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十六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十二月二十二日,汉军第一集团军司令李金运派人给张献忠送来一条命令,说因为张部目前只有七千多人,只够两个旅的编制,因此决定将这些兵力分散编入其他四个师里。张献忠调为第三师师长,原第三师师长舒时德调任湖广国民护卫队司令(汉军地方性的保安组织,相当于民团)。 接到命令,张献忠立即召集手下的心腹将领开会。 “不能听他们的摆布,父王,这样我们可就被人家完全给控制了!他们就是想把我们分散开,然后消灭呀!”孙可望最担心,如果张献忠不能称王了,自己这个义子有什么用? “不能听他们的啊,大王,汉军这是想把大王给架空啊!”其他人也纷纷应和,李定国他们一看大家个个群情汹汹,也没有说什么。 “恩!”张献忠大喜,“我想反出汉军,不知道弟兄们有没有不愿意的,如果有不愿意的,可以退出!我不阻拦!” “没人退出,我们誓死跟随大王!”他的亲信们狂嚣。 “好!既然弟兄们都这么想,那我们就反了他们,我们继续去干我们的事,不再听这鬼汉王的摆布了,咱们还回荆襄山区去,那里山高林密,谅那汉军也耐不得我们。” “父王英明!”孙可望恭维道,“不过,父王,那汉王有个王爷的称呼,父王也要有个响亮的称呼,盖过他汉王才是!” “对对!大王应该称……称魏王,不是魏把汉给灭了的吗?” “魏王万岁!”有些人见风使舵,立即恭维起来。 “哈哈!好好!”张献忠乐的忘乎所以了。 “父王,汉军势力强大,刚刚击败了五十万的明军,我们……”李定国终于看不下去了,提出了疑问。 “放心,父王我当初面对几十万的明军不是也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回事吗?我们不和他们正面冲突,只是搞突袭战术,让他们空有几十万的大军没有作用。对付汉军也这样,而且曹操(罗汝才)也投靠了汉军,据说也是个师长一类的官,现在驻扎在孝感,我们还可以把他的人马给拉过来。荆襄大山,绵延数千里,就是百万雄师藏在里面也没有问题。”张献忠满不在乎。 “我们这附近,就数我们的势力最强,汉军在这里没有多少人,只有西北百里外的黄安(现在的湖北红安县)有一个团的兵力,东南的罗田有一个团,新洲、团风都是一些地方民团。最强的要数驻扎在黄阪的第一师的二旅。我们完全不用害怕汉军的围堵。”孙可望显的信心十足。 “那我们的该如何起事呢?”手下谋士汪兆麟问道。 “我认为,我们应该向南占领武昌,借助我们的身份可以搞突袭,劫掠武昌后,在折向西北,与曹操会合,进入荆襄山区。”义子艾能奇说道。 “不可,武昌乃是汉军重镇,戒备森严,而且汉军对军队的调动控制的非常严格,没有战事的话,是不允许随便调动的。我们要伪装正常调动是不可能的,想要突袭那是万万不行的事情。”严锡表示反对。 “那,我们可以直接向西进军,那里与山区近,而且基本没有什么汉军力量,只有一个团的兵力,我们完全可以对付的了他们。”江鼎镇又提出一个主意。 “这个主意好,但是我们静找一些小地方,没有军队的地方去,该如何去解决粮草军饷等问题呢?总不至于让弟兄们喝西北风吧?”汪兆麟又提出了疑问。 “那我们就先南下,攻克黄阪,那里是汉军一个比较重要的储备地,我们可以从那里获得物资。然后挥师向西,与罗汝才的人会合,共同向北,进入山区以后,就没人能够奈何得了我们的了。”孙可望提议。 “孙将军这个提议好,我支持!”严锡表示赞同。 “可是罗汝才他会和我们一起起来反水吗?”龙魂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老罗的情况可能和我们差不多,况且多年并肩作战的交情了,我想他应该会和我们是一条心的。”张献忠终于表了态,“明天准备行动,各位立即回去布置一下,注意防范一下那些汉军新掺进来的人。好了,立即回去布置!” “是!” 李定国和龙魂几个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大家都这样想,实在是没办法阻止了。步出帐外,龙魂望着天上的月亮轻轻地对李定国说道:“难道我们真的要这样做么?” 李定国叹了口气:“唉!没办法,父王既然打定了主意,他是不会改过来的。其实,这是早晚的事情,父王是不会甘心屈居他人之下的,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挑拨,想不反水也难那!” 刘文秀(也是张献忠义子之一)恨恨的说道:“汉军势大,而且现在又很得老百姓的支持,我们北边的河南、陕西,东边的安徽,还有南面的的所有地区都是汉军的势力,我们能反到哪里去?汉军可不是明军!都是那帮鬼迷心窍的家伙在推波助澜。” 龙魂没有说话,在寒风中静静的想着什么。回到自己的大帐,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干脆又起来披着衣服到了屋外。