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第二天,也就是十一月一日将近中午的时候,明军统帅南京兵部尚书范景文在一夜宿醉之后,正想起床,突然,外面乱了起来。他的亲随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大…大人,汉军要进攻了!” 范景文吃了一惊,这时,罗文冲也衣衫不整的冲了进来:“坏了,坏了,范大人,汉贼要来了,怎么办哪?” 范景文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罗公公不必担心,我军有几十万大军,汉军是不敢轻易进攻的。” 罗文冲这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一看自己衣衫不整,也看到了范景文不屑的目光,脸上一红:“咱家是太过关心了,不打扰大人了,告辞!”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这姓范的一个颜色瞧瞧。 过了不久,范景文、罗文冲等在众将领的簇拥下,来到阵前,只见,数万汉军在对面挥舞旗帜,他们齐声高喊“明军弟兄们,别再给他们卖命了,他们欺压你们,快到我们这边来吧!”诸如此类的话。看的出是有组织的喊话。 范景文气的不轻:“这帮反贼,竟然妖言惑众!” 一旁的史可法的部下大将李成栋提马上前说道:“大人,我们进攻吧?” “不可!”史可法阻止道,“我军不明敌人的虚实,不可妄动!” 刘良佐插嘴道:“史大人,不必过分小心吧。汉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你看,他们没有大炮,也没有弓箭手,我们还怕他们干什么?” 大家仔细一看,可不是么?汉军阵前,只有两排“拒马”(中国古代的一种防御用具,把长枪架在木架上,来阻遏骑兵,是一种简易的防御工具),后面好象还挖了一条沟,再后面是一些架在架子上的圆筒,再后面就是一群步兵,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炮和用于防御的弓箭手。 左良玉笑道:“果真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点行军常识也没有,设拒马,挖壕沟,就是为了防范我军骑兵的快速突击,连个放箭放炮的都没有,如何抵御我军强大步兵的进攻!” “不,诸位大人!”史可法劝道,“敌人在短期内横扫湖广,说明他们相当厉害,而且逃回的官兵也说他们的炮火厉害,我们不可不防!” “史大人过虑了,”左良玉说道,“我军在湖广的主力都去围剿张献忠了,襄阳的失守也是因为他们利用欺骗手段,因此,让他们得手了。至于大炮,我还是不信,佛郎机人的大炮是最厉害的了,我就不信,那些蟊贼的大炮会比佛郎机的还厉害?他们连大炮是什么模样恐怕都不知道,我们的那些官兵,恐怕只是为了推卸责任,故意说敌人大炮非常厉害罢了。” “可是……”史可法还要说话。早就不耐烦了的范景文挥挥手打断了他:“不必犹豫了!哪位将军愿打头阵?” “末将愿意!”左良玉、李成栋等人纷纷出列,他们认为这是难得的立功机会。 “好!左将军,就烦劳你去做先锋了!”左良玉的美酒佳肴在这时候起了作用。 “末将遵命!”左良玉在其他人又羡由妒的复杂眼神中,回到本军阵前,一挥剑,“弟兄们,只是一群蟊贼而已,杀!” 左良玉身经百战的四万大军向汉军阵地冲过去。左良玉这部分军队是明军中和秦良玉一样是最精锐的部队,他可不是一个卤莽的将领,不然怎么能把张献忠缠的头疼呢?他心里的算盘打的很精:这帮敌人就算是他们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下子把他这四万精锐大军给消灭掉,你就是赶鸭子,也得赶一阵吧?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把汉军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这部分叛军还不如张献忠的流贼,张献忠的部队是靠流动作战把官兵拖的不轻之后,才来个回马枪,但是也根本不敢在官兵人数多士气旺的情况下与官兵面对面的作战,看来,自己的头功是拿定了。 