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十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胡波一伸手,抽出已经砍的变成了锯齿状的大刀,望空中猛的一抡:“弟兄们,我们杀了那么多的敌人,咱弟兄够本了。我们的援军就快到了,我们必须守住,因为我们的背后是我们的爹娘妻小,要让明军那帮兔崽子过去了,遭殃的首先是他们。放心吧,我们就是死了,汉王会替我们照顾我们的家小。弟兄们,有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胡波一伸手,抽出已经砍的变成了锯齿状的大刀,望空中猛的一抡:“弟兄们,我们杀了那么多的敌人,咱弟兄够本了。我们的援军就快到了,我们必须守住,因为我们的背后是我们的爹娘妻小,要让明军那帮兔崽子过去了,遭殃的首先是他们。放心吧,我们就是死了,汉王会替我们照顾我们的家小。弟兄们,有种的在这儿跟我拼了,怕死的现在就可以给老子滚蛋!汉王万岁!” “汉王万岁!”已经打红了眼的士兵们狂呼。 渐渐的,“汉王万岁!”响彻了广元城头,汉军的士气高涨起来,他们都下意识的随着别人去呼喊,纷纷操起了武器。 远处,明军统帅,兵部侍郎、总理七省军务的钦差大臣卢象升眉头紧锁,死死盯着远处的广元城。晨曦中的城墙,是一片破败,黑烟滚滚,在卢象升的眼里,仿佛是一头怪兽。这头怪兽吞噬了他三万将士,但仍然不知疲倦的挡在那里,阻遏着他的大军的脚步。 大批的明军正在蜂拥扑向广元城,这一次是五万大军的最后一次进攻了。因为,他刚刚得到八百里快递:清兵入寇京畿,崇祯皇帝紧急召卢象升回援京师。可是已经损失了三万大军的卢象升实在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啊!倾全力最后一击吧,他就不信,那区区七千人是不死不灭不需要休息的。 广元城上,血肉横飞,古老的城墙已经被血染成了暗红色。攻城的明军和守城的汉军在城墙上下厮杀成一团,这时候,一切计谋都不管用了,胆子小的也变的大了。挥刀,挡架,都仿佛是一种机械的运动,士兵们都麻木了。 汉军的数量越来越少,明军却源源不断的向上拥。张连升和几个战士最后检查了一下他们的武器,现在他们的子弹只剩下五匣了,要靠大刀来同敌人决战了。 突然,汉军背后传来喊杀声,双方的官兵都不自觉的停下了手,谁都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援军。声音越来越清了,是“汉王万岁!” 刹那间,原本就要丧失斗志的汉军官兵们象吃了兴奋剂一样,立刻生龙活虎,猛扑向明军,口中狂呼:“汉王万岁!” 明军的士气迅速像破了皮球,一下子全蒙了。明军的进攻被打退了,在丢下了四千多尸体后,他们溃退了。 卢象升看着自己眼看到手的广元城再一次把他的大军拒之门外,这头怪兽还捎带着吞噬了又他的将士的生命。一向以即使山崩也不形于色而著称的卢象升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号啕大哭:四川,恐怕再也回不来了!!!!大明朝怎么有这么多的苦难那! 身边的将士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劝说。卢象升稳定了一下情绪:“立即撤退!回师京都。放弃所有关隘,要将这些关隘统统破坏!” 明军开始撤退了,他们在这里留下了三万多同袍的尸体。 打退了明军的汉军将士们都虚脱了,连日紧张的神经终于得到了解脱,只听到“当琅琅”一片刀剑落地的声音,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瘫坐到地上,战斗终于结束了!! 广元城里,赴援而至的第四集团军第三师开始接手防务,打扫战场。第二集团军幸存下来的将士们实在是太累了,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享受胜利的欢悦了。随便摸的地方就躺下了,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每个人的身上都沾满了血迹,使你分辨不出这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以至于负责掩埋尸体的第三师官兵,往往一抬尸体,才发现这是个活人。 第三师师长周青接到报告后,鼻子一酸:“只收拾明军的尸体,自己弟兄的尸体必须在仔细检查后,才能动。尸体一律送到校兵场,活着的,送到条件好的地方,包扎伤口。”(虽然当时汉军没有统一的着装,但基本上都包着蓝色头巾,而明军着装统一,容易辨认。) 第二天才得以开始清点人数,守军原有七千六百二十三人,现余一千零四十八人。