当汉军两面包抄过来的时候,联军缺乏有效的指挥调度,这面有敌,就一呼拉都向这边来,那面有,就一呼拉的朝向那边。 由于三面被敌,缺乏统一指挥的联军乱做一团,许多军舰的炮手们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乱轰一气。屋漏偏逢连阴雨,陷入绝对劣势的联军内部由出现了麻烦。一艘西班牙军舰在掉头时的一排炮正好打到了自己左前方的一艘荷兰军舰上,把荷兰人炸的血肉横飞,荷兰军舰也慢慢的沉入水底。这下子可捅马蜂窝了,荷兰人和西班牙人本来就由于西班牙以前对荷兰的残酷压榨而搞的很不对付,现在突然有人狂呼:“西班牙人向我们开炮了!他们背叛我们了!快还击呀!” 一个个陷入极度的恐慌和疯狂中的荷兰士兵们来不及思考是怎么回事,拉起大炮,就冲自己周围的西班牙战舰开了炮。西班牙人一见荷兰军队冲自己开起了火,慌乱之中也顾不得考虑是不是有误会了,也顾不上外围还有汉军这个大敌了,开始对荷兰军舰进行了反击。 这个时候,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一些高级军官试图控制局势,但是,你一炮,我一炮,谁也不甘心就那么白挨对方一炮,国家间的仇恨使他们丧失了理智。 外围包围的汉军看到这个情景都感到很奇怪,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窝里斗了起来。郑芝龙利用旗语命令各船暂停攻击,看看这帮家伙在搞什么把戏,同时命令各舰队完成对联军的包抄。 等汉军完成包抄的时候,荷兰和西班牙两家联军也斗的差不多了。荷兰十五艘军舰只剩下了四艘冒着烟的,西班牙的十艘战舰也只剩下三艘残船了,舰队司令及其旗舰也喂了海龙王了。 看够了戏的数百艘汉军战舰逼向了联军,渐渐清醒过来的联军士兵是欲哭无泪呀,原本准备联合起来把人家给消灭,没成想自己先窝里斗了。两国残余的舰队只得投降了,说到底,联军的失败首先就是他们缺乏统一有效的指挥,而且,两个相互仇视的民族为了利益结合在一起的联盟是根本不牢固的,这是他们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他们自相残杀的根源之所在。 郑芝龙为自己这么容易就取得了胜利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先前准备的种种手段和对付敌人战舰的秘密武器一样没有用上,埋伏在联军后面的施琅的舰队也没有用的上。郑芝龙心里这个气呀,你说原本好好的一场显示自己才干的好戏,却变成了敌人的自相残杀的闹剧,没有自己发挥的一点地方。 这时,一旁的一个参谋提醒道:“司令,是收兵呢?还是继续进军!” 郑芝龙一想,这么容易就结束了战斗真的不过瘾,不如趁机进军拿下吕宋,彻底赶走佛郎机人,这样才能凸现自己的战功啊!于是,命令,全队先回台湾休整,同时处理俘虏,向上面报告战果,后天兵发吕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