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二十二章 操场械斗

金满马甲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size][/URL] 蔡老六、黄国明、李元霸,聚在一间灯光昏暗的屋子里喝酒,杯盘狼藉,鸡骨头洒了一地。 “老六,不会就这样算了吧?”黄国明对冷军又恨又怕,想借这次机会搞掉冷军。 “真干起来你们能拉多少人?”蔡老六已经想好,他要和冷军搞次大的。 “二三十人没问题。”黄国明接着说:“要不够可以到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


蔡老六、黄国明、李元霸,聚在一间灯光昏暗的屋子里喝酒,杯盘狼藉,鸡骨头洒了一地。

“老六,不会就这样算了吧?”黄国明对冷军又恨又怕,想借这次机会搞掉冷军。

“真干起来你们能拉多少人?”蔡老六已经想好,他要和冷军搞次大的。

“二三十人没问题。”黄国明接着说:“要不够可以到县里喊一些来。”黄国明和各乡各村的流氓比较熟,这些人平日没在市里混,干起架来也个个手黑。

“我负责三十来个,不过话说前头,谁出钱,谁捞人?”李元霸心里雪亮,这事是蔡老六的事,现在让他出点血机会正好;黄国明是封顶的侄子,他要拍了胸脯,只要不死人,抓进去也关不了几天。

“你妈的!你是帮钱还是帮老子!?”蔡老六瞪起一双牛眼。

“六哥,不是那意思,我玩的那些人你都知道,平日也没来钱路子,个个苦哈哈的,不打发打发他们,谁都不得劲。”李元霸陪着笑。

“这些先花着,回头医药费我出。”蔡老六把余建国给的一千块钱丢给李元霸:“有国明在,你怕个吊!?”

“那是,有俩位哥哥一句话,我们只管做事就是。”李元霸看一眼黄国明。

“老弟,你就放心吧,跟着我们干,错不了。”黄国明拍着李元霸肩膀,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回头捞几个讹几个,要是案子重就去你妈的!”

“行!以后跟着俩位哥哥干了!”李元霸站起来敬一杯酒,接着说:“我看冷军几个身手真他妈快,下手也狠,真要面对面干,有点悬。”

李元霸的担心也是黄国明顾虑的,蔡老六在黄国明耳边低语一句,黄国明顿时双目炯炯,仰脖灌下一杯酒:“冷军这回死硬了!”


余建国凑了一万块钱去找冷军,他知道这事要不是冷军,现在骨头埋哪都不知道。余建国清楚自己现在他和蔡老六、黄国明斗还嫩点,一个李元霸,就够他喝一壶的。


冷军几个一般都在机械厂宿舍区的台球、。一座旧菜场拿彩条塑料布围了,里面放了几十张台球案子。打球的基本都是机械厂的人,其他地界的混混一般不来这玩。

“军哥,我凑了点钱,你看……”余建国把一沓钱放在冷军的打球的案边。

“操你妈的,这些钱留给你买棺材!”张杰看见余建国就两眼冒火。

蔡老六已经托人带话:“明天下午五点半,在二中后操场干仗。”冷军回话:“一定到。”余建国还不知道这事。定在五点半是有讲究的,那个点公安局已经下班,就算来抓,天也黑了,逃起来比较容易。

冷军踢张杰一脚,递根烟给余建国:“事情都出了,躲也躲不过,头上的伤不碍事了吧?”

“不碍事。”

“蔡老六约我明天下午干仗,没事就一起去,把你的人都喊上。”

“好!”

“这钱我就不给蔡老六了,要干就一次把他打沉,你拿回一半去,其余的我分给大家,干完了都出去躲几天。”冷军也没点,摸摸钱的厚度,抽出一半递给余建国。

“军哥,你这比打我脸还难受!我要还拿这钱,我真不是人了!”

