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十五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4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刘海宁向他们透漏了北方探子的报告,满清皇太极对朝鲜拒不向其称臣,反而继续效忠大明,感到非常不满,正在调兵谴将,可能要在十二月份对朝鲜作战。  诸葛明摇了摇羽扇:“满清骑兵精锐非常,几十年来,明军深受其苦,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收服了蒙古人,肯定要对付朝鲜的,因为朝鲜象明军在他背后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刘海宁向他们透漏了北方探子的报告,满清皇太极对朝鲜拒不向其称臣,反而继续效忠大明,感到非常不满,正在调兵谴将,可能要在十二月份对朝鲜作战。 诸葛明摇了摇羽扇:“满清骑兵精锐非常,几十年来,明军深受其苦,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收服了蒙古人,肯定要对付朝鲜的,因为朝鲜象明军在他背后的一把刀,随时威胁着他们。满清与我们有明军阻隔,双方还没有利害冲突。我军刚刚建立,还不宜树此强敌,何况朝鲜与我远隔重洋,我们是鞭长莫及呀!” “不!满清已经威胁我们了!”伍子方出语惊人,“大家看,我军已经占领陕西,与蒙古相邻,而蒙古又和满清结盟,臣服于满清,满清几次进关,都是从蒙古绕道而行的。如果满清和明军达成协议,完全可以使我们腹背受敌,满清、蒙古的铁骑将是我军西部后方的最大威胁。如果让满清占领朝鲜的话,他就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我们必须破坏掉他们的进攻,迫使朝鲜和我们结盟,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朝鲜随时威胁满清和明军。” “可是,他们和我们隔着明军,我们又如何去援助朝鲜军队呢?” “用水军!”刘海宁说道,“这就是我要求要尽量收服水军的原因,有了我们现在的水军力量,再加上郑芝龙的强悍的水军我们完全可以自海上进军。” “满清军队精锐非常,而且那个地方现在可是天寒地冻的,我军恐怕………”李信发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一点,放心!”伍子方说道,他熟知历史,“朝鲜因为受过一次攻击,因此当满清进攻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找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固守待援,为了没有后顾之忧,他们会把妻小送到江华岛上去,因为那里有防御设施,而且满清基本没有水军。而满清在得知这帮人在江华岛的话,肯定会发兵攻击,而我军正好利用水军将其进犯的旱鸭子消灭掉。至于天气,我们可以在服装上多置办一些。” “岸上的战斗呢?” “我军可以派一些装备火器的军队去,利用火器优势对付满清军队。而且,满清上一次进攻朝鲜的时候,烧杀抢掠,激起了朝鲜官民的强烈反感,他们反清的意识很浓厚,我们可以多带一些兵器去,让朝鲜人替我们打仗。” “好了,这个问题就到这儿吧,伍大人就全权负责这件事情吧!”刘海宁做了最后的拍板。 散会后,伍子方和刘海宁又一直商量到深夜。他们从明军江南水师中选取了大船三百艘,进行改装,加上了轮桨,又安装上大炮。十一月二十日,郑芝龙的水军共大船七百,小船一千三百,官兵两万人抵达南京。伍子方立即将他们进行整编,一切都在顺利进行。 刘海宁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去看看被俘的史可法,据说他已经绝食一天了。所有的被俘虏的明朝高级官吏都被关押在南京的天牢里,负责看守的汉军听说汉王驾临,赶忙出门迎接。在他们的引领下,刘海宁直接到了关押史可法的地方,看来,那地方除了阴暗一点,其他的条件都给他搞的不错,盖的是棉被。狱卒喊道:“史可法,汉王驾到,还不跪迎!” 史可法连摆都不摆一下,仍然面朝墙壁。 刘海宁实际上非常想看看这位心目中的英雄的形象,但人家一直对着墙,不理他。