其中,营级以上军官仅余七人,一师三旅旅长,解放军战士李进一牺牲。重伤员四百九十六人,不带伤的仅有三人! 消息传到了成都,正在召开经济会议的刘海宁潸然泪下,立即颁布命令:所有阵亡将士遗体一律送到成都,举行国葬。由汉政府出资建立烈士陵园,设英烈祠,四时祭祀。重伤的将士,不能或不愿继续从军的,一律赏四品散官待遇,银三十两;其他的士兵愿意继续从军的一律授予少校军衔,遇缺即补,每人赏银十两,军官一律官升三级(胡波、张连升赐予伯爵的爵位,他们是除诸葛明外的第一批贵族);死亡将士的家属一律享受四品官员的待遇,终生免赋,赏银五十两。(在那个时代,二两银子能买一亩上好的土地) 汉军辖区的明朝的余孽也开始蠢蠢欲动了,黎州土司马金坚偷偷逃回老家,召集旧部杀了汉军派遣的土司和辅助官员;邵阳贡生柳新元趁汉军主力攻打衡阳之机,在邵阳发动叛乱,以残酷手段杀死了留守的汉军官员和官兵七百多人。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二十多起小规模的叛乱。 汉军对叛乱采取了坚决镇压,第六集团军的一个师迅速包围了邵阳,由于柳新元等在邵阳搞恐怖政策和反攻倒算,激起了受汉军好处的商人、市民和农民的强烈不满。同时,残酷的杀戮使人们想起了自己厌恶的锦衣卫,与汉军的温和一比较,老百姓对所谓的“官军”就产生了极度的厌恶。因此,邵阳的叛乱在大军一压境就立刻破产,柳新元等主谋三十余人相继落入汉军手中。 黎州土司马金坚更惨,他杀的几个汉军官吏是正在协助老百姓改进生产技术和分配土地的,马金坚的做法立即激起了百姓的强烈不满。叛乱的第二天,当前来镇压叛乱的汉军赶到黎州时,百姓在马金坚的同族兄弟马金文的率领下,擒住了马金坚及其党羽,专门等候汉军的到来。 其他二十多起叛乱,由于大多是对汉军新文化政策不满的八股知识分子和一些被处罚了的地主恶霸,根本不受百姓欢迎,没有什么号召力,很快的就被镇压了下去。 整个到了十月三日,所有的叛乱在百姓的支持下,基本都被镇压了,如何对待叛乱分子, 成了汉军统治区百姓和官吏所关心的话题。各种议论,各种推测,纷纷出笼。 在民间纷纷讨论的同时,新生的汉王国政府也没有闲着,刘海宁和诸大臣一直讨论了两天,还是没有结果。 对于首恶分子的处理,大家意见都比较统一,认为要杀一儆百,一律处以死刑,而且要没收财产。但在从犯的问题上,大家发生了分歧。 以丞相诸葛明和羽林军司令冯军为首的一派,主张一律处死或者罚苦役、动肉刑;以伍子方、高峰为首的一派则主张全体无罪释放或者罚没一定数量的财产。 一直到十月五日上午的第七次会议时,还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关键在于进不进行肉刑,诸葛明等认为只有肉刑才能给人以现实的威慑力,而伍子方等则认为既然推行仁政,就必须废除野蛮的肉刑。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这不,高峰说冯军是希特勒的祖先,是野蛮人再世(诸葛明等人不明白这个希特勒到底是何方神圣,高峰解释说是一个几千年后将要降临人世的大魔鬼,将有几千万人被他屠杀,把几个人给整的是一愣一愣的);冯军嘲讽高峰是妇人之仁,看他那一线天(高峰的小眼睛)就知道他目光短浅。 刘海宁和众人这两天一直在这一对活宝的荼毒中生活,也觉得烦了,一挥手:“行了,就不能讲点风度,一见面就抬杠,有完没完?” 两个人这才闭嘴了,仍然大眼瞪小眼的盯着看。 刘海宁端起茶,喝了一口:“大家的意见,我这两天一直在考虑,看看能不能有一个折中的办法,我有一个意见,不知道中不中。” 大家一见一直没有表态的汉王要发表意见了,都竖起了耳朵,看看汉王到底支持谁。那一对活宝也把注意力暂时转移到了刘海宁的身上。 刘海宁说:“对于首犯,我们大家的意见基本是统一了:一律公布罪行,按叛国罪处以死刑,没收财产。但有一点要注意,就是要首先声明没收的财产是为了补偿由于他们的叛乱给国家和百姓造成的损失。因此,首先由户部负责统计一下损失,把数字公布出来,然后再进行没收,然后按损失进行没收,这样也是为了贯彻我们‘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而且这样也可以凸现明朝的贪婪。” 大家纷纷点头,这样办,的确顾及了各方面的反应。 “对于首犯家属和从犯及其家属,我主张一律驱逐到明军统治区。” “驱逐?这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吗?”持不同意见的双方都表示了反对。 刘海宁摇了摇头,耐心分析说:“这其实一点都不便宜他们。对于叛国罪理应从重处罚,但我军初创,许多方面都存在不稳定的因素,形势还不算很乐观,许多百姓自然有观望之心,在一定程度上说是可以原谅的。