外面静悄悄的,只有巡逻的士兵在寒风中巡游。这时,他的好朋友暂编三旅二团副团长(龙魂是二团团长)张君用出来解手,看到他一个人披着单薄的衣服在寒风中呆立,感到很奇怪,就走了过来:“阿魂,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冷的天,还不回帐篷里,小心伤风。” “伤风?”龙魂苦笑了一下,“我们还能有多少天的活头呀?还在乎这个伤风?” “瞧你,净说些丧气话,怎么会没有活路了呢?” “唉!如果我们真的反了汉军的话,天下虽大,也不会有我们立足之地呀!” “其实,你也不必担心,想当初,我们在几十万官兵的包围中不是照样从容自在的么?哪里不是我们的立足之地!” “此一时,彼一时呀!”龙魂拍了拍张君用的肩膀,“老兄啊!你我虽然结识的日子不长,可是咱俩可是过命的交情,有些话虽然不能乱说,可我也不怕你去告密。你是知道的,我们以前能胜利,完全是因为老百姓对大明完全丧失了好感,而对我们是青眼有加,有了百姓的帮助,我们如鱼得水,随时可以得到明军的消息,还可以让他们传递假消息给明军。而现在,你看看汉军,给老百姓非常大的实惠不说,还非常严格的保护百姓的利益。老百姓现在对他们可是非常的有好感,而我们反水的话,如果不能给百姓更好的好处,他们是不会帮助我们的。没有了百姓的支持,我们也就是没有了水的鱼,你说,我们能蹦达到哪里去?” “是呀!这次会上有些人反水的目的还不是因为汉军不准对老百姓欺压么?反水的话,肯定又要欺压百姓了以前是因为有个比他们更坏的明军,现在呢?,百姓会支持我们么?……唉!你说这……”张君用摇了摇头,拍拍龙魂的肩膀,“我说老兄,还能怎么样呢?别胡思乱想了,走一步算一步,还是回去睡吧!” “张兄,”龙魂叫住了正要走的张君用,又警惕的向四下看了看,“你说我们可不可以不参加反水?” “什么?你疯了!”张君用大吃了一惊,“大王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谁要是敢背叛他,他会用什么恐怖的手段来对付啊!” “可是,如果和大王一起去反水的话,更是什么前途也没有啊!最多只能做个流窜山林的绿林土匪罢了,张兄,我不想再过那种土匪生活了。就是不当官,回家种种地,到山上打打猎,我也愿意!” “是啊……”沉默了良久,张君用说道,“我也想过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要不是官府那帮王八羔子让人没法活下去,谁愿意整天打打杀杀的呀?” “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个本分的人哪!张兄,别犹豫了。我把你当成是生死相依的朋友,所以才同你商量的,不愿意的话,你可以去向大王告密!” “你把我姓张的看成是什么人了?我不会干那种出卖朋友的事情的。行!老子干了,争一条活路出来!” 两个人立即回到了房间里,开始讨论起来。不久,一些心腹的军官也纷纷被叫到团长的房间里。 第二天,三旅旅长孙可望匆匆来报:“父王,龙魂跑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张献忠大吃一惊。 “不知道,只知道昨天晚上,他借口奉父王的命令,带了两个营的人出城去了!” “混帐!没有我的令牌,谁能出的去?” “那晚,值勤的是他们的人,他们还把护卫队的人和汉军的县令等全都带走了。” “妈的,让老子捉住了他,非活剥了他不可!你知道他们向哪里去了吗?” “他们是从西门出的城!” “你们旅立即给我向西追,他们肯定是逃向黄安去了,你们务必把他们消灭,顺便把黄安给我占了,我这就发兵攻打黄阪,等我和曹操会合以后,再向你那里转移!” “是!” 龙魂真的向黄安去了吗?没有!他们折向向南,一路奔黄阪而去,当然,也派人去通知了黄安的汉军守军。 龙魂他们到了黄阪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黄阪守军汉军第一师二旅旅长刘静泊听了龙魂的汇报后,吓了一跳,立即派人向武昌报告。同时宣布戒严,动员大批的护卫队拿起武器准备守城。 张献忠方面的几千人马正气势汹汹的向黄阪开来。张献忠的人在麻城顾不上劫掠,也顾不上动员士兵,只是简单的说要反水后,连夜就挥师南下了。路上,李定国找到张献忠:“父王,龙魂会不会是没有向黄安,而是向黄阪去了。毕竟黄阪汉军的势力强,他要逃也会找个安全的地方去呀!” “那正好,我可以把他抓住,我要亲手剐了他!” “父王,如果黄阪方面有了警惕,他们一个足旅的兵力可是一点也不比我们少啊!我们虽然号称两个旅,可是都不是足额的,总共不过五千来人。我们如何去攻打兵多城坚的黄阪呢?据儿臣看来,我们不如直接转道黄安,与可望军会合,拿下黄安后,再进入大别山中,汉军就不能奈何我们了!” “曹操那里怎么办?难道要把他们给扔下么?我昨天晚上就派人去联络他了。” “父王,我们现在是自身难保啊!