只好自顾自的说道:“本王久闻史大人的大名,今日特来拜见!” “哼!”这下总算有了动静。 “本王想请大人在我大汉任职,不知……” “妄想!我誓不与贼寇为伍!” “也罢,那就请大人收拾一下吧!” “图穷匕现,总算露出真面目了,大丈夫何惧一死!” “我们只是要放大人回家,大人何必那么想不开呢?” “什么?你们要放我走?又耍什么伎俩?”史可法终于转过头来,这下,刘海宁看清了,他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人,高高的鼻梁,一双眼特别有神。 “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不象明朝政府那样残暴,到处滥杀无辜。我们只杀那些有罪的人,我想大人早有耳闻了吧?大人是位清正为民的好官,我们又何必杀害大人呢?还是提醒大人一句,大明气数已尽,君昏官贪,老百姓在他们的统治下,连最起码的生存的权利都没有,这样的王朝,不知道大人保他们还有什么意义!大人口口声声说忠心为国,不知道大人知不知道亚圣孟子的话:‘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您置天下百姓于不顾,却死守着所谓的忠义去帮助那些残害百姓的人,看着百姓流离失所,看着多少人活活的饿死,难道这就是大人所坚持的仁义道德吗?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大明王朝已经失尽了民心,他们再没有权利来占据这片大好江山。想想吧,大人,想想你出来做官的初衷吧。如果你想通了的话,可以通知我,没有想通的话,明天上午就可以出去了!告辞!” 刘海宁一转身,走了,只留下发呆的史可法。 这一阵子,在其他方面,汉军也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河南全境被攻克,福王及其家眷均被俘虏,在历数他们的罪行后,杀了福王和他的两个儿子,其他人一律释放,在福王的家中没收的金银达千万两之多,粮食数万石,这对于汉军来说真是一笔及时的财富;对于周王,给他留了五十万的银子,田产没收一半;其他的几个王基本都照此处理,汉军又在河南发放救济粮,给农民分配土地,督促百姓准备春耕。 汉军广东、广西、贵州大军一齐向云南进军,黔国公沐英率军在昆明郊外与汉军展开大战,汉军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就把四万斗志全无的明军予以消灭,俘虏了沐英,云南落入了汉军的手中。汉军在各地的政权已经建立,各地的秩序渐渐恢复,农民们在汉政府官员的帮助下,分到了土地。 十一月二十三日,汉王刘海宁对全军进行了大的整编,老弱士兵统统淘汰,同时,独生的回家,兄弟两个以上的只留一个。全军原有六十万大军,整编后变成了三十二万,共分为十三个集团军,除先前的九个集团军外,汉军又新增加了以杨波为首的广西第十集团军,以楚旷为首的浙江第十一集团军,以温无忌为首的广东第十二集团军,以郑芝龙为首的福建第十三集团军。另外,还单独成立了一支精锐的海军部队(将水军改称海军),甚至还有一支两万人左右的海军陆战队。在军队数量减少的情况下,汉军又利用分到了土地的农民组织了民团,保证地方政权的稳定,让他们来保卫自己的利益。 十二月四日,刘海宁得到情报:满清军队十二万人,在皇太极的亲自率领下,于二日,向朝鲜进军。刘海宁立即召见了伍子方和负责行动的海军第一舰队司令李恒瑞,命令海军立即进行抗清援朝行动。 海军第一舰队的五百多艘大船出发了,这些船都是改装过的轮桨船,比普通的船要快的多。船上共装备了新式大炮七十多门,其他大小炮有将近六百门。船上有经过短暂训练的海军陆战队官兵一万人,士兵一律装备新式火枪和步枪(一个月以来,又生产和改造了一万多支火枪,还批量生产了一千三百多支步枪),其中步枪有五百支。刘海宁相信,凭借这么多的装备,足以消灭那十万满清军队。 另外,船上还组织了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由陆战队司令房昊天和其他几位将领组成(他们都是原解放军战士),这支部队将在关键时刻起决定性的作用。 皇太极征服朝鲜之心早已有之,朝鲜一直牵制着满清军队相当的力量,要想集中全力去对付大明,就必须使朝鲜屈服,但是朝鲜一直忠心于明朝,对满清的威胁利诱置之不理。他终于决定要攻打朝鲜了。他率礼亲王代善等征朝鲜,大军抵达沙河堡,睿亲王多尔衮、贝勒豪格分兵自宽甸入长山口。