明军象一群蝗虫一般冲向了汉军的阵地。汉军阵地上,伍子方用千里眼仔细观察着明军:“真是一群饭桶,也就不想想其中有没有诈的问题。” “官兵一向骄横惯了,他们以为别人不敢同他们面对面硬碰!这次,让他们撞个大钉子,来个有来无回。”诸葛明也在用千里眼细细的观察。 前沿阵地上的壕沟里,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挺重机枪,四挺轻机枪,还配备了二十名持自制连射步枪的士兵,士兵们在严阵以待,他们后面的架在架子上的圆筒其实是汉军制造的简易迫击炮。 近了,明军越来越近了,负责指挥的第四集团军师长徐封紧盯着明军的前进步伐,突然,他抬起手中的自动步枪,一个连射:“打!” 刹那间汉军原本安静的阵地上喷出条条火蛇,子弹象雨点一般向明军倾泻过去。冲在最前面的明军顿时被密集射来的子弹打成了蜂窝,他们临死也没有明白汉军这是什么恐怖的武器。 轰!轰!汉军自制的迫击炮也发话了,颗颗炮弹在明军人群中炸开,残肢断臂在空中飞舞,血雨纷飞。明军官兵仗着人多,仍在凶猛向前冲,毕竟他们是同流贼打过多年交道的大明精锐部队,轻易是不会被这点血雨腥风给吓倒的。 汉军的迫击炮专门等冲过来一批明军后,再向他们的背后开炮,阻断明军的后继部队,前面这些被消灭的差不多后,再停止开炮,放一批人过来。这简直是有组织的屠杀。明军数万官兵在八挺重机枪和其他枪支以及迫击炮的严密封锁下,没有人能够突破汉军阵地一百五十米的范围。后一批士兵刚刚踏着袍泽们的尸体冲上来,就在密集的子弹下,和袍泽们做伴去了。死人越来越多,战场上全被尸体给铺满了,血流成河。如果说明军官兵们看惯了打打杀杀的场面,习惯了生死别离,但他们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前面敌人的大部队一动不动,象在看戏一样,而自己的兄弟们却永远无法冲到敌人的面前。 左良玉是越看越心惊,但是没有主帅的命令,他是不敢擅自命令撤退的,只有暗地里祈祷手下的弟兄们尽快冲过去。明军统帅们个个看的目瞪口呆,他们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面是一群魔鬼吗?以至于他们忘记了是不是该让明军士兵们向后撤了。 汉军官兵们也一样是目瞪口呆,除了极少数人之外,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这种形式的屠杀,虽然屠杀的是敌人,还是有不少胆小的官兵吓的尿了裤子。诸葛明和李信也一样,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现代化武器的威力。 最惨的还是冲杀中的明军官兵,他们无意识的随着别人向前冲,但看到自己的袍泽们纷纷倒下,而自己的进攻好象又一点作用没有,终于有的官兵崩溃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逃吧!” 这句话,象瘟疫一般感染了幸存的每一个明军官兵,他们掉转头,象开了闸的洪水般,拼命向后跑。 不一会儿,战场上只留下了满地的尸首,还有一些受伤的明军官兵在那里呻吟。陡然间,沉寂的汉军中发出了欢呼“汉王万岁!” 每个士兵都在狂呼,士气顿时达到了极致。反观明军,仓皇后撤,他们把汉军当成了魔鬼般,匆匆逃进大营,紧闭营门。 左良玉清点了一下人数,跟自己出生入死多少年的四万兄弟,只剩下了一万多一点,他是欲哭无泪,自己的家当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全玩了。 其他将领可是惊出一头冷汗,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没有打头阵,不然,自己将和左良玉一样的惨!” 庆幸中也带点幸灾乐祸,尤其是巡抚国维,他一向和左良玉有点不大对付,左良玉仗着自己的战功和精锐的军队,根本就不把他这个巡抚大人给放在眼里,这下,看你小子还横不横! 明军中军大帐里,一片死寂,没人知道该如何去对付这支魔鬼般的军队。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史可法说话了:“其实,对付他们,说不定有办法!”