顾不得别人了,先保住自己要紧。” “什么自身难保,老子横行这么多年,怕过谁来?不杀了那个姓龙的,老子就咽不下那口气!走!” “父王!………”但是张献忠根本就没再理李定国,李定国苦笑一声,“难道是天绝我们吗?”看着渐渐亮起来的天空,他不知道,到明天的时候,这支队伍还能剩下多少人呢?天知道。 当张献忠的队伍抵达黄阪城下的时候,汉军早已等候多时了。累的半死的魏军(张献忠自称是魏王)士兵们按照预先的布置叫起了城门,魏军的意思是冒充汉军,他们想打汉军一个措手不及,张献忠没把李定国关于龙魂可能逃到黄阪的话当成是一回事,也是他心存侥幸,认为龙魂等不会跑到黄阪来。 但张献忠这次失算了,城头上迎接他们的是纷纷落下的手榴弹和炮弹,城下的魏军被炸的人仰马翻,让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被识破了真面目的魏军被逼无奈,只得向黄阪城墙猛冲,暗抢变成了明攻,汉军的大炮对准魏军的后方猛烈轰击,箭矢、铅丸还有手榴弹如雨般倾泻而下,魏军冲锋的士兵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很快的,魏军的第一拨冲击就被打退了。一旅一团团长跌跌撞撞的跑到张献忠面前:“大王,敌人早有准备,我们攻不过去呀!” 张献忠大怒,抽出配剑,一剑劈了这个团长:“给本王冲!后退者斩!” 无奈的魏军士兵又一次向黄阪城发动了进攻,这一次,他们是在自己后队弟兄的刀枪威逼下前进(明朝起义军作战的时候,分队列,后面的监视前面的,有后退的一律斩杀)。但是,由于行军仓促,根本就没有带什么攻城的工具,魏军士兵们只能徒劳的凭借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攻城。 一旁的李定国连忙过来劝张献忠:“父王,汉军早有准备,我们短时间是不能攻克的。汉军武昌的援军很快就会来了,我们赶紧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唉!狗娘养的龙魂,本王让你害惨了!命令弟兄们立即向西撤退,到孝感去!” 早已胆寒了的魏军士兵们接到退兵的信号后,纷纷退了回来。突然,魏军背后响起了一阵炮,漫山遍野都布满了汉军的旗帜,汉军从魏军的背后发动了攻击。这是汉军提前埋伏在城外的一个团,他们在那里已经潜伏了一个多时辰。刘静泊命令他们在魏军赶到的时候不要出击,要避敌锐气,起码要在敌人进攻受挫的情况下再从背后出击,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打击魏军的士气。 埋伏的汉军开始见魏军也就几千人,还以为是魏军的先头部队,因此在魏军第一次进攻失败后,没有敢发动攻击,怕被魏军给包了饺子。最后却发现,魏军也就这么多的人,埋伏的团长立即命令发动攻击。 城里的汉军也从里面对魏军发动了攻击。两下夹击下的魏军疲兵顷刻间土崩瓦解了。张献忠在几个心腹大将的护卫下,拼死杀出了重围,向孝感逃去。一直逃到孝感东面的三汊镇,张献忠他们才住了马,看看身边,也就剩下了不到三百的骑兵了。张献忠放声大哭,这下把部下全都给哭愣了:何曾见过大王这么哭过呀? 李定国连忙上前去劝他:“父王不必难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一定可以东山再起的。” “是啊!大王!我们完全可以东山再起的呀!”其他的人也纷纷过来劝慰张献忠。 “我是恨哪!狗娘养的龙魂,老子对他可是不薄呀!他竟然背叛老子!”张献忠挥舞着拳头狂呼不已。 “父王,我们现在到哪里去?”刘文秀问道。 “当然是去罗汝才那里去了!现在我们也应该快到孝感了。”汪兆麟说道。 “不!”张献忠开口了,“现在我们只有三百多人,到了那儿也是寄人篱下,说不定他一翻脸,还会把我们给坑那里去。再说,孝感也不安全,离武昌太近了,说不定汉军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呢!我们要向北走,找可望,他那儿还有一个旅的兵力。” 这一批残兵就急急的向黄安逃去了。张献忠说的很对,汉军早就在孝感布下了圈套,专等张献忠上钩。原来,罗汝才这个人,虽然勇猛善战,但是他有个缺点,就是有点贪财好色,自己有妻妾数十,个个身穿绫罗绸缎,还有唱戏的女戏子和舞女好几帮,整天花天酒地的。头儿都这样,他手下的一些人也就肯定不安分,因此汉军的纪律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个个恨的咬牙切齿。他们也密谋反汉,只是事不机密,让汉军的木龙人员给侦知,但是没有证据又不好随便抓他们。因此,汉军借故把罗汝才的一个精锐的旅给调到了云梦去。在整编过程中也对罗汝才所部进行了分化瓦解,将其一万三千多人马裁汰了四千多,只剩下八千来人,又在这八千来人里安插了汉军的一部分人。最后,使罗汝才真正能指挥的动的也就一个旅不到的兵力。 