十日,他派遣马福塔等率兵三百装扮成商人,潜往围朝鲜国都汉城,多铎及贝子硕讠乇、尼堪带领一千人马跟随他们,郡王满硃习礼、布塔齐引兵来和他会合。十六日,贝勒岳讬、公扬古利带兵三千去协助多铎军。皇太极率大军距镇江三十里为营,令安平贝勒杜度、恭顺王孔有德等护辎重居后。十七日,渡镇江至义州。十九日,皇太极抵达郭山城。朝鲜定州游击来援,估摸一下形势,认为无法取胜,于是自刎而死,郭山守将投降。二十日,清军抵达定州,定州守军也投降了。二十二日,满清军队抵达安州,发信要求朝鲜守臣投降。二十六日,多铎等进围朝鲜国都。朝鲜国王李倧逃到了南汉山城。多铎等又包围了南汉山城,并且击败其诸道援兵。汉建武二年(崇祯十年,汉元一八三九年)一月四日,皇太极抵达临津江,正赶上天暖开始化冰,无法渡江,忽来一阵骤雨,结了冰,大军才能渡过。己亥,命都统谭泰等搜剿朝鲜国都,留蒙古兵与他一起。汉城变成了悲惨之城,皇太极以大军合围南汉城。 二年春正月十日,朝鲜全罗道总兵来援,岳讬击溃了援军。皇太极派遣英俄尔岱、马福塔带信去见朝鲜阁臣,历数其前后背叛约定的罪过。十二日,满清大军渡汉江,在江浒扎十四日,朝鲜全罗、忠清二道合兵来援,多铎、扬古利击败了朝鲜军队,扬古利受重伤。庚戌,多尔衮、豪格军攻克长山,连战皆捷,与皇太极会师,杜度等也把大炮运来了。朝鲜军的形势越来越坏,国王李倧接连发书乞和。皇太极允许他出降。但李倧只是上书称臣,却就是不敢出来。 这时,皇太极从俘虏那里得知,朝鲜国王和众大臣的妻子儿女都在江华岛。于是,手下人建议,要把这些人逮着,不愁朝鲜不投降。于是皇太极命令睿亲王多尔衮率领左翼三万大军,四处搜集船只,进攻江华岛。 二月十三日,多尔衮搜集了八十多艘大船,他把三门红衣大炮和几十门小炮搬上了船,然后率领三万大军向江华岛开去。江华岛是江华湾最大的岛之一,在仁川的海面上。 在江华岛外,满清军队和守岛的朝鲜军队展开了激战。朝鲜军队乘三十只战船,分两路对满清军队展开了进攻。 虽然满清军队没有受过海战训练,但是他们有红衣大炮,威力惊人的红衣大炮接连击毁靠过来的朝鲜战船。朝鲜人在损失了十几艘船之后,开始溃退。多尔衮抽出佩剑:“杀啊!”满清大军呼喝着驾船向江华岛冲去。 在这危急时刻,几艘奋勇前冲的清军战船突然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炮弹给亲吻上了,船上的满清士兵血肉横飞,一只较小的船同时被几颗炮弹击中,刹时炸的七零八落。哪来的炮弹?满清官兵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的晕头转向,乱作一团,没人知道是不是中了朝鲜人的埋伏。 这时有人喊道:“看那里!”只见东方开来大批的战船,是那么的多,根本数不清,每艘船上都挂满了蓝底金龙旗,船上也不断升起股股白烟,那是在开炮。 不大一会儿工夫,就有七八艘清军的战船被击沉,侥幸没被炸死的清军官兵都是些旱鸭子,他们在冰冷刺骨的水中求救、呻吟。这些北方的军队都是不是什么正规的水军,只是临时坐了船来打仗,他们所依仗的不是自己水战的水平高,而是自己船比朝鲜多,还有红衣大炮,现在看到敌人有这么多的船,火力也比自己要猛多了,一个个都慌了。 睿亲王多尔衮拿起千里眼,冲身边的人喊道:“这是哪里的军队?是明军吗?” “不是,王爷,可能是汉军,”一个谋士颤抖着说,“据说,汉军用的就是这种蓝底金龙旗。” “汉军?”多尔衮吃了一惊,“刚刚击败五十万明军的汉军,他们不是在江南和明军作战吗?怎么远隔重洋跑到这里来了?” “王爷,敌人太厉害了,我们在海上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赶紧撤退吧!” “撤什么撤?你们要让我在皇上面前丢人吗?我们还有红衣大炮,马上命令用红衣大炮给我轰!” “扎!” 轰轰轰!慌乱中发射的炮弹根本没有准头,在海面上掀起了巨大的水柱。汉军发现这几艘船的火力很猛,于是,指挥作战的舰队司令李恒瑞立即用旗语命令重点“照顾”一下这几艘船。 顷刻间,汉军的炮火铺天盖地的向装有红衣大炮的满清船只压了过来。轰!一艘船被击中了弹药堆,刹那间,整艘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满清士兵们被火烧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接着,又有一艘被击中了中间船体,船断成了两截,缓缓沉入水底。