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十一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团军共同组成东方面军,李金运所部沿长江东下,占领九江;钱强所部负责长江北边襄阳、枣阳、麻城等地;吕延明所部、风秋雨所部,负责江南地区的进攻,负责进攻湖南剩余地区和江西、广东,具体有吕延明负责江西,风秋雨负责广东。由胡波的第二集团军、张连升的第七集团军共同组成北方面军(防务由第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团军共同组成东方面军,李金运所部沿长江东下,占领九江;钱强所部负责长江北边襄阳、枣阳、麻城等地;吕延明所部、风秋雨所部,负责江南地区的进攻,负责进攻湖南剩余地区和江西、广东,具体有吕延明负责江西,风秋雨负责广东。由胡波的第二集团军、张连升的第七集团军共同组成北方面军(防务由第四集团军接管),负责对陕西的进攻,主要的军火也集中到这一路,共装配了新式火枪四千枝,老式火枪的全部,大口径火炮六十七门,小炮二百三十一门。 接着,大家就赶紧分头去布置了,各集团军的首脑也连夜赶回防地,进行准备。刘海宁也开始准备后勤事务的筹备工作,这时,来了两个非同寻常的客人。第一个客人是木龙派人送来的,这个人叫李信,是河南的官宦子弟,他父亲是明朝逆案中的尚书李精白。 刘海宁对这个对李自成有过卓著功勋的人非常重视,他在书房里接见了李信。李信早就听说过这位名震天下的汉王,据说是东华帝君派遣下凡的,虽然,他对佛道神仙一向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对这个汉王能利用百姓的迷信心理在短期内搞这么大的声势还是非常佩服的。 刘海宁亲切的握住李信的手说:“久闻李公子侠义干云,足智多谋,今日一见,不胜荣幸。” 李信连说“不敢”,刘海宁说道:“不知李公子有何见教?” 李信明白这是人家在考他,不慌不忙的说:“不知汉王是想做一方之雄,还是想做天下共主?” 刘海宁不禁大感兴趣:“当然是统一天下了!” “汉王如果要统一天下,必须北占陕西、河南,东据湖广,南克闽粤。” 刘海宁感到很有意思,因为和今天会议的决定基本一致,只是为什么要占领河南呢?那里的形势不如陕西,经济不如东南诸省。于是就问道:“其他地方的重要性本王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要占领河南呢?” “汉王,河南古称‘四战之地’,就地理形势而言,险固不如陕西,但洛阳号称天下之中,西有函谷之险,东有虎牢之固。函谷关在灵宝西边,用一支部队守函谷关,就可以使陕西明军不能出潼关向东,况且,崤函两山对峙,地势险要,处处可以设防。虎牢关在汜水县境,自古为防守洛阳的东边门户,断崖百丈,易守难攻。有了河南,我们东可以进攻江苏、安徽,北可以进攻山东、山西,进而直逼京畿,夺取天下。” “好!”刘海宁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公子所言极是!来人!” 他冲进来的卫兵嘱咐了几句,然后对李信说:“不知道公子对福建都督同知郑芝龙这个人如何看?” “此人海盗出身,贪婪成性,所部军力相当强劲!” “如果我想占领广东,不知可不可以说服他不出兵?” “这……我想,只有诱之以利,应该可以。” “那好,本王将来想说服此人,让他在我军进攻广东的时候,拥兵自守,不知道公子可不可以………” 李信站了起来:“汉王放心,李某决不辜负汉王的期望。” 刘海宁又和他商谈了一会儿,然后把他送了出去。 第二人的来临完全出自意外,原来,攻克衡州的第六集团军第三旅旅长吴贤俊(原解放军战士)在视察与江西接壤的前线的时候,士兵们抓来两个人,说这两个人在附近鬼鬼祟祟,是奸细。 吴俊贤当场提审,这两个人,为首的一个中等个子,长的黑瘦,象是长年在野外,但却有一股文雅的书生气,另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象是他的仆人。 吴俊贤仔细观察了一下两个人,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胆敢窥视我军?