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他们都有点后悔先前没有听从史可法的劝说。史可法续道:“我看了一下,汉军好象的确没有什么大炮,只有那种射的相当近的小炮,我们完全可以以己之长避敌之短。可以利用我们的红衣大炮,把他们完全压制,甚至摧毁!” “对啊!我们怎么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呢?”现场气氛立即活跃起来。 “好!”范景文一拍桌子,“我们的红衣大炮的射程是最远的威力是最大的,他们再厉害,也抵不住红衣大炮的威力。把我们所有的大炮集中起来,明天都给我拖到前线,我要让他们尝尝我们的红衣大炮的厉害!” “对!对!红衣大炮保证能把他们给轰上天!” “范大人英明!” “范大人★☆¤§§‰々♂”各种阿谀奉承的话顿时向范景文涌来,把范景文乐的找不着北了,根本就没去考虑自己是不是侵犯别人的版权了。 没人看到,被冷落一旁的监军罗文冲那恶狠狠的眼光。罗文冲早就对这些科甲出身的人看不顺眼了,他们根本没把自己这个监军放在眼里。 “等着瞧吧!”他恶狠狠的想。 回到自己居住的营帐后,罗文冲让人把管火器的太监头子叫来,给他秘密吩咐了几句,那太监点了点头离开了。罗文冲发出一阵夜枭般凄厉的笑:“范景文,咱家让你的红衣大炮变成空心炮仗,哈哈哈!” 第二天一大早,明军就开始在营前列阵,库存的各式大小火炮五百多门全都被拖了出来,范景文要通过这些大炮来镇住汉军,同时,也要鼓舞一下士气。昨天一战,明军士气极其低落,许多官兵偷偷跑掉了,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不用汉军来攻打,自己就把自己给消磨光了。 汉军通过千里眼早就发现明军拖出了许多大炮,诸葛明立刻明白了汉军的意思。他转过头对伍子方说:“明军果然上钩了,他们以为我们没有远程的大炮,想用他们当作宝贝的红衣大炮来摧毁我们的火力点,真是妄想!” 伍子方笑道:“正好我们照单全收,不用客气!” 诸葛明命令汉军在明军大炮射程之外列队,又在阵地前部署了假目标,让明军以为昨天那些魔鬼还在原地,同时命令,把最新式的大炮五十六门全都拖出来。他要和明军来一场炮战,看看究竟谁的大炮厉害,双方的炮战就要开始了。 明军官兵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大炮身上,他们希望大炮能够把魔鬼打倒,昨天的情景是每一个明军官兵的梦魇。事实上当时西方传教士传授给中国火炮技术的时候,为了防止中国人比他们更厉害,往往了一手,把一些关键数据说的含混不清,也根本没有向中国人传授如何利用星斗(分別指的是在炮口箍上所立的星表或称准星、照星)来瞄准,因此,那时的明军的大炮根本是乱轰一气,没有目的,实在不行,就当成是平射炮来用。而且,明军根本就没有被训练过该如何使“药弹相称”(也就是使用做推进的火药和炮弹重量的比例问题,传教士们没有把这招告诉他们的中国弟子,这也是西方传教士的恶毒用心),装火药的时候,往往不是装的过少,放了空炮,就是装的过多,炸了膛。 而汉军的炮兵却是在四川接受了相当的训练,而且他们的大炮拥有先进的瞄准装置,有装填火药用的比例尺,他们要远远好于明军。 明军神机营官兵要装填弹药的时候,遇到了难题,原来去领火药的时候,管火药的太监告诉他们火药不多了,因为大部分火药在运送过程中,“不小心”让水给湿了,剩下这些将就着用吧! 没办法,只好领了这一部分火药回去,可是这么点火药只够二三百门炮放一次的,怎么办?上面要求的紧,命令必须五百门炮同时开火,若有延误,提头来见。没办法,只好匀一下,每门炮少加一点火药。 神机营参将向范景文报告:“大人,神机营都准备好了!” “开炮!” 轰轰轰!明军阵地上的五百门大小炮同时开火,声势煞是惊人。明军将领士兵们紧张的注视着对面汉军的阵地,咦?怎么没有炮弹飞过去。 “怎么回事?”范景文勃然大怒。 “是………是……”慌忙跑来的神机营的参将还没有来的及说话,突然,汉军的大炮吼起来了。 五十六门大炮,同时怒吼,炮弹在明军的炮兵阵地上炸开。许多炮兵当场被炮弹撕成了碎片,几门大炮也被掀到了半空,在炮弹面前,什么红衣大炮,什么神威大将军(明朝的火炮也分等级,最高等的是大将军),都象玩具一样,不堪一击。明军上至统帅,下至官兵,都被这大炮给打懵了。