满清军队在陆地上是剽悍异常的,但他们在海上就什么办法也没有了,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这种形式的海战。 “王爷,快撤吧!”一旁的谋士被吓傻了。 “唉!撤!”多尔衮无奈之下,只得下令撤退,但已经晚了。 西、北两面,都出现了大批的汉军战船,南面原本被击溃的朝鲜军队也打起了落水狗,对清军发动了反击。 “赶快冲……”多尔衮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枚炮弹在他的身边爆炸,这个英年有为的满清贵族,就这样命丧黄泉。至死,他也不明白,汉军怎么会跑到朝鲜来。 “睿亲王死了!”满清军队的斗志,在多尔衮阵亡的一刹那崩溃了。各船开始拼命逃窜,各顾各的。这使的汉军很轻易的把这八十多只船在半个时辰内,全部击沉,三万精锐的满清军队,就这样,全军覆没了。 被救了的朝鲜水军,一面对落水的满清士兵痛下杀手,一面向汉军致谢。汉军也没客气,直接在江华岛上登陆,李恒瑞迅速派了一个团的兵力,把朝鲜国王以及大臣们的家眷控制起来,美其名曰“保护”,朝鲜水军也被监视起来。 汉军怎么来的这么及时呢?原来,汉军其实早就到了这里,海军陆战队已经到岸上隐蔽了,他们利用朝鲜人民对满清军队的残暴行为的愤恨,用从中国带来的大刀等武器,秘密召集朝鲜百姓,组成了一支军队。由于工作隐秘,而地方官府又在满清军队来临的时候逃了,因此,消息一直没有泄露,他们已经组织起了一支八千人的队伍。 海军就隐藏在江华湾的岛屿中,当满清军队出海时,汉军海军已经得到了消息,于是就上演了一场大海战。海军本来没有想到能够杀掉多尔衮,汉军从水里捞上了三百多名满清官兵,从他们的口中,知道睿亲王多尔衮死了。 陆战队在得到胜利的消息后,也开始了进攻,他们先用大炮对满清军队展开了一刻钟的猛烈轰炸。 正在享受着抢来的美酒少女的满清官兵们被这天降奇灾给炸的是死伤惨重,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这并不是他们的警惕性低,而是自从进入朝鲜以来,实在是太顺利了,根本没有进行什么大的战斗,朝鲜军队的战斗力连腐朽的明朝军队也不如,根本不必担心什么,而且他们的长官告诉他们朝鲜的援军已经被打跑了,没人会来骚扰他们了。而且他们也派了许多的巡逻队,附近五里地的范围全在他们的控制之下,他们根本没料到朝鲜人会有射程这么远的大炮。许多领兵的将官也就丧失了警惕心,只是在享受作为征服者的待遇。就这样,许多官兵就在温柔帐里,做了枉死鬼。 满清军队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很快就从慌乱中恢复,一些没被炸死的军官开始指挥士兵们躲避炮火,不久,就集结起了大部分的士兵,他们向炮火射来的方向扑去。 最先冲过去的是一千多的骑兵,终于看到有人了,骑兵们呼喝着冲了过去,他们要把这些搅扰了他们的朝鲜人撕成碎片。但,马蹄踏过,突然发生了爆炸,他们反而被汉军埋下的地雷撕裂了身躯。一排迫击炮炮弹也呼啸着飞了过来,骑兵们在地雷、炮弹的双重攻击下,很短的时间内就损失了将近三成的人。其余的骑兵继续奋不顾身的向前冲,但是等待他们的是雨点般的子弹。最终冲到汉军面前的不足百人,满清一千多精锐铁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消灭了。 后面的步兵气喘吁吁的赶到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只是满地的尸首,不,还有炮弹。步兵们也是照样发动了疯狂的攻击,他们不相信有人竟然能够打败他们,他们不相信这些朝鲜人竟然这么厉害。 事实是无情的,炮弹撕裂了他们的肢体,子弹洞穿了他们的身躯。汉军排成了两排,用轮进式的射击向满清军队发动了进攻。满清士兵们发现,他们仗以自豪的剽悍、勇敢在汉军强大的火力面前,根本发挥不了用场,铠甲、大刀、长矛根本对付不了火枪。 满清士兵们硬着头皮向上冲,一个时辰以后,一万两千名满清精锐的八旗士兵就长眠在异国的土地上了。 房昊天立即命令那些看的目瞪口呆的朝鲜人打扫战场,用清军的武器来装备他们。过了一阵子,斥候报告,大批满清军队向这里开来,有大炮,还有黄龙旗,看样子是满清皇帝亲自来了。房昊天明白:大鱼出来了。他立即命令朝鲜人到两边埋伏起来,汉军在正面列阵,又对副司令吩咐了几句,自己和几个原解放军战士离开了大队,到右面的一个小山包上埋伏起来。 