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个仆人打扮的吓的两腿直打颤,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那个为首的倒是很镇静,一口南方口音:“在下江阴徐宏祖,不是奸细,也没人派我们来。” 吴俊贤一听,耶,是老乡!又问道:“既然不是奸细,你从江阴跑到这穷乡僻壤的来干什么?这里又没有什么好的风景。” “在下生性喜欢探察地理,希望踏遍我中华的山山水水。因此就到了这个地方来。” “哦?”吴俊贤一听他的话,想起自己家乡的那位名人徐霞客来,算起来,也是这个年代的人,于是顺口说道:“你知道徐霞客吗?” 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本人就是徐霞客。” “扯淡!你不是叫什么徐宏祖吗?怎么又改名叫徐霞客了?”吴俊贤大怒。 那仆人一看,以为吴俊贤要杀他们,连忙扑通跪下说:“将爷,我们家老爷的确是徐霞客呀!” 那人说道:“宏祖是本人的名,霞客是别号,朋友们都这么称呼徐某人,不信将爷可以打听打听。” 吴俊贤吃了一惊:“真的?你到过很多地方,还做了详细的笔记?” “当然,”那人一回头,“徐三,把我的笔记拿出来!” “哎,是是!”那仆人手忙脚乱的在背筐里掏取,掏出一个蓝布包裹的方形物体。打开一看,是一个本子。 吴俊贤接过一看,上面一些文章的落款的确是徐霞客。他连连拱手:“实在不知道是先生本人,多有得罪,得罪!” 这倒把徐霞客给搞愣了,因为自己不是什么达官、文豪,这人怎么对自己这么恭敬呢? 吴俊贤也没有说自己是从未来来的人,只是说仰慕徐霞客已久云云。 刘海宁见了徐霞客,寒暄一阵后,就开门见山的邀请他做王国政府的能源部地质司长官。徐霞客婉言相拒:“汉王,徐某一向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先母也非常支持在下云游天下,恐怕不能接受汉王的美意。” 刘海宁哈哈大笑:“徐先生,你放心,你可以继续四处云游,只是,我提供给你云游的方便,让各地官府给你供给所需要的一切东西。而且先生只想看遍我中华大地吗?外面有许多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的东西都是先生所没有见过的,那里有肚子上有个袋子的动物,有脖子长达5尺的鹿,还有很多希奇古怪的东西和美丽的山川。我们可以提供先生方便,帮先生去见识一下。” “这……”徐霞客有些迟疑了,他的确被打动了,“不知汉王这样做用意何在?” “我只是想请先生把每个地方的地理、物产、民风详细记录,我还给先生拨一批人,做先生的弟子和随从。” “好,愿意为汉王效劳!” 刘海宁摆平了两个自己仰慕已久的人物,心里非常高兴,这时,卫兵带着诸葛明来了。刘海宁见已经近中午了,便叫人弄了几个菜,要和诸葛明喝上两杯。 诸葛明奇怪的问道:“汉王好象心情很好,不知道照微臣来有何吩咐?” 刘海宁哈哈大笑,就把刚刚接见李信的事告诉了他,还说了李信的观点。诸葛明连连点头:“不错,此人说的一点也不错,我们到时候可以命令钱强、胡波、张连升所部,到时候夹击河南。恭喜汉王得此人才,真是我大汉之幸啊!” 刘海宁更高兴了,端起酒杯:“来,丞相大人,为我大汉的明天,干一杯!” “干!” 经过几天的布置,汉军各路开始出发了。最先出动的是东路的李金运所部,李金运第一师是以长江沿岸的熟知水性的农家子弟为主的水军部队,有大船三十艘,小船(许多是扎的竹排)一千多的庞大舰队。舰队采取拉开距离的进攻方式,每艘船上都布满了旌旗,远远望去,所能见到的江面全被汉军的蓝底金龙旗所遮蔽。 一路上进攻非常顺利,在汉军大张旗鼓的进攻下,明军在长江沿岸的各城、隘、卫的守军望旗披靡。胆小的明军各级将领是一路狂逃,敌情是越传越大,等传到城陵矶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敌人有百万大军,有船数万艘。(城陵矶,当长江与洞庭湖交汇处,隔江与监利县相望。《水经注》载:“江之右岸有城陵山,山有故城。”明设巡检司 ) 岳州知府李乾德、总兵孔希贵和临湘知县等大小官吏在官府里是抱头痛哭。李乾德擦了擦眼泪:“我等久蒙圣恩,今日当报效朝廷,克尽我辈之职!” 孔希贵说道:“敌人有百万之众,而我军不过六千多人,这还包括各地逃来的残兵和老弱人等。