今天早上,张献忠的信使来到了孝感城外口称是张献忠师长的人,正好把守城门的是倾向汉军的人,他们把信使放过后,立即找到了副师长萧亿(汉军派来的副师长)。萧亿这时正在南城门接收汉军从武昌发过来的一批军火,接到汇报后,他沉吟了一会儿,然后一挥手,招来一名心腹手下,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这个心腹点了点头,直奔罗汝才那儿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那个人来报,说罗汝才正在召集人马,看样子,有问题。萧亿拍了拍脑袋,想了想,就又派手下的丁副官去找罗汝才。 这时候的罗汝才正在召集心腹手下准备反水,响应张献忠,手下们听说又可以搞劫掠的老本行了,都很高兴,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卫兵报告:“萧副师长派人来了!” 罗汝才一听,吃了一惊,姓萧的最近很少派人来找自己,这次难道是消息泄露了?不会那么快吧?赶紧吩咐:“快请 !” 丁副官来到他的面前,一个敬礼:“报告师长,我们萧副师长说来了一批军火,是上面装备我军的,他请师长过去验收一下!” 太好了,罗汝才可是见识过汉军火器的威力,他知道,如果自己有了这批火器就如虎添翼了。于是立即带了十几名贴身卫兵就随着丁副官赶到了南城门。 一到城门口,他立即就问早就等在那里的萧亿:“萧副师长,上面来的军火呢?” “报告师长,在那个院子里 !” 罗汝才想也没想就带着手下进了院子,等待他们的是数十名汉军黑洞洞的枪口,他就这样被萧亿给赚来了。 解决了罗汝才的萧亿又派丁副官持罗汝才的令牌,以领火器的名义,要把罗汝才的心腹军队三千多人一批一批的骗出来予以解决。 丁副官带着人赶到罗军的营地,取出令牌:“罗师长命令,三旅一团一营火速到南城门领火器,把自己的武器都留在这里。” 罗军士兵个个兴高采烈,认为自己有好兵器了,把自己手中的武器向地上哗拉拉一扔,就列好队向南城门去了。就这样,罗汝才的人都被解决了。 解决之后,抓住了张献忠的信使,也搜出了张献忠给罗汝才的信。这时,黄阪方面示警的信也到了,萧亿召集军官们讨论了一下,大家认为,既然张献忠和罗汝才约好了,他在黄阪受挫后,必然向孝感逃窜,来依附罗汝才。 于是,萧亿立即进行了周密部署,设了一个圈套,准备引张献忠上钩,以期逮住这条大鱼。没成想,张献忠的脑子突然清醒了,绕开了孝感又转向黄安去了。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有人来报,据三汊镇的护卫队报告,有一批汉军装扮的人在百姓家里抢了一些粮食,然后向北方逃窜,这批人很狼狈,大概有二三百号人。 由于信使出发的时候还没有龙魂的事故,而龙魂也不知道张献忠会派一支军队到黄安去,所以萧亿一时摸不透张献忠的意图。向北跑?难道想进荆襄山区吗?萧亿立即命令第二旅向北追击张献忠残部,务必阻止张献忠等人逃进山区。 第二旅立即出发了,他们一路追踪了下去。再说张献忠那些人,他们又马不停蹄的一直跑到了黄安西面的蔡店,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士兵们实在跑不动了,从大清早一直跑到现在,一个个都累坏了,而且一整天只在三汊镇上抢了一点东西吃,都实在是饿坏了。 “大王,休息一下吧!在镇子里弄点吃的。”有士兵喊道。 “休息什么?就快到黄安了,我们到黄安去吃,那里安全。” 张献忠派人找来了一个老农:“喂,老人家,你知道黄安离这里有多远吗?”他尽量用和蔼的语气说。 “哦?”老农打量了他一番,“将爷是汉军吧?那里离这里只有不到二三十里的路。快到黄安去吧,听说叛军正攻的紧呢!” “什么?”张献忠等人大吃了一惊,难道孙可望那一个旅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攻克只有一个团的汉军驻守的黄安么? 黄安城下,孙可望是一筹莫展,小小的黄安城已经吞掉了他近数百人马。黄安的守军在接到龙魂的人的报告后,立即把布置在城外的兵力收缩到城里。一面加紧修筑工事,征募民团,一面派人向大悟、随州等地求援。 孙可望部在黄安城下遇到了汉军的迎头痛击,孙可望勉强攻了两次,没有攻下,反而损兵折将,两千多的兵力实在太少,不得不停止攻击。孙可望广布旌旗进行惑敌,使城里的汉军不敢轻易冲出来。他在焦急的等待,希望义父能够尽快赶来。他不知道,他盼望的援军是到不了了,他义父的队伍也只剩下三百多人了。 正在大帐里坐困愁城的孙可望突然接到哨兵报告:“大王到!” “啊?”孙可望吃了一惊,怎么来的这么快? 这时张献忠等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孙可望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打了败仗,不然一个个不会这么丧气。 连忙上前:“参见父王!” “起来!”张献忠瓮声瓮气的说,一屁股坐到孙可望先前坐的椅子上,“怎么回事?