刚刚得到受到突袭消息的时候满清第一任皇帝皇太极正在和众大臣们摆下酒宴,等待弟弟睿亲王多尔衮的凯旋归来。在他看来,自己的三万精锐部队去对付江华岛上的那几千朝鲜军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何况还有红衣大炮助阵,自己只要坐等胜利即可。 没想到胜利的消息怎么等也没有等来,反而等来了一万多精锐部队遇伏,伤亡殆尽的消息。他感到极其震惊,使他想不到是到底哪支朝鲜援军竟然偷袭大清军队,而且据说一万多勇敢的士兵竟然被消灭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自从进入朝鲜以来,大清军队只要几千人就能击溃几万人的朝鲜军队。 现在竟然冒出了一支神秘的军队,是哪部分呢?还有大炮和火枪?是明军?不可能,因为他们刚刚被南方反叛的汉军给消灭了五十多万人,现在自顾不暇,哪有精力来支援朝鲜,何况明军的战斗力是非常低下的。会是谁呢?皇太极百思不得其解(由于左翼所有军队都在海上被歼,因此他不知道多尔衮及其军队全军覆没的消息,也不知道汉军来了)。 他不顾手下大臣的劝阻,一定要亲自带兵来看看,一是要解决心中疑团,二是要解心头之恨,要消灭这些毁了他一万多精锐子弟兵的家伙(他还不知道弟弟多尔衮和他那三万精锐全军覆没的消息,知道了话,保证更恨),三呢,是因为满清军队是深入到了朝鲜境内,如果一个不慎,很可能就让人给闷在这里,这是绝对不能输的,拼力也要把这部分胆大妄为的朝鲜军队给消灭。由于这些原因,他坚持要亲自带兵。他不知道,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终于同敌人见面了,皇太极惊奇的发现,敌人既不是明军也不是朝鲜军队,而是一支打着蓝底金龙旗的军队。这奇怪的旗帜(古代纯用蓝旗的很少,尤其是与龙有关的旗帜)猛的让他想起了一支军队——刚刚消灭了五十万明军的汉军。他同他那死去的弟弟一样不明白,为什么汉军从几千里之外的江南跑到了朝鲜。但事实已不容他多考虑了,他立即命令先用红衣大炮轰炸,不管对方是谁,就是块精铁,也要他变成一堆铁水。 在红衣大炮轰过之后,凶悍成性的满清八旗骑兵呼啸着向敌人冲去。这时,汉军的大炮也响了起来,炮火轰隆声中,八旗骑兵被略微阻了一下,但他们不顾炮火依然向前猛冲,仿佛炸开的炮弹只是小孩子们玩的炮仗而已。 负责指挥战斗的陆战队副司令华欣看到八旗骑兵们的英勇,不禁暗暗点头,的确名不虚传,就是一个个没有长脑子。竟然向汉军的火炮和火枪硬冲过来,真是 一群头脑简单的人。 哒哒!汉军这次特意配备的三挺机枪响了,这是信号,刹那间所有的汉军轻重武器全响了起来,对八旗兵来说,这是催命的声音。八旗士兵,有的直接被从马背上撂了下来,有的被受伤的马甩了出去,还有的连人带马被飞来的炮弹炸上了天。很快的这打头的三千骑兵就这样被人给消灭掉了。 皇太极愤怒了,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三千足以踏平一个城镇的精锐就这样全没了,强大的满清勇士还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以前明军的火力也没有这么猛啊!只要骑兵能快速冲击,让敌人来不及点火(当时的枪炮,主要是以点火来引发射击的),一定可以击败敌人。应该有的小心被以往的经验蒙蔽了,对敌人火力的强大产生的警惕心被怒火湮没了。他象一个赌输了赌徒一样,催马上前,一挥宝剑:“勇士们,冲啊!杀一个,赏奴隶三十个,土地十亩,白银十两!” 数万满清军队疯狂地向汉军阵地扑来。皇太极望着疯狂冲击的八旗兵,感到很得意,在他看来,任何人也阻挡不住这几万悍不畏死的士兵的冲击。 右面的那座小山包上,房昊天和几个战士正用88式5.8毫米阻击步枪搜索着目标。这是房昊天和他的手下们用88式5.8毫米阻击步枪准备在山包上对满清高级官员即将进行的杀戮。 刘海宁特意组织了这场行动,他认为,88式5.8毫米阻击步枪在1000米的距离内可以穿透钢板,而当时的一般人完全认为1000米外是不可能有威胁的,因为当时的火枪和箭弩根本达不到这么远,就是达到了也是强弩之末了,对于身穿战甲的人来说也是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借用这种心理完全可以搞一次暗杀,杀掉满清的高级官员,能杀死皇太极是最好的了。这样可以极大的打击满清的士气,说不定还让满清自此一蹶不振呢!