我们能够把他们全部杀掉么?不能!因为这有近万人那!杀了他们的话,我们同残暴的明政府有什么区别?实行肉刑也一样。如果罚款,这帮人大多数是受愚弄的穷人,他们有什么钱,逼的他们无法生存下去,不是还照样起来造反么?” “那驱逐他们又怎么能惩罚他们呢?”按察院长官李士屿问到。 刘海宁笑而不答,转过头问高峰:“你知不知道那个著名的让猫吃辣椒的问题?” 高峰点了点头:“当然知道!” 诸葛明奇怪的问:“这是什么问题?” 伍子方解释说:“猫是不吃辣椒的,你如何让猫吃辣椒呢?” “这个,可以……搀到别的东西里让猫去吃,还可以……” “还可以硬塞到猫嘴里,是吗?”刘海宁接口道。 诸葛明点了点头:“这也未尝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可是,丞相,你想过没有,夹在别的食物里,那是欺骗猫,下一次它还会上当吗?硬塞到猫嘴里,它也会极力反抗的。” “依汉王之见,该如何去让他吃呢?”诸葛明疑惑道,其他几个没听说过这个典故的人都奇怪了。 “简单,你把辣椒抹在猫的屁股上,必然会火辣辣的让它难受,自然就自己去舔了,不用我们去欺骗或是强迫它去吃了。” 几个人顿时恍然大悟。 “驱逐从犯,与猫吃辣椒有什么关系?”冯军不耐烦了。 “对于这群百姓,你们不是忠于明朝政府吗?好,我们满足他们的要求,送他们到明军的统治区去,大家认为他们在那里会受到英雄般的待遇吗?” “好!”一向轻易不形于色的诸葛明不禁击掌叫好,“妙啊!汉王!这不正是让他们自我觉悟的方法吗?我们不硬逼着他们接受我们的政策,也不去欺骗他们。把他们推向明军统治区,就等于是把辣椒抹到猫的屁股上。当他们再次感受到明政府的残暴与不仁时,对于我们的新政策,就会产生一种怀念,宁愿去接受新政策的辣椒也不愿意去接受明政府的水深火热!” “而且,他们肯定会影响其他人,无意间也就宣传了我们的好处!”高峰兴奋的说。 大家全都被点开了思路,每个人都开始佩服刘海宁的想法:把自己的包袱变成敌人的包袱,让敌人发愁去! 刘海宁一见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立即开始布置大家分头去办。 处理方法予以公布后,在民间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百姓为汉政府的宽宏大量感到不解,同时也感到欣慰,毕竟明朝的残酷和贪婪给人们留下的刻骨铭心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汉政府的宽容又让他们感到自己的日子有奔头了。百姓纷纷传诵汉王的仁慈,奔走相告:“玄德公又回来了!” 一连五天,处理才基本完成,有一部分民众苦求留下,并表示自己没干过坏事,只是受人蒙蔽。经详细审查和地方乡亲联名具保后,这部分人在交纳一定数额的罚款后,准予留在家乡,并继续享有应得的待遇。 这一阵子,刘海宁和大家除了要处理叛乱的事情以外,还要忙于其他的工作,比如新知识的传播、学校的开办、简体字的普及、人才的吸收等,忙的焦头烂额。 刘海宁一连给各地驻军下发了三次命令,要求他们进入休整阶段(进攻衡州的军队除外),招募、训练士兵,各地要把开明、有声望的知识分子和地方士绅派专人护送到成都,同时要征集对科学感兴趣的人和工匠。 刘海宁还抽空到武器试验的场地去转转,一方面假公济私让杜方程他们帮忙把朱威的问题解答一下,主要还是为了督促武器的研制进程,就目前来看,新式武器的研发关乎汉王国的兴衰。 武器场由于集中了大批工匠和技师,经过杜方程等人的启发和开导,以及新技术的应用,新武器的开发进展非常快。这里原有明政府准备装备西南军队的鸟铳三千支,新制造的燧发式连射枪七百枝,新式步枪(子弹采用无烟火药推进的金属子弹)三十七枝(试枪时已经爆膛二十八枝,六名工人受伤);原有的巨型红衣大炮七门,其他大炮四十八门,佛郎机小炮一百二十五门,新制造的火炮(采用开花炮弹,杀伤力惊人,射程和精准度比红衣大炮要高)八门,手榴弹一千三百个,地雷一千个。 刘海宁对进度非常满意,要求先多生产燧发式连射枪、新式火炮、手榴弹、地雷等现阶段容易制造的武器,对于其他的先进的武器可以延缓一下。 十月十一日,刘海宁接到了木龙传来的各战场和势力的消息。 从情报上看,形势对新生的汉王国非常有利。李自成在陕西一带和孙传庭、洪承畴捉迷藏,牵制了精锐的山、陕边军;张献忠、罗汝才、马守应、惠登相等在湖广、河南、江北一带搞的左良玉、猛如虎、秦翼明(湖广总兵,秦良玉之弟)、秦良玉所部是疲于奔命。应该说各方势力均无暇顾及汉军的发展,给汉军的下一步行动创造了良好的氛围。 刘海宁考虑了一会儿,命人立即召集各高级官员开会,准备讨论如何利用当前的大好形势。传令兵刚走,卫兵就来报告:朱威求见。 正想闭目养神的刘海宁立刻来了精神,整整衣服,连连说:“快请!” 