小小的黄安城你到现在还攻不下来?” “父王,儿臣部下被龙魂那家伙拉走了两个营,所剩的人也就两千多,而黄安有一个团的一千多人,还有龙魂的两个营(他不知道龙魂其实是向黄阪去了),他们据守坚城,人数又不比我军少,儿臣实在没办法啊!希望父王再给儿臣一部分人,儿臣保证………” “给给给!你老子我也只剩下三百来人了,再给你什么人?难不成让老子我去替你攻城?”张献忠勃然大怒。 “什……什么?只剩三百来人?”孙可望呆住了。 刘文秀就把事情的经过向孙可望详细叙说了一遍,孙可望一时没有了反应,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军队,靠什么去打天下呀? “这……这该怎么办?父王!”孙可望哭丧着脸问道。 “唉!”张献忠深叹了一口气,“我们只好先到山里躲避一阵子,然后再继续积蓄力量,准备东山再起吧!你先让弟兄们休息一下,同时给我们弄点吃的,今晚,我们就进山!” 张献忠在黄阪惨败的消息随着张献忠等的到来,开始在士兵们中间传开。恐慌的情绪迅速在士兵们心头蔓延。许多的士兵偷偷的溜了,他们不想再过那种把脑袋别在腰带上的生活了。开始是一个两个的逃,不久,有人逃跑的消息传开后,又成双结对的逃,后来干脆成群结伙的逃,许多军官也和手下的士兵们一起逃走了。 消息传到刚吃完饭的张献忠那儿的时候,这短短的一顿饭的工夫,已经逃走了四百多人。张献忠大怒,亲自带人抓住了几个正准备逃的士兵,然后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起来,当着大家的面,张献忠狂呼:“这几个王八羔子竟然敢背叛本王,本王今天就拿他们祭旗!以后有敢逃的,就和他们一样!” 说完,一挥手,几个刽子手就当着广大士兵的面,把这几个士兵活活的凌迟处死。几个逃兵欲死不能的惨叫声一直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士兵们全都被吓呆了,恐惧的背后是离心离德。 张献忠命令军队到四周村子里抢些东西,然后向大别山转移。周围村子的村民们早就接到汉军的警告,提前都找地方躲起来了。士兵们在那几个村子转悠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反而又有一批人趁机逃跑,当了逃兵。 张献忠有些慌了,因为孙可望的军队也是仓促出行的,根本没带多少粮草。对于军队来说,没有粮草的话,那简直是要了老命。他很纳闷:以前和明军作战的时候,老百姓都争着来送粮,送水和指路,现在可好,找点粮食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有。这到底是犯了什么邪呢? 无奈,他只得命令军队赶快向大别山转移,现在天已经亮了,再不跑,可就没有机会了。但,他已经晚了。 从孝感一路追来的那个旅在各地百姓的指引下,一路追到了黄安,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张部正在各村搜索粮食。因为是夜里,不好对分散的敌人展开进攻,于是就一面派人到黄安称里联络,一面让士兵们抓紧时间休息。 很快的,黄安的李团长就派人过来了,表示愿意和二旅共同夹击张献忠部。天渐渐的亮了,张献忠部也从各村集合到了一起,二旅旅长王涛命令部队准备战斗。 张献忠正在队伍前布置向大别山转移的一些具体的要求,突然,只听一阵炮响,几枚炮弹在列队的张部士兵中间炸开,许多士兵当场被炸上了天。王涛利用从黄安城里搬来的大炮向张献忠部开了炮,然后一挥手,汉军官兵们纷纷现出身来,摇旗呐喊:“快投降吧,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张部士兵们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搞懵了,乱作了一锅粥。张献忠很快镇定了下来,抽出宝剑:“都不要慌,给本王冲!” 士兵们乱做一团,谁也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一些人干脆混水摸鱼,趁机逃跑。但张献忠的心腹部队一千来人终究是跟随张献忠久经沙场的人,他们很快镇静,并听从张献忠的命令,挥舞着兵器向汉军扑去。 王涛看着扑来的张部士兵摇了摇头,一挥手,汉军的大炮又响了起来,这次对准的是扑过来的敌人。四百多名火枪手也在阵前列好队,排成三排,一排趴下,一排半蹲,一排直立。看看敌人越来越近,进入了射程以后,王涛把手向下一压,火枪指挥官就命令:“预备!放!” 一阵排子枪打过去,张部士兵的血肉之躯在子弹、铅丸面前显的是那么的脆弱,一个个血花在身上绽开,他们倒下了一大片。 汉军连着几次排子枪把张部士兵疯狂的进攻给打了下去。进攻失利的张部士兵们开始滋生了悲观失望的心理,许多士兵开始向后逃。张献忠一看,知道得赶紧逃了,于是一声令下,命令士兵们撤退。