因此他派房昊天等几个解放军战士执行,定名为“猎鹿行动”,没想到还真的猎到了大“鹿”。 房昊天一边搜索一边嘟囔:“太上老君、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如来佛祖,亲爱的皇太极先生,快给我出来,出来!” 哎,找到了!一个瘦瘦的小眼睛的中年人,穿着早在电视上看惯了的那种满清将领的独特的黄色盔甲,身边许多的高级将领模样的人在恭谨的向他说着话,不用说,即使不是皇太极也是一个最重要的人物。 他问:“我的目标OK ,你们的呢?”(临行前约定,最大的官由师长亲自“关怀”) “好了,我打左边第一个,那个骑黑马的老家伙。” “我是右边第三个,小伙子不错,我收拾吧。” “那我就打右边第二个,也是个骑黑马的。” 很快,大家都找好了自己的猎物。 “五秒种后,一同射击!” 正在督促大军向前进攻的皇太极突然感到脑门上一阵巨痛,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是一颗子弹在皇太极的额上打开了一朵血花。满清的建立者(皇太极是改后金为清后的第一任皇帝,这是第二年)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随着他那糊涂的兄弟去了。与此同时,他身边的几位王公贝勒、将军大臣们也纷纷落马。 皇太极和高级将领们的纷纷落马,立即在满清军队中引起了一阵恐慌:“有刺客!”“皇上遇刺了!” 攻击中的八旗兵们纷纷后退,他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华欣一声令下,汉军立即开始了轮进攻击,埋伏在两旁的朝鲜人也呐喊着冲了出来。 群龙无首的满清军队乱作一团,护着皇太极等人的尸首狼狈逃窜。满清军队一败涂地,后有汉军和汉军武装起来的朝鲜人的追击,前有朝鲜地方武装的阻击,等到逃回沈阳的时候,十二万精锐八旗兵只剩下不到三万人(包括一万多蒙古骑兵),大清总兵力当时才十六七万人,一下子去掉了三成,还丢掉了皇帝和最有本事的一批高级将领,随皇太极前往朝鲜的王公贵族只剩下多铎、扬古利(扬古利在先前的作战中受重伤,提前回国,躲过一劫)、安平贝勒杜度、恭顺王孔有德(这两人是护送辎重的),其他的不是被狙击了,就是在败逃的过程中被杀。 整个的满清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中,原先臣服于他们的蒙古人也开始考虑是不是找个新的盟友了。 再说房昊天他们,他们派了一个团配合朝鲜人去追击。然后又在朝鲜君臣的欢迎下,率领大军进入了困守将近两个月的南汉山城。 朝鲜国王李倧在侍臣的搀扶下,来到房昊天的面前用汉话说道:“多谢将军的搭救,将军是我国的恩人那!” 房昊天看他那带有菜色的脸,知道这一阵子,这位国王被饿的不轻,连忙抱拳道:“不敢当,卑职只是奉汉王令行事!” “汉王?哪个汉王?”朝鲜君臣摸不着头脑了,一时没有反映过来。 “我家汉王就是大汉王国的汉王,我王刚刚击败大明五十万精锐,我想大王不应该不知道吧!” “是与大明作对的那个汉王?”朝鲜君臣都吃惊了,他们都以为是大明朝的援军,怎么会是大明的死对头呢?自己就是因为忠于大明才惹来这场祸患的,难道是前门拒虎,后门引狼吗 ? 房昊天看出了他们的意思,连忙掏出一封信:“这是我汉王给朝鲜国王的信。” 一名内侍连忙把信接过,送到朝鲜王的手中。朝鲜国王看完了信(信是找人翻译成了朝鲜文的,其实当时的朝鲜贵族基本都能听懂汉话,也能看懂汉文),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 房昊天说道:“我们汉王知道国王对大明忠心耿耿,也非常理解国王的苦衷,我们不要求朝鲜现在就与大明断绝关系,我们只是希望能与贵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具体问题想国王都看了,有些话,我们不必直言说出来。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会很快把贵王后等送还。” 朝鲜君臣才知道,自己的家小也落到了人家手里,不禁为汉军的不趁人之危所感动,对汉军的印象更好了。 其实,在对待朝鲜的问题上,汉军内部曾经发生过分歧。开始时,刘海宁等人主张借机压服朝鲜对汉称臣,伍子方却表示反对。伍子方的理由是:朝鲜忠于大明是从内心深处的,如果我们靠武力手段迫使他们降伏,那只是口头上的降伏,他们仍然心向大明。