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不能立即发银子的消息立即传开了,这对官兵们的士气影响非常大。明军中间流言四起: “没银子?楚王府难道也没有银子吗?” “我听说总督大人到楚王府去借银子要给咱弟兄们发饷的,可是楚王他不答应,还把总督大人臭骂了一顿。” “是真的吗?” “骗你是小狗,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大姨妈的弟弟的内弟在王府里做杂役,亲耳听到的。” “他妈的,老子在这里拼死拼活的为他们卖命,他姓朱的竟然一毛不拔!” “嘘!小声点,让人听见了,会抓去杀头的!” “老子不怕!惹急了老子,反了他!” 诸如此类的话在明军中迅速传开,明军的情绪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士气大跌,这可真得归功于汉军的间谍工作。 而城外的汉军不论是江面上的还是陆上的,都大张旗鼓,好像有数不清的军队包围了武昌。李金运把一直摆放在中军位置的新式大炮摆了出来,对准了武昌城头。汉军研制了一种新型的大炮,采用的是开花炮弹,重量比明军最厉害的红衣大炮要轻的多,但射程比它要远的多,准确度也非常高。这些大炮装备的不多,由于东路军的作战的特殊性,因此给他们装备了十三门,李金运爱惜非常,视若珍宝,一直摆在中军里,汉军官兵亲切的称它们是“十三太保”。这些炮到现在除了试过几炮外,一直还没有放过一炮呢,这次,李金运把这十三门大炮给请了出来,要镇住明军的红衣大炮。 摆好炮后,李金运命令先放几炮,试试这炮的威力。随着一阵巨响,武昌城头上顿时山崩地裂一般,一门大炮被当场炸的粉碎,旁边的炸药也被引着了,许多明军官兵被炮弹炸上了半空,等掉下来的时候,已经分不清是什么东西了。还有几炮落到了城里。明军全都被吓傻了,他们只听说过自己的红衣大炮是最厉害的,从没有见过比红衣大炮还厉害的。城上,城下顿时乱为一团。在城头指挥的几个军官连滚带爬的向总督府跑去,他们要向总督大人汇报,同时也想逃离这修罗场。 他们刚在大街上跑不远,突然从旁边民居里扔出来几个冒着烟的铁筒状的东西,那东西忽然爆炸,军官们逃离了修罗场却进了阎罗殿。 这时,有人在城头上喊:“弟兄们,当官的都死了,汉军的大炮太厉害了,我们投降吧!” 立刻有人响应:“楚王那老小子有那么多的钱,竟然不肯给咱们兄弟一分一毫,还替他们卖命干嘛?” “投降!投降!” “快,开城门,投降!” 立刻,许多官兵在城头把明军的旗帜拔下,早有汉军的内应挂出了蓝底金龙旗,其他地方的官兵一看,立刻也反了。城里的明军官兵看到城头已经变换大王旗了,也纷纷反水。 正在江中用千里眼观察的李金运一看,百思不得其解,感到很奇怪,就把千里眼递给副司令张鹏:“老张,你看看,这帮明军的家伙在搞什么鬼?升起了我们的旗子,还开了城门?是不是在耍我们?” 张鹏仔细看了看:“是我们的人,城头上打的暗语是我们的人,看来是木龙的人起了作用了。” 李金运吃了一惊:“说实话,我一直瞧不起木龙那帮人,搞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看来他们还真的不错,竟然连武昌这样一座大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命令军队,立即进城,分梯队进,注意埋伏,迅速占领要害地区和部门,维持秩序,不能让明军那帮人在城里搞破坏。” 他的命令立刻被人用旗语给发了出去,汉军在陆地上的军队在稀里糊涂中进了武昌城,官兵们实在不明白这么一座大城怎么这么快的就投降了。 汉军官兵迅速包围了楚王府、总督衙门、府库等重地,早有分工的汉军一部分负责收拢投降的明军官兵,一部分沿街巡逻,张贴安民告示。一切都在井井有序的进行着。 在接到一切都安排好的报告后,李金运率领一部分军队开进了武昌城。首先就奔向楚王府,因为汉王有命令,楚王府的财物可是汉军的一大财源。 楚王府的四下,布满了汉军负责警戒的官兵,汉军没费多大力气就攻下了楚王府,活捉了楚王一家。