冷军拍拍余建国肩膀,把钱递给张杰:“这两天带大伙吃好玩好,剩下的明天下午分了,有一个算一个,让他们都带身上。”


这次群殴,是文革以后本市的第二次大规模械斗,第一次谭斌死,赵德民逃亡。对明天的结果如何,冷军心里也没数,该死吊朝上,父辈人小心翼翼地活了一辈子,谁又知道他们曾在这世上走过一遭。冷军只想有血性地活着,谁想让他低头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风萧水寒,河水绕过丛丛草甸,向东流淌,消失在苍茫暮色里。翠鸟在水面点一下,倏忽穿出十几米,停在一根竹竿上,静得像副画。河边草地上聚集了机械厂五十多人,没能赶上战争年代,可这些半大孩子都有慷慨赴死的冲动,热血在年轻的身躯里奔腾,哪怕这热血只为兄弟而喷洒。机械厂有的是好钢和机床,五十多人拿的砍刀是几个年轻钳工在头天赶制。砍刀刀背偏厚,弧型刀刃,刀尖锋利,砸劈捅都可以。


一根烟抽完,十几辆自行车从河堤上排着队骑下来,是黑皮领着火车站一帮贼来集合。黑皮一伙人的武器比较牛×,是一柄小巧的板斧,还带着机油的斧身折射黑蓝色的金属光泽,木柄用桐油泡过。冷军拿过来挥几下,两三斤重,非常趁手,市面上没见有卖。

“这玩意好,哪弄的?”冷军喜欢这精致的斧子。

“去年扒了辆运木材的火车,推了两个箱子下来,全是这样的斧头,可能是发给哪家木工厂的。”黑皮接一句:“我多带了几把。”


冷军拿了一把,张杰、骆子建看着精致,一人也插把在后腰上。说话间余建国领十几辆单车带的几十人也到了,都是筹口和邻近乡里的混混,穿得比较土,可个个带着股蛮气,看着就是砍人不眨眼的主。

“没带东西?”冷军见他们都空着手。

“哪能呢,怕拿手上路上就给截了。”余建国指指俩人抬过来的麻袋。

麻袋咣一声丢在地上,很沉,拿刀划开,滚出一堆一头削尖的钢管。

“这些兄弟参加过几次乡里的械斗,没一个怕死。”那时候乡下村之间时常会爆发大规模打斗,公安不敢管,派出所都被砸烂好几次。


张杰把几箱白酒拆开,众人拿瓶子轮着喝。张杰按人头一人分了一百块钱放身上,说好干完不回家,全部出去避风头。喝完酒的一百多人脸红血热,酒瓶咣咣地摔碎在地上。黑皮拿出一包布,打开全是红领巾。

“一人拿一条系上,免得误伤了自己人。”黑皮说。

系上红领巾的众人感觉是要参加南昌起义,个个表情肃穆,神圣感油然而生。

“妈的,真有你的!”冷军捶捶黑皮。


自行车集中丢草地上,河边草地离后操场很近,一百多人黑鸦鸦地漫过河堤,奔二中后操场席卷而去。苍茫暮色和袅袅炊烟,笼罩着后操场附近村庄的杂乱房舍,一场血肉横飞的厮杀就要发生在这些安分守己的百姓身边。


蔡老六、黄国明、李元霸几拨人正聚集在操场中间,他们的一两百人武器比较杂乱,刀枪棍棒、斧钺勾叉。相比之下,系着红领巾的冷军一帮人更像正规军。


刚才还在骂骂咧咧说冷军没种的一帮人,眼见着河堤上人影憧憧,奔着操场上掩杀过来,夕阳的余晖落在他们手中的刀上,闪闪发光。众人一慌神,冷军一群人已经到了跟前。


冷军、骆子建、张杰、余建国、十三刀、黑皮六个冲在最前头,这六人无疑是一柄刀的最尖利部分。六人一头扎进人群里,挥刀劈砍,无人能挡。人群很快被冲散成两块,被冷军一边的人分割围住。一时哀嚎惨叫,杀声震天。打着打着人群便开始分散,不再象刚才一样集中。冷军六人砍翻涌上来的人,朝蔡老六、黄国明、李元霸冲过去。蔡老六身边还有一人,身形挺拔敏捷,衣领高翻,军帽低压,辨不清是谁,冷军觉得有点眼熟。