朝鲜一贯认同的是统治中国的王朝,反正明朝的日子也不多了,正好做个顺水人情,捞个好名声,还给人一种仁义的印象。只要要求朝鲜不反对汉国即可,只要跟朝鲜约定好:如果将来大汉统一天下的时候,朝鲜必须向大汉称臣。 他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于是刘海宁就写了那封信,将要求详细的做了说明。 朝鲜王考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汉王仁义,本王愿意照此行事。” 房昊天大喜:“多谢大王,另外,我家汉王想和贵国互通贸易,不知………” “这是好事!当然可以!”朝鲜王同意了。 “这次我国经济部侍郎陆大人也随军来到,我们想请贵国也派人来,和我们的陆大人一起讨论一下通商事宜。” “当然可以!” “在下略备薄酒,请国王和诸位大人赏光!”房昊天对这些饥饿的人发出了诱惑。 “好,好,将军费心了!”这正对了朝鲜君臣的胃口,这些天来,不得不杀马为食,这些平时锦衣玉食的王公贵人们早就受不了了,当然,还得客气一下,“本王忝为地主,竟然不能招待将军,反而………” “不敢,在下只是借花献佛而已。” 第二天,朝鲜国王的特使就和陆商龙、金鑫开始了谈判,朝鲜满足了汉王国和朝鲜王国双方交易免除关税的要求,同时开辟了仁川等七个通商口岸。朝鲜与汉王国政府约定,任何其他势力要与朝鲜进行贸易,必须经过朝鲜、汉王国的共同同意,而且必须由汉王国指定商船进行运输,由运输所得的利润由朝鲜、汉共同分享(陆商龙的理由是,如果任由其他国家与朝鲜交易,很可能会带来外部的威胁。朝鲜方面因为早就吃过西洋人和倭寇袭扰海岸的苦头,因此对这种既可以保证国家安全,又可以获得利润的方式十分满意。)。 双方还捎带讨论了将对满清进行经济封锁,阻止任何粮食、铁器等向满清输入,其他的奢侈品可以(在皇太极登极之初,明和朝鲜曾经搞过这一次,把满清整的够戗)卖给满清。朝鲜上下恨透了满清,对这一条,根本没有异议,同时要求与汉军共同对付满清。 最后,陆商龙提出了一点“小小”的要求:希望朝鲜国王能够给一个岛屿,作为汉王国商船停泊的避风港,最好是济州岛。 这立刻在朝鲜君臣当中引起了争论,许多大臣不同意,因为济州岛是朝鲜第一大岛,他们怕汉军赖在那里不肯走,另一些大臣说,如果汉军真要占领的话,还不轻而易举?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这时,“恰好”传来了又有“倭寇”侵犯济州岛的消息。济州方面来人,要求国王派兵支援,说是“倭寇”气势凶凶“,岛上那点兵力根本不够。 朝鲜朝野震动,祸害又来了,刚经过满清的蹂躏,朝鲜国实在无法对付那些倭寇了。于是有人建议请汉军协助,这样,就有一些被四下活动的金鑫暗地里收买的朝鲜官员就提议:为什么不让汉军在那里驻扎呢?既不得罪汉国,又可以免除倭寇的侵扰,把包袱扔给别人。 陆商龙又适时的抛出了香喷喷的“鱼饵”:汉王国政府愿意为此每年支付朝鲜王国政府一万两银子。白花花的银子立刻吸引住了朝鲜国王,自己正愁缺银子呢!于是舆论就更倒向同意汉王国的要求,许多人认为,汉的条件非常合理,人家救了朝鲜,本来就应该有好处的,但是人家没有趁人之威,而是客气的谈判,保全了朝鲜的面子,很是够意思。 在朝鲜国王即将同意的时候,陆商龙又不经意的提到:如果朝鲜政府同意的话,汉王国政府想出五十万两银子购买济州岛。 这下,朝鲜国王的眼都直了,五十万两银子啊!就是用小车去推,也得几百车呀,可以供自己享受多少啊!就那么一个随时能让汉军占领的小岛,还能卖五十万两银子,这真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当时的亚洲国家,尤其是朝鲜和中国对岛屿都不太重视,因为这些岛屿孤悬海外,收入没有多少,反而要费很大的精力去保护,要不是关系国家的面子,朝鲜国王早就想把济州岛这个大包袱扔给汉军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好处! 于是,朝鲜国王当场答应了陆商龙的条件,提出,当那五十万两银子送到的时候,朝鲜就把济州岛让给汉王国。 谈判完毕后,朝鲜国王设宴款待了陆商龙一行。在宴会上,陆商龙大加赞赏红衣大炮及新式武器的威力。听着他那口若悬河的推销,正在发愁该如何重建武力的朝鲜国王,立刻要求汉军出售一批武器给朝鲜。 “这个……这个,大王,您知道的,火器是威力非常大的东西,要卖这东西,我必须要向我们汉王请示,可是我家汉王不一定愿意卖呀!”