李金运在23团团长的引领下,来到了楚王的宝库,一看,他的眼都直了,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和珠宝啊! 23团团长林善舔了舔嘴唇:“司令,这只是其中较小的一个,还有四个呢!” “什么?还有四个?”李金运和张鹏等人全都被惊愣了,“到底有多少?” “不知道,不过随军来的户部的大人们正在清点,据他们说光银子可能就不下二百万两。其他的珠宝等物,可能价值更高。” “啧啧”张鹏不断的咂嘴,“有这么多的钱,还守不住武昌?要是我,我就谁来打仗就给谁一百两银子,还怕筹集不了一批亡命之徒?” “这还不简单,把那楚王找来问问不就得了?”李金运立即命人把楚王带来。 胖胖的楚王被两名汉军士兵押过来了,他低垂着头,两腿不住的打着哆嗦。李金运问道:“你就是楚王?有这么多的钱,怎么还守不住个武昌?” 楚王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鹏轻蔑的说了句:“真是个守财奴!” 李金运让人把楚王给带了下去,他立即根据汉王的谕旨命令,从宝库里,提出一部分银子,一份给明军投降的官兵作为他们的奖赏和所欠军饷的补偿,一份给百姓,看看有谁家的房屋财产在开始的炮击中有没有什么损失,一份发给全体官兵,作为他们的奖赏。 这下,各方面都很满意,投降的明军官兵当场有一万多人加入了汉军,其他的被释放回家,其中不少人回到了明军统治区,他们对瓦解明军的士气、宣传汉军的政策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李金运他们还接见了苗胙土等人,他们在总督衙门里讨论如何退敌的时候,被反水的明军给抓起来了。李金运安慰了一下他们,告诉他们,只要没有什么大的罪过,很快就可以放他们回去。 处理完这些事情,李金运立即着手准备进攻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目标:九江城。 突然,他接到了他的老搭档第五集团军的司令钱强给他来的急信,声称明军正在策划一场大的战役,投入的总兵力可能达到了几十万之多。原来钱强在从荆州出发后,一路进展的也非常快,他们很快就攻克荆门。宜城的明军开始紧张了,这里有明军主力五万人驻守,因为襄阳是襄王的驻节地,也是五省粮草、军饷、火器的总储备地,明军的防范非常严密,原本是不只有这么多军队,但是有相当一部分被派去同张献忠作战去了。 但是汉军并没有进攻宜城,而是虚晃一枪,掉头向东攻克了钟祥、昌陵,直逼随州。明军在襄阳的都指挥使柳新亭让汉军给吓了一身冷汗,他一听说汉军已经向随州进军了,连忙派人去打探消息,看看是不是搞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把戏。很快的探子就传回了消息:汉军数万军队,绵延十几里路,正在向随州进军,据说是要去和在麻城与明军作战的张献忠部队会合,共同夹击武昌。柳新亭总算舒了口气,自从这可恶的汉军占据了荆州以后,自己就没有睡过安稳觉,生怕哪天早晨醒来一看,周围全是汉军。自己不知道向上面报了多少急报了,可是流贼张献忠据说又向凤阳皇陵那去了,丢失皇陵的罪过可是谁也经受不起的。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他连忙跑到襄王府,去见襄王。在襄王的后花园里,一脸疲倦的襄王接见了柳新亭,看的出,他最近也没有睡好觉,也难怪,先是张献忠、罗汝才,现在又有了汉军,也真够他老人家受的。 柳新亭先参见了襄王,然后急忙上前说道:“恭喜王爷,汉匪已经向随州去了,他们害怕王爷的声威,避开了襄阳。据说他们要和张献忠那帮流贼去会合,短期内,他们是不会过来的。” 襄王精神为之一振:“真的?他们不是虚晃一枪?” “王爷放心,我已经派了人去探察了,绝对可靠。” “好!唉,现在可算放心了,只要一个月内没事,我们的援军就会从各地赶来,我们就不用怕他们了。” “有王爷在此坐镇,我们有数不尽的粮草,还有坚固的城墙,他们就是有百万大军也别想在一个月内拿下襄阳!” “哈哈哈!好!” 