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帝国 正文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大门那儿的吵嚷声渐渐移过来了,冯军气呼呼的走了来。走近一看,好家伙,国宝现身了,好大两个乌眼圈,右腮肿的老高,军服也被撕扯的不轻,地道一场大战。他冲刘海宁敬了个礼:“报告,抓住一个奸细!” “不是刺客?” “不是!是奸细!”冯军回答,“我正要出去,到四集团军的军部去找老洪,正好看见这丫头在王府门前鬼鬼祟祟的,就去盘问她,谁知没说两句,她就给了我一耳刮子……你怎么了?” 刘海宁十分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的笑意,脸憋的通红,要不是有客人在场,早就放声大笑了。 冯军明白他在笑自己,有客人在场又不好以下犯上,就一转身,喝一声:“带上来!” 一个小姑娘就被几个卫兵带了上来,倒也没有被五花大绑,只是被几个人死死夹在中间。 马祥翼一看,突然失口喊道:“云儿!” 小姑娘一看到马祥翼,立刻喊道:“爹!”又蹦又窜的想冲破几个卫兵的包围,但没有办法。 刘海宁连忙挥手让卫兵们让开,小姑娘一个乳燕投怀,扑到马祥翼的怀里:“爹,我还以为你受欺负了呢!” 马祥翼爱怜的抚着她的头发:“傻孩子,爹怎么会有事呢?” 刘海宁和冯军全都给搞楞了,冯军瞪着俩熊猫眼不知该怎么办。马祥翼突然想起还有别人在场,连忙拉着小姑娘说:“快见过汉王!这是我的女儿,瑞云,从小惯到大,没大没小,得罪冯将军了!” 小姑娘乖巧的冲刘海宁福了一福:“参见汉王。” 却对冯军做了一个鬼脸,马祥翼大惊:“你这傻丫头,怎么敢对冯将军无礼?还不快点道歉!” 小姑娘气鼓鼓的冲冯军简单的蹲了蹲身子:“对不起了,冯将军,把您一个大男人给打成这样,真是不好意思了!”那个大男人咬的特别重。 “你!”冯军俩熊猫眼是越睁越大了。刘海宁不由得感叹:人比人,气死人,人家的眼就是大,不服不行。 “云儿,不要胡闹!”马祥翼急了,“真是对不起,冯将军,她……” “哈哈!”刘海宁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不顾冯军能杀人的目光,“令爱天真浪漫,率真自然,没有错误!” “不敢,不敢,改日一定登门向冯将军道歉。告辞!” 刘海宁笑眯眯的把马家父女送到大门口,回到客厅,对着冯军左看看,右瞧瞧,嘴里不住的嘟囔:“啧啧!大男人!” 把个冯军给气的七窍生烟,正想犯一次上,突然卫兵来报:“蜀王府朱威求见!” 刘海宁连忙对冯军说:“我不找你的麻烦,以后你也别拆我的台。” 然后命令:“快请进来 !” 不一会儿,只见朱威阴着个脸走了进来,地球人都知道——她生气了。刘海宁小心翼翼的问:“你怎么了?和谁怄气呢?” “我敢何谁怄气呢?汉王?”小姑娘鼓着腮帮子说,“您有了那漂亮的小姑娘,还理我和谁怄气吗?” 刘海宁一听,大喜:太好了,吃醋!有意思了!连忙说:“刚刚那是冯将军的朋友,他刚刚受了伤,我代他出去送送。” 然后推了推冯军:“是不是啊?冯大将军?”他把个大字咬的特别重,意思是警告冯军别拆我的台,否则有你好受的。 冯军没好气的说道:“是!” “咦?冯将军怎么受伤了?”小姑娘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 “没……没什么!”冯军哪好意思说是让一个小姑娘给揍的啊!然后一瞪刘海宁,意思是快点把你的麻烦给弄走。 刘海宁连忙说:“这两天,我正想到蜀王府去找你……” “不许去!”小姑娘急了,“我不允许你去!” 刘海宁一愣:“为什么?” “说不许去,就不许去!”小姑娘紧盯着他。 