士兵们象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四散奔逃。张献忠在心腹们的护卫下,也仓皇逃窜。 王涛指挥汉军士兵开始追剿残余敌军。同时,一支骑兵部队也奉命追击张献忠他们了。这场叛乱从策划到被扑灭,总共用了一天两夜的时间,它在汉王国高层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刘海宁亲自主持召开了如何对待投诚的军队和其他势力加入的军队的问题。会议决定:对叛乱者一律给予严厉的处罚,首犯一律处死,并没收其所有财产,家属驱逐到明统治区;从犯视其情节轻重,重者重杖五十军棍后,驱逐出境,轻者重杖五十军棍后,勒令还乡,其不得享受退伍士兵的待遇,由地方严加看管;投诚及其他势力的军队一律打破原建制,进行分散安插,军官必须到王家陆军军官学院(现已搬迁到了南京)学习半年;同时在军队中建立教导官制度,由教导官对士兵们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教育他们要忠于国王,忠于国家,爱护百姓等。 新决议颁布后,基本没有引起什么大的波澜,许多投诚的明军军官和其他势力的军官都老老实实的接受了改编,也纷纷到南京报到,这里面,汉军对张献忠、罗汝才叛乱的镇压起了相当大威慑作用。 进入了新一年的第一个月份,刘海宁开始学习该如何统治这么大的一块地盘。说实话,他以前最大也就是个营长,管理的人最多也就几百号人。而现在,他需要管理的是陕西(宁夏、甘肃也属于陕西行省,目前还在明军的手中)、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江西、广东、湖广(湖北、湖南)、福建、江浙(安徽、江苏、浙江)、河南十一个行省,共四千七百多万人口,占据了中国大半个江山,全国十三行省有十个半在汉军手中,三个都城(中都是凤阳)有两个在汉军掌握之下。应该说,全国基本就在汉军的完全掌握之中了。汉军现在西北有宁夏、甘肃的明军残余以及与满清结盟的蒙古军队,北有生死仇敌满清和大明,南面的缅甸的东吁王朝对云南的地盘早有染指之意,海面上还有葡萄牙人占据了澳门,西班牙和荷兰占领着台湾,内部由于政权初创,许多地方还很不稳定。这么多的问题突然一下子压到了刘海宁的身上,他一下子真是有点不知该如何办了,打天下容易,守天下呢?他能成功吗?刘海宁找诸位参谋高人是一直研究了十多天,这才慢慢理清了头绪。首先就要给全国人民一个不是造反夺权的印象,争取一些老古董们的认同,最起码是默认。刘海宁以汉王的名义派特使给崇祯皇帝带去了一封信,信中对自己起兵的解释是:因为皇帝身边的一些小人当道,蒙蔽圣听,使天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刘海宁身为汉太祖之后,不忍百姓遭此磨难,因此奉天命来清君侧的,并不是要故意为难崇祯皇帝的。同时,还向崇祯皇帝称臣,自称是藩属。 这封信在发给崇祯皇帝的同时,也在全国各地广泛张贴,增加声势。刘海宁又派人保护凤阳皇陵,派专人管理,还宣布了一件轰动天下的事情,就是宣布与明朝藩王蜀王朱至澎之女玉铃郡主定亲。 解决了这些面子上的问题,刘海宁又开始着手解决令人头痛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上的问题。 政治上,将目前控制区按现代省份进行划分,分为江苏、浙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西、河南、陕西、四川、云南、广西、广东、福建、贵州十四个行省,各地的一些行政区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调整的一个目的是为了打破某个宗族势力在某地过分的强大,为将来议会乃至官员选举清除隐患)。各地官吏暂时由汉中央政府任命,另外,府以上单位,开始进行议会选举,地方议会的人数按照地方人口比例进行安排,国家议会的议员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上院,主要成员是冯军、伍子方等原解放军人员和新封的贵族,这部分人不用经过选举;一部分是下院,成员由各地选举而出,每个行省有十个名额,人数特别少的贵州(只有29万人)只分配三个名额,余下的名额由人口多的几个省予以瓜分。最终决议权在上院,三分之一的下院议员或者三分之一的上院议员可以提起修改法律,但必须是两院各有80%的人都通过才可以修改,国王有权否定议院的决议。 刘海宁组织了大批的人到统治区各地宣传议会制度,告诉人们一定要选出自己信任的人当自己地区的议员,议员可以帮助他们争取利益。议会的选举初步定在今年的十月(这时候基本进入了农闲时期,老百姓都有空闲),各地官府必须认真筹备。 