余建国最接近那人,一钢管砸过去被闪过,余建国反手捅空,感觉后背一凉,被一刀劈翻。这边冷军和蔡老六几个已经遭遇交手,蔡老六的藏刀和冷军的砍刀当一声架在一起,冷军一抬腿把蔡老六踩翻,正抢上一步挥刀要劈,一把军刺从侧边无声无息地刺了过来。是在酒桌上偷袭过冷军的杨阳,已经十六岁的杨阳高了很多,一双眼里兽性十足。军刺被骆子建的斧头当一声荡开,骆子建左手斧右手刀,挡开军刺顺手一刀劈在杨阳肩上,杨阳一把握住刀背,军刺奔骆子建胸口就捅。骆子建猛抽一下砍刀没抽出来,斧头向上一撩,军刺擦着耳边过去。骆子建一个绊腿,杨阳倒地,追上来的张杰往他身上猛劈一刀,杨阳不动了。黄国明是个软蛋,面对十三刀二球气十足的剽悍眼神,顿时手软,现在转身逃跑是个很大的错误,被十三刀从背后一钢管捅翻。十三刀用力过猛,生生把黄国明钉在地上,血顺着管口往外冒。十三刀没敢拔,怕拔了钢管黄国明死球了。李元霸此时和看不清脸的那人站在一起,蔡老六已被冷军砍翻,冷军、骆子建、张杰、黑皮、十三刀呼地围了上去,面对的是一把雪亮的军刀。十三刀见余建国被此人砍倒,嗷一声扑上去。军刀很快,十三刀手里拿着从黄国明那抢来的刀,被军刀往边上一带,刀刃顺着十三刀的刀面就滑到十三刀胸前,往下一拉,十三刀胸口开了条刀口,扑倒在地。那边李元霸已经被黑皮几个砍倒,黑皮一甩手,斧子旋着圈飞向砍倒十三刀的人,那人一蹲,斧头贴着头皮飞过,军帽落地。


“萧南!”冷军一声吼。


军帽落地的萧南长发披面,英俊的脸上一丝笑容邪恶。萧南越狱后并没有离开本市,蔡老六给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住下。蔡老六这次敢和冷军硬碰硬,就是因为他藏了萧南这张王。


萧南挽个刀花,刀刃向后,身子前倾,疾步向冷军奔去,骆子建、张杰一左一右从冷军身边迎了上去。萧南旋身飞踢,避过骆子建的扫腿,张杰脸部中腿,被踢翻一个跟斗,脸部着地,满嘴是草。抽着凉气的张杰抬脸。萧南的军刀已经顶在冷军胸口,冷军的砍刀架在萧南脖上,眼神相碰,闪出了火花。骆子建一个滚翻,军刺顶在上萧南后腰。


“动手啊!”冷军表情疯狂,握刀的手在往下使劲,萧南的脖子上已经渗血。

“像个爷们,能和你一起死,不冤枉!”大冷军几岁的萧南手一紧,军刀就要往冷军胸口顶进去。地上的张杰吓得大吼一声:“军哥!”骆子建被张杰喊得一激灵,军刺使劲往前一攮。


黑皮后来说,那时候他真被吓着了,眼见冷军、萧南就要死在面前。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五连发小口径的声音。躺在地上的余建国双手握枪,子弹穿过萧南握刀的手。军刀只顶进冷军胸口一厘米,萧南手被枪击,泄了力。冷军收住了手,骆子建没能收住。军刺从萧南后腰捅了进去,自腹部穿出。余建国的小口径是从蔡老六那弄来的,这回他带在身上,本想救自己的命,没想救了冷军。


萧南低头望着腹部穿出的军刺,伸手摸摸,都是血。此时接到报案的公安已经赶到,鸣枪示警,众人四散逃跑,凶器丢了一地。余建国、十三刀、蔡老六、黄国明受伤没能逃脱,被看管在医院治疗。余建国、十三刀没有看见砍倒他俩的萧南,也没看见杨阳。冷军、骆子建、张杰、黑皮逃进后操场附近的村庄,这些巷子他们已经事先走熟,几条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二中后操场大规模械斗,以蔡老六一方失败告终,重伤、轻伤数人,没有死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