刘海宁突然明白了:感情,她是偷偷来的,可是先前蜀王为什么派她来呢?但有没敢问,怕把小姑娘给惹火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就说:“你是来学习的吗?” “啊!对呀!”小姑娘拿出一张纸,“我想问的都在这上面,你替我写好了,改天我再来拿。” “你不坐会了?”刘海宁非常不愿意她现在就走。 “改天我再来,”小姑娘转身就走,“别忘了,替我答全了!” 刘海宁拿着纸痴呆呆的站了老长时间,连洪查来到他的面前都不知道。洪查急摇了他几下:“发什么愣呢?都火烧屁股了,有紧急军情!” 刘海宁吃了一惊:“又怎么了?” “北路告急!七盘关失守,明军正在围攻朝天关,据说也快守不住了!” “什么!?”刘海宁急了,“快把大家和诸葛丞相给叫来!” “我已经派人去叫了,还封锁了消息!” 不大一会儿,诸葛明他们就纷纷来到了。大家一个个眉头紧锁,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刘海宁知道,严守消息是没有用了,因为这些高级官员的行动肯定已经在百姓中传开了。 听洪查报告完战况后,都陷入了沉思中。 诸葛明摇了摇羽扇:“明军这么迅速的进攻,而且竟然让我们来不及反应,这说明明军统帅必是一个精明能干之人。能突破七盘关一千多人的把守,还继续进攻已有准备的朝天关,说明人数必在三万以上。综合看来,明军统帅就呼之欲出了,必定是总理西南兵务的兵部侍郎卢象升。卢象升一出动,这次的明军肯定不少于六万人,而我军朝天关肯定是守不住了,关键是在广元城,那里是第二集团军的军部所在,应该说兵力还比较充足。如果广元城一失,我军岌岌可危矣!” 洪查说道:“我军还有剑门关天险,后面有我数万大军把守,就是这区区六万人一个不缺的进入我四川,保证也打他个落花流水。” 诸葛明摇了摇头:“洪将军此言差矣!我军目前是新占领四川,虽然百姓拥护汉王,但仍然有许多明朝余孽蠢蠢欲动,尤其是那些被我们毁掉了他们所谓前程的八股文人和一些官僚恶霸。他们现在很老实,是因为我军形势一片大好,但他们在等待时机。现在,明军如果攻破了广元城,他们必定起来反叛。同时,广元城的丧失,必定在百姓当中引起慌乱,捎带着军心也会乱。我们内乱了军心士气,有内奸叛乱,外有大军压境,就是有十万大军也挡不住明军万人哪!” “那怎么办?我们不是已经向广元城派了一万多人吗?”杜方程说道。 “还没有到呢!”洪查摇了摇头,“正好遇上江油县的一帮明朝余孽在闹事,杀了县令,正在那里镇压呢?” “我还忘了问呢!”刘海宁说道,“现在镇压的怎么样?” “基本清除干净了,只有大约百余残部还在山中。” “那赶快派人去通知他们,留一个团,不,两个团,在当地剿灭残匪就行了,其他人马星夜赶往广元城。” 然后大家又讨论了严密监视境内那些有可能反叛的势力的情况,商讨了一下政策,决定,绝对不能显出慌乱的神色。因此每个人都得保持一副轻松的神态,当别人问出了什么事的时候,一定要说:“敌人大军压境了,已经逼近了广元。”脸上要保持住笑容,给人一种虚实莫测的感觉,这样即使敌人的内奸在内部造谣生事,也起不了多大的风浪。 大家刚离开,木龙就出现了,一脸的愧疚之情。刘海宁明白他是因为自己没有搞清明军的情报而感到愧疚,刘海宁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只是刚刚建立,一切还不能苛求十全十美,更何况,你已经提出警告了,是我们的行动出了问题。” 木龙感激的点了点头,掏出一叠纸:“这是明军在湖广和湖南、江西的部分兵力部署,还有一些是明军将领的资料。您要我查的李信和宋应星我查到了,李信现在还在河南杞县,他同当地的士绅关系非常不好,对政府的怨气也很大,我们正在同他联系;至于宋应星,他现在在江西分宜县做教谕,此人对政府的腐败也很不满,但他还是比较忠于明朝政府的,况且他的兄长还在做官。” 