同时,还进一步完善了原先设立的八部三司二院一寺,八部分别为户部(主管财政、人口)、兵部(主管军事事务,分设陆军总部、海军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总政治部)、经济部(主管农业、工业及建设,下设工业总署、农林总署、建设总署)、国家安全部(下设警察总署和安全总署)、科技部(主管教育、科技推广、创新和专利事务)、外交部(主管外交事务,同时还将主管将来的海外移民事务)、能源部(主管能源及原材料,同时还设立了矿产地质司和保护自然环境的环保司)、卫生部(主管医疗卫生),三司分别为商务司、稽税司、海关司,二院为按察院(相当于现在的检察院)、御使院(相当于纪律检查委员会,直接对国王负责,不受任何部门约束),一寺为大理寺(相当于最高法院)。 诏告天下,一切民事诉讼不必再找地方官审案,改找各地的大理寺处理,如果是要举报贪污受贿等问题的一律找各地的御使台(御使司的地方名称),举报查实的将给予重奖。 政治方面的这些举措在百姓当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尤其是当新的政策被广泛的宣传的时候。对于受了几千年压迫的百姓来说,没有想到政府还会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即使是假的,百姓们也觉得非常的高兴,毕竟几千年来,他们只有受压迫的份,没有发表自己意见的份儿,连举报贪污等事情也是犯法的,现在可是好了! 经济方面,大力扶持工商业企业,采取重商政策,鼓励地主们投身与工商业当中。同时,在统治区范围内,建立了四个通商口岸,分别是泉州、广州、上海(这时候它是属于松江府的一个县)、澳门(几十年前被葡萄牙殖民者以欺骗的手段骗去了,刘海宁打算尽快收回澳门),所有外国人要做生意就必须到这几个指定的口岸去。对于百姓的土地问题,王国政府将土地租给农民,农民可以向政府缴纳一定的银子后将土地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由于这些土地是以低价卖给农民的,所以每个人可以购买的土地数量受到严格限制)。鼓励农村妇女到一些纺织类的工场里做工,同时规定工场里的监工等人也必须是女性(满足那个时代男女有别的严格要求)。 沿海许多商人们非常欢迎新政策,他们知道自己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农民们最关心的是土地问题,汉王虽然以政府名义给了他们土地,但那终究不是他们自己的,心里不塌实,现在好了,只花很少的钱就可以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了。对于农村妇女到工场做工的问题,虽然许多人提出了异议,认为不应该让妇女抛头露面。政府方面的解释是,只是把这些妇女凑在一起做个工而已,况且还是由妇女监工,根本谈不上什么抛头露面。由于当时农村妇女不像那些大家闺秀那样躲在门里不出来,也十分需要妇女为家庭出一份力,因此,在一些贫困地区,都还能够接受。 文化方面,继续继承在四川形成的好经验,通过各种辩论的形式揭示八股的害处,告诉人们必须废除八股。同时,大力宣传科学知识的妙用,通过许多现场的试验引起人们的兴趣,通过宣传科学的好处(还是那种对穷人,则告诉他们那里面有发财的诀窍之类的宣传,以功利心等来吸引他们),吸引人们去学习科学知识。同时宣布,对于学了几十年的知识分子,有三条路:一,改学新的东西,旧的只保留《论语》《孟子》和《孙子兵法》等少数经过精挑细选的书。二、集中学习天文(简体字),考核合格后,分到各地担任新建立的各学校教师,教授学生们的国文课(将儒家等的学问改为国文),享受国家官员的待遇。三、可以不学习新的东西,政府认同这帮人的选择,但不表示支持(基本上还是照样搬用在四川的手段)。 刘海宁等把自己从现代带去的物资整理后,清点出书籍类总共有,武器方面的专业书十二本(张平原、杜方程的);物理及船舶制造工程类的书十三本(古乐、李天成的);历史类的书两本(伍子方、高峰的);还有刘海宁从书店购买准备给战士们丰富业余生活的科普类书籍三百二十本;初中课本十一套、高中课本五套(援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的);杂志十七本,童话书两套,《红楼梦》一本,《西游记》一本,报纸七份……。 刘海宁他们经过反复的考虑,决定,将全国的学校还是分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三个阶段,对于物理类的知识,一些简单的,这个时代西方已经具备的数学、物理、化学知识放到初中,深一点的东西放到高中,现代西方没有的一些知识通通放到大学里去。同时宣布对关键的知识进行管制,不会轻易传授。同时,在学校中继续开设礼、乐、射、御、书、数各科,只是内容上有些改变。 礼,主要教授社交礼仪、思想道德等方面的常识(与我们现在学校的政治课有点相似)。 乐,是音乐。 射,是射箭,但增加了新的考核内容,就是火器的操作。 