而且将士们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领到军饷了,军心浮动,我们该如何去守啊?” 其他几个人纷纷随声附和,李乾德说到:“我城陵矶一向是长江的险隘,地势险要只要我军两岸用巨炮隔断江面,哪怕他有千万雄师,也别想过此一步。至于军饷问题,我们可以找那些富商们去搞些来,发给弟兄们,告诉他们,如果打败了汉军,要多少,有多少。” 孔希贵点了点头:“要是那些富商们不肯怎么办?” “国难当头,也由不得他们了,你应该明白该怎么办。” “是!” 不久,整个岳阳、临湘的富室大户们就倒了霉,如狼似虎的差役和官兵闯门入室,说是要国难捐,还要剿饷,城中哭声一片。 这边明军在积极准备,汉军第一师的官兵们却很轻松,因为一路上,进展的非常顺利,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象样的抵抗。官兵们的士气空前的高涨,官兵们唱着《汉军进行曲》(《解放军进行曲》改编而成)。一路克公安,下石首,兵锋直抵监利。在监利稍事休整后,大军开往城陵矶,声威之下,汉军不断扩充,许多渔民子弟直接跟随大军进攻。他们不知道,一场血战就要开始了。 当汉军抵达城陵矶西面的时候,城陵矶的城头上突然冒出了朵朵烟火,接着就听到,巨响阵阵。汉军前锋位置上的小船,瞬间象被一只巨手凌空撕成了碎片。船上的汉军士兵的残肢断臂四散横飞,汉军被这突然而来的打击给弄蒙了,立刻陷入了混乱中。 乱哄哄的场面一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第一师师长姜洋派人将前面的军队撤退到了明军的射程范围之外。江面上布满了汉军的旗帜,到处是汉军的尸体、残肢断臂和船只的碎片。稍一清点,姜洋发现,已经损失了将近一千多人。 他的眼立刻气的发红,命令,小船上的士兵立刻登岸,沿岸从陆上攻击城陵矶,三十艘大船用船上装载的巨炮压制明军在城陵矶上的火力。 各个小船上的汉军纷纷向岸上靠拢,大船的大炮对准明军据守的城头开始了一阵猛轰。但是,明军使用的是威力巨大的红衣大炮,而且居高临下,炸毁了五艘汉军的大船,而自身却没有什么损失。姜洋不得已,再次命令战船后退。这时,岸上的汉军在明军强大火力的轰炸下,也纷纷溃退。 副师长李进一劝姜洋:“大人,我们避一避吧!后面的大军就快来了,他们有更厉害的大炮,凭我们,徒增伤亡而已。” “不行!”姜洋吼道,“老子好不容易从司令那里讨来了这个先锋的差使,老子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城陵矶就能阻住老子的路。老子可不想做任人耻笑的孬种!” 参谋长王岩广说道:“大人,敌人居高临下,火力凶猛,正面硬攻可不行啊!” “你说怎么办?” “依我看,明军的大炮也就那么几门,我们的炮可比他们多的多。因此,我们可以把船上的大炮运几门到岸上去,分数路进攻,让明军的大炮照应不过来,只要有一路突破,我们就可以拿下这小小的城陵矶。” “好!”姜洋使劲一拍大腿,“有你的,成功了,我给你请功!” 立刻,汉军把几艘大船上的大炮给搬到了岸上,分了七路,每路一千人,两门大炮,再加上大船上的大炮,对城陵矶展开了攻击。 城陵矶的大炮其实也就四门,其他都是射程极近的小炮。面对汉军这种四面开花的战术,可真是有点无处下手的感觉。把大炮放在这里吧,那里有汉军,放在那里吧,这里有汉军,而且他们的大炮不象汉军的重量轻,射程远,而是足有三千多斤,搬运起来非常的不方便。明军开始犹豫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抵抗。 这一犹豫,明军的士气立刻受到打击,这帮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明的忠臣义士,只是迫于命令和财宝的引诱才留在这里,现在命都快保不住了。许多明军开始考虑如何携带抢掠来的财宝逃命了。 汉军的大炮发出了复仇的怒吼,炮弹不断在明军中开花,每当明军的大炮对准一个地方的时候,那个地方的汉军立刻后撤,明军的大炮一转移,汉军又从这个方向围了上来。而且,当明军的大炮转移的一个方向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汉军的炮弹往往就飞了过来,有两门大炮被炸毁了。 