刘海宁点了点头:“尽快同这两个人取得联系,争取他们投到我们这一边来,如果他们不同意,那我们也不必去勉强他们,如果同意了,要妥善安置好,消除他们的顾虑。” 木龙答道:“是!还有……就是………”他变的吞吞吐吐。 刘海宁很奇怪:“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启禀汉王,卑职调查了那个…那个朱威!” “什么?”刘海宁大吃一惊,“我没让你去调查呀!放着军国大事不去查,查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干嘛?” “卑职认为,汉王的安危重于一切,必须查清每一个同汉王交往的人的来历。” “恩,现在关键是军国大事,国家出了问题,我这汉王还存在吗?不过,这个……朱威她是干什么的?” “朱威的身份,我查清了,的确是蜀王府的内总管,是个五十多岁的太监。” “五十多岁的太监?不可能!绝对不超过二十岁!”刘海宁说道。 “当然,汉王,不过这个老太监极得蜀王的宠信,对蜀王一家也忠心耿耿,要冒充他,而且取得他的同意的,只能是……” “是什么?” “是蜀王亲近之人,我还在调查之中。” “那好,你快点查,啊!不!还是以军国大事为重吧,这事先缓一缓,你说一下,明朝政府里,什么样的人最受宠信?” “当然是太监了!” “这是怎么一说?” “明朝的那些狗皇帝派出许多太监到各地做监军、税监、矿监,他们认为太监是其家奴,忠诚可靠,对其信任的程度远高于领军大将和地方官吏,使其实际权力高过领军大将和地方官吏。我们在重庆杀死的万元吉就是明朝皇帝派到四川的监军。” “这帮人有什么缺点吗?” “汉王要利用他们吗?那好极了,这帮人身体不健全,心理也不正常,他们大多数都非常贪财,有钱就是娘。也有极个别的好名,这个名是指喜欢别人称他们是大人,你叫他们个大人,能把他给美上半天。” “有这癖好?” “是的,汉王,他们都是一些不正常的人,因此希望别人把他们当成正常的男人看待。” “好,你立即着手去处理这帮人,要买通他们,我会通知部队,对这帮人尽量不要杀,给他明朝留一批祸患的。” “汉王英明!” 刘海宁等在讨论对策的时候,总理七省军务的卢象升率领的八万明军已经突破了朝天关,一路经飞仙岭,克千佛崖,兵锋直抵广元城下。广元,唐朝时称为利州,是一代女皇武则天的出生地,他的父亲做的就是利周都督,这里地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如果广元被突破,由广元可西趋剑阁,也可向南迂回阆中而出剑阁之后。这里关系着新生的汉王国政权的存亡。 驻守广元的是第二集团军胡波的军部,由于要分兵驻守巴中、七盘关、朝天关和剑阁等地,广元只有两个旅的七千多人马。这七千新兵要对付的是拥有火器,士气正旺的八万明军,形势是危急万分。幸亏城里有刚从成都运来的准备送到各关隘的火器,在防守方面也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 27日傍晚,明军先头部队抵达广元城下。先锋官陈涛立功心切,立即指挥军队攻城,因为前面号称天险的七盘关和朝天关的攻克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挫折。但这次他碰了一个硬钉子,生生打破了他的美梦。以逸待劳的七千汉军轻易的把他的五千先锋变成了两千人。 带领后续部队赶到的卢象升勃然大怒,要杀陈涛,被众将苦苦求情,才免于一死,要他戴罪立功。 有将领提出,要休整一夜后再做进攻,毕竟连克两关,士兵们都疲惫不堪了。 