御,是骑马,由于多是南方省份,因此还增加了驾船,同时还必须学习一些武术的套路。 书,就是正规的学习内容了,包括兵家(《孙子兵法》等)、儒家(《论语》、《孟子》、《荀子》、《诗经》等)、墨家(《墨子》)、法家(《韩非子》)以及物理、化学等。 数,就是几何、代数。 礼、乐、射、御、书、数各科其实早就有了,在明朝前期的时候,他们的文官还能骑马射箭,指挥作战,只是到了中后期开始忽视这些东西了。新的学习内容在全国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首先是射、御的重新出现,许多人认为是不学无术,刘海宁亲自颁布诏令说:孔圣人授徒时就讲究礼、乐、射、御、书、数各科共同发展,现在的读书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完全违背了孔圣人的初衷,这些东西必须一个不少的进行学习。刘海宁还派人到各地去宣传,讽刺现在的文人不如古人,个个手无缚鸡之力,岂不是和女人一样? 其次,对于新的学习内容的质疑。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观点已经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了,突然又要学习那么多的旁门左道的东西,这让许多人一时接受不了。物理、化学由于先前宣传的厉害,而且也的确吸引人,因此受到的非难不大,关键是法家、墨家、兵家等各家与儒家观点不一致的学说让有些人难以接受,在这些人看来,平时做为消遣看看可以,是万万不可当成正规学习内容的。刘海宁等人宣称被大家极力推崇的诸葛武侯智计百出用的是兵家的理论,以法治天下是法家的理论,制造木牛流马是墨家的做法;如果诸葛武侯不接受这些思想的话,如何去成为一代名相,受人千古传诵。况且《论语》中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老夫子都这么重视去学习别人的知识,你们为什么不能?难道你们比孔老夫子还厉害吗?孔圣人都肯“不耻下问”,你们为什么不肯?难道你们比孔圣人还英明吗?现在是乱世,如何使国家富强,使百姓幸福是每个读书人的责任,读书人难道不应该多学习一点如何治理天下的知识吗?总之一句话,就是把孔夫子抬出来挡箭牌。 刘海宁等把一些当时存在的科普类书籍开始整理发布,如《天工开物》(宋应星已经成为汉王国的科技推广司的司长了)、《农政全书》、《测天约说》、《黄赤距毒表》(王徵等人编写)这一类的书由国家发行。对于著名的《永乐大典》(明政府把它藏在南京玄武湖湖心的岛上),则开始命人誊抄一遍,一些有用的东西摘录出来进行发布。但是,对这一类的书籍有个规定,就是不允许外传,尤其是日本。同时也完善了报纸的发行,一些国家的重大决策等都在报纸上公布。 为了提高科技工作者的地位。刘海宁颁布了学位法,法令规定,学者分为饱学之士(简称学士)、硕学之士(简称硕士)、博学之士(简称博士)、鸿学之士(又称科学家)五等,其中,学士的地位同古代的举人地位相同,硕士可以与府一级官员平起平坐,博士可以与宰相一级官员平起平坐,科学家在国王面前可以不必下跪。同时设立国家科学院,科学院的成员都是科学家,科学院分为物理、化学二大院(目前能够建立的就这两个院),每院名额是五十名,这五十个人是终身制,其俸禄待遇与宰相相同,名额是固定的,只有去世一人之后,才补选一名。国家将设一座巨大的文庙,所有科学家都将在文庙里得到人们的祭祀,把他们的雕像放在那里,像座上将刻有他们的生平和功绩。 刘海宁又请杜方程等根据历史书上的描述和图片制出了织布用的飞梭和纺纱用的骡机,在几个工场进行试验后,发现非常成功。许多工场主和想建工场的地主纷纷要求获得这种先进的机器。刘海宁就宣布了这两样东西的专利权属于杜方程等,所有人要使用的时候必须支付专利费,而且要求,这种东西任何人不得让那些外国人知道,如果让外国人偷走了技术,他们就赚不到钱了。 为了彻底解决妇女这半边天的劳动力的问题,刘海宁还颁布了禁止缠脚的法令。刘海宁先是历数了各朝各代 根本没有缠足的做法,只有到了五代时期才有了;又说了缠足的种种坏处,指出必须废除缠足的恶习。这个法令先是在境内广泛的征求人们的意见,立刻激起了社会各阶层的反对,反对声之大,实在是出乎了刘海宁的预料。 毕竟这种陋习在中国流行的时间实在太长,人们根本就接受不过来。刘海宁和几个高参想了好多天也没有想出什么辙来。 这天,他又召集几个人来讨论该怎么办,这时,到扬州处理事务的冯军回来了。他一看几个人都愁眉苦脸的,就很奇怪,捅了捅高峰:“喂!疯子,哭丧呢!怎么净耷拉张脸,跟驴比长短哪!” 高峰瞪了他一眼:“你才哭丧呢!” 刘海宁就把现在遇到的难题向冯军解释了一遍,冯军哈哈一笑:“就这么一件小事,就把你们给愁成这样?别担心,我老冯有办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