朱威倒背着手,一步三摇的来到刘海宁的书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的乱转,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刘海宁连忙夺过卫兵送来的 茶,给她递了过去 :“喝茶!” 小姑娘没搭理,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左瞧瞧,右瞅瞅,就是不接他那杯茶,刘海宁不禁心里发虚,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惹了这位小姑奶奶。 连忙拿出早就给她准备好的那页答案,递给她,她这才高抬贵手,接了过去,两眼紧盯着刘海宁。 虽说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漂亮,但盯的刘海宁心里直发毛,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做错了。 看了一会儿,小姑娘才开了尊口:“你派人打听我了?” “这个……这…哦……我………不是……是他……”刘海宁期期艾艾的说不出来,心里直埋怨木龙,这个饭桶,办事怎么这么不机密。 “别这个那个的了,到底是不是?” “啊,是是!” “我不是不让你去查的了吗?”小姑娘发出了娇嗔。 “不是我派的,”刘海宁恢复了镇定,思路也活跃了,“是我手下的人,他们怀疑你是刺客!” “刺客 ?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女孩子能是……啊…不是…我……”小姑娘一下子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你不是说你是男的吗?”刘海宁抓住了她的话柄,“你说你叫朱威,可是据我的人报告,朱威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监,你不会说你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吧?你如此的隐瞒自己的身份,你究竟是谁?” “我……”小姑娘忍不住了,起身就想向外走。 刘海宁没有拦她,悠然自得的说:“慢走,不送,我这就准备到蜀王府上查个水落石出。” 小姑娘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我不允许你去!” “那你就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身份?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太低下了,觉得自卑,不敢和我说?”刘海宁用起了激将法。 “才不呢!我是蜀王的……”小姑娘停住了。 “蜀王的什么?是丫鬟?”刘海宁步步紧逼。 “我是蜀王的……女儿。”最后的两个字低的像蚊子哼哼,但是刘海宁还是听清了。 他舒了一口气:“其实,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对我没有恶意,我们都可以做朋友,你不必隐藏身份的。” “其实,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是……只是想学你说的那些东西。可是,我的身份……我怕……” 刘海宁笑了:“现在我们都说开了,我说过,只要对我没有恶意,我们就可以做朋友的。”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小姑娘抬起了头。 “当然,只要你的丈夫或者是未婚夫不表示反对就可以了。”刘海宁象一头大灰狼一样套起了小红帽的话。 “啐!”小姑娘脸红了,“人家才没有什么丈夫和未婚夫呢!人家还小呢!” 刘海宁大喜过望,正想再进一步发展,“洪司令、冯司令到!”的喊声,打断了他的美梦,不禁埋怨这一对特大号的灯泡来的不是时候。 小姑娘也想走了:“我走了,我以后可以学习吗?” “可以,你放心,我会让你很好的学习的。” “那好,我告辞了!”说完,匆匆的走了。 刘海宁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盘算着应该立刻派人到蜀王府去了。 这时,洪查和冯军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是一脸的坏笑:“进展不错嘛!啊!我们的汉王大人!” 刘海宁瞪了他们一眼:“闭嘴!你冯军听说和那个叫什么秦……” “哎……”冯军连连摆手,“别提了,那小姑娘,年岁不大,脾气不小,功夫也厉害,我最近不知道怎么总是碰上她。” 