襄王和柳新亭沉浸在幻想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有大批的农民和小商小贩来到了襄阳,他们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但许多人都带了一些有木柄的铁筒,说是做锤子用的。这帮人进城的时候给搜索的官兵塞了不少好处,还有人主动拿出他们的“锤子”问官兵们要不要,这帮人足有四百多人。 他们是钱强的先遣部队,钱强实际上只派了一个师的人大张旗鼓的向随州进军,自己却率领主力偷偷向襄阳迂回。在张家集附近,前哨的官兵抓来了几个明军打扮的人,一审讯,他们是南京方面派向襄阳的使者,因为江路受阻,只好经随州,过枣阳到襄阳去。钱强当场拆开他们所带的信,一看吓了一跳,这是明军给襄阳方面的作战部署和征饷通知。原来,对于汉军的快速发展,明政府是非常重视的,他们不怕流贼,因为流贼是打了就跑,不可能同他们争夺天下。但是他们害怕新的政权的建立,汉军打着恢复汉统的旗号,还占据了川、贵和湖广一部分,直接影响了明政府对江南的统治,也严重威胁着明的赋税财源,汉军不除,大明将永无宁日。 但是最近满清入关,直逼京畿,李自成等在陕西也闹的不轻,而张献忠又再一次逼近凤阳皇陵,这些都逼的明军无法抽出手来对付汉军。现在,李自成在陕西被孙传庭和洪承畴围剿的不轻,张献忠和罗汝才又被湖广和安徽的明军逼在麻城一带,眼看就要被消灭。明军立即准备抽手对付汉军这个心腹大患,由南京兵部牵头,要调集湖广、江浙、两广、福建、江西、安徽等地官兵,要在湖广同汉军展开一场大决战,要求襄王和柳新亭发兵从汉军的北面发动攻击,同时,因为兵员不足,必须要从民间征兵,需要大批的银两,因此以兵部的名义向襄阳方面暂支一笔银两。柳新亭连忙把情报抄成两份,一份由信鸽直发成都,一份由信使通知李金运所部。 办完这些事情,钱强开始考虑能不能利用这使者办点事情。仔细想了想,他命人扒下使者的衣服,找身材差不多的换上,然后带上使者的各项证明,由他们冒充使者到襄阳诈开城门。又挑了一百名精锐的骑兵,带上汉军自制的短火枪和手榴弹,作为使者的护卫,同时派人去通知埋伏在城里的弟兄。 襄阳城门,明军士兵在懒洋洋的检查着过往的行人,不时的调戏一下妇女,咋呼一下乡农。忽然城头上的士兵看到远处有一批骑兵向襄阳奔来,扬起了道道灰尘。连忙喊道:“快关城门,有情况!” 城门口的明军顿时被吓的屁滚尿流,也顾不上检查了,慌忙关上了城门,准备进城的百姓也一哄而散。 不久,那批骑兵来到了城下,明军早已拉弓持枪,严阵以待了。负责城门的把总在城上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快开门,我们是南京兵部衙门的,奉命传书!” “有证明没有 ?” “有!” “放到篮子里,送上来!”城上降下一个用绳子系住的篮子。 “使者”跳下马,把令牌等放到了篮子里,篮子缓缓的升了上去,这时,得到消息的一个副将已经赶到了城头,他把令牌等物仔细检查了一遍,命令:“开城门!” 沉重的城门缓缓的打开了,副将走下城头,连连冲“使者”抱拳:“请上差多多原谅,最近反贼闹的厉害,不得不防!” “使者”连忙回礼:“哪里,哪里,这是应该的!” 等随从们都进了城门,“使者”对副将说:“有件东西,想向大人借用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上差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还说什么借不借的?” “要你的人头!”话音刚落,副将的人头就飞了出去。其他的随从也纷纷抽出武器,把附近的明军砍倒。其他的明军一看不好,刚想抵抗,突然飞来一些东西在自己的脚下爆炸。 许多人从城门附近的民居里冲了出来,他们一边冲一边扔手榴弹,很快的城头上下的明军就完全被解决了,汉军官兵占领了城门。 另外一些化了装的官兵守住了几个增援的路口,还有人用手榴弹封锁了兵营的出口。柳新亭的衙门口也被人用手榴弹给封锁了,明军将领们根本无法出去指挥他们的军队,而群龙无首的明军也陷入了一片混乱。 