陆商龙为难的说。 “哎呀,陆大人,就这么一点小事,您还做不了主?您不是汉王的特使吗?再说,贵军火器有那么多,我们只买一小部分的,根本对汉军起不了任何威胁的。”陪酒的朝鲜台谏官洪翼汉鼓动道。 “这个……”陆商龙犹豫了。 “哎!谈这些干什么,喝酒!丽姬,还不给陆大人倒酒?”修撰吴达济连忙给旁边侍酒的女侍使眼色。 “大人,再来一杯嘛!”一口纯正好听的中原话,一个柔软的身躯立即缠上了陆商龙。 沉醉在醇酒美女中的陆商龙在各方夹攻之下,豪爽的表示:看在朝鲜王的面子上,忍痛以大出血的超低价,把十门红衣大炮(缴获清军的)以每门三万两的价格赔本卖给朝鲜。 旁边的金鑫一个劲的提醒:“大人,太便宜了,如果汉王知道了,会不高兴的。大人三思啊!” “没……事!”陆商龙大着舌头说道,“汉……汉王派我做特使,我……有……有权利决…定价格,放……放心,汉王那儿有我给顶着!” 其他小炮,陆商龙干脆搞起了批发,一门五千两,共卖出了八十门(都是一些老式的炮,大多也是从满清和明军手中缴获过来的)。同时,还出售给朝鲜“威力强大”的火枪(那个时代算是好的的单发的火枪,大部分是战利品,缴获明军或者是满清军队,而汉军觉得用不着的)三千支,只卖六十两银子,陆商龙还顺便卖了其他一些缴获的东西。卖江华岛的五十万两银子一分也没捞到不说,朝鲜最后还要贴补近五十万两。 就这样,朝鲜君臣还觉得只花这么一点银子和一个江华岛就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强大武器,还是非常值得的,今后,再也不用怕那些下等人的叛乱了(朝鲜在十七世纪中期,农民起义频繁),对满清和倭寇也可以挺起腰板了。 而回到住处的陆商龙却一反醉态,兴致勃勃的泡了一壶茶,和金鑫两人一边喝茶,一边下起了围棋。 金鑫冲陆商龙一竖大拇指:“大人,高,实在是高,您这招欲擒故纵可真是把那帮朝鲜人给搞的云里雾里的,吃了这么大的亏,还认为自己是占了大的便宜。” “呵呵!小子,学着点,汉王一直说的让猫吃辣椒的道理就是这样的。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把吃亏当成是战便宜,让他们自愿的把江华岛交出来,还倒赔上钱,这五十万两恐怕够我军的这次的行动的费用了。” “陆大人高明!” “哈哈………” 陆商龙他们在这里与朝鲜斗智,刘海宁他们在南京也不轻松。首先就是先前归顺的驻扎在麻城的张献忠所部的反叛的问题。 张献忠归顺汉军后(张献忠所部归李金运的第一集团军),发现汉军的纪律非常严格,不准干这个,不准干那个,更可恨的是只封他做了个小小的师长。自己好歹也是叱咤一时的英雄吧?强大的明王朝让自己给搅的无安生之日,那时候是多么的威风!而现在就给这么个狗屁官职,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因此他一直对汉军不满,当汉军开始整编他的军队的时候,他的不满情绪终于爆发了。 汉军把张献忠的一万多军队进行了严格的筛选:不守军纪的、老弱的、兄弟就剩自己的这一类的人全部淘汰。 一些不安分的家伙就跑到张献忠那里去哭诉:“大王(张献忠自称八大王),汉军实在太不给大王面子了!竟然想把大王给架空。” “是啊!大王,一万多弟兄,只剩下了七千多人,还安插了许多他们的人,这不明摆着是要架空大王,监视大王吗?” “大王,汉军有什么好呆的,您也只是给了个师长当当,那弟兄们能有什么出息啊!以前多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该多痛快!现在可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上次,不就是吃了百姓一只鸡吗?却被打了五十军棍,还逼着我去给那平头百姓去道歉。实在是没法过拉!” 诸如此类的话充塞了张献忠的耳朵。他手下的义子(张献忠为了拉拢手下,收了十名大将为义子)和大将们也分为两派,一派以义子孙可望、谋士汪兆麟等为首,要求张献忠重新把队伍拉出去,继续干,不受汉军的窝囊气;一派以义子李定国和大将龙魂(石屏州土官舍人龙在田的部下,以前奉卢象升的命令支援湖广,因为不满明军的烧杀抢掠,投靠了张献忠)为首,他们认为,汉军是仁义之师,而且现在又击败了五十万明军,不久的将来,肯定能统一天下,跟着汉军干,有前途。但是总的来说,在将领中,要求从汉军中分离出去的呼声越来越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