不是要炸人家么?怎么让人家给炸过来了?不是说汉军没有大炮么? 范景文急的直叫:“快把大炮拖走!” 但谁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抢救那些大炮啊?眼睁睁的看着几百门以之为依赖的大炮在汉军大炮的准确轰击下,不大一会儿,就变的灰飞烟灭,成了一堆破铜烂铁。范景文当场急怒攻心,背过气去,被手下将领们手忙脚乱的给抬到中军帐中了。 明军大营中充满了一种悲观失望的气氛,最乐观的明军也知道,对面的汉军是不好惹的,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明军将领们在中军帐里,坐困愁城,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汉军进攻了。与此同时的汉军大营里,却是一片欢歌笑语,汉军将士们被这两天的战斗给鼓舞的斗志昂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汉军的将领们在营帐里积极筹划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伍子方拿了个橘子,在手中抛来抛去:“没想到打击的效果这么好,明军的士气,我看是一点也没有了,赖以防御的大炮也被我们结果了,看来,他们成了纸糊的老虎,一捅就破!” “也别太乐观,”李信给他泼了冷水,最近他和这几位都搞熟了,“明军毕竟还有五十多万的军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有一句话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明军现在就是那百足之虫和瘦死的骆驼。” “对!”诸葛明接口道,“我们还必须要小心一点,尽量减少我们的伤亡,也要减少他们的。毕竟都是汉人,是自家人,没有必要自相残杀。” 他又转向李信:“秦良玉那边怎么样了?” “基本上是摆平了,了解了我们的威力后,她主动派人和我们联系,另外,还有许多明军、地主民团都派人来和我们联系,都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喔,还有明军水军的。” “水军的?太好了,我们要尽量招降明军的水军,使之为我所用。” “是!” “立即命令各部,师以上的军官立即到黄梅来开会!” “是!” 中午的时候,与会的军官都到黄梅县县衙门的大堂来了。大家都显的很兴奋,与第一次会议的沉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都在谈论前两天的战果,议论下一步该怎么办。 诸葛明等人却在后堂里研究刚刚传来的情报,首先是汉王刘海宁现在已经在一万精锐的护卫下来到了武昌,暂住在楚王府里;其次,汉军张连升部在西安附近击溃明军前来围剿汉军的山、陕精锐六万人,孙传庭、洪承畴遁走,陕西左右布政使林日瑞被俘;第三,广西明军在王聪、杨波的共同夹击下,基本被消灭殆尽,田州、泗城、柳州等地土司纷纷归降,目前由杨波组成的暂编第十集团军已经与广东汉军会师;广东方面也基本上掠取了广东全境,福建郑芝龙部在我军派人接触下,犹豫不定,如果九江一战胜利的话,他肯定要投降。 几位军官兴奋异常,尤其是张连升的胜利更是鼓舞人心。因为两广的明军被抽调了一部分到九江战场,那里的兵力极其空虚,取胜是意料中的事,而陕西那却是明军最精锐的山、陕精锐部队的聚集地,那里明军骑兵众多,而且装备的火器也多,应该说火力强劲,张连升是怎么赢的呢? 其实,张连升也是完全应用了游击战理论。张连升在出战前,派人打探明军的动向,知道明军主力在长安县附近,于是,在终南山布下埋伏,派熟悉地形的师长白羽率领三千骑兵,多带旌旗去诱敌。明军主将是三边总督洪承畴和陕西巡抚孙传庭,他们接到有汉军大部队的消息后,立即亲自率领主力出击,诱敌的汉军和明军捉起了迷藏,且战且退,还在路上埋上了地雷,炸的明军是人仰马翻,这更坚定了明军认为这是汉军主力的看法。孙传庭此次特意制作火车(明军的战车)数千辆,由白广恩、高杰(原李自成的部将,按明史记载,是因为与李自成的一个妻子私通,因此投降明军,具体原因不清楚)率领作为中军主力,以牛成虎、卢光祖为前锋,一路直追,双方就这样一直跑了三天,看看差不多了,负责诱敌的师长白羽一声令下,就把明军引向预定的埋伏地点——终南山。 