不久,汉军的大部队赶到了,他们迅速占领了襄阳,俘虏了襄王及知府、都指挥使等一大批的官员,三万守军大部被俘虏了。 钱强以没费一兵一卒的代价就占领了襄阳,获得了这里储存的四百万两白银,无数的粮草、兵甲、弹药,另外,襄王的那点家当也被顺势没收。 襄阳被占领后,驻宜城的四万官兵也宣布投降,因为领兵的明将明白,自己丢了襄阳重镇,还让王爷让人给逮了去,皇上是绝对不会饶了自己的,而自己也陷入了汉军的包围中,干脆投降吧! 钱强这里是春风得意,其他几路也进展顺利。进军江西的汉军由于大批明军在向九江方向聚集,内部空虚,因此进展很快,基本上已经控制了江西南部的大部分领土;进军广东的军队遇到的情况也差不多,刚通过大庾岭进入广东,南雄、韶关的明军就象兔子般的跑了,汉军很快就占领了翁源、清远、新丰、河源等地;陕西方面,由于明军与李自成在三原一带纠缠,汉军很快就占领了整个汉中、太白、眉县、商洛地区;同时,广西也传来好消息,由于不堪明朝官吏的压迫,广西人杨波在广西中部现来宾县起义,起义军现已经占领现广西来宾、金秀、象州、武宣、忻城、合山的广大地区,正在积极考虑进攻柳州,他们拥有强悍的广西各族起义人员五万人,广西明军正束手无策,而杨波也向汉军抛出了橄榄枝,派人通知了驻贵州的第三集团军王聪部,要求得到汉军的支援,同时宣布愿意接受汉军的统治,只要能脱离明朝的残酷统治就行。 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但是成都的刘海宁和诸葛明他们都明白真正的凶险才刚刚来到,汉政权生死存亡的时刻就要来到了。 刘海宁和诸葛明时刻关注着各个战场的情况,在钱强飞鸽传书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判断出明军将要有一场大的动作,钱强的汇报使他们更加明确了自己的判断,。刘海宁立即召集在蜀的一批高级参谋人员,认真讨论了当前的形势。 经过紧张的讨论,认为,明军的主攻方向肯定是沿长江西进,而陕西孙传庭、洪承畴所部很快就会腾出手来对付北路军,精锐的陕兵将给汉军带来极大的威胁,因此决定:由诸葛明、伍子方、洪查、李信率领四万装备精良的精锐部队连夜赶往李金运所部,帮助李金运退敌;钱强所部兵分两路,一路北上威胁河南,逼迫河南、山东明军使他们不敢轻易派兵援助江南,一部南下协助李金运部;吕延明部,分两路,一路协助李金运所部,一路向东,随时准备向安徽、江浙进军;风秋雨部立即准备威胁福建,迫使福建明军无法出闽;命令王聪所部立即派兵支援广西杨波,牵制广西、云南的明军;北路两个集团军暂停向北扩张,注意防御,同时派一部分军队向河南进军,占领郧西等地与湖广汉军连成一片,同时威胁河南,阻陕西、河南军队入湖广。 武昌方面,李金运率领大军继续向九江进军,他要抢在明军的前面把九江占领。九江府的所在地德化,北滨长江,也叫浔阳江,北岸为湖广黄梅县,南岸经湖口、彭泽二县,而入南直东流县境,东含鄱阳湖,湖中有大孤山,西接幕阜山,南倚庐山。这里的地理位置相当重要,而且有利于汉军水军的发挥。 十月二十四日,当汉军抵达九江的时候,明军准备进攻汉军的先头部队也同时抵达。首先发现敌人的是汉军前面竹排上的斥候兵,他们立即向后面的部队发出了警报。 这部分明军是在长江南岸的,他们是从江西南部来的几支军队,有两万官兵,一万抓来的壮丁,还有地主民团五千人,共近四万的兵力。在汉军发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发现了汉军,立即做好了准备,在岸上利用箭弩向汉军发动了进攻。 汉军大船上的火炮这时候发了威,接连上百炮,把岸上的明军炸的一时找不着北了,死伤枕藉。一向只对付一些起义造反的农民和强盗的明军哪见过这种阵势,在汉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明军迅速溃退。大批汉军登陆了,他们向明军发动了攻击,这时的明军已经溃不成军了,汉军一直把明军追出了十几里,跑在前面的汉军士兵停下来一看,其实也就几十个人,就把明军赶的四出乱窜。