刘海宁和洪查都哈哈大笑。 不久,与会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到齐了,各集团军的首脑也到了(各集团军的首脑正好都在成都学习)。 刘海宁宣布开会,他首先介绍了现在的形势,先介绍了敌人的情况,同时也宣布,经过近两个多月以来,汉军的发展情况。 从八月初到现在,汉军已经控制了北到汉中,南到云南大理、贵州、湖南南部,东到荆州的广大地区,目前境内的反叛势力已经消灭的差不多了,百姓对新政权的认同和支持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地步。现在的军事力量,包括北部两个集团军(以张连升为司令,已经又扩充了一个集团军),东部三个集团军,南部两个集团军(风秋雨调到南部,新建立了一个集团军),另外还有腹地的两个集团军(羽林军也是集团军编制)。总共九个集团军,近三十万大军。目前,这些军队的军官培训,军队的训练都得到的相当的发展。经济方面,由于措施得当,工商业发展很快,已经有许多新的工场开张,税收大幅度增加。如果按平常计算的话,财政开支应该趋于平稳,但是现在是战争时期,制造新式武器、训练军队这些都耗资巨大,已经入不敷出了。因此,刘海宁想进一步开拓领地,占领富庶的东南沿海,发展对外贸易,获取资金。 与会的官员们都兴奋起来,进一步发展是每个人的迫切愿望,更何况在现在这个大好的时机下。 诸葛明说道:“巴蜀之根本在汉中,未有汉中不守而巴蜀可无患者。故谓东南之重在巴蜀,而巴蜀之重在汉中。我军在汉中只占据了一小快地方,我们必须尽快向北发展,占据整个汉中,同时占领陕西,再以陕西为据点,向西扫平甘肃、宁夏,这样我军就在北方取得了一块进可攻,退可守的大好地域。” 刘海宁点了点头:“的确,我们必须把北方的隐忧排除,而且我军出击,势必牵制明军对闯王李自成部的围剿,而李自成部也同样会牵制明军对我军的进攻。” “对于开辟财源,我们必须对湖广用兵。”高峰说道,“首先湖广熟,天下足,其次,那里的襄阳是明军的军事重镇,大批粮草物资囤积于此,而且襄王朱翊铭的府库里必然有大批的财物,同样,武昌的楚王府里也听说积金百万,我们既打击了敌人,也补充了自己。” “尤其是襄阳,”诸葛明补充道,“《史记》载:‘襄阳,上流门户,北通汝路,西带秦蜀,南遮湖广,东瞰关越。欲退守江左,则襄阳不如建邺,欲图进中原,则建邺不如襄阳。如御流寇,则建邺、襄阳乃左右臂也。’足见襄阳的重要性。” “那我们在湖广应该一直打到哪里呢?”御使院长官陈皖问道。 “九江,”诸葛明回答道,“目前张献忠等部正在安庆、池州等地,与安庆副使史可法等部纠缠,我们正好可以趁机一直打到九江。控制鄱阳湖地区,占领湖南、江西、广东。” 冯军说道:“这些地方没有什么大的明军势力吧?” “有!”诸葛明说道,“就是福建都督同知郑芝龙!此人是海盗出身,受当时的福建巡抚熊文灿招抚,他在海上打了多年的仗,经验丰富,手下颇有一批能征善战的亡命之徒。” 刘海宁和伍子方他们相互对了一眼:郑成功的老子! 诸葛明没有发现几个人的异样,继续说道:“此人在广东有一定的产业,我们要占领广东,势必与此人发生冲突,他手下的十几万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象明军那样没有战斗力。” “其实这个人好对付!”伍子方出语惊人,“此人既然做过海盗,而且又受了招抚,肯定对明王朝不是那么忠心,也肯定非常贪财,我们只要投其所好,对症下药,可以使他中立,而且,有这个人在装模作样的与我们作对,又可以保证我们东南地区的安全。” 与会的官员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他的主意。 “我们为什么不对付云南和广西的明军呢?”冯军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高峰眯缝着一线天说:“你这个笨蛋,这两个地方的明军的势力都是非常弱的,等我们把周围的明军都给拿下了,他们就完全处于我军的包围当中,还怕他们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你……” 刘海宁摆了摆手,制止了要吵起来的两人:“还有就是武器问题,我们现在有了新式的火枪七千多枝,加上原有的三千多老式的火枪,共有一万多,这些大多装配给北方的军队吧!其他地方的少装配一些。” “为什么?”高峰问道。 “这些火器,都比较怕阴雨天,南方阴雨天多,而甘陕一带,干的不得了,正好适合他们用,而且他们对付的是那些精锐的边军,应该给他们好的火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