终南山位于陕西省西安南40多千米处。又称中南山,古名太乙山、地肺山、周南山。是秦岭西自武功县境、东至蓝田县境的总称,包括翠华山、南五台、圭峰山、骊山等山峰。翠华山又称太乙山,是因汉武帝曾在这里祭过太乙神而得名。山间有太乙谷,谷口有汉元封二年( 前109 )修造的太乙宫遗址。在大正峪村附近有太乙池、瀑布、冰洞、风洞、老君庵、金胜堂等。南五台是以大台、文殊、清凉、灵感、舍身五个小台(即五座小峰)而得名。这样一个风景秀丽的胜地,现在却变成了屠场。 当汉军抵达一个山谷前的时候,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负责诱敌的汉军和已经在这里等候的一万步兵把疲劳不堪的明军一万先锋部队,杀的丢盔卸甲,牛成虎战死,卢光祖率领残余明军狼狈逃窜。 两个时辰后,明军大部队来了,明军的车战部队在这种山地前遇到了麻烦,根本不利于车兵的发挥,无奈,孙传庭只得命令明军下车步行,将战车留下,派三千人马看守。 明军对在谷口列阵的汉军发动了冲击,突然,爆炸连连,原来,汉军又安置了大批的地雷,明军死伤惨重,洪承畴见汉军人数也就在两万之间,因此仍然驱使士兵们向前冲。冲过了雷阵的明军蜂拥扑向汉军阵地。 猛然间,从汉军背后和山上倾泻下雨点般的炮弹,炸的明军是人仰马翻,汉军两千名火枪手分列三排,前排蹲下射击,后两排轮番立射,雨点般的铅弹撒向明军,明军死伤无数。明军一连攻了三次,皆无功而返,只是留下了满地的尸首,明军的大炮又多在战车上,没有取下来,因此根本无法抵御汉军的炮火。洪承畴见死伤实在惨重,只得命令暂时后撤,准备从战车上把炮卸下来,利用火炮来压制汉军的火力。 突然,后面传来喊声“汉王万岁!”“汉军把我们包围了!”“明军败了!”这一类的话。早已被打的寒了心的明军瞬间崩溃,骑兵率先向后逃,接着步兵也开始逃跑,洪承畴、孙传庭根本无法控制局势,只得逃跑。 原来,汉军选择这块山地,就是为了限制明军车兵的发挥,在明军弃车步行的时候,早就埋伏好的汉军把留守的明军一举消灭,夺取了战车,又利用战车的火力对明军进行攻击。 明军一路狂逃,一昼夜败退了四百里,一直逃过了黄河,清点人数,六万大军,只有五千骑兵,步兵不到三千人。汉军经此一役,基本清除了明军在陕西的势力,陕西汉军与明军隔黄河相对了。 诸葛明对伍子方说道:“看来,就看我们的了,如果我们再来个好消息,那么整个两淮、江南就都是我们的了,统一天下也就为期不远了。” “对呀!我们要赶快解决战斗了,每拖一天,都是在扔银子啊!”负责后勤的经济部侍郎陆商龙说道,自从开战以来他就与自己的副手金鑫两人四处奔忙,这次被诸葛明拖了来,说是要借重他在攻占南京后处理一下战利品。 会议开始了,诸葛明先向与会的军官们汇报了其他几路的战况,军官们的斗志更加旺盛了,纷纷要求尽快决战。 诸葛明说道:“现在宣布作战任务!北路军总指挥洪查听令!” “到!”洪查立即出列。 “命令你部在后天上午辰时正,兵分三路,一路直插蚌埠,截断河南明军入皖之路 ,一路经滁州直达苍山,阻敌山东军队进入江苏;一路配合主力攻击明军右翼。” “是!” “南路军总指挥李金运听令!” “到!” “命令你部在后天上午辰时正,越过鄱阳湖进击敌左翼军队,胜利后,直攻杭州,不得有误!” “是!” “水军司令李恒瑞听令!” “到!” “命令你军长江所部,在后天上午辰时正,向明军水军发动攻击,截断明军左翼和主力的联系,同时派兵攻击安庆,断敌粮道和后路。” “是!” “中路军各将领听令!” “到!”中路军各师师长纷纷出列。 “命令,后天上午辰时正,发动总攻,得手后,各部直插南京!” “是!” 回到后堂,诸葛明开始另一场布置,由于这两天的威慑,许多明军将领纷纷派人来联系,诸葛明等经过筛选,决定有几个势力是可靠的。一是秦良玉部,二是明军水军李振生所部,三是第右翼韩玉龙所部。诸葛明立即派人通知他们行动的时间,统一在汉军发动进攻的时刻反水,标志是蓝色头巾。 同时,命令吕延明所部,立即对浙江明军发动进攻,命令向明军左翼的地主民团发动宣传攻势,告诫他们:“在十一月四日之前,必须投降,否则,他们的财产将被当作逆产予以没收。” 晚上,传来了紧急情报:“楚狂客,原名楚旷,江南芜湖人士。