终于,汉军官兵们在城陵矶的东面打开了缺口。汉军一拥而上,明军只顾得自己的财物了,根本无心抵抗,纷纷溃退。负责开炮的明军一看敌人都冲进来了,还开什么炮啊!跑吧!其他各路的汉军趁势纷纷攻上城头,明军六千多人,战死了只有一千多,其他全做了俘虏,李乾德、孔希贵等大小官吏将校二十多人都被捉住了。 姜洋气的要把李乾德、孔希贵等给宰了,让王岩广等苦苦拦住了,说是不能违背汉王的军令。姜洋这才罢手,只是去狠狠的踢了这几个家伙几脚,王岩广他们推说最近眼睛很累,什么都没有看到。 突然,士兵来报,东南方向有大批的人赶到。姜洋明白那是岳州府驻地巴陵的方向,难道是明军的援军来了?连忙命令准备战斗。 正在这时候,又有人来报,汉军大部队已经顺江而下,快到了。姜洋连忙派人用旗语告诉后面的大部队,东南方向有大批来历不明的军队。后面的大军在得知消息后,也迅速进入了战备状态。 不久,那些人渐渐来近了,汉军士兵们突然发现来的这支军队竟然打的是汉军的旗帜,这下,姜洋他们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但是确定不是敌人的援军了。这时,几个人突前向城陵矶赶来,姜洋命人放他们进来。 原来,这帮人是岳州的义军。第六集团军在决定出击的时候,认为有必要派兵牵制岳州的明军,既巩固自己的后方,又可以协助第一集团军的进攻。而且,岳州那儿有洞庭兄弟会相当深厚的基础。因此他们派出了一个团,前往岳州,虚张声势,而洞庭兄弟会的会众又在岳州内部频繁出击。 而岳州的百姓们在明军和衙役们的入门抢掠的情况下,对明军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情绪。这中间,刘海宁驱逐的那批叛乱分子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他们来到明军的统治区后,并没有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反而受到了压迫,明政府怀疑他们是汉军的奸细,还有一些贪婪的官吏试图从他们这些流亡者的身上压榨钱财。而普通百姓对他们也抱有一种怀疑的心态。 因此,这帮人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许多人因为不堪压迫,而自杀。前几天,一个小有名气的文人的妻子被明军给侮辱了,他愤而自杀,留下遗书控诉了明军的残暴不仁,说是当初瞎了眼,为什么会反抗汉军。诸如此类的人有不少,他们的遭遇使人们对明政府渐渐失去了信心,他们开始思考:在汉军的统治下,生活会不会更好? 木龙派在这里的情报人员立刻把握住了人们的这一心态,马上与洞庭兄弟会的人取得了联系。在他们的推动下,利用百姓们对明军明火执仗抢劫的仇恨心理,使百姓们在汉军官兵抵达的时候,借助汉军之势,宣布起义,将还在四处抢掠的明军官吏、士兵给赶出了城市,汉军很快的就占领了巴陵。 百姓们纷纷要求加入汉军,尤其是那些饱受摧残的人更是积极响应。这一部仅一千多人的汉军迅速扩充到了一万多人,他们听说明军在城陵矶抵抗汉军,立刻派了三千人马来支援汉军。 汉军稍事休整之后,立刻准备对武昌的进攻。李金运重新部署战事安排,将最前面的的部分变成竹排,只派一批斥候。对投降的明军,进行了一番反明的教育,把他们的东西物归原主,放他们走了。许多明军本身就是被抓来当兵的,看到汉军严明的纪律,纷纷要求加入汉军,当场有两千多人交出了自己抢夺百姓的东西,要求加入汉军。 李金运把李乾德等交给巴陵来的军队,让他们押送到巴陵,由百姓公审决定他们的命运。 汉军再一次出发了。十月二十日,汉军先锋抵达武昌府的西南二十里处,先锋部队立即兵分两路,一路在南岸登陆,向武昌进军;一路在北岸登陆,向汉阳进军。另留一小部分大张旗鼓,在江中缓行,迷惑明军。 武昌城里大战前的紧张气氛却不那么浓烈,为什么?紧张的只是那些达观贵人和平时作恶多端的人,他们怕汉军使他们失去权势和受到处罚。早就被汉军的宣传包围了的老百姓都知道,汉军是不会劫掠他们的,而官兵们也知道,汉军是优待俘虏的,而且官府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发军饷了,他们在考虑是不是还要替明军效力呢?