卢象升摇了摇头:“诸位将军,目前我军连战连捷,士气旺盛,正宜一鼓作气攻下广元城。而流贼只有区区不足万人,而且在我军声威之下,惶惶不可终日,如果迟延作战的话,流贼的士气肯定会有所恢复,而且会加固防御,不利于我军的进攻。况且,敌人援军很快就会赶来,我们必须在敌援军到来之前攻克广元城,我与诸君灭此朝食!” “遵命!”众将哄然允喏。 卢象升亲自指挥战斗,他把明军的八万大军分为四部分,轮番进攻,就是累也要把汉军这七千人给累死! 广元城下,明军和汉军展开了殊死拼杀。蚂蚁一般的明军蜂拥冲向广元城,城头箭雨纷飞,一桶桶的滚油自城头倾泻而下,烫的明军是哭爹喊娘,滚木擂石,从天而降,打的明军血肉横飞。明军第一次进攻被击退了,明军立即利用自己的一些小型的火炮和其他火器对城墙进行了一阵集中轰击。猝不及防的汉军死伤惨重 ,明军在强大火力的掩护下又一次向城墙发起了进攻。 负责指挥火炮的张连升集中了包括一门迫击炮和一门红衣大炮在内的十八门大炮,对准明军的后续部队展开了一阵猛轰。明军根本没有料到汉军会有这么强大的火力,在他们眼里,这只是一群流贼,有几杆鸟枪就不错了,因此,几个将领都站的比较靠前。在汉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这几位将领被吓破了胆子,扔下了正在攻城的部队,抱头鼠窜。明军的第二次攻击又被击退了。 双方你来我往,展开了激烈的拼抢。毕竟明军人数众多,火力也不比汉军差,在他们的轮番进攻下,汉军的一些城头渐渐有明军冲了上来。张连升一看不好,立即带着一批人冲了上去,自己用一阵冲锋枪的扫射,压下了明军,重新夺回了城头。张连升连忙把在广元的四个原解放军战士集合起来,组成一个支援小组,哪里出现险情,就到哪里支援。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29日上午,明军官兵虽然已经在城前扔下了近三万的尸体,但仍然不知疲倦的在冲击着汉军的防线。明军统帅卢象升知道,自己经不起这场已经损失了三万人的失败,如果失败了,自己会象其他的将领一样,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皇帝不会去询问失败的原因,而自己由于为人梗直,已经在朝廷中树立了太多的敌人。 汉军将士在这一天两夜的煎熬里,已经只剩下不到两千疲兵了,这里面没有受伤的只有不足百人,张连升的腿上挨了一个垂死的明军官兵的一刀,胡波身上已经中了三箭。战士们实在是太疲倦了,他们不象明军那样可以轮流休息,他们只能不眠不休的撑在那里。 胡波和张连升在城头上蹒跚的巡视着,他们刚刚打退了明军的一次凶猛的攻击。他们知道,下一轮进攻就快要开始了。 胡波指了指遍地的尸首:“老张啊!看看,弟兄们这下子够本了,拖了这么多垫背的,到阴间也不寂寞了。” 张连升点了点头,掏出一支烟,一掰两截,递给胡波一支,着是最后的一支了。胡波最近在张连升的熏陶下也喜欢起这种玩意了。他接过来,拾起一根燃着的木头,分别给张连升和自己点上,狠狠吸了一口:“真是好东西,解乏!你说这是从天庭带来的?” 张连升点了点头,骗骗也无所谓。 “天庭有这玩意儿,还真不错,死了到天庭,天天吸这玩意儿!” 张连升苦笑了一下,默默吸了一口。 突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战鼓声,他们知道又一轮进攻要开始了。胡波瞪着不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盯着明军的方向,猛吸了两口眼,恋恋不舍的看了看烟蒂,一甩手扔了出去:“妈的,一刻也不让老子安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