祖上世代经商至其已九世,其不好陶朱之术偏喜孙吴申商之学,喜结豪侠之士,闻汉军与明军决战,愿变卖家产率江淮豪杰屯溪起事响应。” 这个楚旷,算是一个浪荡子弟,但为人极其仗义,对封建礼教非常不满,因为他的父亲娶了十几个小妾,使他的母亲郁郁而终。他也因此行事乖张,虽然被一些卫道之士所诟,但因为经常帮助百姓极受百姓欢迎。明军这次要与汉军决战,缺兵少钱,因此所过之处,拉丁抢钱,民愤极大。 这两天,明军逃兵不断,把明军受挫的事传了出来。楚旷早就对明朝的统治心怀不满,因此积极准备,这次正好趁明军失利的时候,发动起义,给明军的后背来一刀子。由于他交游广泛,银子又多,百姓也对明军是切齿痛恨。因此,起义的的准备相当顺利,芜湖、安庆、池州等地他都安排了人,还有一些明军将领被收买或说服,同意起义。 正好,他的一个朋友是汉军木龙组织的人,他就立即把这个消息向诸葛明做了汇报。诸葛明大喜,立即命令通知这个楚旷,暂时给他个师长的名号,要他在三日夜发动起义,务必占领安庆、池州、江州,断明军的退路。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中进行,第二天,汉军照常对明军发出挑战,明军紧闭营门,死活不敢迎战,士气低迷到了极点。 十一月四日辰时,汉军对明军发动了总攻。汉军先拖出了大炮,对明军营地进行了一番猛轰,把明军阵地炸成了一片火海。然后,汉军火枪部队,排着整齐的队伍,轮进式进攻(也就是一排射击,一排装填弹药,轮流前进)。不久,明军的第一道防线就被突破了。这时汉军的骑兵部队越过火枪部队,在明军阵营中横冲直撞。 与此同时,明军右翼秦良玉、韩玉龙所部发动起义,汉军左翼的两个师与他们会合,从明军右翼发动进攻;明军水军在参将李振生的率领下,发动起义,斩杀了主将,六百多艘大船、三千艘小船统归汉军,他们与汉军水军联合对明军陆上部队实行了炮击;明军左翼主力地主民团,大半投降,小半向家乡逃窜。 早已没有了士气的明军纷纷逃跑,根本无心应战。不到一个时辰的工夫,明军五十万大军土崩瓦解。当明军逃到安庆一带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是汉军的天下。明军是大批大批的投降,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本来就是平头百姓,根本就不想打仗。经此一役,明军拼凑的二百万(五十万)大军,最终只剩下不到三万人马,明军在江南的主力已经被消灭殆尽了。 十一月六日,汉军进逼镇江,总兵郑洪逵(郑芝龙之弟)投降。七日,汉军攻克了南京。一直到十四日,汉军用了十天的时间,占领了浙江江苏、安徽大部分地区,整个长江以南,除了云南以外,全部落入了汉军的手中 ,吕延明所部兵逼仙霞岭,风秋雨所部也准备对福建用兵,十二日郑芝龙率领七万大军投降。明军这次会战的高级将领也是大难来时各自飞,史可法、黄道直、国维等文官被俘虏,其他的人一直逃到了山东、河南,后来,范景云等七名将领被崇祯皇帝砍了头。洪查所部已经兵临河南,与张连升、胡波一起,将河南包围,正在向洛阳、开封进军,在进军的途中,他们与张献忠部队相遇,当张献忠得知汉军击败了五十万明军的时候,当场率部加入汉军。钱强所部,攻克南阳,俘虏南阳知县何腾蛟和唐王。而陕西汉军正在扫荡明朝在甘肃、宁夏的势力。十日,汉王刘海宁进入南京城,百姓夹道欢迎。 进入南京的汉王立即召集在南京的高级将领开会,首先,要求各部严肃军纪,如有扰民者,一律重责,严重的处死;其次,命令不得骚扰明的凤阳皇陵,派人妥善保护。然后又听取了各路的战报,刘海宁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迅速解决河南明军,同时,河南的几位王爷都很有钱,象福王、周王,要注意防止有人哄抢他们的财产,他们的财产全部收归国有(周王、唐王为人不错,可以适当留点田产和钱,其他民愤极大的一律处死);第二所有军队在达到预定目标后,必须停止进军,就地整顿,陕西方面一定要注意蒙古军队的威胁,派人到各地宣传和执行新的政策,尽快恢复秩序、建立新的政权;第三,尽快逼迫郑芝龙投降,郑氏的水军除留一小部分外,一律开到南京来,留有后用。 散会后,刘海宁把诸葛明、伍子方几个留了下来,告诉他们,新的大战迫在眉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