听说许多被俘虏的弟兄都被好生的放了,还有不少弟兄已经加入了汉军。 湖广总督苗胙土急忙的往楚王府跑,到了王府,给门官塞了不少银子,他才慢腾腾的进去禀报了。没办法,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人家是王爷门前呢! 好长一会儿,那门官出来了:“楚王召见苗大人。”苗胙土在太监的带领下,来到楚王的面前。 拜见之后,苗胙土急忙说道:“王爷,反贼已经快逼近武昌了。” 楚王朱华奎把玩着手中的玉器说道:“我武昌城高墙固,不是说有雄师十万吗?怕什么?” “王爷有所不知,武昌号称有十万大军,但实际上只有五万人马,总兵秦翼明带兵去围剿流贼张献忠、罗汝才等,他带走了一万五千精锐的官兵,前一阵子,王爷田庄的佃户们闹事,也派去了四千人镇压。再加上用在其他地方的人马,现在府城里连溃退过来的残兵也只有不到三万人。” “胡闹!怎么只有这么一点人马?”楚王勃然大怒,“你这个总督怎么当的?” “卑职失职!”苗胙土扑通地跪到地上。 “你马上把城里的男壮丁给本王召集起来,共同守城!” “是……”苗胙土仍然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你怎么还不快去办?” “王…王爷,还有一点问题。”苗胙土有点吞吞吐吐了。 “快说,是什么问题?” “弟兄们好久没有发饷了,士气非常低落,我们府库里基本没什么银子了,希望王爷能……” “混帐东西!筹款筹到本王的头上来了!你自己去想办法吧!” 苗胙土闹了个灰头土脸的出了楚王府,他回过头,看了看巍峨的王府,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钻进轿子:“回总督衙门。” 总督衙门里,苗胙土和手下的幕僚、官员们讨论如何筹措粮饷、募集兵力。这时,有人来报,岳州来人了。苗胙土连忙让他进来,只见一个穿着百姓衣服的人踉跄着进来了。他一见苗胙土就跪到地上,放声大哭:“总督大人,岳州失守了!” 苗胙土大吃一惊,因为最近几天,一直没有岳州的消息(汉军顺江而下,比在陆上的速度要快),只是凭猜测认为城陵矶肯定是失陷了,没有认为岳州会失陷。 苗胙土扶起这人一看,原来是岳州通判黄文同。原本白胖胖的人,这时变的黑不溜秋的,乍一看,还真是认不出来。 早有幕僚倒来一杯茶,黄文同一把抢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喝的太急了,被水给呛住了。完全没有了平时温文尔雅的风度了,同一个乡下老农没什么区别,苗胙土的鼻子不禁一酸:“黄大人,你受了不少苦吧?” 黄文同一听,象个孩子似的放声大哭,捶胸顿足。哭够了,他把岳州城陷的经过说了一遍,还说:“大人,千万要防备那群刁民哪!别把他们给惹急了,他们受反贼的蛊惑很深,惹急了他们,武昌不保啊!李大人(李乾德)他们已经被抓到巴陵了,说是要审判,那些刁民恨透了他们,恐怕他们性命难保啊!” 苗胙土和手下的人都愣了,他们刚刚讨论的就是要如何筹款,而且也准备采取压榨富商大贾的方法。看来这招是不行了,弄不好还真把这帮刁民给弄反了。 苗胙土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天哪!这可怎么办哪!”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黄文同轻轻的啜泣声。过了好一会儿,布政使龚铭小心翼翼的说道:“大人,我们实在不行就向官兵们说明,告诉他们等胜利后,以三倍的代价偿付他们的欠饷。” “对啊!”其他人随声附和。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打了个小九九,他们明白,强行征取财物是不行的,弄反了百姓不说,让汉军攻进来又把他们当贪官给办了,可不好。他们也听过宣传,知道汉军对没有大恶的明朝官吏还是很宽容的。 苗胙土本来就是一个胆小懦弱没有主见的人,他想了想,觉得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也就点点头答应了。 苗胙土立即召集军官们开会,把欠饷的问题做了解释,要求他们尽量能激励起官兵的士气,只要能打退汉军就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