李金运立即指挥汉军登陆的部队一部分到北岸占领黄梅,一部分去攻打九江;水军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长江的江面上设立防线,另一部分到鄱阳湖里,抢占大孤山。 汉军与明军在九江城下,展开了殊死搏斗。明军抵抗的相当顽强,九江城上箭如雨下,明军的大炮也频频发威,汉军的两次进攻都严重受挫,损失了五百多人。李金运大怒,把大刀给抽了出来:“立即给老子调集大炮来,集中对准一点,给老子轰!” 张鹏劝阻道:“司令,如果把城墙轰塌了,这不利于我们的防守啊!” “没事,只要对准一点就可以了,况且我们可以迅速修补,快给我轰!” 汉军船上的大炮和运上岸的大炮,对准九江城墙一阵猛轰。不到一刻钟,九江的城墙在汉军的猛烈轰击下坍塌了。汉军象潮水般涌入九江城,蓝底金龙旗被插上了九江城头。 李金运在彻底攻占九江之后,立即命令,在街上贴出安民告示,把城墙给修补好,加紧修筑工事。 十月二十五日,明军又一支军队抵达九江,他们在试探攻打九江受挫之后,就远退几十里,在马影桥一带驻扎。在以后的几天里明军其他部队也陆续都到了,他们并没有发动进攻,而是等大军会齐,也是等南京兵部尚书来主持大局。到十月三十日,明军总兵力达到了五十二万人,其中,正规的明军只有十六万人,其他的地主武装有五万,少数民族军队四万(包括秦良玉的两万土兵),其他都是临时招募和抓丁抓来的。 汉军方面,第一集团军共有五个师(一路进军,顺便扩充了兵力);钱强的第五集团军由于招降了大批明军,而且荆襄山区的大批饱受明朝压迫的棚民纷纷加入,队伍扩充的非常快,因此,他派来了六个师;吕延明所部也,来了四个师;诸葛明等从四川带来了四万精锐的部队和两万新收纳的部队。汉军总兵力共计二十六万人,其中有经验的老兵(其实也就是有一个月以上的军龄的)有七万人,明朝降兵有七千人,其他全都是临时加入汉军的农民、渔民、无业者。 二十八日,诸葛明到达武昌后,立即召集师以上军官会议。诸葛明先让李信介绍了一下具体的情况。李信站起来,走到准备好的一幅大地图前,说道:“明军此次已经到了四十多万人,估计最近几天人数还会增加。敌我双方的部署是:明军主力部队目前大概有二十万人左右,部署在龙感湖以北,宿松一线,这一部分大概能有卫所军十万人左右,神机营有一万左右,大炮主要集中在这一线;我军主力十一万人,精锐部队有五万,在黄梅、独山一线。明军左翼大概有十五万左右的军队,部署在二郎镇、破凉镇一线,主要有秦良玉、秦翼明姐弟的四万军队,还有官兵三万左右;我军右翼分布在五祖镇、停前阵一线,有六个师九万人。明军右翼主要分布在长江南岸,兵力较少,有七万左右的军队,与我军隔鄱阳湖相对,他们以江浙大地主的民团武装为主,战斗力相当强劲,不次于左翼的那十五万草包军队;我军左翼有四个师另一个旅,共六万人,其中有水军五千,有大船一百艘。” 在座的军官听了敌我双方的势力对比,个个脸色沉重,从兵力上看,汉军除了在长江南岸的军队和明军人数差不多外,其他的都只有人家的半数左右,而且明军还有部队在涌入。 诸葛明微微一笑:“大家不必紧张,我军是胜券在握!” 立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诸葛明的身上,他们倒想听听在这么严峻的形势下,还有什么胜券在握的可能性。 诸葛明说道:“明军虽然号称有二百万,实际上也有五十万人。但都是什么样的军队呢?主力是官兵,但这些卫所军大多是一些老弱病残的士兵,我想大家对他们应该很了解,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其他的都是硬抓来的壮丁,你们认为这些壮丁会真心替明军卖命吗?不会!明军烧杀抢掠,无恶不做,老百姓早就恨透他们了。反观我军,乃新胜之师,士气旺盛,汉王承天所命,百姓拥戴,我军官兵无不对明军恨之入骨,以正义无畏之师对不仁离心之师,谁能胜利呢?当然是我军!我给大家透个底,汉王此次赐给我们一批神兵,足以让明军有来无回。” 军官们的情绪上来了,明军再怎么弱,人家也是自己的两倍,打起来很困难。蚂蚁啃大象,也能啃倒,何况自己方面还不是什么大象,充其量是一匹瘦马。如果有神兵利器那就不同了,早就听说汉王有一批神兵利器,能毁天灭地,这下好了,终于来了,有了神兵利器还怕他有再多的明军? 许多军官问:“是什么东西?” 诸葛明没有回答:“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见识到神兵利器的威力了。” 伍子方见军官们的士气基本都鼓起来了,就接口道:“大家不必着急,很快就会看到了,不过,大家要回去做一件事,就是做思想宣传工作。” “什么?什么是思想宣传工作?”除了原先的解放军战士外,这些军官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思想宣传。 “就是鼓动士兵们拼死作战,报效国家。每个连、营、团、旅、师一级都要找一批能说会道的战士,让他们去鼓舞士兵们的士气。” “可是,该怎么鼓舞啊?” “各连以上单位,每一级都要找三到四个人进行培训,今天就开始,江南的集中到九江城,江北的集中到黄梅。另外公布一下各部分的总指挥,左翼由四集团军司令洪查担任总指挥,右翼由一集团军司令李金运担任总指挥,中路由诸葛丞相亲自指挥。各路军不管你先前属于哪个编制,一律听从新的长官的指挥,不得违抗。” 又布置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后,各路军官开始返回驻地挑选宣传人员。不久,大批能说会道的汉军官兵进行了为期一天的短暂培训。主要是培训他们如何激起汉军官兵对明军的仇恨,如何鼓舞士气。 等他们回到各自的驻地后,汉军中立刻就传满了这样的话: “千万不能让明军那帮兔崽子打败了,如果我们败了,我们的妻女姐妹肯定要受到那帮王八蛋的欺负,我们的父母兄弟也会遭殃。” “听说明军过一个地方,就糟蹋女人,连六七十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 “他们还抢东西呢!前一阵子,我们那儿去了流贼,那流贼倒没把我们怎么样,可是剿匪的官兵一来,可把乡亲们给糟践坏了,我的家让他们给烧了,一家七口,也就剩我了。” “对对!我们那儿也是,官兵比土匪还毒呢!土匪还不抢穷人,官兵可是什么都抢,如果让他们到我们的家乡去一遍,咱们的家里,可真是没法过了!” “听说汉王这次给了许多神兵利器,可厉害呢!” “告诉你们,我可见过那东西,就那么一个黑不溜秋的长棍子,里面能喷出火来,杀人跟割草一样,嘿!别提有多厉害了。” 在宣传人员的有意识的宣传下,汉军官兵的拼死作战的意识被提起来了,士气也变的高昂了。 另一方面,在二十九日,汉军总指挥部也迁移到了黄梅,诸葛明等在忙着筹划战斗。李信看着巨大的地图:“明军的意图很明显,他们用战斗力较强的地主民团利用鄱阳湖阻住我军向他江浙进军的路线,这一路人数虽少,但是是最难啃的一路;其右翼重点是防范我军突袭其凤阳皇陵,如果皇陵再次被烧的话,基本上由得少几个吃饭的家伙;他们重点是想逼我军正面作战,利用他们兵力和火炮的优势,彻底消灭我军。” 伍子方笑道:“真是做的晴天白日梦。鄱阳湖可以阻住我军,同样也可以阻住他们过来,其他各路失败的话,这一路还会孤军奋战?其右翼现在已经增加到了十七万人,可是真正有战斗力的也就是一万地主民团,还有秦良玉姐弟的那四万军队,而秦氏的亲眷还在我们手中,明军说是相信他们,却又对他们严密监视,我们只要稍施计谋,就可以让他们分崩离析;至于中路,那更可笑了,我军的秘密武器一出,就是再多一倍的军队也没有用啊 !何况我军的火炮的威力还超过了他们。” 诸葛明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也不要过分轻敌,汉王要我们尽量说服秦氏姐弟来降,而不是用反间计杀了他们,明军还有一支相当强大的水军,汉王也要求尽量在少损伤的情况下,俘虏他们,至于大炮,明军至少也有将近三百门左右的大小火炮,杀伤力还是很惊人的,我们必须想办法搞掉这些大炮。” 伍子方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是不用睡觉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